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爭鋒相辯》結局簡評/1~12分集詳細劇情解析:情節懸疑十足無套路

韓劇《爭鋒相辯》結局簡評/1~12分集詳細劇情解析:情節懸疑十足無套路

《爭鋒相辯May It Please The Court》是最新Disney+原創韓劇,由深受粉絲喜愛的鄭麗媛和李奎炯主演。跟隨兩位律師,他們被迫一起處理案件。情節懸疑十足,案件撲簌迷離,有點全員惡人的感覺。下面是分集詳細情節以及結局。

韓劇爭鋒相辯第一季詳細劇情回顧

盧昔意(鄭麗媛/Jung Ryeo Won飾)是個一周能工作124小時的狂人,超強的工作狀態帶給她的是十分耀眼的92%訴訟勝率。她所在的張山法律事務所,律師代表張基道(鄭進永Jung Jin Young飾)召開了股東會議,計劃將她提拔為事務所合伙人。

商議進行得無比順利,唯一的麻煩正是張基道的妻子吳夏蘭(金惠恩Kim Hye Eun飾)的阻攔。理由是哪有人真的會工作這麼長時間。巧合的是,阿某個盧昔意服務過的客戶罵著地找上門,痛斥她是騙子。因為工作時間過長,給出的報價也水漲船高。因此客戶也有一樣的疑問,那就是盧昔意是的是工作這麼長時間,還算篡改了時間。

要證明工作狂人的真實性,公司只能徵得盧昔意的同意,調閱了辦公室監控。理事將倍數調到最快,窗外的光線產生看變化,代表著日夜交替,而不變的永遠是伏案工作的盧昔意。看完了幾段影像,沒有人再提出異議,包括客戶也變得無比信服,安靜地離開公司。

遭到質疑的盧昔意並沒有表露委屈,而是快步回到辦公室里,將百葉窗關得嚴實,隨後撥通了客戶的電話,相談甚歡。原來兩人才不是免家,而是互利共贏的夥伴。盧昔意知道自己普升合伙人之路並不容易,這才找來客戶唱了一出雙簧。想必這一次,盧昔意的小技倆一定能說服股東們。

盧昔意正在放鬆身體,秘書突然推門,告知有一通很緊急的電話找她。盧昔意猶豫再三接了起來,對面傳來驚慌的女聲。盧昔意聽出來她是自己的舊識順英,順英此時正在警局裡。幾小時前,她似乎在眾目之下,殺死了自己的丈夫。

面對順英的求助,盧昔意只是冷淡的報出自己的諮詢費用。如果順英沒有錢,最好去找免費的公共律師,盧昔意便掛斷了電話。

在另一邊的藥店裡,一個西裝革履的男人,向櫃員購買了某製藥集團生產的避孕藥,隨後撥開兩顆吞進了嘴裡,這把櫃員看得目瞪口呆。男人名叫左時白(李奎炯/Lee Kyu Hyung飾),是個免費的公設律師,通常願意成為公設律師的人,都會帶著助人為樂的炙熱使命。左時白正是如此,他為了給自己的當事人爭取最大利益,什麼事都願意嘗試,品嘗避孕藥正是其中之。

今日左時白簡陋的事務所里,盧昔意大駕光臨,為藥品公司避孕藥副作用的訴訟,進行和解商談。盧昔意代表著製藥公司,請左時白降低賠償金數額,儘快將事件落幕。如果拒絕自己,她就會以其他妨礙經營的罪行,對左時白和受害者們進行起訴。這是大公司一貫的威嚇手段,但左時白並不吃這一套,指責盧昔意果然如傳聞中所說,是資本的走狗。盧昔意卻引以為傲,至少她能賺錢,不像時自一樣倒落,是勝率只有3%的律師。

和解沒有談攏,兩人只能對薄公堂。盧昔意和左時白的業務能力不相上下,唯一致勝的關鍵,就在於不折手段的方式。盧昔意深知自己是製藥企業的律師,因此她在法庭上曝光了舉報人和製藥公司代表的婚外情。以舉報人慘遭拋棄,蓄意報復為由,指證藥品其實並沒有質量問題。

