《異星災變第2季》結局解析:面罩後的祖母,地心人的身份,蛇與電離層,芙優的遺產

異星災變第2季結局解析:面罩後的祖母,地心人的身份,蛇與電離層,芙優的遺產

異星災變第2季結局解析

異星災變第2季第八集迎來了大結局,母親帶著馬庫斯見到祖母,祖母也對這傢伙的立場有所懷疑,馬庫斯看到蘇的下場後,自認為不再會聽從索爾的古惑,但我還是覺得他是個不安定的因素,他的立場左搖右擺不斷轉變,實在是太兒戲了,也難怪沒人會信他。

母親為了要對大蛇下手,移植了祖母的面罩,移植後父親再三確認,母親似乎一切如常,並且做好了戰鬥的準備。坦佩斯特和亨特將孩子帶回基地,經過檢測孩子竟然發生了突變,她的手指間竟然長出了鴨蹼,也許是海怪的母乳改變了寶寶的基因,隨後醫療機器人給她做了手術,然而這個簡單的切除手術,是否能讓她徹底變回人類還是一個疑問,畢竟基因突變是身體內部發生的變化,只靠手術切除,應該只是治標不治本的方法。

芙優損壞後,坎皮恩用漿果汁拓下了她最後的字跡,隨後將她埋在了石堆下,希望之後她會以另一種方式復活,就如之後母親所說,機器人不會死掉只會損壞,既然是損壞,那就有修復的可能性,所以芙優很有可能會在下季回歸。

大蛇此刻還在樹林上空遊蕩,很快它便發現了坎皮恩的蹤跡,就在坎皮恩無路可逃時,母親變身死靈法師趕到,大蛇沒有繼續糾纏坎皮恩,徑直來到母親面前。這次母親毫不遲疑的發動攻擊,大蛇卻表現得異常溫順,就這樣它被稀里糊塗的轟成了炭烤章魚,這盒飯領的的確有些草率,雖然《異星災變》並不是動作大片,但章魚至少應該象徵性的反抗一下,畢竟第一季的鋪墊加上本季大量的暗示,它不應該就這麼簡單的下線。不過這裡有一點讓我感到疑惑,大蛇在追逐坎皮恩時,本有大把的機會殺掉他,但結果卻只是對著海面發動了幾次攻擊,給人的感覺是在阻止坎皮恩下水。這對應了之後坎皮恩的話,他覺得水中比較溫暖,所以有了進入酸海的衝動。如此看來大蛇的確擁有人類的情感,它沒有攻擊母親和坎皮恩也就顯得順理成章了。

至於第一次對母親發動的攻擊,其實也很容易理解,母親揍孩子,孩子不懂事,反抗一下也在情理之中。另外大蛇衝出洞穴後,最先吞掉的就是遺留的果實,隨後便是能與磁場內產生聯繫的知識樹,所以也許它並不是一隻邪惡的大蛇。蛇寶寶掛掉後,母親取走了它眼睛內的物質,這應該就它力量的源泉,畢竟母親也是通過眼睛,才能獲得死靈法師的力量。

大蛇死後坎皮恩從岩石後走出,他一直怨恨母親對自己隱瞞真相,然而此刻母親帶著面罩,那些關懷的情感全都被過濾的乾乾淨淨,所以她並沒有像往常一樣顧及坎皮恩的感受,不過好在她並沒有因為不耐煩而大開殺戒。坎皮恩將日記帶回營地後,保羅認出其中的內容,這是一封簡單的加密日記,裡面記錄了人類芙優在地球的回憶,顯然這些內容並不簡單,只是保羅並未意識到它的價值,一些更重要的內容,也許就隱藏其中。

芙優的母親是密特拉教的高級科研人員,而密特拉教正是重置版古代人造人的開發者,芙優的母親很可能也參與了人造人開發的項目,所以這些內容中,很可能記錄了關於改造人造人的內容。母親曾是密特拉教的人造人,但經過改造後,也轉換了陣營,所以這份日記很可能會有重要的作用。

殺掉大蛇後,母親認為危機並未真正解除,所以並沒立即移除面罩,她讓父親和祖母先回營地照顧孩子,並讓孩子們觀看有關知識樹的警告。這個星球仍有很多未知的危險物品,母親希望孩子能在遇到危險前做好準備。父親叫上祖母一起來到孩子面前,由於維塔年齡太小,所以父親支走了她,卡片中記錄的內容果然血腥殘忍,它展示了種子侵占人體的整個過程,並最終轉變成一顆知識樹。這時一個神秘人偷走了行刑者的頭盔,這個東西是密特拉教舉行儀式的物品,無神論者在審訊犯人時帶著它,能起到隱藏身份和震懾對方的作用,不過它應該還有更多我們不了解的功能。

與此同時保羅通過蘇的研究,得知索爾來自星球中心,他的信號無法在磁場內傳播,而知識樹的根部,就像直連的網線,可以讓他與磁場內的大蛇取得聯繫,所以大蛇吞噬知識樹後獲得了地心能量,而順著向下的坑道很可能就會找到神秘信號的主人。營地內大家正在慶祝大蛇被成功消滅,但他們並不知道,雖然大蛇已經下線,但危機卻並未解除,屍體內的知識樹竟然脫離了大蛇的骨骸,從新紮根地面,維塔無意間發現了另外一個十二面體,上面並不是知識樹的標誌,而是一顆顆眼睛,這裡面保存的東西,應該就是死靈法師的眼球,難怪祖母會急匆匆的將其搶走。

