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父親/爸爸可否不要老》:從一位患有痴呆症父親的視角,讓觀眾體驗他的整個心靈之旅

今天想看部好電影嗎?這次要介紹的,是榮獲了本屆奧斯卡,最佳男主角與最佳改編劇本的《父親/爸爸可否不要老》(The Father)。故事敘述罹患失智症的Anthony,與照顧父親的女兒Ann兩人之間複雜的情感,電影以Anthony的視角來呈現逐漸失去時空認知的困惑與恐懼。

影評《父親 爸爸可否不要老》從一位患有痴呆症父親的視角,讓觀眾體驗他的整個心靈之旅 03

將混淆的回憶、思緒、對話以及情緒,全數穿插剪輯在一起,讓觀眾跟Anthony一樣,在破碎的線索中試圖找到真相,先說結論:我們覺得影帝Anthony Hopkins在這部電影中的表演,就是足以名留千史的『藝術』!是他五十年演藝生涯的集之大成,幾乎可以在片中看見他過往經典角色的精髓和功力,再加上出色的劇本、場景設計以及巧妙的剪輯,都讓《父親》這部電影成為了今年必看的優質作品!

不過,因為觀眾是以失智老人的視角去體驗片中的世界,編導又刻意以懸疑風格來做包裝,相信在初次觀影時,會感到滿頭霧水,我們將會為你梳理劇情以及整理線索,深度解析電影中的巧思,相信看完之後,你一定會忍不住想要去戲院再刷,找出那些隱藏的細節喔!

《父親》改編自法國劇作家,Florian Zeller的同名舞臺劇,由他搭配奧斯卡金獎編劇Christopher Hampton改編為長片,並且由他親自執導自己的第一部電影,在過去20年間,現年僅42歲的Florian Zeller,就已經出版過五本小說,還有12齣劇作,其中,《父親》就是出自於他的家庭三部曲中最知名的傑作。

另外還有《母親》和最新的作品《兒子》,不過,就像是李安的家庭三部曲一樣,這三部作品並沒有直接的關係,算是各自獨立的故事,在2019年,《母親》的舞臺劇上演時,就找來了知名法國演員伊莎貝雨蓓(Isabelle,Huppert),《慾望城市》裡的Mr.Big(Chris Noth)以及《名偵探皮卡丘》的男主角Justice Smith來連袂演出,而且令人更加期待的是,Florian Zeller也正在著手準備《兒子》的電影改編,聽說會找來狼叔Hugh Jackman與Laura Dern喔,是不是超級期待接下來的作品呢?

影評《父親 爸爸可否不要老》從一位患有痴呆症父親的視角,讓觀眾體驗他的整個心靈之旅

根據衛福部最新版的〈2025年達成失智友善臺灣〉報告定義,『失智症(Dementia)不是單一項疾病,而是一群症狀的組合(症候群),它的症狀不單純只有記憶力的減退,還會影響到其他認知功能。包括有語言能力、空間感、計算力,判斷力、抽象思考能力、注意力等各方面的功能退化,同時可能出現幹擾行為,個性改變、妄想或幻覺等症狀,這些症狀的嚴重程度足以影響其人際關係與工作能力』,而失智症大致可分為退化性與血管性。但有時也會觀察到兩者並存,而大家最常聽見的阿茲海默症(Alzheimer`s Disease),就佔了所有病例的六到七成。

在84歲的Anthony身上,就可以看見許多典型症狀,例如記憶力衰退,導致常常對話重複、或是搞丟手錶,或是出現視覺和認知障礙,把人的面孔和身份搞混,還有就是對於時空感到混淆,搞不清楚自己身在何處,而編導的巧思,就是運用了以上這三種症狀,讓不同角色去輪番演出Anthony的親人,對他說出類似的話語。並且在同一個空間中不斷變換傢俱擺設以及牆壁顏色,讓觀眾直接感受到頭腦混亂的困惑與無助感,不過,我們同時也會看到女兒Ann。對於父親性情大變之後所帶來的衝擊,例如爸爸對自己的疑心病、憤怒、與沈默不語,但卻又特別依賴自己,討厭男友等等的極端表現,都讓長期照護的家人感到絕望。

根據衛福部的資料顯示:推估,2019年底臺灣失智症人口將超過,29萬人⋯,而在40年之後,也就是你我到了七八十歲,就有可能成為88。萬失智老人中的一員,然而目前並沒有藥物可以完全治癒失智症,得要靠自己有意識地去預防。在臺灣,65歲以上老人的失智症盛行率將近有8%(7.86%),然而這個數字,實際上卻可能更高。因為在2011年的調查中顯示,其實有7成的患者,並沒有被診斷出來,也因此這項大眾並不熟悉的疾病,在生育率全球最低,且即將邁向超高齡社會的臺灣來說,我們更是得要提前預作準備,才不會為下一代帶來可怕的負擔啊!