官司結束,雖然製藥公司勝訴,但製藥代表也曝出醜間,他狠狠打了盧昔意一巴掌,痛斥她的卑劣手段。這個巴掌讓律師事務所會長十分心疼,斥責了身為弟弟的製藥公司代表。原來這兩個集團都隸屬於一個家族,製藥代表有些看不過去,不明白會長為何如此疼愛一個外姓人。民間都有些風言風語,聲稱盧昔意是會長的私生孫女,但會長井不在意這些流言。在他心中,盧昔意是好友託付給自己照顧的孩子,和親孫女並無兩樣。

會長知道律師事務所一直壓下盧昔意晉升合伙人的決定,於是準備助力一把,表示出想把自己的股份贈予盧昔意的意願。

夜晚張基道找到盧昔意,一邊鼓勵她接受會長的股份,一邊交代新的任務。那便是製藥公司並不清白,雖然贏下這場官司,但藥片副作用問題確實存在,如今甚至驚動了警方。張基道將順英的材料交給她,聲稱順英之前是藥品試用志願者,最近捲入一場殺夫案。她殺人的原因,很可能是因為藥品後遺症產生的幻覺所致。律所意在順英提及避孕藥之前,堵住她的嘴。盧昔意接下工作。

盧昔意立刻來到看守所,告訴順英若想救下孩子們,就必須選擇離開人世。很快順英自盡的消息傳來,張基道對盧昔意的工作效率很滿意。一周後她便榮升為合伙人,就在盧昔意發表就職演說時,一群警察闖了進來,以她教唆殺人的罪名將其逮捕。

韓劇爭鋒相辯第2集詳細故事情節

時間回到三天前,盧昔意來到看守所的醫務室探視被就回一命的順英。盧昔意讓順英好好聽著自己的話,她將製藥公司的計劃和藥片副作用的真相全盤托出,原來盧昔意讓順英尋短見,並非是為了封口,而是想讓她把事件鬧大,為自己爭取輿論優勢。把殺人原因指向藥品副作用,這樣既能夠叫停藥物生產,還能夠拿到相應的賠償金。說完之後,盧昔意表示自己欠她的人情就此兩清。

兩人小時候在同一個保育院長大,順英曾經用自己在工廠打工的所有錢,幫盧昔意付清大學第一學期的學費。盧昔意明白當年若是沒有順英,她很可能無法順利入學,更不會有今天的成就。

左時白是順英新的指派律師,左時白顯然不清楚盧昔意和順英的故事。盧昔意主動聯繫了左時白,兩人來到燒烤店裡。盧昔意拿出一份能證實製藥公司藥品質量不合格的資料,讓他用這個證據好好幫助順英,這是重量級的證據。左時白有些詫異,盧昔意這麼幫自己,會損害到她自身的利益的。盧昔意只是笑笑,她並不在意,因為等到官司結束,她已經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這個東西就是張山事務所的股份。

然而在就職這天,她卻被警察帶走。盧昔意被關在拘留所里許久,唯一見到的熟人就是左時白。左時白因為昨天那份資料少了三頁,於是前來向盧昔意索要。盧昔意下意識認為是左時白舉報的自己,但對方卻否認。最終左時白動了側隱之心,以盧昔意律師的身份將她保釋,並告知了自己的理解。左時白認為盧昔意在看守所里待著這麼久,律師所未派出一個律師前來。說明她私下給左時白資料的事,或許已經被公司知曉,舉報人就是事務所的人。

盧昔意折返回到警局,詢問警察誰是舉報人。警察回答是張基道親自下的命令,盧昔意狼狠地吸了一口涼氣。隔日來到事務所,立刻直奔張基道辦公室對他下跪,請求原諒。但張基道並沒有心軟,他立刻召開懲戒會,判決盧昔意停職一年。

盧昔意被趕走這天,事務所上下歡聲笑語。盧昔意的車子和公寓都被悉數回收,她只能帶著行李另找了一間磚瓦房。按照張基道與她的約定,盧昔意要在這個地區的公設事務所里工作一年,提高勝訴率之後再回到律所工作,成為新部門的頭牌律師。巧合的是,盧昔意報導的地方正是左時白所在的破舊小事務所。

