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萬湖會議》解析心得:深入骨髓的冷漠 – 德國歷史電影

影評《萬湖會議The Conference》解析心得:深入骨髓的冷漠

2022德國歷史電影《萬湖會議The Conference》看似是一場普普通通的會議,每個人臉上的表情都很輕鬆,但是相信我,他們討論的內容絕對不普通!因為他們討論的是對1100萬猶太人的種族滅絕計劃,什麼樣的人能做到對屠殺如此眾多的人無動於衷呢?是一群凶神惡煞的「殺人狂魔」,還是一群衣冠楚楚的精英高級知識分子?答案就擺在眼前,精英級高級知識分子。

知識可以改變命運,但無法左右信仰,信仰決定靈魂,但卻無視道德,正是這群納粹里的精英,堂而皇之的在會議室里討論,如何更廉價更高效的殺人。他們甚至提出,要將工業革命中自動化流水線的工藝,應用到種族清理行動中。還大言不慚地說道:「他們負重前行,都是為了子孫後代的收益和幸福。」

萬湖會議影評心得

整個會議始終沒有一個「屠殺」之類的字眼出現,僅僅用了「遷移」、「特別處置」和「最終解決方案」等等詞語掩飾,相關的議定書被列為最高機密,受到嚴格管控。參加會議的除了一個速記員之外,其餘十四人要麼是帝國的精英,戰功赫赫,要麼是高級知識分子,氣度不凡。如果不看會議的內容,這場會議是一場非常普通的高層會議,每個人都盡職盡責。比如阿道夫·艾希曼,一個中等身材,平常長相的普通人,全程不帶任何感情色彩,沒有一絲表情,盡職盡責地統計人數、考察選址、制定方案,最終獲得上級的讚許。在戰後的審判中,阿道夫·艾希曼為自己辯護時反覆強調,自己只是「齒輪系統中的一環,起傳動的作用罷了」。

帝國保安總局分部負責人舍恩加特,堅決執行上級的命令,認為「我們履行自己的職責,不會因為盡職而被波髒水」,外交部代表路德為這個計劃感到無比自豪,認為自己「這下跟孫輩們有的講了,有多少人能說自己如此近距離的見證過歷史呢?」這正是影片傳達的令人不寒而慄的可怕力量。似乎每個人都沒有錯,但是卻是他們親手釀造了人類歷史上的「慘劇」。政治思想家漢娜·阿倫特,對於這種奇怪的情況進行了心理和意識形態分析,從而提出了一個哲學概念,平庸之惡。也就是意識形態機器下無思想、無責任的犯罪,說惡是來源於思維的缺失,當思維墮落於惡的深淵,試圖檢驗其根源的前提和原則之時,總會一無所獲。

比如電影中的這群人,除了納粹的極權政府灌輸給他們的意識形態之外,缺失了對事物進行獨立思考和評判的意識和能力,讓他們在盡職工作中成為了一個,沒有反思和判斷能力的機器人。試想,如果失去獨立思考和評判的意識和能力,會變得多麼可怕!

萬湖會議劇情解析

《萬湖會議The Conference》是以真實會議紀要改編而成的電影,說起德國納粹黨對猶太人的迫害歷史,可以追溯至1933年阿道夫·希特勒上台,整個迫害歷史大致分為三個階段:第一階段從1933年希特勒上台到1938年「水晶之夜」慘案爆發,納粹黨頒布《紐倫堡法案》,剝奪了猶太人的權利,並強行驅逐猶太人。此時並未發生大規模的殺戮,可以說是殺機暗藏階段。

第二階段從「水晶之夜」,也就是「砸玻璃之夜」到1942年的「萬湖會議」前夕,這一階段就顯露出殺機,開始了大規模殺害猶太人的行動。也就是說以前來文的,現在來武的。在此期間,整個德戰區已經有不計其數的猶太人被槍殺。

下面是第三階段,就是從臭名昭著的「萬湖會議」召開到二戰結束。這一階段也叫「全面實施」,納粹德國全面推行「猶太人問題的最終解決方案」,「最終解決」的辦法,就是納粹高層嫌槍殺效率太低,引用了最高效的流水線作業屠殺,一句話就是徹底消滅。那麼數量如此龐大的猶太人,該怎樣執行流水化操作呢?正是為了研究這一系列問題,才有了萬湖會議。

1942年1月20日,黨衛隊上將國家安全局局長萊因哈德·海德里希,也就是地位僅次於蓋世太保頭子希姆萊的二號人物,他受戈林元帥委託,在萬湖旁的別墅里召開了這次特別會議,黨衛隊及政府各部門高層代表悉數到會參加。海德里希感覺責任重大,因為上邊指示,要把猶太人種族的清洗範圍從德國本土擴大到全歐洲,所以就需要得到全體行政部門的全力支持,他必須推動會議達成一致意見。但參會人員分為兩派,一派是海德里希等人代表的黨衛隊和納粹黨,這一派人是元首最忠誠最激進的戰士。另一派人是施圖卡特等人代表的老魏瑪政權一派,而這一派人則相對保守,對納粹的信仰並沒有那麼純粹,他們對元首清理猶太人的願景沒有任何異議,而這一派人則相對保守,對納粹的信仰並沒有那麼純粹,他們對元首清理猶太人的願景沒有任何異議,只在乎如何保護和最大化本部門的權益,只在乎如何保護和最大化本部門的權益,畢竟都是給元首辦事,誰不想多撈點功勞呢?

