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月水金火木土」結局1-16分集詳細劇情,先婚後愛結局弄假成真

韓劇「月水金火木土」結局1-16分集詳細劇情,先婚後愛結局弄假成真

韓劇「月水金火木土」第1集詳細故事情節

崔尚恩(朴敏英饰)在三十歲不到的年紀,卻有了十二次離婚記錄,只因她是一個將結婚作為生意的業務員。每個男人都有機會結婚,只是成為新郎的契機卻不全是因為愛情。有的暴發戶想在同學會上,用一個光鮮美麗的妻子,讓老同學們見識到他的優秀。也有公司職員想找個善於交際,能與上司夫人打成一片的優質老婆。還有的人只希望在奶奶臨死前,看見自己娶回漂亮的孫媳婦,讓長輩安心離去。有的為了隱瞞自己的性取向,迎娶個假妻子掩人耳目。上面說說的這些範圍,全都在崔尚恩的工作之內。聽起來十分忙碌,但百變的人生,卻讓崔尚恩覺得十分充實。

崔尚和同性戀前夫禹光嵐(姜亨碩饰)兩人雖然早已離婚,但還是以閨蜜的關係住在一起。同時崔尚恩也決定這個月底就離開這個行業,正式退休。禹光嵐的男友昨晚在此暫住,看見禹光嵐和崔尚恩親近的舉動,不免有些吃醋,非要查看他們已經離婚的證據。於是禹光嵐拿來一張結婚文件,上面顯示看崔尚恩的丈夫名叫鄭智鎬(高庚杓饰)。

鄭智鎬是個有錢神秘的男人,和崔尚恩已經當了五年的夫妻,是崔尚恩的月水金丈夫。他要求崔尚恩每周一三五固定去往他家吃晚飯,除此之外再無其他要求。鄭智鎬從不多說話,每次兩人見面時都會非常禮貌,坐上餐桌靜默地品嘗美食。

崔尚恩遇見過不少糾纏自己的客人,只有鄭智鎬看起來十分特別。這天兩人吃完飯,崔尚恩前腳剛離開,鄭智鎬就打開手機翻出崔尚恩的照片資料查看。坐在黑暗中,鄭智鎬在心中默念,不暴露自己最完美的溝通技巧,就是沉默。之後他手裡亮出一把小刀。

鄭智鎬完全是個高質量男性,每天的生活完美規律,就連說話也嚴謹密充滿邏輯,只是偶爾會顯露出一絲不對勁的情緒。比如在看見某些年輕女性的時候。

崔尚恩有兩場結婚業務,只要順利完成,她就還完了所有的債。然而崔尚恩的債並非是因為家境貧困,反而她從小就被一個老闆娘的女人,立志培養成上流貴婦,希望她未來嫁入豪門。幾年之後,長大的崔尚恩拒絕了老闆娘安排的婚事,讓她損失了一大筆禮金。為了和老闆娘從此兩不相欠,崔尚恩承諾往後會把這筆錢全都還給她。崔尚恩便開始利用自己從小到大學習的品位修養,以結婚為買賣開始賺錢,並且把每一筆酬金都轉給了老闆娘。

就這樣過了十三年,如今終於到了解脫的這天,崔尚恩轉完最後一筆錢後,老闆娘主動打來電話約崔尚恩見面。老闆娘告訴崔尚恩往後不必再給自己打錢,聊完後,崔尚恩說這次見面當是兩人最後的臨別。

夜晚禹光嵐邀請崔尚恩來到酒吧喝酒,慶祝她從此金盆洗手。崔尚恩卻滿臉怒氣,談論著今天的謝幕業務。居然遇到一個有孩子的男人,想讓自己兼任後媽。孩子似乎是崔尚恩的底線,虛假結婚只是大人們的生意,絕對不能涉及到孩子。兩人舉杯對飲時,不遠處坐著一個男人姜海鎮(金宰永饰),他表面上的職業是演員,背後卻是財閥家的富二代。如果要挖掘更深的往事,他和崔尚恩的緣分實屬剪不斷理還亂。

十三年前,老闆娘給崔尚恩安排的結婚對象,正是姜海鎮財閥家族的人員。但安排見面時,崔尚恩卻拿起一杯水直接潑在對方的臉上,攪黃這場婚事。當時年輕的姜海鎮也在現場。崔尚恩大膽的舉動在他心裡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姜海鎮開始對這個酷女孩念念不忘,直接奉為自己的初戀。

幾杯酒下肚,禹光嵐的目光在酒吧四處搜索,在看見姜海鎮時變得興奮起來,有什麼比搭訕當紅男星更美妙的事?禹光嵐朝姜海鎮走去,但崔尚恩對追星沒有興趣。崔尚恩留在原地時,接到了鄭智鎬的來電。