這時天上竟然飄起了雪花,原來母親在擊殺大蛇的過程中,無意間破壞了溫帶區的磁場保護層,最糟糕的並不是溫度會持續下降,沒了磁場的保護,神秘信號就可以輕鬆的控制所有人。天氣逐漸變冷,提供果實的植物也將很快死去,祖母帶著大家來到海邊,這裡的酸海永遠不會上凍,所以那些取之不盡的海洋真菌(海帶?),將是人類今後食物的主要來源,但坎皮恩卻發現,自己的身體正在逐漸發生變化,他的手竟然起了一層厚厚的老繭,顯然這是祖母計劃的一部分,她要讓所有人都退化成海怪,祖母告訴父親,知識並不重要,人類退化後,就能換來生存的空間,父親似乎並沒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

本集的標題為幸福,正對應了祖母對幸福的認知,她認為人類與其擁有知識後忍受痛苦,倒不如擁有無知的快樂。這機器人腦子的確有問題,照此推斷,她此刻感受到的應該都是滿滿的幸福。坦佩斯特感覺到祖母正在逐漸取代母親的位置,但坎皮恩並不在意,他還在記恨母親之前的謊言,母親看到兒子的表現後,受到了刺激,面罩閃爍的紅光,代表著佩戴者情緒的波動,母親同時也感受到了來自祖母的威脅,但卻為時已晚,頭上的面罩逐漸拉長,直至將她全身包裹。這東西可以吸收她的力量,隨後母親被放入了經過改造的休眠倉,祖母控制局面後,終於露出了真面目,她說只有人類退化,地心神秘人才能重歸休眠狀態。隨後母親被送入了仿真系統,這是上季中母親受到古惑時的場景,但她無論如何呼喊,都無法得到任何回應,祖母早就計劃好了一切,見到父親和孩子後,仍然一臉若無其事的樣子,父親一直是母親忠實的追隨者,不知道他之後會不會發現祖母的陰謀,並將母親帶出幻境。

祖母修好了損壞的遊戲機,並將六角星裝置放入了系統,隨後她還打算讓更多人接觸到自己的遊戲,據她所說這東西可以屏蔽人類的思想,讓他們不受神秘聲音的誘惑。我們可以發現,人造人很少說謊,但每句話卻都充滿了迷惑性,所以這句話的重點應該是前半部分,屏蔽人類的思想,說白了就是讓他們變成自己的提線木偶,祖母可以通過這個裝置,親自控制人類的行動。

馬庫斯從蘇的記錄中得到啟示,神秘聲音的主人很可能就在洞穴深處,他獨自來到破損的五角神殿,準備順著大坑尋找真相,然而盧修斯早就守在附近,沒了磁場的保護,他受到了神秘聲音的召喚,那個聲音讓他懲罰馬庫斯,他將馬庫斯擊倒後,倒掛在知識樹上,隨後給他戴上了丟失的頭盔,這裡再次暗示了聖經中耶穌受難的典故,但略有不同的是,這傢伙是被倒掛的,這其實是撒旦的象徵。

耶穌受難三日後復活,馬庫斯只用了一柱香的時間,就發生了變化,他竟然倒掛著飄到了半空,一滴滴血落在盧修斯身上,會不會馬庫斯也通過知識樹,獲得了強大的力量呢?又或者地心人通過知識樹和頭盔的作用,成功控制了馬庫斯?要回答這個問題,看來還要等待異星災變第三季收集更多的線索。

異星災變第2季結語

異星災變第2季結語:在父親展示的卡片信息中,有一點值得我們注意,圖像中呈現的場景似曾相識,上季結尾那些蒙面人圍著口吐白沫的人造人,而這次知識樹的周圍,也有一群蒙面的黑衣人。他們應該並不是尼安德特人,根據立場判斷,這些人極有可能和那個地心神秘聲音有關,又或者他們就是發出聲音的人。我們知道,地球上的人類並不是尼安德特人演化的產物,而是來自另一個分支-智人,智人和尼安德特人一直處於敵對競爭的關係,然而在克卜勒星球,是不是也會發生類似的情況,兩個分支都進化出了高度的文明。人造人是尼安德特人研究的產物,智人則利用人造人,培育自己的武器大蛇,雙方的戰爭導致尼安德特人退化,但由於環境污染智人無法適應地表環境,最終不得不轉移到地下生存。

如果這個理論成立,這就解釋了祖母對人類的敵意,為了報復智人,祖母決定將他們也趕入大海變成怪獸,而大蛇則是智人所培育的,它很容表現出對人類的親近,所以才沒有做出襲擊大家的舉動,並且大蛇貌似也提醒坎皮恩不要靠近大海,當祖母聽到大蛇擁有人類情感時,她表現出了難以抑制的驚訝,她應該沒料到,斗轉星移,滄海桑田,如今的大蛇依然能和人類站在同一陣營。所以她打算提供自己的面罩,將大蛇除掉的同時,也將母親控制在自己的手中。而對於那些退化的尼安德特怪獸,祖母並不想他們受到傷害,所以才對父親說不要以他們為食,受到之前的影響,這些怪獸的潛意識中還殘留著對智人的仇恨,所以才會不斷騷擾人類。

上季中寒帶的陸地怪獸會偷襲營地,到了熱帶區海洋的怪獸又時不時發起攻擊,綜上所述只是我的一些猜想,畢竟故事留給我們的疑點太多,最後一集的內容又十分鬆散,所以很難準確把握之後的情節發展,現在我們只能把更多的謎團都留到下季再做解答。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