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白色通行證》心得:探討了身份、種族和存在主義的主題

影評《白色通行證》心得:探討了身份、種族和存在主義的主題

Netflix電影《白色通行證Passing》改編自內拉·拉森1929年的小說,是女演員麗貝卡·霍爾(Rebecca Hall)自編自導的處女作。

為了給已經豐富的故事增加額外的層次,麗貝卡·霍爾用單色捕進行拍攝。影片中的兩位主角艾琳(Irene)和克萊爾(Claire)都是黑人混血女性,在這片被兩個種族劃分的土地上,這兩個女人努力尋找自己的最終立足之地。因此,這部電影探討了身份、種族主義和存在主義的主題。

白色通行證劇情

20世紀20年代,艾琳是一個有著歐洲外貌的黑人女性,因此被「冒充」為白人。在紐約街頭漫步,艾琳幫助了一位白人女性,後者認為她是白人,並稱贊她的天性。艾琳走進德雷頓酒店喝杯茶,突然,她遇到了兒時的朋友克萊爾·貝盧。

這兩個朋友在12年後相遇,並迅速分享了他們生命中的美好時刻。克萊爾告訴艾琳,她嫁給了一個白人商人約翰。這對夫婦有一個女兒叫瑪傑裡,住在芝加哥。艾琳告訴她的朋友,她有兩個年幼的男孩,西奧多和朱尼爾,並嫁給了醫生布萊恩·雷德菲爾德。

克萊爾邀請艾琳到她的套間去聊聊童年回憶。在一次關於孩子的談話中,克萊爾告訴艾琳,她還沒有告訴丈夫她的黑人血統。她父親死後,她的白人姑姑收留了她,她18歲時嫁給了約翰。

突然,約翰走進房間,遇見了艾琳。約翰認為艾琳是一個白人女性,因為她有歐洲人的外表,所以對她很尊重。約翰以一種有趣的語氣告訴艾琳,當他和克萊爾結婚的時候,她是像百合花一樣白的,但隨著時間的流逝,她似乎變得越來越黑了。因此,約翰給她起了個外號叫”Nig”。艾琳問約翰她是否不喜歡黑人,他糾正艾琳說:「我討厭他們」艾琳很快就明白了克萊爾為什麼向丈夫隱瞞自己的真實身份,為什麼她過著虛假的生活。

艾琳相當震驚,情緒低落,回到她在哈萊姆的房子,並決定再也不會見克萊爾。然而幾周後,克萊爾寄了一封信到艾琳的家裡,慢慢地滲入了她的生活。艾琳可以感覺到她朋友克萊爾的存在正在毀掉她的生活,但她感到幾乎無助。

白色通行證影評:兩種截然不同的生活

克萊爾美麗、友好、迷人。但她也不開心,不滿足。她用一個假身份和一堆謊言編造了自己的生活。在艾琳身上,克萊爾看到了一個對自己的皮膚感到幸福和滿足的女人。也許克萊爾是嫉妒,也許她想過一種像艾琳一樣無憂無慮、樸實無物的生活。

看完整部電影,直觀的感覺是既新奇又傷感,膚色較淺的非裔美國人把自己偽裝成白人,結婚後隱藏身份。我覺得黑白電影也是一種隱藏身份。對我來說,有這樣的歷史也是一種震撼,但仔細想想還是有道理的。20世紀20年代,非裔美國人的地位還很低,所以當時能夠作為白人生活也是一種生存方式。除了克萊爾最後的死亡,時代的悲劇也反映了那個時代廣大非裔美國人的苦難,在工作和生活中受到不同的對待,受到各種各樣的歧視。很感人,即使有些情節有拖沓的感覺,我也能感受到導演對這個故事的熱情和用心。

分析每個角色,評估演技。故事基本圍繞艾琳的第一人稱視角展開,包括艾琳主觀聽到的很多場景中的噪音,電影本身也在放大這個暗示。她是一個在非裔美國家庭主婦,她有一個美麗的家庭,兩個孩子,一個「可靠」的丈夫和一所大房子,還有幫忙打掃衛生和做飯的僕人。但這一切都把她侷限在這裡,忽略了她的主觀感受。即使我們看電影時似乎總是從她的角度觀察,但我們沒有看到她表達自己的感受,把自己封閉了起來。她是一個有思想的女人,大多數時候她會選擇在不影響別人的情況下消化自己的情緒。同時,每天都在重複同樣的路徑活動(導演故意用鏡子在這裡表達,每次看到她回家的畫面,都是同一個視角)。這種思維的影響是她不讓孩子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危險。她認為他們長大後會告訴他們。在這一點上,夫妻有很大的分歧,儘管他們的大兒子已經上初中了。因為她不想破壞現在的幸福環境。