鄭智鎬最近在上心理疏導課,針對電話恐懼症這一方面,老師要求他們找到親近的家人進行練習。鄭智鎬表示自己身邊沒有任何親近的人,但老師提醒他,就算是過去的親密關係,也可以暫時求助,畢竟法院也在密切關注鄭智鎬的社交情況,他沒有辦法逃避這一環。無奈之下,鄭智鎬只好再次拿出崔尚恩的名片,給她打去電話。

剛接通,鄭智鎬就按照老師教授的課程,開始和崔尚恩進行談話練習,儘可能在電話里多聊幾句。面對鄭智鎬拋來各種無厘頭的問題,崔尚恩只覺得一頭霧水,但也配合的一問一答。

崔尚恩掛掉電話後,禹光嵐和姜海鎮的卡座突然爆發爭執。原來經紀人和姜海鎮正在討論搬家的事,誤以為打招呼的禹光嵐是記者,便勿忙掩護著讓姜海鎮先行離開。

當晚深夜,鄭智鎬尾隨著一個年輕女性回家,對方有所察覺加快了腳步走進家中鎖上大門。鄭智鎬只好抬頭,記下了她家所在的樓層和房號。

第二天崔尚恩一醒來就收到了禹光嵐的便條,邀請她處理好手中的業務後一起出國,再也不要回來。原來昨晚酒後,他告訴崔尚恩,自己大姐家女兒的取向也是同性戀。為了這件事,大姐一家人開始尋死覓活,這讓禹光嵐對自己的未來更加迷茫和恐懼,他無法再忍受壓抑天性的生活。

崔尚恩這邊確實還有未結的業務,那就是和鄭智鎬的合約。她照例走進這座豪華公寓,似乎新搬來了一個鄰居,不出所料這個新鄰居就是姜海鎮。

崔尚恩坐在熟悉的餐桌上,面對依然沉默的鄭智鎬,崔尚恩卻怎麼也沒辦法開口說出結束合約的事。在猶豫中,居然又過了一周。

鄭智鎬又來到疏導課堂,由於進步緩慢,他獲得了老師的課後專屬對談機會。這時老師問起鄭智鎬的職業,但鄭智鎬不願開口,直言自己的職業或許會讓旁人覺得厭惡,沉默寡言也是在工作中領悟到的方式。因為鄭智鎬發現,只要自己一開口總是會讓話題變得糟糕。老師也無能為力,提出鄭智鎬心中或許有陰影,應該去看更專業的心理醫生。

鄭智鎬開車回家的路上,留意到大廈上的屏幕里正在播放新聞,內容是今日一名女性在住宅區被殺害。鄭智鎬突然瘋狂扯著領口,仿佛要排解內心產生的莫名狂躁。

鄭智鎬和崔尚恩共進晚餐,開吃前崔尚恩突然想起之前和禹光嵐的對話。雖然逃離代表著尋找幸福,但是兩人還是對未知的自由略帶恐懼。崔尚恩不自覺的念出兩句詩句,無論是花瓣還是草葉,都帶有傷痕,若是停留只會讓傷痕更加深刻。崔尚恩回過神,為自己的喃喃自語道歉,誰知鄭智鎬也聽過這句詩,並背誦起了完整版。

崔尚恩十分驚喜,這是多年來鄭智鎬第一次主動擴展了對話。鄭智鎬的進步也讓崔尚恩體會到,這位優秀的客人值得更美好的人生,不該停留在與自己的合約里,一再拖延虛度光陰。

下一個晚餐時,崔尚恩主動下廚做了一桌飯菜,作為離開鄭智鎬的禮物。剛想開口結束合約關係,卻被鄭智鎬搶先一步,提出兩人已經到了離婚的時刻。

月水金火木土第2集詳細劇情解析

崔尚恩被鄭智鎬通知離婚之後,心情卻十分微妙。原本她打算主動開口結束合約,給彼此留下美好的回憶。誰知被鄭智鎬搶先後,崔尚恩內心卻產生一股強烈的不自,仿佛自己成了被拋棄的一方。這件事在她心中久久難以釋懷。

幾天後和禹光嵐吃飯時,還在憤憤不平,發泄怨氣的結果就是崔尚恩完全把自己灌醉,像是失戀後的放縱般,在家裡盡情的發著酒瘋,向禹光嵐展示著自己獲得的攀登獎盃,和其他一些獎狀。甚至利用家內的裝飾,當場演繹了攀登技巧。這還不夠,崔尚恩大晚上吹起樂器,在客廳跳起芭蕾。禹光嵐見崔尚恩瘋得差不多了,把她扛進房間休息。

