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靜海第1-8全集劇情解析、結局允才是否還活著?

寧靜海第1-8全集劇情解析、結局允才是否還活著?

寧靜海第1-8全集劇情解析

韓劇《寧靜海》第1-8全集詳細劇情解析:世界平均年降雨量創下新低,各河床出現干酒,海平面下降,世界水資源協會預測,全球水資源可能在十年內減少百分之四十。如今水資源短缺,人類被迫引用受污染水源,導致感染了各種疾病。政府正在積極投資減少用水的工廠化農場,確保國家糧食充足。因資源嚴重匿乏,韓國境內新出台了飲用水等級制度,市民們將代表個人等級的取水卡插入機器。個人等級越高,能獲取更多量的水源。這一政策被普通民眾反對,國民高呼廢除該制度,堅持水源平等分配。

針對這一現狀,生存環境研究所的科長找到天文生物學家智安。智安不僅精通天文,還在向動物行為學方向發展。這次科長到來,是邀請智安參加一項重要任務,那就是去往月球上的渤海基地。智安思考再三,來到宇宙航空局開會。五年前,因輻射外泄,渤海基地暫時關閉,這次智安等人的任務是,在基地永久關閉前登錄月球,在24小時內回收遺留在基地的重要樣本,然後返回地球。樣本被裝在低溫膠囊內,為的就是保持樣本的穩定性。但在搬運過程中,如果膠囊表面受到一點損傷,或者溫度調節裝置發生異常,就需要引起高度警惕。

接著,科長向眾人展示了樣本的位置。因航空局得到的信息有限,科長也無法為眾人詳細說明樣本的情況,正因如此他們才需要智安加入。智安之所以想要加入任務是因為她的姐姐,五年前智安在航空局工作的姐姐意外去世,作為補償,航空局女上司交給智安一張水源金卡!讓她這輩子都不用擔心水的問題。氣憤的智安將珍貴的水資源倒掉,她所嘴之以鼻的特權,卻是別人掙扎著想要活下去的希望。一條狗狗跑來,舔著地上的水,從這以後智安打氣精神,定期給狗狗送水。

這次任務除了智安,還有隊長允才和其他幾名隊員。眾人登上飛船,準備就,打火起飛,飛船進入正常運行軌道,轉換成自動運行模式,目前受到員石雨影響,飛船將有兩小時左右無法進行通訊。隊長允才了解著最新情況,叮囑駕駛員一定及時修正數據注意最新情況。交代完駕駛員,允才又去機身內部查看,這時飛船內響起警報,檢測到飛船外部對接接合部位發生異常。如果置之不理,直接進入軌道,固定裝置會支撐不住,一旦裝置脫落,很有可能會撞倒引擎。

危急時刻,允才沉著應對,吩咐駕駛員解除對接模式進行分離。但分離過後,主引擎無法打火,主副駕駛員使用推力控制點火,只見飛船墜落在月球向前滑行。停下時,飛船處於懸崖邊緣搖搖欲墜, 眾人整裝待發,正在開門時,飛船頭向下傾斜,一個資源箱向飛船頭部墜落,砸破了飛船的窗戶。飛船失壓,導致強大氣流湧入船倉,將智安吸向飛船的頭部,半個身子墜落在外。允秀鬆開扶手,向下墜去,一手拉住安全帶,另一隻手拽住智安,將她救起,免於墜崖之災。

因飛船毀壞,衛星通訊系統都無法使用,無法和航空局取得聯繫,智安驚魂未定。除她之外,還有個受傷的隊員黃次長,他斷掉的肋骨壓住了肺部,女醫生為他簡單查看了傷勢。幾人來到月球表面,此處距離基地還有大約7.6公里,眼見飛船整個墜入崖底。允才下令,徒步移動到渤海基地,隊員們滿心恐懼,擔心無法在24小時內完成任務,或者還沒移動到基地氧氣就消耗殆盡。受傷的黃次長無法繼續前進,在行進路上離開了人世,其他人繼續前行。終於,眾人在氧氣即將耗盡的最後一刻,來到了位於崖邊的渤海基地,成功輸入密碼,進入基地內部。