見到盧昔意,左時白和同事永秀非常驚訝。盧昔意卻很快適應了這裡,還邀請左時白下班後一起回家。但左時白依然對盧昔意保持警惕,婉言拒絕了。

天上下起了大雨,不一會製藥公司代表的車停在盧昔意面前,招呼她上車。盧昔意猶豫了片刻坐了上去。很快製藥代表的手就去摸盧昔意的大腿,誤以為落魄的盧昔意就能任人掌握。盧昔意含著眼淚,再三要求他住手,但製藥代表依然膽大包天。這時一輛車猛地衝上來,逼停了製藥代表的座駕。左時白打開車門將製藥代表拖出來,憤怒地揮起拳頭。若不是盧昔意阻止,製藥代表恐怕免不了一場挨揍。

當天深夜,盧昔意又接到製藥代表的電話,但接起來只是一串不知所以的聲響。她並不知道,電話那頭的製藥代表正在被人殺害,兇手戴看的皮手套下,露出了手錶一角。

第二天警察發現了製藥代表的屍體,他被捆綁得很緊實,以下跪懺悔的姿勢死去。另一邊,左時白坐上了自己的車,他深吸了一口氣,自光凌厲直視前方。手腕上的手錶似乎和兇手是同一款。

韓劇爭鋒相辯第3集詳細劇情解析

同屬張山集團家族的製藥公司代表,在別墅里被人殺死,兇手手腕上的手錶竟和左時白戴的一模一樣。然而這天張基道穿戴整齊,準備與政界的人脈見面,他拉開手錶抽屜,也挑選了一隻和兇手同款的手錶。代表有心從政,並且希望妻子吳夏蘭能當自己的賢內助。可吳夏蘭卻不屑,她是張山集團的大小姐,只想利用自己的權力,繼續擴充商業版圖。張基道是粗工中介的兒子,已經通過婚姻實現階級躍遷,不該貪心不足,索求更多。吳夏蘭的話很尖利,一字一句都刺傷著張基道的心,但他只能捏緊拳頭忍耐。

張基道接到警局的電話,對方告知醫藥代表死亡的消息。面對親戚之死,吳夏蘭率先恭喜丈夫,不必再為那個人渣收拾爛攤子。吳夏蘭的冷漠讓張基道不寒而慄。

吳夏蘭一直想要拿下某家建設公司,進行地產投資,她拒絕協助張基道從政的原因,也正是如此。但萬萬沒想到,她還是低估了張基道的手段。吳夏蘭那番羞辱的言辭讓張基道記恨在心,他用最快的速度找到記者,發布了建築公司涉案的醜聞。若是真的引起關注,進入調查,吳夏蘭的如意算盤就要落空。

吳夏蘭聽到風聲,立刻來到事務所質問張基道,叫囂著這種程度的醜聞自己完全可以擺平。可張基道早有準備,就算妻子買通了報社,壓下這個消息,但後續張基道還有更多爆料等待放出,而且一個比一個實錘。吳夏蘭終於閉上了嘴,意識到了張基道的可怕。見吳夏蘭氣焰全無,張基道淡定地說出,他與政界名流吃飯的日子,讓妻子那天作為賢內助陪伴自己出席。

張基道找到局長,查看了案發現場照片,被告知擺成懺悔狀的屍體說明了,這很可能是復仇謀殺。張基道並不意外,製藥代表生前犯下的罪過兩隻手都數不完,仇人更是多如牛毛。隨後局長告訴張基道一個線索,製藥代表死前最後一個電話打給的正是盧昔意。很快警察們也查到了那天晚上,左時白從製藥代表的車裡,將盧昔意解救出來的監控畫面,逐漸把調查方向瞄準了兩人。

這幾天,盧盧昔意接下了第一個免費訴訟,她對此十分上心。然而她的努力並非是因為樂於助人,而是想用這個案子去宣揚自己的名氣。精明的盧昔意,付出一定要有所收穫,既然沒有金錢,那就要在名聲上賺的盆滿缽滿。然而事情卻不能如她的計劃進行,當事人關鍵時刻掉了鏈子,沒能按照盧昔意的計劃在法庭上演戲。官司的落敗看來已成定局,喪氣地走出法院時,接到了張基道的電話,對方告訴她製藥代表的死訊。並詢問那晚幫助盧昔意擺脫製藥代表糾纏的男人是誰?