在會議開始之前,海德里希首先同外交部碰了面,要到了歐洲各國猶太人的統計人數,外交部其實之前就已經和黨衛隊穿上了一條褲子,對此沒有任何意見,再加上會議前對東方事務部和納粹黨員的拉攏,海德里希已經獲得超過一半人數的支持,剩下最大的阻礙,就是即將升任內政部長的管立法的施圖卡特,及幾個政府代表。為了樹立自己的權威,爭取「解決方案」實施的主導權,大家注意這個主導權,這可是爭搶權力在元首面前立功的大好機會,海德里希首先搬出了戈林元帥的指示,「為全面解決歐洲猶太人的問題,務必在組織上、經濟上和資源上做好一切必要的準備,邀請所有相關中央部門參與到整體草案的制定過程中來」。

黨衛隊一上來就飛喘逼人,而保守派並不吃這一套,司法部國務秘書福萊斯勒首先發問,為什么元帥去年7月發布的指示函,現在才開始落實呢?海德里希從容回答,因為自己工作繁忙,再加上前線戰事吃緊,12月日本偷襲珍珠港,德國對美國宣戰,蘇聯又發起了進攻等等等等,所以一直到現在才有機會組織開會。緊接著施圖卡特也立刻發難,說座位最末尾的蘭格博士作為突擊隊隊長,級別太低,沒有資格參加這種高層會議。其實這個蘭格能坐在這裡,也的確是海德里希的一個小手段,故意讓級別低的蘭格和政府大佬坐在一起,有變相抬高黨衛隊身份的意思。

另一方面,這個蘭格博士是黨衛隊拉脫維亞的主要負責人,也是基層軍官,之前還有在倫布拉森林對2.5萬名猶太人,進行大規模集體槍殺的經驗。海因里希認為蘭格這種豐富清除經驗,能給最高決策帶來很高的參考價值。要說基層的清除過程,那是阻力重重,當時幾萬猶太人都得槍決,裝車卸車時猶太人都不配合,殺完之後地面又上凍,凍完了又不好掩埋等諸多因素,在如此大阻力的情況下,仍能如此完美的完成任務,正說明了他們黨衛隊高度的忠誠和執行力。

接下來,東方事務部說話了,說他們已經率先完成了愛沙尼亞的猶太人清除任務,亮出這個功績,也是在變相向保守派施壓。於是黨衛隊、東方部等人紛紛帶頭輕敲桌子表示讚許。緊接著,國務秘書克里欽格和司法部部長,又站出來反應了一個問題,說蓋世太保的艾希曼直接殺害了1000多名柏林猶太人,這些人在柏林都有親戚朋友沾親帶故,更何況這些柏林猶太人還有很大一部分在一戰中有功,有些甚至是當官的都被抓起來了,他們到處告狀造成了社會恐慌。這兩個大佬一個負責民政一個負責司法,怪蓋世太保手伸的太長不按規矩辦事,給自己部門工作帶來了很多的麻煩。而作為海德里希一派的波蘭總督府代表布勒,也開始抱怨說,自己區域內的猶太人太多,來不及處理。各個部門都說自己的任務重麻煩多,就連整完了愛沙尼亞的東方部,也反應其他轄區仍舊任務繁重。

當然,這都在海德里希的意料之中,只見他不慌不忙先解釋目前清除猶太人的困境,指出各個部門各個機關權力重疊交叉管事,導致職能浪費推進緩慢是主要原因,然後他又擺出了元首和戈林元帥的最高指示精神,曉以國家大義和民族重任,最後才亮出自己的野心,表示本次會議就是為了解決大家的麻煩,以後為了更高效更迅速地完成元首交給的任務。從現在開始清除猶太人的任務不再按區域劃分,統一集中到黨衛隊這裡。而且他已經拿到了黨衛隊最高長官希姆萊的授權,總之一句話,從今往後就是他說了算,說白了,其實這也是確認黨衛隊權力的會議。在場的,誰贊成?誰反對?兩個黨衛隊手下見狀,當然帶頭輕敲桌子表示贊同。在場的除了管立法的施圖卡特久久不敲桌子,其他沒有敢反對的,因為誰也不想得罪海德里希,畢竟蓋世太保最拿手的就是請人喝茶。