第二天清醒的崔尚恩連忙對禹光嵐解釋昨天的行為,但多說無益。禹光嵐早看出了,其實崔尚恩對鄭智鎬有一股依賴的情感。禹光嵐雖然特殊,但家中還有姐姐照應,而崔尚恩什麼都沒有,她的不甘和憤怒怒是失去最後一個依靠的悲傷。這些話直接說中了崔尚恩的心

鄭智鎬在家門口遇見一個認識他的辮子男,男人提醒鄭智鎬要顧念家人,但臉上卻寫滿了貪婪。鄭智鎬知道男人只是覬覦自己如今的財富,想來分一杯羹。他喝令男人不要靠近自己,否則一切將走法律程序。

鄭智鎬回到家,拿起刀復盤著某些殺人的時刻,似乎在模擬兇殺案中犯人的殺人手法。此時電話響起,提示不一會有快遞送達。鄭智鎬來到小區門口,看見海鎮抱著一個快遞盒子,由於海鎮是快遞公司的代言人,車廂上印著他身穿快遞服的大廣告。鄭智鎬打量了廣告和真人,便以為他就是快遞員本人,順手接過盒子,誰知盒子裡是海鎮的愛貓傑米。一個沒拿穩,傑米立刻跳到地上。這個貓咪的名字,正是十三年前,那名海鎮一見鍾情女孩的名字傑米。

自從聽完禹光嵐的話,崔尚恩決定再次找到鄭智鎬,她也不願這樣輕易結束羈絆,所以兩人依然會遵照合約,直到自然結束的時刻。崔尚恩戴上兩人的對戒,按下了公寓電梯,結果與鄭智鎬和海鎮撞個正著。兩個男人見到崔尚恩全都露出驚的表情。海鎮更是脫口而出叫了一聲傑米,崔尚恩有些恍惚,因為這正是自己過去的名字。

海鎮也意識到有些突兀,連忙解釋著這是貓咪的名字。說完他觀察了崔尚恩和鄭智鎬,發現兩人手指上的對接,意識到他們是一對夫妻。崔尚恩在樓下先行離開,海鎮開始打聽著鄭智鎬和崔尚恩的情況。

關於伊娜集團,就不得不說到與它有關的老闆娘。她看起來毫不缺錢,卻住在十分狹小的公寓房裡,還拖欠房租。面對房東太太的索要,老闆娘只是冷靜的拎起一支名牌包送給她,順利將房東太太打發走。伊娜集團的崔室長聯繫老闆娘,掏出一疊錢,並轉達了會長對她的關心,還鼓勵看老闆娘一定要東山再起。

老闆娘只是冷笑著,表示自己的人生只剩下順其自然,說不準哪天就會死去,不要再強行扶持自己。老闆娘交代著,俏若某天自己真的死去,就去聯繫下一個接班人,這位接班人就是崔尚恩。

崔尚恩又一次下廚給鄭智鎬做了晚餐,她想要挑起一些溫馨輕快的話題,然而鄭智鎬的反應卻像個冰冷的機器。除了一問一答外,再也沒有其他互動性,崔尚恩再次了一肚子氣。崔尚恩給禹光嵐打去電話,讓他今晚陪自己蹦迪。

海鎮一直在思考著關於崔尚恩的秘密,十三年前他還是個學生。某天的家宴上,他第一次見到崔尚恩,她很漂亮也很冷漠,那副表情根本就不像去相親。事實證明海鎮猜的沒錯,那天晚上崔尚恩親手搞毀了這場婚事。海鎮的頭腦混亂,只覺得崔尚恩一定在隱藏著什麼。海鎮乘坐電梯時,他和崔尚恩再次相遇,驚訝地發現她手上的婚戒已經被摘下。

崔尚恩和禹光嵐來到夜店,性感妖燒的崔尚恩貼著禹光嵐的身體跳舞,但禹光嵐對她毫無興趣,去尋找其他男伴。崔尚恩獨自熱舞,被男人驛擾,幸好崔尚恩身手了得把男人們放倒,但因為穿著裙子,還是限制了發揮。這時一個戴帽子的男人出現,打倒其他人。這個男人就是鄭智鎬,他撿起遠處崔尚恩掉落的鞋子,為她穿上,牽著崔尚恩離開。可惜這段只是崔尚恩的一場美夢!

