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尼黑交鋒》解析結局:內維爾張伯倫如何改變戰爭進程?

《慕尼黑交鋒》解析結局:內維爾張伯倫如何改變戰爭進程?

《慕尼黑交鋒:如箭在弦》這部電影讓我們意識到,只有在影響到我們個人的時候,我們才會發出聲音,這是人類的本質屬性。保羅的轉變就是證據。除非你經歷了個人的損失,否則要與這個國家的政治浪潮相抗衡,從邏輯上推測謬論,識破偽善是多麼困難啊。

保羅·馮·哈特曼(Paul Von Hartman)在與海倫·溫特(Helen Winter)交談時含著淚說「我本可以開槍打死希特勒」,他說,他的手沒有動是因為他覺得自己沒有權利這樣做。《慕尼黑交鋒:如箭在弦》(Munich: The Edge of War)帶我們回到那個瘋狂的時代,那些瘋狂的事件以當時人們無法想像的方式影響了整整一代人。只有在回顧的時候,你才能看到和觀察那些有潛力的微小細節。

《慕尼黑交鋒:如箭在弦》(Munich: The Edge of War)由克里斯蒂安·施沃肖(Christian Schwochow)執導,改編自羅伯特·哈里斯(Robert Harris)的小說。從外觀和感覺上看,它可能是一部歷史電影,但在本質上,事件和人物都沒有失去相關性。歷史總有重演,不是通過複製完全相同的事實,而是通過複製人類精神的意圖。希特勒有自己的立場,張伯倫首相也有自己的立場。如果你深入觀察,你會發現它在當今時代仍然存在的痕跡。讓我們來理解這場征服之戰的意義以及這兩個人是如何改變整個世界的命運的。

電影慕尼黑交鋒解析

當時,約有300名德國人居住在捷克斯洛伐克的蘇台德地區,這是第一次世界大戰後劃分的地區。希特勒上台後,他想吞併蘇台德,使其成為德國的一部分。由於這個問題,歐洲發生了重大的政治動盪,當時的英國首相內維爾·張伯倫,試圖以和平大使的身份解決這場危機。但是,僅僅是當地的邊界爭端讓這位德國獨裁者如此惱怒,以至於他不準備妥協,還是有隱藏的目的?

保羅·馮·哈特曼曾在牛津大學學習,並在德國外交部工作。他有一種堅定的右翼意識形態,這成為了他和他在牛津的同學兼朋友休·萊加特之間爭論的焦點。

休決定去慕尼黑,在那裡他和保羅吵了一架。保羅認為,種族主義和希特勒政權不斷上升的威權主義。

另一方面,內維爾·張伯倫(Neville Chamberlain)希望通過樹立榜樣來發揮領導作用。他目睹了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慘烈。他知道失去所愛的人是什麼感覺。內維爾想要維持整個歐洲的和平,並且已經準備好為實現這一目標而做任何努力。他是一位經驗豐富的活動家。他知道隨著希特勒的崛起,戰爭不可避免。但他還是想再試一次。《慕尼黑條約》是由法國、英國、義大利和德國簽署的,它給了希特勒他所渴望的東西。條約簽訂大約一年後,德國入侵波蘭發動了戰爭。這從來不是一個地方邊界的爭端,而是根深蒂固的狂熱和不斷渴望成為無可爭議皇帝的經典案例

慕尼黑交鋒結局

我們不能選擇我們生活的時代,但我們總是可以選擇如何回應,這是兩個牛津學生試圖做的。保羅從一個信徒變成了一個反叛者。要發生這樣的變化,往往必須發生一場悲劇。1935年,他的妻子莉娜在一次抗議中被捕。她被帶到莫林根的一個婦女營地,在那裡當局知道她是猶太人。她被折磨到昏迷的程度。

保羅知道獨裁政權會發展到什麼程度。他說,他一直都知道希特勒是種族主義者,但他認為可以以某種方式將其擱置一旁。保羅設法弄到了一份文件,裡面有慕尼黑條約簽訂前幾個月舉行的那次會議的記錄。保羅迫切希望英國政府不要簽署該條約,因為希特勒無意阻止對蘇台德的吞併。他試圖與休取得聯繫,因為他可以將消息傳達給英國首相。他會見了內維爾·張伯倫,但仍然無法阻止他簽下這份合同。但它揭開了希特勒長期以來所遮掩的面紗。內維爾·張伯倫為協約國爭取了準備戰爭的時間,並給了他們贏得戰爭的實際機會。

電影慕尼黑交鋒總結

阿道夫·希特勒,像其他的獨裁者一樣,喜歡控制別人的看法。《慕尼黑條約》簽署後,他對內維爾·張伯倫(Neville Chamberlain)贏得所有的掌聲感到震驚,因為他被授予解決衝突和拯救世界免於另一場戰爭的榮譽。阿道夫·希特勒給了人民一個統一國家的夢想,但他們不知道,只有以放棄自由表達的權利為代價,才有可能做到這一點。

在Netflix上播放的「慕尼黑交鋒」是一部感人的電影,一些精彩的表演會抓住你的注意力,敘事在任何時候都不會變得停滯或乏味。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