在明確了行動主導權後,會議進入下一步,海德里希開始提出清除方案。本次全面解決猶太人的範圍擴大至整個歐洲,包括還未占領的英國蘇聯等等區域。根據數據顯示,這個數量將達到1100萬人,這是一個什麼概念呢?按照當時德國在波蘭的一個軍隊中,最快最理想的清理速度,每小時也只能清理983人,那麼也需要488天,而且是24個小時不停歇,不考慮子彈的數量,即使彈無虛發,也需要1100萬發子彈。但是在場的沒有一個人否定這個方案,他們只擔心如此龐大的人口數據,清理起來難度太大,比如運力不足、處理時間太長,占用鐵路會耽誤前線打仗等等一系列問題,甚至「四年計劃」辦公室的諾依曼,還在關心這批猶太人的財產歸屬問題。畢竟如此浩大的工程動起來可要花費不少錢。

面對各部門提出的困難,海德里希開始執行「精神戰術」,鼓勵大家要鼓起勇氣。猶太人的清理是打造歐洲新秩序新藍圖中的一塊基石,最終目標是建立歐洲的新秩序,提升人種質量,開拓一副全新的藍圖。就像「農民如果要種田,就得先下鋤頭一樣。」整個方案將猶太人分為三大類,一類是有工作能力的,作為勞動力留下工作,最終會因高工作量自然累死算完,一類是沒有工作能力的,陸續處理掉,還有一類是65歲以上的德齋猶太人,因參戰或負過重傷,或得過嘉獎的,統一送到老年人隔離區,但費用自理。無論怎麼分類,所有猶太人的最終結局都只有一個,那就是死。

德國電影《萬湖會議》結局:會議核心問題

最後會議開始討論核心問題,「如何認定猶太人」,以及「混血的猶太人是否需要被特殊處理」。海德里希認為所有的混血猶太人都要被清理,不管他二分之一血統還是四分之一的血統,但是這個提議觸碰到了施圖卡特的逆鱗,因為他是管立法的,花費一生時間起草的《紐倫堡法案》,已明確了猶太人的判定標準。現在海德里希打算修改法律,那麼不就等於是讓自己在辦公司里裸奔嗎?這肯定不能同意,於是他開始進行反駁,但尷尬的是,此時其他參會人員都已經倒向了黨衛隊,不支持自己,最終他只能提出了一個「強制絕育」的建議。波蘭總督府代表布勒,年紀最大,又是牧師之子,他提出了一個道德問題,但是很諷刺的是,他擔心的問題是,年輕的德國士兵在槍決猶太人時,會因血腥場面而造成心理陰影,甚至會產生暴力或者心理疾病。面對這種擔憂,阿道夫·艾希曼,就把之前擬定好的方案向眾人展示了出來,說他們在奧斯維辛已經做過實驗,把現代化的工業模式,從選址、到運輸,以及到後續的處理,成功應用到了蘇聯戰俘的清理行動中,實現了自動流水化的高效運作,今後完全可以把這個實驗推而廣之。

計劃是這樣的:當猶太人簽署放棄財產聲明之後,攜帶一個行李箱和50帝國馬克,乘火車抵達目的地,按工作能力進行篩選,對不符合工作能力的猶太人,以消毒為由,讓其交出財物,脫下衣服,進入密閉的毒氣室,然後從外部向室內投放毒氣,整個過程10到15分鐘。再然後通風換氣,由猶太人和外部勞工清理和轉運屍體,通過大功率的焚燒爐焚毀,在整個過程中,不需要德國士兵親自動手,只需要監視流程按程序進行。不僅簡單易行,而且減少士兵面對血腥場面患心理疾病。這下算是打消了克里欽格的疑慮,每個人都很滿意,會議「圓滿結束」。

大佬們陸續離開繼續自己的日程安排,沒有一個人為那紙面上的1100萬人感到內疚,只有深入骨髓的冷漠。本次會議之後,有超過600萬的猶太人慘遭納粹黨的迫害,影片結束。

萬湖會議電影資訊

導演: Matti Geschonneck
編劇: Magnus Vattrodt,Paul Mommertz
主演: Philipp Hochmair飾演Reinhard Heydrich,Johannes Allmayer飾演Adolf Eichmann,Maximilian Brückner飾演Dr. Eberhard Schöngarth,Matthias Bundschuh飾演 Erich Neumann,Fabian Busch飾演Dr. Gerhard Klopfer,Jakob Diehl飾演Heinrich Müller,Lilli Fichtner飾演Ingeburg Werlemann,Godehard Giese飾演Dr. Wilhelm Stuckart,Peter Jordan飾演Dr. Alfred Meyer,Arnd Klawitter飾演Dr. Roland Freisler,Frederic Linkemann飾演Dr. Rudolf Lange,Thomas Loibl飾演Friedrich Wilhelm Kritzinger
類型: 劇情,戰爭歷史
出品國: 德國
音訊: 德語
上映日期: 2022-01-18(德國)
片長: 108分鐘
又名: Die Wannseekonferenz

萬湖會議電影The Conference預告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