眾人歷經九死一生終於進入到渤海基地,沒想到卻在趕往主控室途中,就遇到一位死在路邊的僱傭兵。經過對屍體的粗略查看,醫生猜測對方是死於溺水,可在極度缺水的渤海基地,竟然會溺水而死,大家覺得十分奇怪。之後,眾人繼續趕路,可是越深入基地內部,大家感到事些興曉,基地內部輻射值極低,生存數值都十分良好。而政府卻說,渤海基地隊員死於放射性物質,大家覺得政府在故意隱瞞事情真相。智安請求允才,為僱傭兵做屍檢,這樣或許可以得知一些內幕,可允才卻婉言拒絕,等眾人先進入主控室在做打算。

不一會,大家終於來到主控室,經過一番搶修,電力系統被打開,通訊系統卻尚未恢復。而經過系統檢查,發現基地一切良好,淨化裝置並未損壞,智安率先解開太空衣,第一時間請求允才查探基地發生意外的原因。不想節外生枝的允才再次拒絕了她,他的責任就是確保完成收集樣本的主要任務。說完召集眾位隊員開會,根據地圖發現,渤海基地有多處紅色區域,唯有一級以上權限才能進入,而政府所說受到污染的區域,就是這些紅色區域。其中最有可能保存樣本的儲藏庫,總共三處,允才立即進行分配。國防部首席工程師泰錫和智安,分別待人去往三個不同的儲藏庫,眾人一旦發現膠囊,先確保溫度調節裝置,內部超低溫會顯示綠燈,如果顯示紅燈就絕對不能觸碰。交代完後,眾人即刻出發。

臨行前,智安不願放棄查明姐姐死亡真相,詢問小辯哥(扎丸子頭那人人),是否可以利用前隊員植入體內的晶片,查出死者的身份和位置,但晶片都已損壞,無法識別,智安只好作罷。另一邊,泰錫去往二號儲藏庫的路上,眾人在走廊上方的管道上,發現了一個像眼睛一樣的標誌,可幾人並未在意,只覺得是以前隊員的鬼畫符。與此同時,允才帶領的一號隊伍,在半路遇到艙門緊閉的情況,允才與隊員只能強行打開艙門,經過一番努力,緊鎖的艙門被打開,裡面忽然湧出大量溺水而死的屍體,似乎都是渤海基地隊員。一號隊伍經歷驚魂一幕的同時,智安卻發現一處走廊,看著裡面幽深一片,她回想起離開地球之前,在家中休息的她,調查姐姐死亡真相時。在姐姐郵箱中收到了一封匿名加密郵件,多次解密失敗的她沮喪的低下頭,卻發現姐姐留下的遺物,姐姐曾提到月亮上的黑斑就像寂靜之海。智安輸入密碼靜海,發現郵件只有一句話「尋找露娜」而參與任務前夕,智安詢問對渤海基地有所了解的黃次長,是否知道露娜。黃次長只是告訴她,露娜其實就是渤海基地的數據儲藏庫。

時間回到現在,一號與二號隊伍相繼到達儲藏室,一號儲藏庫里布滿了密密麻麻的膠囊儲藏箱,可裡面卻都空無一物,地上散落著不少空膠囊。二號儲藏室也是相同的情況,不一樣的是,倉庫內有一名前渤海隊員的屍體。小辯子無意間發現,隊員手下似乎藏著一個膠囊,小辯子拿到膠囊卻不小心觸動對方身體,屍體口內噴出一些細小的水珠,進入小辯子眼睛,小辯子定睛一看,卻發現膠囊依舊是空的,一切白費力氣。

再看看智安那隊,隊員探測到一個未知生物的信號,幾人大為驚訝。副駕讓另一位隊員查看情況,私下詢問智安,要不要去中央醫務室查看前隊員莫名死亡的真相,面對這麼詭異的情況,他想得知具體原因做好應對措施。兩人一拍即合,副駕負責拖住隊員,智安去往中央醫務室,等智安趕往中央醫務室時,副駕也來到了三號儲藏室,這裡如同前面一樣,所有膠囊罐都空空如也,副駕把手電筒放在桌子上,查看桌上的膠囊,忽然手電筒滑落在地,閃爍幾下後燈光熄滅。副駕正要去拿,燈光忽然又亮了一下就熄滅了,好像有人在操控,他剛摸到手電筒,手電筒卻突然縮了回去。