小公寓屋裡,老闆娘翻看看這些年崔尚恩給自己打來的錢,足足有好幾頁。老闆娘一分都沒有花,她給崔室長留下紙條,自己死後把所有錢都留給崔尚恩,隨後拿起一條最喜歡的絲巾,準備結束自己的生命。幸好電話響起,這通電話延遲了她赴死的步伐。一轉眼老闆娘已經正在和海鎮的哥哥見面,老闆娘記得他,當年他也在崔尚恩的相親宴上,只是海鎮哥哥似乎不記得了。還提出想把老闆娘拉進姜進集團工作。

深夜海鎮看著電視上播報的殺人案,同時聽見樓道里有異的聲音。他在樓梯間探出頭,只見鄭智鎬拿著刀,正對著牆壁聯繫殺人技巧。海鎮十分害怕,只能躲起來。待鄭智鎬離開後,他又壯著膽子走下樓,在地上發現了幾張殺人現場的照片,正是電視裡播報的那宗。海鎮覺得自己的鄰居很可能是個殺人魔,他思來想去想要報警,剛想撥通電話時,發現崔尚恩又一次來到這裡。他急忙衝出門攔下崔尚恩,詢問她是否知道丈夫是做什麼的,因為自己昨天似乎見到他奇怪的一面。崔尚恩不知海鎮什麼目的,但事實上她也不知道鄭智鎬從事什麼工作,這一點決不能暴露。崔尚恩只好露出一副被冒犯的姿態,指責海鎮不要對別人妄加揣測。

今晚崔尚恩依然親自下廚,鄭智鎬仿佛也習慣了,安靜的等待美食上桌,其實他心中也對崔尚恩萌生了奇妙的情愫。鄭智鎬的工作是送人去死,但第一眼見到崔尚恩時,心中卻進發出強烈的救人慾輩。在這份奇怪的吸引力驅使下,他主動找到崔尚恩和她成為夫妻。之前主動提出離婚,也是無意中看見了禹光嵐送給她的機票,這讓鄭智鎬意識到離別的時刻已到。

今晚吃飯時,崔尚恩詢問了鄭智鎬的職業,並提醒著樓上的鄰居似乎對他有不好的猜想。但鄭智鎬並沒有告知,仍然如往常那般冷漠和安靜,臨別時崔尚恩告訴鄭智鎬,下一次就是最後一次晚餐。鄭智鎬點了點頭,覺得自己放走崔尚恩是做了一件好事。

很快來到最後一次晚餐的時間,崔尚恩剛來到鄭智鎬家門口,海鎮就從一旁沖了出來。海鎮覺得自己不能坐視不理,一定要告訴崔尚恩她丈夫的真面目。就在海鎮要說出鄭智鎬是殺人魔時,大門被打開。鄭智鎬口中喊著崔尚恩親愛的,快進來吃飯,這句話對崔尚恩來說,無異於興奮劑,她立刻笑容煥發。

月水金火木土第3集詳細劇情解析

崔尚恩已經離婚了十二次,很多戒指她的戰利品,崔尚恩拿起一枚特殊的戒指仔細端詳。戒指來自於她的第十三任丈夫鄭智鎬,鄭智鎬是一名處理家務事的法官,每天都能在法庭上看見各種夫妻與親人互相指責的場面,或許人類天生就不善於承認錯誤,即便是自己的錯,也總是往對方身上拋。每當看見這一幕,鄭智鎬都會想起自己的前女友。分手時,前女友留下的最後一句話,一切都是鄭智鎬的錯。直到某天,庭上頻繁出現一個女人,她的案件都是離婚訴訟。兩年內,鄭智鎬受理了她6次離婚案件,每次女人在法庭上承認一切都是自己的錯,願意放棄所有財產分割資格。這個女人便是崔尚恩,鄭智鎬因此對她產生了好奇,便成了她最後一任丈夫。

時間來到現在,今天是鄭智鎬和崔尚恩最後一頓晚餐,這將是崔尚恩的第13次離婚,也會是她第一次不是因為首身原因的離婚。鄭智鎬正想著,聽到門外的嘈雜聲,發現崔尚恩和姜海鎮站在一起。姜海鎮還拉著崔尚恩的胳膊,鄭智鎬有些在意,索性站往兩人面前。姜海鎮話不多說,直接詢問他是不是殺人魔。鄭智鎬覺得誤會有些大,於是坦白自己的職業是法官。姜海鎮顯然不信,法官為什麼要在半夜用刀,還有死者的照片。鄭智鎬解釋著,那是在親自實驗被告的某些言論是否可行,說完便不再搭理姜海鎮,摟著崔尚恩的肩膀將她帶進家中。

