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有答案的男子The Man with the Answers》評價:有顏值有身材,兩個年輕的帥哥在一起做什麼都能給五顆星

影評《有答案的男子the man with the answers》評價 有顏值有身材,兩個年輕的帥哥在一起做什麼都能給五顆星

旅途中的邂逅,森林與湖泊,漫長的國道,一望無際的田野,兩個陌生的男子一起駕車穿越半個國家……這些因素組合起來成一部讓人思考的電影 。 突然間,風景太美了,無聊的時間很多,無處可去。 浩瀚的世界,就只有這兩個男人,什麼都不發生似乎是不可能的。

歐洲男人的臉似乎有一種嚴肅的美感,尤其是在一個人鏡頭的時候,凹陷的眼睛和輪廓,憂鬱中一種韌性。 與美國男人不同的是,美國的多元文化使他們的性格從外表看起來很是滑頭。 歐洲男人性格中的冷漠是他們所沒有的。 相比之下,美國男人總是過於熱情。

電影《有答案的男子The Man with the Answers》中最感人的就是他把他從車裡轟出去,再回去找他,還偷了一袋薯片求諒解,慢慢把臉貼在他的懷裡,像是在說對不起,又不好意思說出來。只能像一隻委屈的小狗似的在主人的懷裡蹭, 只能用這種無聲的乞求表達內疚和愛意。 反而變成被趕出去的人來安慰他,還喂他吃薯片。 這時候有攻和受有了分明,非常可愛。 (有一瞬間以為他是要用嘴喂他,但不知道這個演員是不是直的,我沒有那樣做,我覺得那樣做會更誇張。這個設定 似乎只出現在幻想和誇張的亞洲風裡,在(戲裡)。兩個人的小互動很短也很自然,好像他們之間有很深的愛,但他們只是在一起幾天的陌生人 。 總之,這種自然的啟示,讓人看的直白:太好了!

或許男人和男人的愛總是和男人和女人的愛不一樣。 就像兩塊石頭一碰就會碎,奇蹟發生了,兩塊石頭墜入愛河! 正是這種奇妙的心理感覺,才讓人感到難得和可貴。 我在看女同電影《浴火的少女畫像 燃燒女子的畫像》和女同劇《紳士傑克》時也有這樣的感覺。

在自然界中,兩個雄性生物往往是敵人,但敵人卻之間是相愛的! 也是如此。

記憶中的同性電影有很多,比如早期的《愛在週末邂逅時》,還有後來被稱為男人之間極度曖昧無人能超越的《愛慾中的夏威夷 我心遺忘夏威夷》,還有後來被稱為神之國度的《斷背山》。它們大致相同:溫暖、治癒、甜蜜、安靜,圍繞著日常生活中的小插曲。 最大的共同點是他們都有一個幸福的結局。

2010年之前,幾乎沒有這樣結局的同志電影。 相反,它們都是禁忌、暗化和扭曲同性戀話題的電影。 同性戀話題似乎是被偷走的罌粟花,不能放在陽光下。《盛夏光年》、《愛在基吧的日子》、《孽子》、《東宮西宮》等代表作,無不描寫了同志們不被接受的悲劇, 受到政治迫害。 當然,造成這種情況的原因也與當前的世界狀況有關。

還有一點不得不提的是,同志電影裡一直有一個側重色情的分類,比如《 三角情慾》、《裸灘獵J 湖畔春光》、《最後的直男》 和《外出用餐》等等。有段時間,我幾乎只看過這種很多軟性GV導向的同性戀電影,點綴著毒品和放蕩的生活方式。同戀電影裡的毒品、濫交、生活敗壞、不良嗜好…似乎是在宣揚男同就是這樣一群人的歪曲觀念,不知道這種氣氛是怎麼形成的。

直到最近五六年,這種趨勢才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化。 隨著社會認知的提高和同性婚姻合法化在世界範圍內的普及,圍繞LGBTQ人群積極生活的影視劇層出不窮。 比如《色辱 性愛成癮的男人》、《美國年代故事 / 造型》、《到了30歲還是處男,似乎會變成魔法師》、《大叔的愛》、《在你視線停留的地方》、《親愛的初戀 抱抱我的初戀》、《我,最親愛的》、《 以你的名字呼喚我》等等。

有答案的男子製片國家/地區: 塞浦路斯 / 希臘 / 意大利

有答案的男子導演: 斯特里奧斯·卡米蒂斯

有答案的男子編劇: 斯特里奧斯·卡米蒂斯

有答案的男子主演: 瓦西里斯·馬古里奧蒂斯 / 安東·威爾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