克萊爾與艾琳的性格正好相反。在第一幕中,兩人的重逢已經暗示艾琳先坐下,克萊爾和丈夫隨後進來,然後克萊爾獨自坐下。艾琳覺得彼此熟悉,但立即避免了目光接觸。相反,克萊爾發現艾琳後,一直盯著她。這時,兩人只是面面相覷,克萊爾主動起身去找艾琳。這一舉動嚇壞了艾琳(部分原因是克萊爾穿得更像白人,所以艾琳認不出她),然後艾琳起身逃跑,但克萊爾阻止了她,然後兩人開始交談。克萊爾主導了整個過程。

結束後,克萊爾也繼續發揚自己張揚的個性,去參加聚會勾搭。雖然她身處白人社會,但她很孤獨,內心沒有朋友,所以她很樂意回到非裔美國人的社區。她真的感覺如魚得水,每個人都很喜歡她,包括艾琳的丈夫布萊恩。最後,她就像艾琳穩定生活中的一根刺,這也導致了她最終的死亡。當然,對於她的死,影片刻意迴避了兇手的展示。可能是艾琳,也可能是她的丈夫約翰,也可能是她的身份暴露後結束了自己。

後來,觀眾問導演麗貝卡,這裡也是同樣的回答。正如我所說,這個角色應該是這部電影中最好的。雖然主角是艾琳,但故事的中心似乎總是離不開克萊爾。

布萊恩是艾琳的丈夫,非裔美國人。布萊恩有許多場景,包括他與艾琳的推心置腹,他對孩子教育的討論,以及他後來與克萊爾的互動。看得出來他還是很愛艾琳的,但是有些事情他們兩個人會有分歧。畢竟他們性格不同。布萊恩很安靜,但他的心裡也有波瀾。當克萊爾出現時,他起初並不喜歡他妻子的朋友。在更瞭解她之後,我覺得他逐漸被她的無拘無束所吸引,展現出自己悸動的一面,這也是後來他和艾琳為教育孩子吵架的原因。

約翰的戲不多,但他印象深刻。一開始,艾琳去他們家做客。當面對非裔美國人的各種歧視時,她不知道自己的妻子其實是黑人。這也是一顆定時炸彈,因為他表現出的仇恨隨時可能撕裂克萊爾。當那一刻真正到來時,他的憤怒和仇恨瞬間被點燃,間接或直接導致了妻子的死亡。但是當我最後看著克萊爾倒下的屍體時,我像個大男孩一樣表現出了遺憾和無助。

白色通行證心得

鏡頭的最後,細雪被純白覆蓋,膚色的差距終於無法分辨,淺焦拍攝,黑白色調。幾千年來毫無意義的種族仇恨所推動的殺戮之惡,再加上這部黑人社區的特寫電影,只是人為定義種族身份的一片漫長而無足輕重的雪花。與黑人女性的交叉身份使她們習慣於戴面紗和轉換口音。相比之下,男性的認知更加直白和淺薄。中產階級語境就像一個舞臺畫框,生活的腳步被限制在脆弱的和平領地,黑色的裂縫遲早會衝破白牆,充耳不聞的安靜面具無法遮蔽遠處的暴行和眼前的崩潰,但它只會死亡和哭泣,雪夜將保持沉默。

麗貝卡·霍爾轉型為導演的第一部故事片足夠冷靜和強大,雖然它並不完全令人滿意,提名奧斯卡最佳影片也不是不可能。觸及了黑人種族認同的核心,這是是一個漫長的自我反思的過程。

白色通行證基本資料

導演: Rebecca Hall
編劇: Rebecca Hall,Nella Larsen
主演: Tessa Thompson,Ruth Negga,André Holland
上映日期: 2021-11-10(Netflix)
又名: 冒名之膚,冒充白人

白色通行證電影Passing預告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