今日是崔尚恩第一次感受到,鄭智鎬不苟言笑之外的魅力,她依然親自下廚做了一桌飯菜。吃完後兩人開始暢聊了起來,雖然鄭智鎬依舊木訥,但對他來說,能夠延展談話,就算有了很大的進步。鄭智鎬依依不捨地送別崔尚恩,想要說些什麼,但還是把話咽在了嘴邊。

完全退休的崔尚恩和禹光嵐—起逛商場,做著出國的準備,誰知半路上遇見一名中年男人,他曾是崔尚恩的客戶,屬於結束了合約但依然還想糾纏的類型。崔尚恩只好把禹光嵐當做男友,表示自己已經名花有主。然而崔尚恩和禹光嵐離開後,男人卻沉下臉,露出陰森的表情。

夜深十分,熟睡的姜海鎮沉浸在童年的夢魔之中,夢中的姜海鎮還是個小男孩,某天夜裡他循著聲響來到家中客廳,發現有幾個跟自己差不多年齡的男生正在喝酒。不知為何,這個場面讓姜海鎮十分害怕。

又是悠閒的一天,崔尚恩心情愉快的醒過來,開始整理自己的婚戒們,她決定捐掉所有的指。崔尚恩拿起一枚戒指,總是能準確無誤地說出對應的「丈夫」姓名,對所有的戒指崔尚恩都毫無著戀,卻唯獨對屬於鄭智鎬的那一枚十分不舍,不知道今日的鄭智鎬吃了什麼,離婚之後又是怎樣的心情。想到這裡,崔尚恩突然記起一件大事,她還沒有和鄭智鎬辦理離婚手續。崔尚恩立刻穿戴精緻出了門,去法院領取了離婚申請表,並填寫了自己的部分。在要離開時,卻免家路窄遇到了最後接待的客戶,那個客戶和崔尚恩的合作並不融治,因為他僱傭崔尚恩的目的,是想讓她充當母親的角色,為女兒參加親子活動。但孩子一直都是崔尚恩工作的大忌。

夜晚,天上下起大雨,崔尚恩便讓禹光嵐先送自己去鄭智鎬家中,再去忙其他事。上車後,細心的禹光嵐發現今天崔尚恩居然沒有化全妝,而是化了裸妝。崔尚恩辯解著自已己是去離婚,沒必要如此精緻,然而真實原因是,她最後一次和鄭智鎬聊天時,鄭智鎬曾說過他喜歡能對自己素顏的女人。崔尚恩笑著,這個說法似乎讓她很喜歡,她告訴鄭智鎬,其實女人沒有真正的素顏,大部分素顏也有一層淡淡的妝容,自己也喜歡能夠接受她淡妝的男人。其實兩人的對話都有些微妙,雖然是在告別,但總是隱隱透露出想要繼續交往的渴望。因此崔尚恩也不知道,今晚她一改之前的習慣,為鄭智鎬化了淡妝,究竟是想期待什麼。然而崔尚恩剛下車,沒走幾步就遇見一個黑衣人,他用頭盔遮住了臉,手中握著被報紙包裹的利器,逼迫著崔尚恩按自己的命令行動。

崔尚恩被逼至小胡同,這才準備反抗,她轉身與黑衣人對話。從對方的回應猜測,他究竟是自己合作過的哪個顧客。突然崔尚恩主動攻擊,掙脫了黑衣人的控制,對方也毫不手軟,反手將崔尚恩推倒在地。崔尚恩淋到了水渾身濕透,腦海中回憶起小時候的場景,而黑衣人正準備殺害崔尚恩時,姜海鎮突然出現,將黑衣人趕走。姜海鎮將受傷的崔尚恩帶回自己家中,崔尚恩換上了特大號襯衫,露出肩膀讓姜海鎮處理傷口。此時姜海鎮留意到,崔尚恩手上的婚戒又一次消失,姜海鎮依然覺得鄭智鎬很可疑,有殺人魔的嫌疑,同時他們倆的夫妻關係也十分奇怪,崔尚恩似乎總是隔兩天才會出現在,所謂的丈夫家中。對於殺人魔的猜想,崔尚恩還是選擇維護鄭智鎬,直言是姜海鎮想太多。至於夫妻關係,崔尚恩想到自己和鄭智鎬已經離婚,也不必再用妻子的身份,便坦白其實他們只是類似於,家政保姆的服務關係。送崔尚恩離開時,姜海鎮終於開口詢問,她是否是伊娜集團的獨生女。這讓崔尚恩有些震驚,因為幾乎沒有人知道她這段過去。姜海鎮又補充著,因為二十年前,兩人曾有過一次照面。崔尚恩好好端詳了姜海鎮,似乎確實有些眼熟。

