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影評《彼女》:擁有極端美學的日本影片,觀影過程舒適又愉悅!

電影影評《彼女/Ride or Die》:擁有極端美學的日本同志影片,觀影過程舒適又愉悅!

電影影評《彼女》 極端美學的日本同志影片,觀影過程舒適又愉悅!

我的生命中曾經有過這樣一個人,如果我從未遇見她,我一定會過得比現在還要幸福,我有將近七年的人生無比地怨恨著這個人,但是在這七年之間,我也無數次地感謝曾經與她的相遇,如果我從未遇見她,我甚至無法想像自己的人生會是什麼樣子,那才是真正的不幸吧。雖然這些想法都已經是過去式,和那個人也已經很久沒有聯絡過,生活在同一座城市,與她之間的連結也只剩下IG上的限時動態還有貼文。但是,即使如此,如果她有一天重新出現在我的面前,向我請求任何事情,我一定能夠毫不猶豫的答應吧。我有著這樣的自覺,啊⋯⋯對了,請先別急著報警,雖然我心底有著這樣子扭曲黑暗又瘋狂的念頭,但我絕對不會去做任何奇怪的事情。這些只不過是我看完《彼女》,又或者說是看完它的原著漫畫《群青》之後,真的很想跟妳們分享的心情,就能持續看到更多關於女同志的電影影評。

四月初Netflix上映了一部,由水原希子主演的電影《彼女》,輕鬆愉快的公路逃亡,大尺度的裸露演出,血腥暴力再加上以女同志為賣點。一個月前看到預告片釋出的時候,我真的期待的不多,只求是一部跟《下女的誘惑》類似的女同志爽片就好,漫畫改編真人化電影我從來都不敢奢望太多。但是⋯⋯,我到底看了什麼,是男性向的謎片嗎,我真的看到一半的時候就把畫面關掉,重新確定自己是打開Netfix的《電影彼女》,而不是剛好點進奇怪的網站。

然後看到奇怪的小黃片,兩場都長達3分鐘的過程,總共前後就看了六分鐘。尤其跟計程車司機的那一場,幾乎毫無推進劇情的必要性,這些令人作噁的畫面,彷彿就能看到導演在攝影機後面流露出的男性慾望,「男性凝視」?

我覺得這樣的詞根本就不足以表達,這部電影帶給我的反感,看到最後的三十分鐘,好不容易等到女女之間的情愛,正當我以為這一切都是苦盡甘來,前面莫名其妙的情感發展我全部都接受了,終於可以看到兩人情投意合的開花結果,結、結果,女主角的一句話完全讓我恢復冷靜,「真羨慕男人,可以有東西插入。」

這比我當初看到《下女的誘惑》最後一幕,還要讓我震撼,真的要佩服導演,明明大概是一個很多圈內人都會很有共鳴的一句話,到底為什麼可以只讓我感受到滿滿的男性的意淫。看完兩個小時的電影,我只剩下對於劇情的滿滿疑惑以及頭皮發麻的反感,不過這些負面的評價,完全都是導演廣木隆一的鍋,因為回頭看完原著漫畫《群青》之後,才知道電影保留下來的內容。幾乎扭曲了中村珍老師想傳達的訊息,同一句臺詞被搬到電影,但前後的故事被刪除,從一句描述女同性戀對於男性的自卑,變成男性慾望的投射,這一點才是讓我真正不滿《電影彼女》的原因。

電影影評《彼女》 極端美學的日本同志影片,觀影過程舒適又愉悅!1

《彼女》是改編自中村珍老師,從2007年開始連載的漫畫作品《群青》,故事描述永澤麗是一位家庭經濟優渥,過著與女友同居的幸福日子,某天她接到一通來自篠田七惠的電話,篠田是永澤高中時期喜歡的對象,篠田過著與永澤截然不同的生活,從小不但家境貧困而且長期被父親家暴。長大後嫁給了有錢人,但也是一個會家暴的暴發戶,過著這樣悲慘一生的篠田打了一通電話,給高中時代喜歡著自己的永澤,請她殺了自己的老公,一個是喜歡著直女的女同性戀殺人犯。另一個是利用對方的喜歡教唆殺人的悲慘直女,故事圍繞著這兩人開始逃亡後的糾葛,故事設定或許會讓人有一點聯想到,與漫畫同一時期的日劇《Last,friends》。但比起錯綜複雜的情感,《群青》給人更加「孤獨」的感受,不被回應的單戀,不求回報的付出,不被諒解的怨恨,不受理解的處境,一起逃亡的兩個人。