左時白被警方帶去了問話,刑警腦洞大開,認定盧昔意和左時白是情侶關係,因為對方冒犯了自己女友,所以左時白在衝動之下殺死了製藥代表。左時白像聽故事般冷靜地聽完了刑警的講述,只說了一句話,讓刑警拿出證據。然而根本不存在有力的證據,支撐這個情侶假說。沒過一會,左時白就安然從警局離開。

盧盧昔意雖然輸了官司,但被告人的母親依然對她干恩萬謝,幾天後她又打來電話,想請盧昔意幫自己帶一些生活用品,交給看守所里的兒子,因為她不慎摔傷了腳。盧昔意循著地圖,終於找到母親破舊的家,母親為了感謝盧昔意的幫忙,送給她一袋廉價的食材。盧盧昔意看了看袋子裡的東西,心中突然有些動容。

盧盧昔意立刻來到了看守所,入獄的兒子有些智力缺陷,剛進監獄就被獄友騙走所有零花錢,買了一隻塑料手錶。盧昔意很無奈,但兒子卻視若珍寶,因為有了手錶他才能計算時間,還要多久才能回到母親身邊。盧盧昔意又一次心軟,開始教兒子如何看時間,讓他一定要健康地活到見媽媽的那一刻。臨走前,兒子告訴盧昔意,自己覺得她是個好人,還送給盧昔意一個自己在監獄勞作中製作的風箏。

落日時分,盧昔意飛起風箏,想起多年前,張山集團的會長也曾帶自己放過風箏。他讓盧昔意把對奶奶的思念寫在卡片上,隨著風箏一起飛向天空,與奶奶永別。回憶讓盧昔意有些分神,一陣風吹來,風箏纏在了天線上,她爬到高處去拿,卻險些摔下樓。關鍵時刻左時白及時將她拉了回來。

韓劇爭鋒相辯第4集詳細劇情解析

左時白為了救盧昔意,整個人往後跌倒,瞬間鼻血直流。盧昔意雖然感激左時白出手相救,但還是有一個大疑問,他為何會這麼巧出現在自家的天台。左時白只好指了指和盧昔意家緊貼的隔壁樓,表示自己的家就在那裡。從盧昔意放風箏開始,自己就在自家露台上觀看。盧盧昔意然大悟,猜測著左時白之前從未告知這件事,莫非是不願和自己一起上下班。左時白默認了這個答案,讓盧盧昔意有些受傷。

吳夏蘭被張基道威脅之後,也不甘心咽下這口惡氣。夫妻二人開始暗地裡較勁,恰好此時吳夏蘭發現,代表動用自己的權力把製藥公司代表被殺的新聞壓了下去。吳夏蘭篤定,製藥代表被殺的事一定和丈夫有關係。事實上,張基道確實已經有了懷疑的嫌疑人,是一個叫做李某的人。張基道找到了為自己做事的某工程公司社長,讓他幫自己調查李某的所在。

社長剛接下張基道的任務,吳夏蘭也不期而至。她拿出另一份誘人的工程合同,以此交換,讓社長說出張基道與製藥代表被殺案的關聯。然而社長並沒有及時表態,他左右為難的模樣讓吳夏蘭更加堅信,丈夫有不可說的秘密。

隔天一早,左時白趕去當事人的身邊。抵達目的地後,看見一個年輕男子正在摸當事人-高中男生小俊的手。他的怒火瞬間直衝腦門,一腳踢掉了男子車輛的後視鏡,上前將他痛打一番。因為和男子動了手,左時白無法再負責小俊的訴訟,他只好委託盧盧昔意接下這個案子。但盧盧昔意才不想幫左時白收拾爛攤子,立刻拒絕了這個請求。