兩人隨即坐下細聊起來,崔尚恩這才得知姜海鎮是姜進集團的小兒子。姜海鎮掩飾不住對崔尚恩的好奇,據說她當年闖了大禍,隨後便銷聲跡。姜海鎮覺得以崔尚恩的樣貌和才學,如今只是在做家政服務未免太可惜。但崔尚恩卻告訴他大實話,自己在伊娜集團學的所有東西,都是以結婚為服務的新娘教程,現實並沒有姜海鎮所想的那麼單純。說完,崔尚恩起身離開,準備給鄭智鎬送去離婚電請書。誰知在電梯口,兩人竟不期而遇,鄭智鎬的手中也拿著一份檔案袋,崔尚恩下意識以為那是對方準備的離婚申請書。原來鄭智鎬剛回家,就聽到保安告知,疑似他妻子的人受了傷,被姜海鎮帶回了家中。聞言,鄭智鎬的腦內小劇場開始上演,想著兩人一起作飯,暖味地吃拉麵。不止如此,鄭智鎬還猜測崔尚恩隱退後,選擇的戀愛對象就是姜海鎮。鄭智鎬越想越真實,他立刻列印了一份離婚申請書,寫好了自己的部分來到樓上,想以此為藉口敲開姜海鎮的房門,但想想還是算了。與此同時,崔尚恩通過樓梯來到鄭智鎬家門口,與下樓的鄭智鎬偶遇,崔尚恩提出一起外出喝杯咖啡,但晚飯時間到了,兩人便再次共進晚餐。

席間崔尚恩對鄭智鎬諮詢,今日自己遭到了襲擊,或許是之前的某位客戶所為。鄭智鎬也說出了很專業的分析,聲稱若是崔尚恩之前的極端客戶,那她或許會有生命危險,有些極端的男人便會萌生殺死她,完全為我所有的想法。鄭智鎬默認了崔尚恩會被殺死的可能性,但好在她已經準備出國,算是規避了一些危險。鄭智鎬的說法增加了崔尚恩的恐慌,覺得他簡直冷靜的可怕,竟對自己沒有一絲關懷的感情。崔尚恩瞬間食慾全無,臨走時主動和鄭智鎬交換了檔案袋,就這樣爽快地結束婚姻。

隔天崔尚恩才發現,鄭智鎬的袋子裡根本不是離婚申請書,而是音樂會門票。她才意識到,原來昨天鄭智鎬是想要約自己去看音樂會,但自己卻決絕地說出一刀兩斷的話語。崔尚恩立刻給他打去電話,但此時的鄭智鎬沒空閒聊,他正在小區附近調查監控,決心查出襲擊崔尚恩的黑衣人。

這天,姜海鎮給崔尚恩打去電話,催促她來拿走那晚換下的髒衣服,並且還自己的大襯衣。崔尚恩有些無奈,只好上門一趟。言談之中姜海鎮得知,崔尚恩已經和樓下的鄭智鎬解除了婚姻合約。這時門外響起鈴聲,姜海鎮打開門來者正是鄭智鎬。看見崔尚恩也在這裡,鄭智鎬有些許詫異,但他還是很快回歸正事,直言自己是專程來找姜海鎮。原來鄭智鎬已經查到了黑衣人的身份,並且姜海鎮也知道這個人是誰。

月水金火木土第4集詳細劇情回顧

鄭智鎬調閱了小區近一個月的監控,終於發現了黑衣人的秘密,其實黑衣人並非衝著崔尚恩而去,他在意的對象一直都是姜海鎮。由此鄭智鎬還做了其他調查,發現姜海鎮一直都飽受跟蹤狂的騷擾,所以黑衣人很可能是誤會了姜海鎮和崔尚恩的關係,才因爐生恨襲擊了崔尚恩。經過鄭智鎬一通分析,姜海鎮也迫不得已承認,身為大明星他的私生活毫無自由,無論居住在哪個小區,都會出現煩人的跟蹤狂,仿佛安全的地方只剩下與世隔絕的小島。

回到家後,姜海鎮整個人都打不起精神,網上又出現他的八卦新聞。姜海鎮十分無奈,但還是要打起精神去澄清。鄭智鎬送崔尚恩離開,臨別時崔尚恩詢問他為何要寄來一張音樂會門票。鄭智鎬表示另一張在自己手裡,他會如期去觀看,倘若崔尚恩不想和自己遇見,大可以不出現。可這些話激起崔尚恩的自尊心,她憑什麼要躲著鄭智鎬!