而在手電筒旁邊的,正是閃著綠光的完好膠囊,此時智安正趕往中央醫療室,卻並未發現身後的小辯子,而小辯子的耳後流出清水。智安正趕往中央醫療室,站在醫療室附近,耳機里傳來隊員詢問的聲音,當得知他沒有與副駕在一起,便讓她迅速與副駕匯合,禁止單獨行動。智安只好原路返回,在經過三號儲藏庫時,見到副駕正要從裡面走出來。原來副駕支走智安後,便返回三號儲藏室重新搜查,並在桌子下方發現一個樣本膠囊。裡面疑似裝滿了水,副駕還未走出艙門,突然被一股力量再次拉回了三號儲藏庫,智安連忙跟了進去,卻發現副駕被拉拽到高處,隨即墜落身亡。他手裡的膠囊發出綠光,被一個黑影拿走。

此時允才也帶著隊員匆匆趕來,醫生檢查了副駕的屍體,發現在短短的時間內,他的身體各處都遭受到骨折和撕裂,像受到巨大力量的攻擊。但按照現場來看,三號儲藏室里顯然沒有這個條件。副駕詭異的死亡和智安的擅自離隊,讓隊員們開始對她產生了不信任感,允才則直接向智安索要太空衣上的行動記錄儀,親自查看她之前的行為動向。記錄畫面內,允才看見副駕死亡之後,他手裡的正是狀態正常的膠囊,樣本似乎裝在了保存液里。

剛抵達渤海基地,就連續死亡兩名同伴,此時基地里和地球上的通訊塔也無法取得聯繫,讓隊員們顯得更加焦躁起來。此時,隊員小辯子卻安靜的坐在一邊不斷戰慄著身體,其他隊員察覺到小辯子的異樣後走近觀察,不料小辯子突然張開嘴,像個泉眼般猛烈的噴出水源。而允才發現了三號儲藏庫有個秘密洞口,正準備進入查看時,耳機傳來小辯子遇險的呼叫,三人立刻返回主控制室,只見水源不斷的從小辯子的嘴裡湧出。醫生立刻準備搶救手術,但可怕的是,小辯子的身體就像個巨大的水球,皮膚上任意扎破一個針孔都會噴出水,血管里抽出的液體也是水。從沒有人見過這種狀況,連醫生也受到了強烈的震撼,最終小辯子只能在全體隊員的注視下,像溺入深海般死去。

小辯子死後,隊員們開始人心煌煌,但允才作為隊長還是不能讓任務擱淺,他立刻下令分工。由智安和醫生負責解剖小辯子的屍體,他則帶領幾名隊員返回洞口繼續追查。負責解剖的智安想起了基地艙中,那些有著同樣死狀的基地成員,決定對他們的屍體採集樣本。一名隊員不放心智安獨自前往,便也跟隨而去,智安採集了其他屍體的樣本回去觀察,卻發現他們被水稀釋的血液里,根本沒有任何病毒或細菌。這時醫生拿來了小辯子的血液樣本,智安對最底端的沉澱物感到疑惑,立刻著手展開化驗。而允才進入了秘密洞口,追蹤著生物信號儀器,一路抵達洞口盡頭,只見眼前出現一個小門,標誌著一級管制區,但無人知道裡面究竟是什麼設施,允才也無法打開這扇廣。

這時主控室傳來消息,隊員已經和地球取得了聯絡,允才只好暫時放棄,先返回主控室。工程師泰錫告訴允才,通訊設備出現故障,需要到基地外部更換設備,但基地的電梯已經損壞,這讓外出的途徑變得艱難起來,允才立刻接下這個任務,他必須要儘快和地面上取得聯繫。允才出發前,來到實驗室告知智安,並吩咐智安繼續調查小辯子的死因,這時智安向他提出一個看法,在副駕死後,智安曾和拿走膠囊的黑影有短暫對時,但對方看起來無意傷害她,智安認為那些黑影也許並不是入侵者,而是當年基地里倖存下來的生還者。但允才不敢苟同,依舊認為那些生物具有危險性,說完他穿上裝備,準備離開基地。