在電影中,圍繞在Anthony身邊的有這三個主要角色,最常出現的是Ann,也就是長期照顧主角的大女兒,第二個是Paul,也就是與主角和女兒同住的男友,第三個是Laura,也就是主角接連把幾個看護都氣走之後,Ann為父親找來的最新的年輕看護。然而在電影開始沒多久,我們就發現客廳中。突然出現了一個陌生男子,自稱是Paul,也就是Ann的丈夫,同時還出現了另一個跟Ann一樣有著黑髮的女子自稱是Ann,跟在Anthony身邊噓寒問暖,餵他吃藥,原來,Anthony本人其實早就已經被女兒Ann安置在安養中心。他所看見的這兩個人,根本就是看護員,只是他喜歡的那個被當作Ann,而他討厭的就被當作是女兒男友Paul,因為在來到中心前,他曾經搬去與女兒和她的男友同住,並且趕走了讓他印象最深刻的那個看護Laura。

而如今Anthony的病情已經嚴重到,無法想起自己早已經身在安養中心的事實,並且把跟家人同住的回憶,甚至是更早以前對於小女兒的記憶,給全數混淆在一起了,在Ann的家中寄住時。曾經有一位年輕看護Laura前來應徵,而Anthony也使出了渾身解術,把這個長得跟小女兒很相似的Laura給逗笑了,但一個轉身,卻又突然大發雷霆,讓Ann和Laura尷尬不已。然而隨著劇情揭露,原來Anthony口中正在環遊世界,擁有藝術天份的小女兒,早就已經出車禍而意外身亡了,這讓心痛不已的Anthony將這段陳年往事反映在自己的病症之中。也因此將年輕看護認作是小女兒了,另外也可以注意一下,小女兒所畫的紅衣小女孩畫作,也會是接下來場景變化的重要彩蛋喔!

影評《父親 爸爸可否不要老》從一位患有痴呆症父親的視角,讓觀眾體驗他的整個心靈之旅 02

在Anthony的印象中,Ann曾經說過想跟伴侶搬到巴黎去住,這件事讓他嗤之以鼻,還忍不住在診所中向醫生爆料這件事,然而我們也看到女兒對外否認了父親的說法。也忍不住猜測應該是女兒放不下父親,決定繼續留在倫敦照顧父親,然而到了電影最後,卻發現看護員向搞不清楚狀況的Anthony解釋,Ann早就已經搬去巴黎好一陣子,也時不時會來到中心探望Anthony。而且看樣子,看護員幾乎每天都在跟主角解釋同一件事,電影用了非線性的手法來剪輯。所以我們無法確認真實的時間序為何,但至少能確定的是,Ann曾經將無法獨居的父親接來家中同住,造成了自己和另一半在生活上嚴重的爭執,於是在父親的失智日益嚴重之下,將他送到了安養中心,自己則是搬到了巴黎居住。

然而編導很巧妙地也運用了『到底有沒有去巴黎』的這件事,來凸顯Anthony理解資訊的困難,以及合理化他懷疑女兒貪圖家產的想法,對他來說,唯一可以記得清楚的,就是身邊的人所帶給他的感受。也因此,與女兒男友處不好的回憶,就跟安養中心中討人厭的看護員重疊了,而他極度依賴的Ann就跟後來細心呵護他的女性看護員合而為一了,以及他鍾愛的小女兒,就跟那個愛笑的年輕看護混淆在一起了。不知道你在觀影時,是不是感覺跟主角一樣手足無措呢?

事實上,編導除了利用非線性的剪輯、角色變換,並且重複相同對話之外。我們覺得最精心安排的,就是利用同一個空間,打造出三種居家場景了,也就是Anthony一生住過的三個地方,自己家、女兒家,以及安養中心。而為了要讓思緒清晰的我們,快速進入主角的腦袋,沈浸在他所說的『好像葉子掉光了一樣』的無能為力,就得要強化不知身在何處的驚慌感。也因此,劇組在同一個拍攝地點,設計了三種不同的色調和佈置,來營造出三個高度相似的住所,去混淆我們的認知。以為角色們一直在同一個地方,接下來,我們會分享其中的顏色和彩蛋密碼喔!

如果要快速區分三個家,就要用牆壁色系來辨識:一開始出現的大地色系,就是主角原本的住家,不僅色調濃重,包含吊燈桌燈、主沙發、掛畫。全都是比較深的土黃、紅黑以及深木色,包括客廳、走廊,玄關,書房、睡房、餐廳,和電影一開始主角就在使用的廚房,都延續著一致沈穩的風格。另外,如果你看見老鋼琴、酒櫃、CD播放音響,以及有許多書籍的場景時,就是主角原本的家了,緊接著看到的灰藍色牆面,以及較為清爽的白色吊燈、桌燈,點綴了一些粉紅與粉藍,整體來說更為現代的設計,就是女兒Ann的家了。如果看得更仔細的話,你也會發現同一扇門的門把也被劇組更換了喔!