於是音樂會這天,崔尚恩打扮優雅,在入場大廳和鄭智鎬淺淺打了招呼後,就進入了演奏廳。崔尚恩坐在座位上許久,還不見鄭智鎬出現,直到快開場時,一個女孩坐在了她身邊,還和電話里的朋友興奮地說著,剛剛有個古怪的男人,非要拿前排的貴賓席和自己換普通票的位置。崔尚恩不禁苦笑,鄭智鎬為了躲避自己,居然和別人換了座位。

音樂會結束後,鄭智鎬走出演奏廳,遇見了法院的上司和夫人。兩人詢問鄭智鎬是否有邀請同僚一起來?原來上司也一直很關心鄭智鎬的社交情況,不希望自己疼愛的徒弟是個反社會的孤僻人格,這次主動送給鄭智鎬許多門票,正是為了讓他多一些社交。然而鄭智鎬根本沒有邀請同事們,唯一給了門票的崔尚恩此時也不在身邊。上司沉下臉,剛想發怒時,崔尚恩突然走了過來,親昵地依靠在鄭智鎬身邊。上司和夫人大吃一驚,連忙追問這位漂亮小姐和鄭智鎬的關係。鄭智鎬一時手足無措,下意識地說出她是自己的妻子。

當晚四人共進晚餐,上司說起同事們對鄭智鎬的評價,不關心員工人氣倒數,大家都對他避之不及。崔尚恩淡定地打圓場,稱鄭智鎬常在家裡提起同事,她也想找個時間請同事們吃頓飯。上司大吃一驚,鄭智鎬竟會提起同事們,他可是連結婚的事都沒說過。聞言,崔尚恩立馬施展演技,說起兩人在大學時戀愛,自己還因此懷孕,兩人生怕面對外界的流言語,決定對周圍人保密,但後來孩子卻沒能留住。

整場飯局,崔尚恩的一言一語都讓鄭智鎬面部表情扭曲,生怕無法為崔尚恩圓謊,被上司戳穿。但能言善辯的崔尚恩一下就俘獲了夫人的心,覺得鄭智鎬能娶到如此優秀的妻子,怎麼可能是有心理障礙的人。送上司夫婦離開後,兩人一起走向停車場,突然一輛摩托車駛來。鄭智鎬下意識護住崔尚恩,被黑衣人襲擊的記憶再次襲來,崔尚恩感到一陣不安。鄭智鎬突然提出,他想繼續兩人先前未完成的合約。因為調查跟蹤狂的關係,或許兩人之後還需要經常見面,崔尚恩欣然同意。今晚她了解到了鄭智鎬的另一面,心中也十分雀躍,還主動提出會在剩下的時間裡,手把手教會鄭智鎬如何獲得別人喜愛。

轉天,崔尚恩來參加之前客戶母親的葬禮。在兩人離婚那日,客戶母親潑了崔尚恩一杯水,客戶煩夠了母親干涉自己的生活,從那日起便沒有再見過母親。幸好在母親臨走前,他見了對方最後一面。母親生前最擔心客戶離婚後,在自己的葬禮上只有他一人忙碌,身邊沒有妻子陪伴。聞言,崔尚恩再次化身客戶妻子,在葬禮上忙前忙後,照顧著親朋好友,為客戶完成最後的孝心。

回去的路上崔尚恩內心感慨,對她來說,她很久沒有哭過,唯一能稱得上是親人的就是老闆娘。此時老闆娘加入姜進集團後,正忙於生意。促成簽約的老闆娘,得到了姜海鎮哥哥的一大筆獎金,她立刻帶著錢揮霍無度,但每當看到好看的奢侈單品,老闆娘都會下意識地買給崔尚恩。購物結束,老闆娘給崔尚恩打去了電話。崔尚恩雖然接通,但言語卻依然冰冷,她告訴老闆娘,自己已經決定移民,兩人最好不要再聯繫。這些話勉強也算是告別,崔尚恩突然鼻頭一酸,險些哭了出來,連忙給嘴裡塞了一支糖果。老闆娘的心情也好不到哪去,她落寞的看了看副座上準備送給崔尚恩的禮物,一下車就全都甩給了房東。

