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慾巴黎十三區》劇情心得:快食但不輕浮的當代愛情

影評《慾巴黎十三區》劇情心得:快食但不輕浮的當代愛情

慾巴黎十三區劇情

慾巴黎十三區劇情:在感情中,那些躲閃與堅持,肆意與自覺,困擾與釋然,情感碎片拼接起流動的認知,在黑白影像的魔力下,凝聚起被抽離的欲望。意外的快感,屬於快食但不輕浮的當代愛情,加上老導演被新生代包圍時的迷茫,被揉搓成一種笨拙的幽默。攝像機就像一個信號彈,在分割的空間裡,兩性的大腦在左右互搏——公寓的雙人床,辦公室的兩端,電腦屏幕的內外;上癮和冷漠,假高潮和真情緒,膚色,語言和記憶。巴黎13區就像一座圍城。相遇容易,離別難。雙胞胎靈魂太多了,是親人也是敵人。亮點是終於看到了一個歐美主流電影中單純享受性愛,追求愛情的華裔少女角色。但是,愛情那一幕拍的很爛,愛情不是性,所以我愛你。可惜糯米演得好,還是被導演消費了。

我們不去審視鄰里之間的美與惡,也不去試圖喚起人們的同情心和自我完善,而是拋棄一切高調的談資和社會問題,單純地講述一個尋找愛情的故事。如素描般的黑白畫面,凸顯了愛情的純粹,還原了你我在愛情中角力的真實模樣。這與種族、性別、時代,甚至奧林匹亞或第13區都沒有關係。這只是關於愛情本身的主題,以及不能在愛情中迷失自己的自己。

法國電影慾巴黎十三區心得

法國電影慾巴黎十三區心得:在巴黎的第一街區,即使你住在另一個區,你也總會回奧數買菜,所以主人公來往的街區是那麼的熟悉。它對其他區的意義顯然在於,它是一個多元文化的街區,膚色和種族混雜,中產階級較低。在這樣的條件下,這樣的故事確實有特定的特徵,有在這個街區生根發芽的特點。畢竟土是這樣的,結花的故事又是那麼的日常和平凡。法國電影中永恆的主題,愛與性,性還是愛,黑兄弟的紅玫瑰和白玫瑰,兩個女人的性探索之旅。糾結和釋放沒有好壞之分,只是人生的一個篇章。然而結局卻是浪漫與美好疊加的陳詞濫調。在上海疫情肆虐的當下,看著電影中自由而熟悉的巴黎,焦慮和迷茫漸漸被影像的美好所取代。

電影發明100多年了,人們真正用來表達「看」電影的詞只有看和看。好像在電影院看電影和在電腦甚至手機上看電影是一樣的。其實這兩個詞並不能表達電影給人帶來的巨大的感官、情感和認知上的衝擊和刺激。至於為什麼現在用數碼拍攝,他覺得自己不是電影狂熱分子,只是電影比數碼更接近現實。數位化給了電影更多的可能性,卻在一定程度上打破了與觀眾「電影展現真實生活」的契約。

在性癮中尋找真愛,難得雅克·奧迪亞德還有進入年輕一代生活的好奇心。可惜這種「獵奇」大多停留在多餘的性愛場景中,每次最後都充滿了令人困惑的痛苦和失落。每個人的情緒病都被無限放大,13區就像一個病人康復的大社區。如果說有什麼安慰的話,那就是中國女孩以非性工作者的身份出現,她們的色慾、憤怒和憤怒展現了她們真實的一面。當然這些都不是他們會讓長輩親戚看到的。

慾巴黎十三區影評

奧林匹亞街區 /慾巴黎十三區影評:全是黑人和白人,兩個少數民族,一個性工作者和一個32歲的大學生,面臨著不同的人生困境。13街被塑造成了一種現代感,當代人支離破碎的親情和愛情。男女關係是從快節奏的性開始的,害怕愛和責任。這時,13街成了三個人的救贖之地,娜拉通過一次意外認識了最好的朋友,打開了心扉。黃和這個男人在糾纏中抵達愛情。影片規模很大,基本沒有困點。