另外,原先掛有紅衣小女孩畫像的牆壁上,也一度因為準備搬家,而把畫像取下,也使得主角把女兒家跟安養中心的客廳給搞混了。最後,如果當你看到牆面變成淺藍色,也沒有什麼間接照明與擺設,整體氛圍有點死白也比較老舊的,就是安養中心了!

而在安養中心裡,客廳就不會有女兒的紅衣小女孩畫作,原本主角的CD音響也變成了收音機,個人用品也減少了許多,顯示在院中缺乏的居家感了。如同上述所說,為了增強混淆感,室內格局其實是一模一樣的,同樣都以雙開門來區隔家中的空間,同樣都有個大玄關與長走廊。而主角的睡房也同樣位在走廊的盡頭,甚至你會看見幾個元素居然出現在不同的地方。例如彩色椅凳,還有紅衣小女孩的畫作,這些也就讓主角搞到更加困惑了。也因此,不想離家的Anthony,才會一直將女兒家和安養中心當作是自己的公寓,但當他發現自己總是在有如迷宮的環境中找出路,所有人都把他當白痴的時候,他就非常堅持地要守護好自己的手錶。因為這是他唯一能夠掌握的東西,也是唯一能夠感知時間流轉的方法了,在Anthony面試新看護的時候,他一口氣表演了身上的絕活,又唱又跳的,一下說自己年輕時是馬戲團團員,一下又說自己是踢踏舞者。在Laura被逗樂了之後,就突然變臉,宣稱自己不需要任何幫助,自己也不會離開公寓,直接跟他們說掰掰。我們推測,這段劇情並不是要描述Anthony記憶錯亂,或是因為病情而胡亂說話,反倒是Anthony刻意安排的戲碼,因為對他來說,馬戲團與踢踏舞的就是一種表演,他的意思就是,我證明瞭,只要我想,精明的我還可以把你們玩弄於股掌之中。所以你們最好不要覬覦我的公寓、也不要來幹預我的生活!

影評《父親 爸爸可否不要老》從一位患有痴呆症父親的視角,讓觀眾體驗他的整個心靈之旅 01

也因此後來我們看到女兒口中所說的,父親以前其實是工程師的描述,就沒那麼重要了⋯在電影前半段,主角不斷對外宣稱女兒覬覦他的公寓,還把另一半帶到家中同住,讓他很困擾。但事實上,主角早就已經搬離自家,去到女兒家以及後來的安養中心了,這說明瞭Anthony早已經失去判斷力,也出現幻覺了,也因此,電影中有兩幕讓我跟水某爭論不休!

一個就是女兒Ann在幫父親蓋被子的時候,伸出了雙手想掐死父親,一開始我們覺得這應該是Anthony的幻覺,延續他一貫認定女兒貪圖家產的離譜行徑。可是又在Ann絕望的眼神中,感受到她的無助,就忍不住猜測,難道這其實是Ann的幻覺嗎?,在她心中,是否曾經想要了結父親的生命呢?

而另一個讓我們也陷入爭辯的,就是Anthony被Paul呼巴掌的橋段了,我們曾經懷疑這應該是看護員打的,但卻又覺得Paul的不耐煩,又好像是會做出這樣行為的感覺,不知道你對這兩段劇情的解讀是什麼呢?

事實上,編導Florian Zeller在一開始改編劇本的時候,就鎖定Anthony Hopkins來飾演主角了,也因此角色的名字和出生年月日都跟Hopkins一模一樣,Anthony Hopkins是我們從小到大都很熟悉的英國巨星。最知名的作品包含《長日將盡》、《此情可問天》,甚至還是雷神索爾系列中的天神奧丁,他的另一座奧斯卡影帝,就是來自經典的《沉默的羔羊》。Dr.Hannibal,Lecter,這個影史上最迷人的反派,由於他過往的銀幕形象都是非常睿智、優雅,並且威嚴的,所以當我們看見他因為失智症,而變成了一個脆弱恐懼、慌張困惑的老人時,感到特別地震撼,所以今年這個影帝頒給他實在是實至名歸啊!

對了,你是不是覺得他在得獎後,分享的個人影片中,所吟唱的那首詩特別地熟悉呢?,我們為諾蘭的《星際效應》所做的解析中就有提到。這首Professor Brand兩次吟誦的詩詞,《切莫溫馴地步入良夜》(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是來自英國詩人Dylan,Thomas為鼓勵生病的父親所創作的詩詞。在Hopkins得獎後,站在父親的墓園,以這首詩向父親致敬之外,更是呼應了片中角色和他本人強韌豐沛的生命力,就讓我們來聽聽他充滿磁性與情感的聲音吧!

看完了今天的影評,是不是更加喜愛這部電影了呢?,歡迎在底下留言告訴我們你的心得,或是還有哪些彩蛋我們沒發現喔!

《父親/爸爸可否不要老》预告视频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