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神探維蘭德第2季》結局解釋:誰謀殺了Elias伊利亞斯·法格?

《青年神探維蘭德:殺手之影Young Wallander第2季》結局解釋:誰謀殺了Elias伊利亞斯·法格?

《青年神探維蘭德:殺手之影Young Wallander》第二季繼續帶著謀殺、神秘和懸念回歸。乍一看,這似乎是一起肇事逃逸案,但卻揭示了一些根深蒂固的秘密。在第一季中,庫特(Kurt)在Hemberg死後決定退出警察隊伍。

在《青年神探維蘭德第二季:殺手之影》》中,拉斯克(Rusk)告訴Wallander,她沒有提交辭呈。拉斯克相信庫特的能力,希望他加入警隊。庫特想念他的偵探工作,並斷定他要重新做那份工作。

通過拉斯克,庫特了解了肇事逃逸案。拉斯克覺得這個案子裡有一些缺失的環節,想讓科特研究一下。肇事逃逸事件會讓人回想起過去,回想起過去犯下的令人不快的錯誤。

青年神探維蘭德劇情故事

在《青年神探維蘭德》第二季中,這個案子沒有受害者的身份證,受害者的臉被毀得面目全非。科特開始四處打聽受害者的情況,就在那時他遇到了卡特婭·尼爾森,一個在餐館工作的年輕女孩。庫特試圖審問卡特雅的那一刻,她從他身邊跑開了。但最終,她把那晚的事情告訴了他。

那天晚上,卡特亞遇到了受害者安東,他向卡特亞借了一支煙。兩人打算喝一杯,然後穿過一條狹窄的小巷走向一家俱樂部。當時一輛快速駛近的汽車從安東身上碾過,他把卡特雅推到一邊,救了她一命。因為天很黑,她認不出兇手,但她記得他開的那輛車。那是一輛舊的深色轎車。技術團隊找回了受害者的手機,並設法收集了一些關鍵信息。死者名叫安東·尼伯格。他出生於1997年,未婚,靠福利生活。他們給了庫特他的地址,他去了受害者的住處,發現了一個也在找安東的人。那人一意識到科特是警察就跑掉了。當公布安東的真實身份時,情況變得更加複雜。安東以假名生活,他的真名是伊萊亞斯·費格。

這讓警方,尤其是拉斯克,大吃一驚。她的第一個重大案件是費格兄弟案。伊利亞斯(Elias)和索倫(Soren)兩兄弟被證明謀殺了他們的老師喬根·莫伯格(Jorgen Moberg)。他們對他進行人身攻擊,隨後將他傷痕累累的身體鎖在一個灼熱的桑拿浴室里,他在那裡熔化而死。這種暴行對於14、16歲的男孩來說是不可想像的。他們因行事不動聲色而被貼上了純粹邪惡的標籤。伊利亞斯承認了謀殺,並指證了他弟弟。但現在的問題是,誰會想除掉伊利亞斯?

誰是被盜舊車輛的首要嫌疑人?

在《青年神探維蘭德第2季》調查的肇事逃逸/謀殺案件中,那輛舊轎車是最關鍵的元素之一。車牌顯示這輛轎車屬於警察部門的人,儘管事發時這輛車的主人在西班牙。當阿卜杜勒·拉赫曼(Abd Al-Rahman警官作為一名探員加入庫特的調查組時,他的結論是這輛車在四分鐘內被從警局車庫帶走。這意味著偷車的人知道車庫的工作原理。

警官阿卜杜勒·拉赫曼(Abd Al-Rahman)開始查看那些在該警局工作、有犯罪記錄的人的數據。就在那時,他偶然看到了喬爾·彼得森(Joel peterson)的個人資料。彼得森是一名在Malmö汽車修理廠工作的警察機械師,曾因醉酒和工作時充滿敵意而受到警告。這名警官就事件發生的時間對彼得森進行了詢問。彼得森證實,他通常每天9點半回家,但閉路電視錄像顯示,在謀殺當晚,他的吉普車整夜停在車站外,並在第二天被帶走。

彼得森也有動機。他曾三次申請警察學院,但每次都被拒絕。他是在阿富汗服役的預備役軍人。唯一的問題是,謀殺伊利亞斯的原因是什麼。

阿米莉亞·霍姆格林Amelia Holmgren是誰?

