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大歡喜/As We Like It》影評:顛覆了傳統戲劇的性別,批判了莎士比亞劇作對女性的排斥

臺灣電影《揭大歡喜 as we like it》影評 顛覆了傳統的戲劇的性別,批判了莎士比亞劇作對女性的排斥

電影揭大歡喜影評:由於全是女性演員,臺灣電影《揭大歡喜/As We Like It》批判了莎士比亞戲劇對女性的排斥,並要求觀眾考慮超越性別的二元生活。莎士比亞的劇作在亞洲電影中也很有影響力,比如2008年韓國的《不良媳婦/날라리 종부뎐》,2021年臺灣電影《皆大歡喜》是最新一部受莎士比亞啟發的新作。

《揭大歡喜/As We Like It》一個年輕女子名叫羅莎琳德女子正在尋找她失蹤的父親。再過幾個星期,父親就會被正式宣佈死亡,羅莎琳德必須儘快找到他,否則就會面臨家族公司所有權的風險。

臺灣電影《揭大歡喜 as we like it》影評 顛覆了傳統的戲劇的性別,批判了莎士比亞劇作對女性的排斥 01

在尋找她的父親時,羅莎琳德和她的表妹西莉亞來到了沒有無線網絡的區域。在那裡,他們遇到了奧蘭多,奧蘭多立刻愛上了羅莎琳德。由於懷疑自己的感情,羅莎琳德假扮成一個名叫羅斯福的男人,並說服奧蘭多幫她找到她的父親。

在尋找她父親的過程中,“羅斯福”和奧蘭多經歷了一系列異想天開的考驗,突顯了他們萌芽中的浪漫與緊張關係。與此同時,一群古怪的朋友和親戚們發現他們自己也找到了令人驚訝的浪漫伴侶。例如,奧蘭多的禁慾主義哥哥奧利弗對西莉亞的愛,成為了主要角色轉變的催化劑。另一方面,酒店老闆西爾弗與另一位富有傳奇色彩角色之間綻放的浪漫氣氛,令人愉快同時又喜劇。

臺灣電影《揭大歡喜 as we like it》影評 顛覆了傳統的戲劇的性別,批判了莎士比亞劇作對女性的排斥 02

雖然這部電影忠實於莎士比亞戲劇,但正如我們喜歡的那樣,它並不害怕在大大小小的方面作出改變。在原著中羅莎琳德的盟友,在電影改編中沒有出現,相反,電影的配樂是莎士比亞的一些標誌性配音。在整部電影的關鍵場景中,配樂伴隨著臺灣爵士,這是一種令人興奮的媒介變化的使用,它有效地修飾了戲劇的大量演員,用創造性的方式來重新定位電影裡的角色。

臺灣電影《揭大歡喜 as we like it》影評 顛覆了傳統的戲劇的性別,批判了莎士比亞劇作對女性的排斥 03

雖然許多改編自莎士比亞的電影通常採用更現實主義的審美,但我們喜歡的是,這部電影顛覆了傳統戲劇中性別扭曲的奇怪可能性。導演魏瑛娟和陳宏一在《揭大歡喜》中最引人注目的決定之一就是整部電影都只用女性角色。這是對傳統莎士比亞戲劇的一種迴應,傳統的莎士比亞戲劇排斥女性,而全部由男性演員扮演任何女性角色。由於這種變化,許多《揭大歡喜》的女演員扮演男性角色,完成了假的鬍子和雌雄同體的造型。以這種方式玩弄性別,是歷史戲劇對女性的邊緣化的尖銳批判。在鹿特丹國際電影節的一次採訪中,魏瑛娟解釋說,在臺灣的背景下,女性在舞臺上扮演男性角色的戲劇並不被認為是奇怪的。這樣一來,這種變化就順利地將對原作的性別批判與國家的文化敏感性融合在了一起。

儘管電影延續了原著中異性戀的結局,劇中的角色卻意識到,性別不應該成為追求愛情的障礙。通過這種方式,LGBTQ+對電影浪漫情節的解讀在很大程度上是影片結構中有意為之的一部分。這部電影也包括了跨性別女性,在全女性演員陣容中有兩位跨性別女演員。兩位導演明確地對解構性別和性的二元概念感興趣,而不是使用敘事化的異性戀角色作為一種方式。

臺灣電影《揭大歡喜 as we like it》影評 顛覆了傳統的戲劇的性別,批判了莎士比亞劇作對女性的排斥 04

《揭大歡喜》是一部以當代視角看待自由的LGBTQ+未來的臺灣電影。隨著臺灣LGBTQ+活動人士推動擴大臺灣在2019年同性婚姻和在收養方面的勝利,這部電影中田園般的同性世界是一個受歡迎的、有抱負的願景。它童話般的人間天堂場景讓我們一瞥性別、性取向甚至科技進步二元概念之外的世界。有了這些有趣的主題和歡樂的氣氛,就有很多我們喜歡和珍惜的東西。

《揭大歡喜/As We Like It》預告片視頻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