隊員們在停運的電梯升降艙鋼架上,固定好繩索,一端系在允才的身上,但允才還沒落下多遠,電梯居然詭異的從底部向上運行了起來,沖向允才所在的位置。這個突發情況讓所有人都捏了一把汗,允才只好小心的抓住升降艙向外一面的鋼架,躲避梯箱的衝撞,所幸在最後一刻,允才轉移了位置成功躲過一劫,但危機依然沒有解除。電梯箱用極快的速度到達頂端後,劇烈的撞擊讓它搖搖欲墜,眼看就要掉下,允才立刻讓隊員放下所有繩索。允才接住之後,將其一端快速固定在鋼架上,隨後向下墜落,用搖晃的角度躲開了梯箱的撞擊。這場下墜讓允才一路遭受到強烈的磕碰,太空衣也受到損傷,氧氣量開始提示不足,但允才沒有放棄,奮力來到電力裝置處,開始進行更換面板。

就在重新啟動電力面板之後,允才終於因缺氧暈倒在地上,待他再次睜開雙眼,已經安全的身在主控室里。見到自己大難不死,允才低頭撫摸了名牌上女兒貼上的貼紙,或許是蒙受了她的祝福。允才的女兒身在醫院,極度需要飲用水,不然整條腿都將廢掉,也許這才是允才接受任務的原因。完成任務便能變成更高級的會員,得到更多的水資源。允才重新開啟電路面板之後,泰錫還是無法和地球取得通訊信號,但奇怪的是,他們卻搜索到另一個信號,發射點正是來三號儲藏室。

基地內,智安化驗了小辯子血液中的沉澱,發現其成分和普通的水十分類似,智安提出假設,這個水就是某種外星病毒寄生在小辯子體內時,能將他身體內灌滿水源液體,一旦宿主死亡,就會停止水量的增加。五年前基地成員們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死去。另一邊兜轉了一圈,事件發展又返回了這個詭異的地方,允才再次帶著隊員來到三號儲藏室,在副駕口袋裡發現了一個信號發射器,允才不知副駕私下在與誰偷偷傳送信息,但這個發射器完好無損,很快泰錫就利用這個發射器,與航空局取得了聯繫。對於副駕奇怪的舉動,女上司局長也表示毫不知情,會讓人進行調查,眼下重要的是找到奪走樣本的不明生物入侵,若要追查就必須進入封鎖的一級管制區。此刻,智安趁著休息的間隙,依然沒有放棄尋找數據儲藏室,終於她在一處地面上發現了紅色的螢光,撥開塵土後,顯示出了數據儲藏室的標示。但這時耳機傳來醫生的呼喚,智安便返回了研究室中。

看著小辯子已經變成清水血液樣本,智安突然萌生了一個想法,她刺破自己的手指將血液滴在上面,只見血液和清水融合後迅速產生了分裂,頓時無數顆水滴在培養皿中滲出,速度十分驚人。見狀,眾人立刻拿出液氮將其冷凍,阻止繼續分裂增生。而局長告訴允才一級戒備密碼之後,他再次帶著隊員向神秘洞口進發。在出發之前,智安和醫生匆匆趕來,攔住允才詢問著,他們要回收的東西是否就是水源。在智安的質問下,允才坦誠,他們的任務目標,就是帶回智安姐姐在月球上發現的月水,並將其帶回地球進行研究,若成功將會拯救全人類。智安卻認為,局長一開始不願向隊員告知這個任務目標,是因為月水具有危害性,它會在宿舍體內不斷增生直到奪走生命。

智安對政府刻意隱瞞月水的危險,害死無辜隊員的做法十分氣憤,同時她也告訴允才,自己加入這個行動的真實目的,是因為姐姐留下的信息。讓她來到這裡找到數據儲藏室。說完,智安帶他來到自己發現的儲藏室標示前,打開這道門需要一級戒備密碼,恰好允才剛從局長那裡得知,因此智安需要他的幫助。允才猶豫了片刻,還是答應了她的請求,為了保險起見,允才拿走了智安的行動記錄儀。打開艙門之後,兩人發現有綠色的葉片似乎從地下蔓延而出,他立刻打開地下室,裡面居然種滿了植物。

