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憶殺神》影評心得/結局解析:女Boss最終能被繩之以法嗎?

《記憶殺神》影評心得/結局解析:女Boss最終能被繩之以法嗎?

連恩·尼遜大叔的動作驚悚片《記憶殺神》(Memory)以他開始痴呆為前提,殺手在記憶衰退的情況下試圖用自己的雙手主持正義,由連恩·尼遜和莫妮卡·貝魯奇主演的《記憶殺神》是一部相當刺激的電影,但卻沒有什麼值得回憶的東西。

記憶殺神影評

連恩·尼遜大叔的拳腳乾淨利落,但是動作鏡頭越來越少,還被亂槍射死晚景有點淒涼,是老演員的輓歌,挺感人的。故事基礎還可以,兩條線平行,讓連恩·尼遜不像他其他電影那樣英氣逼人,逐漸失憶的設定讓他更加脆弱。但是結局真的太隨意了,不知道該怎麼收場。如果非要指出劇情邏輯硬的話,我感覺編劇的本意是想表達一些對整個體制環境的悲觀。連恩·尼遜大爺飾演的職業殺手患有老年痴呆症,病情越來越嚴重,我覺得電影畢竟很難描述他的內心感受…拋開吹毛求疵不談,很明顯,金錢和權力的結合腐蝕了整個生態管理系統,編劇給出的最終答案只能是草率地訴諸法外暴力,來捍衛善良的人們心中對正義的幻想和錯覺。

整個劇情和比利時版差別不大。唯一大不一樣的是,原來的反派,庇護兒子的比利時首相,最後因為兇手留下的錄音而落網。在美國版中,莫尼卡扮演房地產大亨。因為有強大的律師和金錢,兇手留下的證據沒能讓警方逮捕她,她自己也被偵探的助手秘密暗殺了。總的來說,影片摒棄了原有的暗灰色攝影風格,變成好萊塢常見的明亮風格。這也導致了原著最大的優勢消失了,陰鬱壓抑的風格。然而,馬丁並沒有對笨拙且缺少動作場面的原版進行改進,導致原版的缺點在翻拍版中被放大,所以這部電影的口碑並不理想。但這是一部構思完整的電影,首先看起來主題悲涼深刻,從故事到人物,從動作到表演,算OK。

記憶殺神心得

70歲的連恩·尼遜大爺沒有好好退休,還在玩殺手刺客,太敬業了。他是我一直喜歡的演員,他冷靜沉著,他沒有花里胡哨的衣服,卻有著硬漢的身材。雖然劇情比較老套,但是看到壞人被殺還是挺好看的!有時候證據改變不了結果,有時候法律制裁不了,只有心中的正義才能。雖然他殺了無數人,但他不殺未成年人,這是他心目中的「道德底線」,他為此付出了自己的生命,70歲的連姆·尼森依然英俊優雅。

在這部影片中,這位大叔看起來更加蒼老,甚至患有老年痴呆症和健忘症。看的人都心疼,男主角快死了,最後死的很慘。但是,大爺還是一如既往的殺壞人,維護正義,愛看他殺壞人。蓋伊·皮爾斯和莫妮卡·貝魯奇的搭檔將這部電影的演員陣容提高了一個層次,但故事的核心仍然是那種孤獨勇敢的特工殺死壞人的營救系列。莫妮卡·貝魯奇在這部電影中的死也很悲慘。

亮點少槽點少的電影,當執法部門不能盡職盡責保護弱勢群體,而是保護上層社會,當法律無法伸張正義,一群不同身份和職業的人只能用自己的方式制裁壞人。

記憶殺神情節摘要

亞歷克斯·劉易斯是一名長期在墨西哥和美國工作的職業殺手,他現在想退休,可能是由於他的年齡增長和健康狀況下降。在成功地將一名歹徒打入醫院病房後,亞歷克斯向他的僱主表明了退休的打算,但他被要求前往德克薩斯州的埃爾帕索執行最後一項任務。大約在同一時間,一群聯邦調查局(FBI)探員在調查兒童拐賣案時來到了一處公寓,他們的組長是一名叫文森特·塞拉(Vincent Serra)的中年男子,他偽裝成一名顧客,試圖與一名未成年人發生親密關係。

