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之手The Hand of God」結局解析,當法比托遇見導師

「上帝之手The Hand of God」結局解析,當法比托遇見導師

上帝之手The Hand of God》是一部義大利電影,該片由保羅·索倫蒂諾(Paolo Sorrentino)執導。它的靈感來自於索倫蒂尼在義大利那不勒斯成長時的真實生活。

想像你獨自坐在一個陽光明媚的冬日午後。安逸和慵懶讓你回想起過去的美好時光。你開始品味那些記憶,這些記憶就像小時候在自家後院草葉上的露珠一樣清新。那些過去的日子,把笑容帶到你的臉上。有時它會讓你懷舊,有時會讓你哽咽。索倫蒂諾的《The Hand of God上帝之手》也是類似的回憶,這位一流的導演將他在那不勒斯的日子所激發的靈感匯集在一起。

《上帝之手》通過年輕主人公Fabietto(法比托)講述了這個故事。你可能會注意到,事件並不是在線性設計中,即一件事導致另一件事,而是經常像具有完整潛能的碎片,即使分開來看也是如此。事件固然重要,但索倫蒂諾戲劇的真正特色在於他的角色。

從Fabietto隨身攜帶的隨身聽到全家共進晚餐的餐桌,每一件物品都有自己的特點。也許這就是為什麼觀眾和評論家總是能在索倫蒂諾創造的世界中看到費里尼式的特質。也許索倫蒂諾在欣賞和學習費德里科·費里尼(federico Fellini)作品的同時,也認同60年代那個傳奇時代特有的情感。

《上帝之手》情節概要

法比托·希薩正在尋找自己的人生道路。他告訴他媽媽,他想學哲學。他的弟弟馬爾基諾(Marchino)是一位有抱負的演員,正在為費德里科·費里尼(Federico Fellini)電影中的一個臨時演員試鏡。索倫蒂諾讓我們看到了試鏡室,許多人坐在那裡,眼中充滿希望,也許這位藝術大師會讓他們出演他的電影。在法比托家裡,很多人都在談論馬拉度納離開巴塞隆納,加入那不勒斯的足球俱樂部。這個家庭並不像他們在外面看起來那麼幸福和正常。法比托的父親薩維里奧·希薩(Saverio Schisa)在婚姻之外有外遇。這是他和他妻子瑪麗亞之間爭論的焦點。他們確實有一段羅曼蒂克的感情,但是當薩維里奧的忠誠消退時,這對夫婦陷入了一場激烈的爭論。

當他們聚在一起吃午飯時,我們看到了這個奇特而有趣的家庭成員。詹蒂萊(Signora)是這個家族的長輩之一,她喜歡說粗話,這使她贏得了那不勒斯最卑鄙女人的稱號。奧斯特拉(Austera)是阿爾弗雷多(Alfredo)叔叔的妻子,她是一名科學家,她聲稱在她神秘的實驗室里找到了治癒癌症的方法。帕特里齊亞(Patrizia)姨媽總是抑鬱,她的丈夫佛朗哥(Franco)不再和她在一起,她和法比托有著一種不同尋常的聯繫,這裡面有一些感官上的感受,還有一種母愛的本能。

我們的生活經常像一個盲區,無論我們認為自己有多能控制,它都會把我們帶到意想不到的地方。法比托的父母遭遇了意外,由於家中一氧化碳泄漏,他們去世了,法比托和他的兄弟馬爾基諾成了孤兒。

法比托發現了他對電影的熱情,決定去羅馬追求它。他的兄弟沒有參加,因為他對生活有不同的看法。但在前往羅馬之前,法比托遇到了一位電影製作人,改變了他的人生歷程。

《上帝之手》的結局解釋,當法比托遇見導師

「沒有衝突,你就無法前進,」卡普阿諾說,法比托在巷子裡追著他。兩人之間的對話有助於我們理解作為電影製作人的索倫蒂諾的靈感。在現實生活中,安東尼奧·卡普阿諾(Antonio Capuano)是索倫蒂諾的導師,不可避免的是,索倫蒂諾在自傳中沒有提到自己與卡普阿諾的第一次相遇。

卡普阿諾毫不留情地說出沒人想聽的事實,每個人都在痛苦中,他相信痛苦本身並無獨特之處。但如果人們挖掘得更深刻,他們可能會在本質上發現一些真實的東西。總有一個故事,藏在傷口或情感的深處。卡普阿諾告訴法比托,帶著希望,一個人只能拍令人欣慰的電影。舒適是任何電影製作人的陷阱,他告訴他我們都是孤獨的,我們每天都有自己的遺憾和掙扎。像我們很多人一樣,法比托告訴他,他想逃避現實。他想拍電影,生活在想像的世界裡。但僅僅有這樣的概念是遠遠不夠的,如果足夠的話,那麼每個人都會拍電影了。

無論是費里尼、英格瑪·伯格曼還是索倫蒂諾本人,偉大的電影製作人總是有一些共同點。偉大的藝術從來不來自於舒適的地方,總是有衝突和不安定的狀態。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