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象廳的人們第6集心得/劇情解析:陳夏京對李時雨提出同居,宋江一臉震驚

氣象廳的人們第6集心得/劇情解析:陳夏京對李時雨提出了同居,宋江一臉震驚

氣象廳的人們第6集心得

李時雨因為人渣老爹而恐懼、自卑總是對他避而不談。陳夏京的想法則不不相同,她希望不管好消息壞消息另一半能坦誠相待,最後問大家一個問題,你有信心能做到在戀愛里百分百不撒謊嗎?

韓國影集氣象廳的人們第6集劇情解析

韓國影集氣象廳的人們第6集劇情解析:陳夏京送離家出走的醉酒同事虎哥去附近的汽車旅館,結果偶遇李時雨,李時雨幫忙安頓好醉到人事不知的虎哥之後,突然詢問陳夏京為什麼不把虎哥送回家而要來旅館。陳夏京不想讓虎哥離家出走的事鬧到人盡皆知,於是支支吾吾半天沒有回答。

這時一個李時雨先前來旅館拜訪過的妖艷女子歸來,她和李時雨的互動略顯暖昧,偏偏李時雨也學陳夏京支支吾吾故意不說明他和妖艷女子的關係。這讓陳夏京上一段感情留下的後遺症開始爆發,不安漸漸占據她的內心。

隔天虎哥宿醉醒來,一看時間又遲了立刻風馳電擎殺去了氣象廳,正在開會的同事們紛紛投來詫異的目光,原來虎哥他們科室是今晚的班,虎哥沒來遲而是來的太早了,老高隱隱看出虎哥遇到事了臉上滿是擔憂。此刻眼鏡正在搗鼓咖啡喝準備開始精緻男孩的一天,結果一打開冰箱小菜的味道撲面而來,他這才想起京姐昨天拜託轉交小菜,只可惜呼叫樓下的住戶時對方不在家,小菜只能繼續存放著。

當下陳夏京晨跑看這一臉沉重看來昨晚旅館的經歷鬧的很不愉快,李時雨的狀態則要好一些,比起感情他更頭疼住處的問題,他的宿舍只能暫住,下周內必須找到新住處。就在這時陳夏京的電話把李時雨喊了出去,嘻嘻哈哈的李時雨還沒有意識到嚴峻性,直到陳夏京一上來就提出要重新思考兩個人的關係,李時雨的表情這才嚴肅了起來。經歷過阿俊出軌事件後陳夏京變得多疑、沒有安全感,昨晚看到李時雨在旅館出沒她的疑心病又犯了,陳夏京努力想要說服自己結果一點用也沒用,這就像是一種疾病吞噬著陳夏京讓她寢食難安,所以陳夏京才想要暫時分開一段重新思考、整理好狀態。

眼看陳夏京要走李時雨情急之下脫口而出那個女的是我爸,陳夏京一臉震驚,這時李時雨趕忙接著說道情婦,她是我爸的情婦啊,原來昨天李時雨是被老爹雨爸叫去旅館說要急用錢,結果一過去就看到雨爸在賭博憤怒的李時雨扭頭就走,雨爸沒要到錢很不爽立刻追了出來糾纏,李時雨之所以沒錢租房子只能一直住在短期宿舍,就是因為之前存的錢全被雨爸拿走了,不甘心的雨爸命令兒子用公務員的身份再去貸款,李時雨看著眼前的男人真真是覺得對方沒救了。李時雨不知道的是他和陳夏京之後的對時也被雨爸看到了,,這也為之後的麻煩埋下了隱患。

隔天阿俊正和阿珍聊著婚姻登記的事,新婚夫婦貸款買房需要婚姻關係證明,不巧的是他們辦了婚禮婚姻登記卻還沒做,當下阿俊忙於工作只能拜託阿珍去民政局跑一趟,阿珍幾次三番欲言又止,只可惜遲鈍的阿俊完全沒有覺察到對方的異常。當下阿俊正被工作的事煩的焦頭爛額,截稿日期馬上就到了偏偏他遇到了瓶頸一直寫不出來,更要命的是領導已經開始命令其他人也參與創作,阿俊感覺到了危機。於是牟足了勁準備大幹一場捍衛自己的地位,只可惜他本來就天賦不強再加上少了陳夏京這個賢內助的幫忙,職場已然亮起了紅燈。

此刻已經來到民政局的阿珍在填寫資料前停住了,猶豫了很久遲遲沒能下筆,夜裡同事不到一天就完成了工作相比之下阿俊還是卡著沒有進展,一時間千頭萬緒湧上心頭說不出的調帳。另一邊陳夏京正和虎哥聊起昨晚的醉酒事件有說有笑,結果李時雨目睹了這一幕,路過虎哥身邊時殺氣騰騰,嚇得虎哥最後一條換洗的褲子差點淪陷,開會的時候李時雨目不轉睛盯著陳夏京這也導致陳夏京渾身不自在,總感覺背後有兩道灼熱的射線。