他們叫上了所有隊員們,來到這個秘密的地下空間,這裡的樹木生長的十分茂密,隊員們一邊感嘆,這究竟是什麼樣的種植技術,一面往空間的更深處行進。走廊盡頭是一個秘密儲藏室,令人欣慰的是,這裡具有大量顯示為正常的月水樣本,足矣讓他們帶回地球。醫生發現,剛才那些茂盛的樹木根部,居然源於一枝沾染了月水膠囊的枝葉,如此強大的生長力讓隊員們覺得,只要將月水帶回地球,一定能解決日益嚴重的全球缺水化災難。但智安補充著,前提是有技術能夠控制月水的分裂增生,就在隊員們忙著收集月水樣本膠囊時,一旁的隊員卻發現了異常情況。這個儲藏室里居然出現了一個疑似人類的生物,它的戰鬥里十分強大,僅一擊就折斷了隊員的手腕,拿回他手中的月水。見狀,隊友隊員全都拉響了警報,他們掏出手槍,慢慢的逼近那個人形生物,一邊進行著激烈的槍戰,一邊追蹤人形生物逃離的路線。終於槍聲逼退了那個生物,智安和允才上前探查時,透過樹木枝葉的間隙,看見那個生物有著一張小女孩的臉龐,但此時已經不宜繼續追蹤下去,因為智安發現一瓶月水膠囊掉落地面,容器已經破損,月水正向外湧出,為了不被月水感染,全體人員只好進行撤退。離開地下空間,臨走前只拿走部分已經被存放好的月水樣本,但這時,剩餘的膠囊偵測到溫度維持裝置異常,全部變成了紅色。

返回主控制室後,智安提起那名人類少女,突然明白她先前襲擊副駕的舉動,正是為了保護那些月水樣本。在女孩看來,他們這些突然闖入基地的人,才是不懷好意的外來入侵者。允才立刻向局長匯報了這件事,那名人類女孩的出現,讓允才不得不思考起,之前智安曾提過的基地中的生物是之前倖存者的可能性,但局長卻始終在強行抹去,這個女孩存在的意義。她告訴允才,不必思考太多其他的因素,暫且不提一個人類,在毫無資源的情況下,能在廢棄的太空基地生存五年的可能性。就算她真的是倖存者,那也不能影響到把月水帶回地球的計劃。局長繼續用拯救人類的大義說服允才,讓他心無旁鴉完成任務。

關掉視頻通訊之後,崔局長點出一張圖片,上面是她與小女孩的合照,智安想要再次返回數據儲藏室,想要獲取更多關於月水的數據。她認為這樣貿然的將月水帶回地球,是福是禍都是未知數,或許這個液體來到地球上,還會殃及到更多研究員的性命。允才沒有阻止智安的想法,只是要求她不要單獨行動。

智安和醫生一起返回數據儲藏室,將手提電腦連接上這裡的資料庫,但傳輸完畢後,智安發現這裡的所有數據都已被刪除。兩人返回研究室時,看見留守的泰錫正企圖拿走月水膠囊,兩人返回研究室時,看見留守的泰錫正企圖拿走月水膠囊。原來他和副駕一樣,也有一個秘密信號發射器,他剛收到上級傳達的指令,讓他完成任務並殺死所有目擊者。看見自己的行為被撞破,泰錫便藉口想要更加安全的存放月水,現將其帶去主控室,但智安對他的行為產生了懷疑,喝令他將月水放回原處。泰錫悄悄摸向手槍,誰知這時,研究室外突然出現一個蓬頭垢面的身影,那個神秘的女孩居然主動現身,她的眼神直勾勾的看著桌上被拿走的月水,並未展現出對三人的攻擊意圖,反而是泰錫率先對女孩開槍。但她的身手敏捷,躲掉了子彈,一躍跳上了桌面。