崔尚恩按照合約,來到鄭智鎬家中吃飯。收拾碗碟時,鄭智鎬不得已向她求助,學習散開心的方法。原來在與上司夫婦的晚餐上,崔尚恩為了維護鄭智鎬,直言他一直都很想邀請同事回家一聚,只是太過內向不敢開口。今天上司突然宣布下下周,會帶著所有同事前往鄭智鎬家聚會。崔尚恩立刻指導鄭智鎬放鬆,卻不小心跌進對方的懷裡,氣氛瞬間有些暖味。這時禹光嵐給崔尚恩打來電話,讓她看看新聞,老闆娘似乎攤上了大麻煩。崔尚恩立刻給老闆娘打去電話,看起來十分著急,鄭智鎬留意到她的反應,主動幫崔尚恩打聽情況。這才得知,由老闆娘牽線,姜進集團把限制開發的土地賣給了外國商人。被舉報後,他們為了自保,將錯誤都推到了老闆娘的身上,表示是她為了賺取佣金抽成,瞞著姜進集團強行推進這個合作。姜進集團有意斷尾求生,老闆娘的下場將不容樂觀。崔尚恩捏緊了手指擔優起來。

鄭智鎬好奇,莫非崔尚恩和老闆娘的關係很親近?崔尚恩搖搖頭,稱自己是被老闆娘撫養大的孩子,也是她人生中最大的失敗。時間回到很久之前,老闆娘在一眾孤兒里,選中了崔尚恩將她帶回家中。老闆娘從小訓練崔尚恩學習禮儀,崔尚恩都做的很好,但她再聰穎也只是個孩子,是個會在摔倒之後抱著老闆娘喊著媽媽的小女孩。可老闆娘知道,自己訓練崔尚恩是為了一個偉大的計劃,兩人都不能對彼此投入過多的感情。

自從離開老闆娘後,崔尚恩一直對她抱有虧欠,連續十幾年給她打錢,也是為了償還養育自己的恩情。但這天崔尚恩去監獄探視老闆娘時,對方卻告訴崔尚恩,她所做的一切,都只是為了滿足自己的自尊心。對老闆娘來說,她並沒有覺得崔尚恩償還了自己什麼,這份情債依然存在。這句話刺激了崔尚恩的心,她當即做出了一個決定。

另一邊關於姜海鎮的小道消息持續發酵,有人甚至拍到了他扶著崔尚恩回家的照片。為了不讓女粉傷心,公司索性放出他的取向是同性的新聞擾亂視聽,誰知這個方案能應付媒體,卻讓姜海鎮父親勃然大怒。他將姜海鎮叫回家中,喝令他退出演藝圈,乖乖和其他財閥家的女兒結婚。罵完了小兒子,父親繼續教訓著哥哥,質問他被老闆娘拿走的佣金要怎麼填補回來?誰知哥哥笑盈盈地說著,已經有一個年輕女人交清了所有的錢,把老闆娘從監獄裡保釋了出來。這個女人正是崔尚恩,她為了救出老闆娘,賣掉了身上所有東西,如今已經一無所有。不過這樣一來,崔尚恩內心的天平也終於能平衡。

聽說崔尚恩不能出國,禹光嵐雖然泄氣但也沒有責怪崔尚恩,而是讓她儘快解開這個心結,或許去和鄭智鎬聊聊天是不錯的做法。崔尚恩立刻給鄭智鎬打去電話,然而今天鄭智鎬準備參加單位的聚餐,但崔尚恩還是請求,就算沒人她也想獨自在鄭智鎬家吃飯,因為今晚她不想回家。

與此同時,姜海鎮遭到父母的逼婚,決定奮力反抗一次。他等在小區外躲避記者,見到崔尚恩從遠處走來,立刻上前為她戴上墨鏡圍上絲巾,隨後牽著崔尚恩來到記者面前,宣布自己要和這位女士結婚。此時正在聚餐的鄭智鎬無意間抬頭看到新聞,立刻認出那個包裹嚴實的人就是崔尚恩。一晚不見,自己就被姜海鎮橫刀奪愛,鄭智鎬心中湧起一股憤怒,不由得咬緊了牙關。

月水金火木土第5集詳細劇情解析

持續更新中…

月水金火木土第6集詳細劇情回顧

持續更新中…

月水金火木土第7集詳細劇情解析

持續更新中…

月水金火木土第8集詳細劇情回顧

持續更新中…

高庚杓韓劇「月水金火木土」結局1-16分集詳細劇情,先婚後愛結局弄假成真

月水金火木土第9集詳細劇情解析

持續更新中…

月水金火木土第10集詳細劇情解析

持續更新中…

月水金火木土第11集詳細劇情解析

持續更新中…

月水金火木土第12集詳細劇情解析

持續更新中…

月水金火木土第13集詳細劇情回顧

持續更新中…

月水金火木土第14集詳細劇情解析

持續更新中…

月水金火木土第15集詳細劇情解析

持續更新中…

月水金火木土第16集詳細劇情解析

持續更新中…

韓劇月水金火木土結局

2022/11/10更新

韓劇「月水金火木土Love in Contract」預告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