這時陳夏京收到了姐姐說京媽病重的信息,陳夏京誤會這是京姐故意說謊想要緩和家庭關係,實際上京媽這會是真的病的不輕,氣憤的京姐遲遲沒有等來電話一怒之下果斷一通電話磁了過去,結果就是被陳夏京秒掛,當下的陳夏京一心撲在工作上全力備戰這個多變的梅雨季節,一眾同事唯獨胖姐有點掉鏈子,不久前老公胖哥帖記著高級公務員考試,這意味著收入的重擔將要落到胖姐的身上,他們家兩個孩子算起開銷這可不小,即便同事看出胖姐有心事,胖姐也沒有傳播負能量只是苦澀的一笑而過。這時一通電話打破了辦公室里的寂靜,雨爸通過保安室的電話找上了陳夏京,說是有和李時雨有關的事要和陳夏京聊聊,陳夏京一愣隨即決定赴約。

與此同時京姐正因為妹妹的失聯而火大,遲遲憋不出靈感的阿俊則在蠢蠢欲動想著厚臉皮去找陳夏京求助,當下的陳夏京還不知道這麼多人都在為她著急上火,急匆匆見到了李時雨的人渣老爹,雨爸人渣歸人渣觀察力確實有一套,在旅館時他看出了陳夏京和李時雨關係不一般,於是特地找上門來找陳夏京借錢有借無還的那種。談話過程中他發現陳夏京警惕的四下張望,由此更是推測出陳夏京和李時雨是秘密戀情,雨爸有把柄在手更加有侍無恐。

另一邊陳夏京落在辦公室的手機響了起來,李時雨幫忙接起電話被狠狠嚇了一跳,原來是京媽病情加重被急救車拉走了,李時雨急急忙忙到處尋找陳夏京跑到上氣不接下氣總算找到人,陳夏京一聽李時雨的描述頓時心生不詳的預感,陳夏京立刻和京姐通起電話,姐姐的痛罵、哭腔外加急救車的聲音,終於讓陳夏京相信京媽的病情是真的。陳夏京還在想著耗到明早交接班早去醫院,結果又被京姐罵了一波冷血,這時虎哥站了出來主動承擔起領導的工作,陳夏京總算說服了自己暫時脫崗。

之後陳夏京急匆匆殺到了醫院此刻姐姐的氣也消了一些,說起了老媽子因為生病人頭暈嘔吐中途起身時摔到了頭,陳夏京看著仍在昏迷的媽媽心頭五味雜陳,這一夜陳夏京部門的同事們幹的非常賣力,即便沒有了這位領導的指揮也沒人掉鏈子,整整一夜陳夏京一通工作電話都沒接到。

隔天實在憋不出文章的阿俊最終還是厚著臉皮跑到陳夏京辦公室,結果卻被告知陳夏京早早就下班了,同事們和阿俊分別之後大罵這傢伙不要臉,把陳夏京害成了那個樣子竟然還好意思三天兩頭跑來見面,這時胖姐說出了陳夏京經常幫阿俊改稿的事,李時雨聽在耳里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出了電梯也不和同事聚餐了急匆匆不知要去哪。這時讓人心情沉重的一幕出現了胖姐同在氣象廳工作的老公胖哥,正被一個看上去年紀比他小的領導罵的狗血淋頭,胖哥一扭頭看到胖姐一行人心裡頓時更加不是滋味,胖姐私下找到了胖哥,她送上的最大鼓勵就是支持胖哥備考高級公務員一年,一年是胖姐靠個人收入支撐這個家庭的極限,她寧願艱難的負重前行,也不想繼續看到老公因為職級太低被一些小年輕全無尊重的使喚,這一刻胖姐和胖哥又哭又笑語無倫次生活很難幸好有你啊。

另一邊甦醒後的京媽看著坐著睡著的陳夏京,心頭的那點怨氣頓時消了不少,不知情的陳夏京醒來後被醫生叫走京媽沒有大礙只是有點脫水,聽到這裡陳夏京才稍稍鬆了口氣。此刻李時雨就在不遠處默默看著這母女三人,李時雨重新對親情恢復了一點信心,李時雨跑去給雨爸送了錢結果雨爸誤以為是陳夏京說服了李時雨給錢,李時雨一聽心生疑惑追問之下才知道人渣老爹竟然去找過陳夏京要錢,還說了很多無禮的話。既憤怒又崩潰的李時雨扯住雨爸的領子大喊道,算我求你了拜託你不要再介入我的人生了。

此刻陳夏京陪著京媽出了院,閒聊時陳夏京才知道姐姐把小姐寄存在了樓上的鄰居那裡,只可惜她們時間不湊巧一直沒遇上,陳夏京也沒多想看著院子裡媽媽做小菜用過的一堆廚具,頓時心疼的收拾了起來。這時她接到了厚臉皮阿俊打來的求助電話臉上頓時寫滿了無奈,之後陳夏京回家時在停車場遇到了等候多時的李時雨,李時雨既是來關心京媽的情況也是來問雨爸的事道歉的。陳夏京沒有因為李時雨的人渣老爹就看輕他,原來陳夏京也有一段因為父親痛苦不堪的回憶。

早年間父親生意失敗想不開輕生了,對陳夏京來說親生父親也好阿俊也罷都是做了逃兵,當下陳夏京只對李時雨提出了一個要求,以後如果你變心了務必第一時間告訴我,千萬不要讓我在一無所知的情況下被拋棄。說罷陳夏京對李時雨提出了同居生活這一刻李時雨臉上滿是震驚,和這對形成截然相反的是阿珍和阿俊,阿珍沒有去做婚姻登記她一臉凝重提出要再緩一緩,一瞬間阿俊被茫然和不安所吞沒。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