內務部正在重新評估拉斯克處理法格兄弟一案的方式。他們向庫特展示了審訊影片,在影片中,她大聲尖叫著有偏見。庫特看著年輕的拉斯克逼著這些青少年認罪。索倫堅稱,他在班上侮辱了老師後確實襲擊了老師,但他沒有把他鎖在桑拿房裡。拉斯克求以伊利亞斯指證他的兄弟,這樣可以減輕對他們的懲罰。庫特意識到對法格兄弟案的分析是不客觀的,於是他又開始研究這個案子。

當庫特去學校時,他發現門上有一個自動鎖,打不開。這意味著可能是別人給了孩子們鑰匙。Moberg有兩套鑰匙:一套是給他女兒的,另一套是給另一個七年級學生的。他曾為他們提供私人課程。Moberg的女兒否認與此案有任何牽連,但她確實透露,她的父親是一個怪物。。這意味著這位七年級學生可能面臨著同樣的命運。

他們很快就了解到,這名女孩是阿米莉亞·霍姆格林(Amelia Holmgren),是兩兄弟的辯護律師埃德溫·霍姆格林(Edwin Holmgren)的女兒。庫特把阿米莉亞叫做米婭。

Netflix英劇《青年神探維蘭德第2季》結局解釋

庫特去安東家時遇到的那個人是索倫。索倫在少年監獄服刑8年後被釋放。他在謀殺當天見到了安東。他想起安東想說點什麼,但在一片混亂中說不出口。索倫和庫特第一次見面是在庫特去查看安東的房子時。索倫再次拜訪了他兄弟的住處,但這次他找到了一些具體的東西。有一些他兄弟秘密保存的情書。這些信件表明,這個女人很感激伊利亞斯為她保守秘密。索倫知道兇手和寫這封信的人有聯繫。索倫拜訪了拉斯克,拉斯克擔心他會向她復仇,結果發現他只是想讓警察找到兇手。他將信件提交給拉斯克,以幫助加快調查。

警方在監聽彼得森的電話時,錄下了阿米莉亞對索倫的擔憂以及事情的醜陋程度。彼得森安慰她,並承諾要想出一個計劃。兩名主要嫌疑人之間有聯繫。經過進一步調查,我們發現阿米莉亞認識彼得森是因為她們一起在一個精神病治療項目中度過了一段時間。

庫特決定跟蹤彼得森,而阿卜杜勒·拉赫曼跟蹤了阿米莉亞。彼得森開車出城去鄉下時,庫特在遠處盯著他。與此同時,阿米莉亞在停車場發現了索倫,然後從他身邊跑開,後來發簡訊讓他在一個特定的地點見面。索倫開車去了那裡;拉斯克遵照阿卜杜勒·拉赫曼的指示到達了現場。索倫到達了那裡;這正是彼得森不久前進過的那間農舍。索倫剛想下車,彼得森就開了一槍。索倫意識到這是一個除掉他的陷阱。他儘可能快地跑。彼得森跟蹤他的目標。庫特和阿卜杜勒·拉赫曼試圖從兩端逼近彼得森,但阿卜杜勒·拉赫曼被恐慌症犯了。他癱倒在地上。彼得森正要開槍時拉斯克和庫特拿槍指著他。他交出了武器,當場被逮捕。

阿米莉亞後來在伊利亞斯的葬禮上承認,是她給兄弟倆提供了鑰匙。襲擊Moberg後,索倫昏迷了一段時間。阿米莉亞和伊利亞斯把他抱出了房間。這時,阿米莉亞看見Moberg在桑拿房裡呼救。她鎖上了桑拿房的門,讓他受罪,為他的錯誤付出代價。伊利亞斯因為喜歡她而保護她。阿米莉亞從公眾的恥辱中被拯救出來,索倫因為吸毒而再次被送進少管所,而伊利亞斯再也不必過著貧困的生活。

庫特向媒體揭露了真相。庫特認為是父親毀掉了三個孩子的生活。阿米莉亞一生都為兄弟倆的遭遇感到內疚。她從十幾歲起就一直帶著這個秘密,這讓她在心理上很痛苦。就在伊利亞斯想要告訴索倫真相的那一刻,他失去了生命,索倫失去了他唯一的家人,他的兄弟。

與此同時,一名無辜的大學生,卡特亞·尼爾森,被謀殺,以掩蓋彼得森的身份。隨著真相被媒體曝光,埃德溫·霍姆格林被迫辭職。這一次,正義有了自己的方式。庫特和莫娜在《青年神探維蘭德第2季》的結尾分享了他們疲憊的一天。當莫娜談到司法系統令人不安的真相時,庫特安慰她說,休息一下是可以的,但回去在拳擊場上戰鬥也很重要。通往正義的道路是一條永無止境的道路,庫特當然希望能看到它的盡頭。

Netflix英國瑞典影集《青年神探維蘭德第2季殺手之影Young Wallander Season 2》線上看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