實際上是沒有共同點的兩個個體,被社會拋棄,然後拋棄自己的人生,一無所有到連彼此的想法都沒有交集,強烈的「孤獨」讓身為讀者的我也無法完全體會,我不會推薦每個人都應該要看這部漫畫,如果過著幸福一生的人,大概也只會覺得這部作品是無病呻吟吧,但套一句漫畫中的臺詞,「我無法理解任何人,也不被任何人理解,這樣子就好。」

《群青》的第一層孤獨,是喜歡上同樣性別的孤獨,我並不瞭解中村老師是一個什麼樣的人,但我認為她很精準的説出,很多同志在成長過程中會面臨的話語,永澤麗在高中時期暗戀著篠田七惠,七惠並沒有因為永澤是同性戀而口出惡言,在旁人看來或許是相當包容的態度吧,但是「包容與偏見是一樣的」。作者一針見血的戳破友善的假象,正因為心裡無法接受無法理解,才只能做到「包容」吧,在我的生活中也並不少見那種擺出,「我尊重同性戀」的說詞,下一句話卻緊接著「只要不發生在我身邊就好」,這種虛偽的包容,與赤裸的偏見並沒有什麼不同,不被社會理解的孤立感。相對來說,我認為是可以忍受的,真正難以忍受的是身為女同志喜歡上直女的自卑感,「真羨慕男人可以有東西插入,我也想要有一次那樣的體驗,做愛時可以用雙手緊緊抱住自己所愛的女孩。」電影中出現這句話時,實在過於突兀,以至於觀影過程我完全誤解這句話想傳達的意思。

但回到原著,我其實完全能夠理解為什麼永澤麗會說出這樣子的話,在我生命中,有非常漫長的時間,我也常常希望自己是個男人,追求不可能會喜歡上自己的異性戀。慢慢地糾結成想成為男人的自卑感,愈是清楚自己一切條件都很好,只是因為性別而被對方拒絕,就會更容易陷入羨慕男性身體的自卑。我曾經為了釐清這樣子的念頭,而尋找過心理諮商,最悲慘的是,我解釋了一個小時,諮商師仍然不能夠理解,我並不是因為跨性別認同而想成為男性,而是單純地過於喜歡異性戀的女性而渴望成為男性。這種話,不要說是諮商師,我其實連圈內朋友也不太敢跟她們承認,中村老師在這句話之後,篠田是這麼回應的,「就算不是像男人那樣,雙手抱著我。那個時候妳非常珍重地抱住我,那種感覺我一點都不討厭。」

對我來說,這句話就像一個救贖,《群青》的第二層孤獨是立場處境不同,而無法理解彼此的孤獨,永澤麗與篠田七惠簡單來說就是兩個完全不同世界的人,愈是渴望理解對方,形成的偏見就愈是增加,想要隱瞞心中的同情,也想要改變現況,這全部交織在一起,只會讓人感到無可奈何而已,即使是這麼的無可奈何,這兩個人仍然試圖用拙劣的方式去理解對方,一無所有的篠田七惠怨恨著擁有一切的永澤麗。畢業之後靠著嫁給暴發戶,只為了能夠與永澤麗站在同一個高度,這真的是「恨」嗎?

深愛篠田七惠的永澤麗,僅僅因為對方的一個笑容,就足以毀掉她的人生,這就算是「愛」嗎?我認為純粹的「愛」或者「恨」,是建立在立場平等的情況之上,中村老師很明確的說明兩人的關係還參雜著「同情」,究竟是一輩子被家暴比較淒慘,還是為了愛而犯下殺人比較可悲?

其實都蠻可憐的吧,兩個人都意識到自己就是想被承認這些痛苦的處境,才在故事的結尾終於有了交集,不被理解也沒關係,只是被可憐也好,至少有人看見了自己一路以來的努力,我認為這種孤獨感,能夠被憐憫也是一種解脫,《群青》的第三層孤獨,也是整部作品最核心的提問。第一次看《電影彼女》的時候,我是真的不太能夠理解為什麼,一通電話、一個十年沒見過的人,就能讓永澤答應殺人,看完《群青》之後我也還是不太能夠理解,不過不能夠理解,這樣就好,畢竟沒有人能夠完全體驗另一個人的人生,沒有辦法理解也是情有可原。如同我在影片的最前面所說的,我的生命中曾經出現一個,我願意為了她犧牲一切的人,所有朋友都笑我非常愚蠢,或許正在看這部影片的妳也無法理解吧,但是我覺得,這樣子就好,不知道妳的心中是否也有這樣的人?

日本電影彼女預告片視頻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