此時正深入三號儲藏室洞口的允才,收到這個消息,立刻趕回研究室。允才舉槍逼近時,智安對他使了眼色,允才心領神會沒有展開行動。這時智安小心的拿起月水膠囊,放在女孩的面前。女孩看見眼前放置的月水,果然移動著身體向前靠近,這時泰錫卻突然開槍,打碎了那瓶月水膠囊,炸裂而出的月水,瞬間全都濺到了女孩的身體和臉部,隨後她的臉上像是出現魚鱷一般,打開的傷口。幾番活動之後,女孩又恢復了正常,迅速跳上了通風管道逃走。見到女孩對月水的反應後,智安推斷她是因為長期接觸月水,為了適應環境導致身體發生了變異,況且智安已經用自己的方式證明了。女孩只是想要守護月水,並不會主動攻擊隊員。無論怎樣,女孩的存在都是最好的研究樣本,或許透過她,才能知曉月水真正的奧秘。

事件過後,允才來到一間封閉的房間與科長進行了秘密視頻通話,允才詢問科長對渤海基地發生的一連串事故,具有怎樣的了解和看法。聞言,科長沒有正面回答這個問題,而是隱晦的表達出,決定前往基地是局長的決定,但政府內部確實存在反對的聲音。對於基地的真相,科長建議允才去找智安聊一聊,或許就能得出真相。科長的回答讓允才接受了智安的想法,他們準備用月水吸引女孩的出現,再將她抓獲。制定計劃之後,智安私下告訴允才,她認為資料庫的資料是姐姐刪去的。因為某些原因,她不願月水被運回地球。

另一邊,泰錫再次收到上級的催促,讓他帶上月水前往基地的交接點。他的通話,正巧被躺在手術台上的負傷隊員聽見,就在泰錫帶著月水離開後,負傷隊員掙扎著爬起,想要尋找通訊設備,告訴允才泰錫的叛變。不料剛打開艙門,就被等在門口的泰錫射殺。抓捕行動開始,智安拿著一罐月水膠囊站在一節艙門之中,很快女孩就從一旁的通風口跑出來,智安將月水放在艙門中央。就在女孩慢慢接近時,允才立刻讓人關閉艙門,呼喚智安趕緊離開,但智安卻動了側隱之心,她非但沒有逃走,反而向女孩走去。見狀允才只好伸手將她拉走,這時女孩也明白自己即將受困,飛撲向關閉的艙門,卻被壓住了一隻腳,疼的哭了出來。智安立刻上前抱著女孩,想幫她逃出來,慌亂中她看見女孩脖頸後面刻著露娜的字樣,這個名字正是姐姐給智安留下的秘密信號,讓她來到基地尋找的東西。

正在這時,基地響起了封鎖警報,原來是泰錫在主控室操縱,想把隊員們全都困在這裡。設置封鎖了大部分區域,在紅色警戒燈的忽閃下,每個艙門都開始關閉,女孩趁此機會逃回通風管道里,智安則不顧一切的追了上去,允才和隊員被關在密閉的艙室之中。通過攜帶的地圖導航儀,隊員判定並不是所有地方都被封鎖,為了逃到未被封鎖的區域,允才和隊員決定通過通風管道轉移到安全的地方。由於主控制的操控裝置一直都是由泰錫負責,這次事故讓允才也對他產生了懷疑。

回到研究室的醫生發現,負傷隊員和泰錫都失去了蹤跡,正想要尋找兩人時,基地傳來了啟動封鎖的信號。醫生便決定,還是先將月水安全轉移再說,但她打開冷凍櫃後,居然發現月水全都不翼而飛,更是在另一個冰櫃裡,發現了負傷隊員的屍體。再看看智安,她一路順著通風管道而去,女孩像是刻意在等她一般,一直在前方引路。終於智安來到一間秘密的房間,裡面堆滿各種研究材料,女孩則睡在一個柜子里,她並沒有攻擊智安,反而看起來十分不安。智安拿出糖果安撫了女孩,在表示友好之後,智安從女孩藏身的柜子里拿出了一疊照片,照片上正是姐姐在這裡進行研究時的場景,其中還有一張她和姐姐的合照。