隔天,小俊帶著聾啞人媽媽來到事務所,對才左時白比划著手語,準備告訴他們自己不能繼續負責案子。盧盧昔意秉承著不摻和的原因,坐在座位上不吭聲。這時記者打來電話,表示他想要採訪左時白,因為查看過資料,左時白是個很優秀的公益律師,經手的案子都富有故事性。聞言盧昔意瞬間心生一計,為了打響自己的名聲,不妨蹭一蹭左時白的光。她改變了主意,表示可以為小俊母子辯護。左時白這才告訴盧昔意,關於小俊母親的案子。母親是年輕男子家的幫傭,卻一直被拖欠工資,直到小俊做手術需要錢。母親求男子結清工資,卻遭到羞辱。然而在整理家中時,母親卻發現男子私藏的大筆現金。她便私自拿回了屬於自己的工資,但男子發現後,卻誣告她偷竊。

盧盧昔意被男子的無恥氣到了,但官司卻並不好打,因為母親是個慣犯。她為了撫養小俊,曾進行過兩次盜竊,但偷的都是尿布奶粉或是孩子的衣服。左時白建議盧昔意鋌而走險,讓檢察官更改上訴書,將母親的罪行改為普通盜竊,但這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盧盧昔意不願意耗費精力。

開審當天,檢察官始終咬定母親慣偷的身份,要按照重大盜竊案進行懲罰,還直言若是姑息母親,只怕小俊未來也會有樣學樣。這句話激起盧昔意痛苦的回憶,當年她的父親也是入獄,導致盧昔意在學校里備受歧視。同學污衊她偷東西,老師根本不理會她的辯解,只有奶奶選擇相信盧盧昔意。當時老師對奶奶說的也是這句話,這樣姑息孩子,只怕盧昔意也會和父親那樣學壞。想到這裡,盧盧昔意猛地一拍桌子,對法官提出了左時白之前提出的建議,修改檢察官的起訴書。檢察官自然不願意,兩人就這樣一直在庭上辯論,延續了好幾個小時。最終昏昏欲睡的法官勸說檢察官妥協,這才結束了審判。

最後母親只獲刑了一年多,出獄後有足夠的時間去照顧小俊。母親和小俊十分感激,左時白也感謝盧昔意的努。敗訴的男子遭到爸爸的打,他的爸爸正是工程公司的社長。教訓完兒子後,他接到張基道的電話,張基道得知吳夏蘭也找過他,意識到這個人是個牆頭草,留在身邊或許有風險。當晚社長愜意地享受按摩,可中途技師卻悄悄換了人,帶著手錶的男子再次出手,將他帶去河邊折磨。隔天盧昔意被落下的水滴驚醒,一靜眼看見窗外有一條濕的褲子,而左時白就站在床邊。

韓劇爭鋒相辯第5集詳細劇情解析

持續更新中…

韓劇爭鋒相辯第6集詳細劇情解析

持續更新中…

韓劇爭鋒相辯第7集詳細劇情解析

持續更新中…

韓劇爭鋒相辯第8集詳細劇情解析

持續更新中…

韓劇爭鋒相辯第9集詳細劇情解析

持續更新中…

韓劇爭鋒相辯第10集詳細劇情解析

持續更新中…

韓劇爭鋒相辯第11集詳細劇情解析

持續更新中…

韓劇爭鋒相辯第12集詳細劇情解析

持續更新中…

韓劇爭鋒相辯結局

2022 年 10 月 26 日更新

迪士尼+律政韓劇《爭鋒相辯》簡評

情節懸疑十足無套路,這部迪士尼+韓劇採用了小說中的真實案例,並將現實生活中的事件融入到神秘的故事情節中。情節懸疑十足,案件撲簌迷離,有點全員惡人的感覺。這些案例出自作家Jung Hye-Jin的小說《Byeonloneul Shijakhagekseubmida》。剛播出兩集還不確定劇情會是怎樣的,也不確定會使用什麼樣的犯罪案件。關於這部韓劇有一點暗示是,兩位主角將面臨一起涉及富有的老年受害者謀殺案。

Disney+Star獨家韓劇《爭鋒相辯》預告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