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錄片《這是帕麗斯》帕麗斯·希爾頓揭露寄宿學校的創傷

紀錄片This Is Paris《這是帕麗斯》帕麗斯·希爾頓揭露寄宿學校的創傷

帕麗斯·希爾頓(Paris Hilton)的紀錄片《這是帕麗斯》(This Is Paris)揭示了我們從未見過的名媛新一面。這部於2020年9月14日在YouTube上發布的紀錄影片《這是帕麗斯》,讓觀眾了解了這位小明星的成長和私人生活,圍繞著她十幾歲時在猶他州一所行為矯正寄宿學校所遭受的創傷。

帕麗斯·希爾頓在猶他州上的哪所寄宿學校?

在《這是帕麗斯》的預告影片中,帕里斯告訴父母:「我童年時發生的一些事情,我從來沒有和任何人說過,到現在我還會做噩夢。」幾分鐘的預告片然後切換到帕麗斯的寄宿學校。

她解釋說:「唯一能讓我保持理智的事情就是思考離開那裡後我想成為什麼樣的人,我只是創造了這個品牌、這個角色。從那以後,我就一直和她在一起。」

帕麗斯的曾祖父康拉德·希爾頓(Conrad Hilton)創立了希爾頓酒店(Hilton Hotels)。帕麗斯曾就讀於猶他州普羅沃峽谷學校(Provo Canyon School),該校由美國最臭名昭著的邪教之一西納農(Synanon)的追隨者所創辦。

西納農的追隨者還創立了所謂的行為矯正學校CEDU,該學校運營著11所寄宿學校和教育設施,並面臨著無數的虐待指控,直到2005年初完全關閉。

帕麗斯在1997-1998學年就讀的普羅沃峽谷學校(Provo Canyon School),他們的網站上寫道:「我們高度關注患者的學術、治療和發展需求。」

「集中精神青年住院治療中心」治療8至18歲有複雜心理健康和行為健康的兒童,包括但不限於情緒障礙、焦慮和創傷障礙以及多動症。

據一些消息人士透露,帕麗斯在進入普羅沃大學的前一年夏天,悄悄參加了CEDU的「跑步之泉」項目兩個月。

帕麗斯在寄宿學校發生怎麼了?

在調侃她的紀錄片時,帕麗斯開始傳播#打破編碼沉默(# breakingcodessilence)這個話題標籤,它指的是一場「旨在提高意識、創造變化、保護兒童免受機構虐待的運動」。

正如帕里斯告訴The Talk,「我開始思考我的過去,我經歷了什麼,意識到它對我的生活有多大的影響,我是如何長久地承受著這麼多的創傷。」

曾在CEDU和其他類似的Synanon項目(如Provo Canyon)學習的學生也使用# breakingcodessilence標籤,公開揭露據稱在CEDU項目中發生的毆打、忽視、詐騙、侵犯隱私和虐待兒童等事件。

CEDU的遺產網站(Legacy of CEDU)創建的目的是「收集和保存關於CEDU歷史和演變過程中倖存者的生活狀況的信息」。該網站寫道,CEDU的機構是「創造情感成長的寄宿學校、荒野療法和對問題青少年嚴厲的愛,但實際上它們是私人住宅治療設施,晝夜不停地進行著邪教式的、折磨人的反治療行為修正。」

雖然帕里斯可能是參加過這些項目的最有名的校友之一,但她不是第一個站出來說話的人。2012年,詹姆斯·蒂珀(James Tipper)寫了《被丟棄的人:一部基於真實故事的小說》(The Discarded Ones: A Novel Based on A True Story)。2015年,扎克·邦妮(Zack Bonnie)寫了《死亡、瘋狂或在監獄裡:CEDU回憶錄》(Dead, Insane or In Jail: A CEDU Memoir)。最近,演員兼喜劇演員亞當·埃吉特(Adam Eget)接受了喬·羅根(Joe Rogan)的採訪,講述了他在項目中的經歷。

在Joe的播客中,Adam將CEDU描述為一種危害兒童的虐待性邪教,並讓它聽起來就像一個眾所周知的事實,即一名輔導員因謀殺了幾個參加該項目的兒童而被捕。

《這是帕麗斯 This Is Paris 》現在可以在YouTube上觀看了。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