比起看電影,我有時候更喜歡看完電影後的感受。我沒去過巴黎,這部電影更像是帶你走進巴黎的這條街,感受這一帶年輕人的性與愛。影片中有三個角色,31歲的來巴黎求學的女房地產經紀人諾拉,在中國有著良好學術背景的女孩艾米麗,擁有文學博士學位的高大帥氣的黑人男高中老師卡米爾,以及網上的裸體變性人安珀。人們進入關係序列,牽手,接吻,做愛。網際網路時代的App,發達的社區,可能會忽略以上前兩步,立刻滿足情慾,跳過牽手接吻,一步到位。

年輕的中國女孩Emily,有著良好的學術背景,暫時住在她祖母在巴黎13區的大公寓裡。她翻譯能力不錯,卻在唐人街做最刻薄的兼職,極其不匹配。搭配app今夜的伴侶,孤獨墮落。身體上的愉悅只能趕走一時的孤獨。一個人的時候會回歸孤獨,繼續在app里尋找瞬間的快樂。但是面對住在敬老院的奶奶,現在,在我的村子附近,見人。我媽對寒氣不足要求溫暖充耳不聞,嚴厲批評教育,不接受。一邊逃避自己,一邊害怕面對。像刺蝟一樣對自己對別人刻薄。越愛對方,越說一些讓對方覺得不舒服的話。用對方產生的厭惡來證明對方有多在乎自己。

卡米拉,黑人高中老師,文化素質高,對人熱情友好。因為母親去世,父親在母親去世後繼續找其他女朋友,顛覆了他的愛情觀。他曾經認為愛情應該天長地久。受父親不忠的影響,他認為沒有永恆的愛情。不斷嘗試去愛,制定自己的愛的規則。不允許性伴侶和自己談戀愛。當艾米麗愛上自己時,這段關係就宣告結束了!無論你在嘗試愛情時有多開心,你的身體有多健康,它都會立刻停止。直到我放棄了我母親的遺物,一個輪椅。我想不通。我不能收起這個老人的輪椅。這位老人確是他一直侍奉的教母——愛是永恆的。這一刻,他意識到,他和父親是一樣的人,他曾經說過的深愛,只能代表那一刻的深愛,和他的過去握手。

在追逐愛情的時候,他要對自己誠實。不管那種愛是因為情慾還是思念。就像最近日本電影《花束之戀》裡的那對情侶。「和你在一起是為了幸福,和你分開也是為了幸福。」面對真實的自己,而不是把自己囚禁在自己建造的牢籠里。來巴黎求學的31歲房地產經紀人諾拉(Nora)強調,年齡是因為大多數人在31歲時大概就能決定自己的人生方向。無論是選擇學術上的追求,還是工作上的馳騁,他們都已經確定了自己的方向。但是,可能有少數人仍然不確定她的工作、學業和家庭。因為她長得像網絡色情主播,在大學同學中被人慣著嘲笑她,這讓他很生氣,但又無法發泄。

但當她打開安波兒的視頻,一切都被挽回了。他們互相認識,隔著電腦對著屏幕睡覺。這種信任也在一瞬間慢慢連接了他們孤獨的心。「吻我」諾拉丟下了第一次見到安珀時對安珀說的第一句話。可能這個吻開始了他們的故事,也完成了原本支離破碎的他們。

在接到艾米麗祖母葬禮的通知後,她告訴卡米拉,因為祖母的離開,房子要賣掉了,她即將搬出這個像籠子一樣困住自己的房子。或許這也是一種解脫。能夠重新認識自己,卡米拉主動詢問艾米麗是否需要陪她去參加祖母的葬禮。最後艾米莉忍不住聲嘶力竭地說,我怎麼介紹你,你是我的炮友,還是我一直愛著卻沒在一起的朋友?你最好不要去。我可以自己處理。艾米麗然後走開了,留下卡米拉看著她的背影。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