這個團隊似乎很快控制了局面,他們讓這個男人用槍指著自己的女兒進行肉體交易,但當這個男人最終在與文森特的混戰中被殺時,事情失去了控制。這名警官幫助了倖存的女兒比阿特麗斯·萊昂(Beatriz Leon),並在一個關押墨西哥兒童和未成年人的拘留區詢問了她,但無濟於事。文森特的團隊,包括特工琳達·阿米斯特德和墨西哥特工雨果·馬爾克斯(Hugo Marquez),他們的上級FBI官員傑拉德·努斯鮑姆(Gerald Nussbaum)對他們進行了改組,雨果被開除出了這個案子。文森特隨後幫助比阿特麗斯從集中營搬到孤兒院,他知道拘留營並不是關押她倖存女兒的最安全的地方,她的父親因販賣兒童而接受調查。

與此同時,亞歷克斯搬到埃爾帕索,在指定的酒店會見他的承包商,然後誰提供他的目標清單,他應該消除。他很快就去了第一個目標——富商埃利斯·范·坎普(Ellis Van Camp)的家,精準地幹掉了他,還偷走了他存有重要數據的u盤。然而,當Alex得知他的下一個目標是一個名叫Beatriz Leon的年輕女孩時,他被整個計劃嚇了一跳。那天晚上,他去了孤兒院,看到了貝亞特麗斯,貝亞特麗斯向他乞求憐憫。亞歷克斯離開了,並在第二天與他的承包商波登對峙,試圖取消合同。但第二天早上,亞歷克斯發現比阿特麗斯被發現死在孤兒院,他懷疑是不是自己干的,因為亞歷克斯患有阿爾茨海默病,不能很清楚地記住事情。

為什麼Alex想要為Beatriz的死報仇?

當亞歷克斯與博登對峙,並威脅如果他不取消合同就殺死他時,這位承包商被看到打電話給該地區最大的房地產交易商達瓦娜·西爾曼,因為她的財富和影響力,她在其他州也有知名度。第二天,當Alex醒來得知Beatriz的死訊時,他對自己前一天晚上的行為產生了懷疑,不得不讓一個和他一起過夜的女人相信他整晚都在酒店。但亞歷克斯很快發現,他的生命處於危險中,因為一名男子開始在酒店的停車場向他開槍,也殺死了他的女同伴。槍戰隨後,和亞歷克斯設法生存;他把襲擊者綁在車裡,然後引爆,殺死了他。他接著博登和射殺了他死在他的健身房。

厄爾巴索市的警察到達現場和呼籲聯邦調查局文森特和琳達來幫助他們在調查,隨著子彈殺死Beatriz與一個殺死了亞歷克斯的朋友在停車場。雨果當時正在回墨西哥的路上,在聽到比阿特麗斯的死訊後,他留在了墨西哥。他早些時候曾向琳達透露,他一直在努力打擊墨西哥販毒集團對婦女的可怕暴力行為,以及毒梟們如何因為自己的影響力和金錢而不斷逃脫法律的制裁。他現在開始非正式地陪伴他的兩個前同事,並利用自己的技能進行調查。他從死去的波登的妻子那裡得知,波登最近一直在緊張地和達瓦納·西爾曼談論一個從墨西哥城來的男人,意思是亞歷克斯·劉易斯。與此同時,殺手通過一次性電話與文森特取得了聯繫,慢慢地給FBI和警察局打電話,以追上上流社會罪犯的罪行。

文森特在他辦公室附近的公園裡發現了亞歷克斯,但當他離開現場時,文森特無法與他直接接觸。他和琳達發現亞歷克斯接下來會襲擊達瓦納的兒子蘭迪·西爾曼,並去參加一個派對來保護蘭迪。在這裡,他們也發現自己遲到了,因為他們只找到了蘭迪赤裸的屍體。文森特沖了出去,追著亞歷克斯,現在終於和那個人直接對話了。亞歷克斯明確表示,他想要報復殺死比阿特麗斯的人,並表示,如果警察繼續這麼慢,他自己也會這麼做。就在他開車離開的時候,雨果也來到了現場,向他開槍,以為是他殺死了那個小女孩。

文森特和琳達查閱了警方的資料庫,發現亞歷克斯·劉易斯和他的哥哥都曾是性侵和身體虐待的受害者,都是他們自己的父親干的。這段歷史在亞歷克斯身上引發了魯莽的暴力行為,這是可以理解的,因為他多次提到,不管他作為一個僱傭殺手的生活是多麼不道德,他絕不會容忍任何對兒童的傷害。亞歷克斯早些時候還被人看到去醫院看望他的哥哥,他的哥哥患有嚴重的阿爾茨海默病,幾乎像植物人一樣生活,什麼都不記得,甚至不能說話。