智安含著淚看向女孩,或許正是因為這張照片,女孩才不會對自己帶有敵意。在將照片放回時,還在裡面發現了一個硬碟,智安立刻將其插入電腦中,一番掃描後,裡面出現了大量的研究資料。其中正包含了智安一直想要知道的,對月水的測試資料,在研究視頻里,姐姐在一隻金魚身上滴了少許月水之後,只見水珠開始不斷分裂激增,不一會兒就填滿了實驗用的玻璃器,成了一個魚缸。

另一邊,駕駛員率先回到了主控室,允才通過耳機讓他先確定智安和泰錫的所在位置。就在駕駛員準備操作時,泰錫卻持槍走了出來,詢問道允才為何要確定智安的位置,在泰錫的威逼之下,駕駛員說出因為智安追著那個女孩而去。就在泰錫分神的時候,駕駛員立刻撲上去與他扭打起來,糾纏過後,駕駛員逃到了月水旁,他拿出一瓶月水威脅泰錫放過自己。但兇殘的泰錫並未手下留情,幾槍就將駕駛員打傷,他手裡的月水也摔碎的地上,流出的月水融入了隊員的傷口,泰錫立刻關閉了艙門,將隊員隔離,冷漠的觀察他被月水感染後的變化。

不一會兒,隊員的嘴裡就噴出大量的水源,很快就死在滿地的水漬之中。而正在通風管道中爬行的允才,發現駕駛員久久沒有回覆自己,決定返回主控制去確認隊員的情況。自從醫生告訴允才,負傷隊員被殺死和月水被盜之後,允才幾乎確認了,幕後兇手就是失蹤的泰錫。如今駕駛員沒有反應,他也擔心對方是否被泰錫所害,允才讓跟隨自己的隊員繼續追查智安的下落,一旦確定了位置就先行待命。但這個隊員依然對女孩抱有強烈的敵視,坦言在關鍵時刻,自己會為了保全智安的安危而打死女孩,允才也默認了這個決定。

智安繼續在房間裡觀看著實驗資料,看到後期的實驗視頻後,她終於理解露娜究竟代表著什麼。這個女孩正是月水人體實驗的複製人,從露娜一號開始,姐姐就將月水感染到這些女孩的身上,但前期的實驗無一例外都失敗了。每個被月水感染的露娜,全都在溺水的狀態下死去,直到第七十三號露娜時,姐姐終於看到了希望的曙光。這個露娜成功適應了月水,並未產生排斥的反應,七十三號正是他們在基地里看到的女孩。

此時,醫生試圖爬上通風管道,卻無意中掉進一個陌生的地方,這裡掛著許多女孩的屍體,她們全都用塑料膜密封著,這正是那些實驗失敗而死去的露娜。就在醫生被嚇的驚聲尖叫時,允才也趕來了這裡,驚詫的看著眼前孩人的景象。穿過這片掛滿屍體的房間,允才和醫生終於回到主控室,發現駕駛員的屍體後,允才有些失落,自己還是晚來了一步,但眼下的情形容不得允才去悲傷,他立刻打開主控系統,解除了所有封鎖的區域。

智安正帶著女孩在房間裡,遙望宇宙中的地球時,負責尋找她的隊員從通風口跳下。女孩立刻嚇得躲在智安身後,此時隊員的耳機里也傳來允才的指示,說著泰錫正在向他們靠近,讓隊員要保護好智安和女孩,轉移到研究室中。不一會,泰錫找到了女孩所在的房間,但裡面早已沒有人,只留下了一瓶使用過的月水。先前智安把月水打入女孩的體內,女孩的傷立馬癒合。泰錫正欲上前拿起月水時,允才猛地從一旁衝出來,將他按在牆上。這時泰錫告訴允才,他根本就不知道這裡曾發生過什麼,月水又是什麼東西,兩人對峙之時,突然感到上方滲透下的水滴,原來數據儲藏室里的地下空間的月水,已經瘋狂的暴漲,持續蔓延到了整個基地內部。有些艙室里的月水,甚至已經衝破了艙門,噴灑到了基地外部。而在泰錫和允才的中間,一簾月水正傾瀉而下,阻隔著兩人,讓誰也不敢向前一步。趁著這個機會,泰錫立刻轉身逃走。