警方資料庫還提到亞歷克斯的父親擁有一家麵包店,多年前在一場大火中被燒毀,這似乎也是年輕的亞歷克斯的行為。文森特和他的團隊突襲了麵包店,找到了殺手的筆記本電腦和USB驅動器,但這名男子現在被雨果的槍擊嚴重受傷,已經離開去報復達瓦納·西爾曼。在達瓦納的辦公室,她得到了最高的警察保護,但亞歷克斯設法擺脫這一切,發現自己與達瓦納和埃爾帕索警局的警探丹尼莫拉單獨在一起。他用槍打了莫拉,可能會讓他失去知覺,然後他抓住達瓦娜,試圖開槍打死她。然而,他的槍沒有起作用,在短短的一秒鐘內,他遭到了Mora的攻擊,並被他逮捕。儘管看到他身上有一個流血的槍傷,警察還是審問了他,並對他使用了暴力。

最後,在其他警察和聯邦調查局特工的勸說下,Alex被送往醫院,住進了醫院。通過他的文字以及他快閃記憶體盤上的視頻,聯邦調查局發現蘭迪·西爾曼和他的母親是埃爾帕索兒童拘留中心的老闆,他的兒子經常把未成年女孩從這些中心帶走,進行性暴行。亞歷克斯現在也正是為此而追查達瓦納,因為他相信這位母親知道一切,只會支持她兒子的惡行。

達瓦娜很快要求她的私人醫生用毒藥注射殺死住院的亞歷克斯,當醫生一開始不同意時,她威脅說要泄露他出現在她兒子的非法和不道德的聚會上的信息。現在很明顯,達瓦娜確實知道她兒子的行為,那天晚上她的醫生去殺了亞歷克斯。然而,受傷的老殺手看穿了醫生的計劃,並設法把他作為人質,要求和文森特談談。聯邦調查局探員到達醫院,幾乎所有埃爾帕索警察都在外面等候,準備開火。亞歷克斯設法在他的車裡找到了他,並告訴他,他還有一個USB盤,裡面有一段電話錄音,可以證明達瓦納與整個案件有關,並告訴他在一個破舊的麵包店哪裡可以找到它。亞歷克斯非常清楚他的任務已經完成了,他沒有辦法逃脫,因為他將在三到六個月後死去,他在整個警察隊伍面前走出汽車,並立即被擊斃。

記憶殺神結局解析:誰殺死了女頭目Davana Sealman?

文森特衝到麵包店,拿到了亞歷克斯告訴他的USB,還在裡面找到了達瓦納和埃利斯·范坎普的電話對話。他早些時候和州檢察官談過,後者告訴他要掌握任何能證明達瓦納與犯罪有關的證據,以便立案,但檢察官也表示他不願意背著文森特打這樣的案子。當文森特將電話錄音交給這名男子時,他聲稱,如果沒有證人的證詞,這些證據是毫無用處的,在本案中,證人是現已死亡的亞歷克斯·劉易斯。文森特很難相信所有城市的行政部門都存在腐敗和自私的程度,他憤怒地表達了他的沮喪,這讓他被暫停了聯邦調查局的工作。

那天晚上,琳達拜訪了他的家,幾乎強行帶他去當地的一家酒吧喝酒。當兩人在公共場合共度夜晚時,一個蒙面男子進入達瓦納的房子,用一把刀割開了她的喉嚨,立即殺死了她。當晚晚些時候,關於這起最新謀殺案的新聞在酒吧的電視上閃過,文森特聰明地猜測,通過把他帶到公眾面前,琳達實際上為他提供了不在場證明,因為他馬上就會成為謀殺的目標。現在看來,琳達的行為顯然是故意的,因為蒙面男子是雨果·馬爾克斯,他小心地抹去了自己的所有痕跡,而警方宣布目前還沒有可能的犯罪嫌疑人。

雨果早些時候曾痛苦地表示,在他的祖國墨西哥,腐敗和貪婪剝奪了婦女和兒童的正義。現在在美國,他了解到情況完全相同,最後不得不自己訴諸法律。文森特,也曾是可怕的司法體系的受害者,正如他早些時候告訴阿歷克斯的那樣——他的妻子和兒子被一個酒駕司機撞死,然後這個司機付錢或嚇走了犯罪的唯一目擊者,一個15歲的女孩

然後,女孩在三個不同的場合故意認錯了人,而真正的犯罪者因為找不到對他不利的確鑿證據而無罪釋放。這兩個人都無法忍受看到達瓦娜·西爾曼因為支持和幫助針對未成年女孩的可怕罪行而逍遙法外,所以他們決定自己採取行動,對這個殘忍的女人施以某種懲罰。雖然文森特並沒有參與謀殺計劃,但這是他隨時都會支持的計劃,他會竭盡全力保護雨果不受任何合法傷害。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