韓劇寧靜海結局,允才是否還活著

智安帶著女孩回到研究室後,將自己在房間裡看見的研究資料,全都說了出來。這個變異的女孩是五年前,基地里為了進行月水實驗而製造的複製人。聽到這個內幕,醫生和隊員紛紛明白了,政府將這個月球基地關閉的原因。與其將月水帶回地球,政府更在意的是隱瞞在這裡進行的人體實驗,人體實驗是反人道的犯罪行為,一旦泄露出去,韓國的舉動將會遭到全世界的遣責。

這時,允才也回到研究室,說起他方才與泰錫打鬥時,發現了一個危險的信號。有艙室的管道正在爆開,大量的月水正在傾瀉而下。剛說完,智安便感到身體有些不適,她看向眾人的畫面漸漸變藍,更是產生了模糊不清的殘影。智安察覺自己很可能感染了月水,立刻躲進一間隔離房間,不一會兒她的嘴裡就開始湧出大量水源,潛意識裡,智安正在一片大海中緩緩落下,而海面之上,是姐姐的搖晃的影子。在姐姐的呼喚下,智安並沒有繼續下沉,而是掙扎著往上游去,她猛地睜開眼睛,自己正躺在病床上。醫生告訴智安,她確實感染了月水,但病狀卻在慢慢痊癒。這時智安撫摸著手上的咬痕,這時先前計劃抓捕女孩時,被她咬過的傷口,醫生猜想,智安得以逃過一死,正是因為被女孩咬傷,她變異的基因滲入了智安體內。

而允才和隊員,在研究室里撿到泰錫的信號通訊器,得知與他接頭的僱傭兵組織就快抵達基地,為了躲避這些入侵者,允才與科長進行通話,讓他幫忙拖延僱傭兵飛船的到來。科長答應了下來,但是對於他們要把女孩帶回地球的做法,還是略有擔憂。因為女孩作為珍貴的人體研究樣本,一旦回到韓國,便會立刻被一級警戒機構收容,一輩子淪為實驗工具。局長一心想要將女孩隱藏在國內,進行秘密研究,但這是一個十分自私又危險的想法。月水的性質仍舊不穩定,一定會造成更多人為此身亡,但遺憾的是,在國內暫時沒有高官能夠牽制住局長。

這時,智安想起了一個設置在太空的機構,國際宇宙研究所,這是一個屬於全世界範圍內的中立機構。只有把女孩帶去那裡,才能免於被任何一方侵占。正當眾人要離開基地時,暴漲的月水像洪水般從四面八方湧出,所幸在女孩的引路下,他們逃到了安全的船艙中。在這裡意外遇見了泰錫,泰錫的模樣看起來十分痛苦,他也感染上了月水病毒,他硬咽的告訴允才,政府根本不會派來救援船。五年前,基地中爆發大規模月水感染之後,他正是政府派來施行救助的其中一員,但政府根本就沒想過要營救那些研究員。而是將所有艙門鎖死,讓他們自生自滅。

這場滅口的行動給泰錫心裡帶來深深的陰影,臨死前他不斷重複著,政府的人根本不配擁有月水。眼看身後的月水就要衝破艙門,倖存者們拿走了泰錫攜帶的月水樣本,來到氣密艙換上了太空衣,可惜的是隊員剛換上太空衣後,便因為受傷死在艙內。而允才為了確保智安和醫生能帶著女孩安然離開,堅定的守在艙外,幫她們按下了逃生按鈕。自己卻被涵涌的月水淹沒,智安忍住心中的悲傷,和醫生從另一個艙門走出基地。月水很快衝破氣密艙,湧現到月球表面,但立刻就被超低溫凍成冰塊,凝固在原地。

回過神後,智安發現女孩不見了,她四下查看,居然發現女孩能夠不穿著任何宇航衣物,就能在月球上行走和呼吸。她逕自走到一塊岩石邊上,允才正躺在地上,他被月水衝擊到了這個地方。

至於韓劇《寧靜海》允才是否還活著,大家可以猜猜。正在這時,救援的飛船也隨之抵達,帶著生還者們緩緩啟程,飛船的前方正對著那顆宇宙中最美麗的藍色星球。智安知道,生機和希望不久之後便會降臨在地球之上。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