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騎士》影評、綠騎士劇情分析、綠騎士觀影心得、綠騎士結局彩蛋

《綠騎士》影評、綠騎士劇情分析、綠騎士觀影心得、綠騎士結局彩蛋

這部片子總讓我想拿著小本子做筆記,彷彿每一幀的每一個像素都是重要的考點。遺憾的是,看完整部電影,我無法滿意地解讀一個比喻。我的腦海裡充滿了支離破碎的想法和靈感,就像拼拼圖一樣。

綠騎士影評來源_豆瓣作者:獅頭郭 阿基米德 滴溜滴溜轉 雨苔思音

電影綠騎士影評(豆瓣影評精選)

亞瑟王、高文騎士、摩根·勒菲比背後的神話傳說…綠騎士

很多人看到《綠騎士》大概會感到迷茫和困惑。雖然故事是騎士的審判,但難免巨人、女巫、狐狸、綠騎士、城堡伯爵等會讓人感到困惑。其實如果知道這個故事背後的背景,看電影會更好的瞭解一些情節的設定。其實故事本身挺有意思的,可以做得更好。

1.加韋恩爵士和綠色騎士

實際上,《綠騎士》改編自14世紀英國著名的頭韻詩《加韋恩爵士與綠騎士》,是一首關於亞瑟王傳說體系中騎士的浪漫主義詩歌。下面我就簡單總結一下這首長詩,有興趣的可以和電影情節對比一下。

在平安夜,亞瑟王和他的騎士們聚集在大廳裡。這時,一個穿著綠色衣服的騎士,騎著一匹綠色的馬,手裡拿著一根綠色的冬青樹枝,突然闖了進來。他要求進行一場友誼賽。他拿出自己的斧頭,說勇者可以用它砍他,這把斧頭也給了勇者。僅僅一年後,這位綠騎士將會恢復他今天遭受的所有傷病。

所有的騎士都嚇壞了。就在老亞瑟王準備親自上陣時,他的侄子,最年輕的加韋恩爵士(亞瑟王沒有孩子,所以加韋恩是第一個繼承人)脫穎而出。綠騎士露出脖子,加韋恩用斧頭砍了它。綠騎士當場被斬首,但綠騎士抬起頭,提醒加韋恩一年後在綠廳見面,然後騎走了。

一年後,加韋恩爵士準備開始尋找綠色宮殿,五次通過後,他被認為是無與倫比的,直到他來到一座城堡。城堡的主人是貝蒂拉克,城堡裡還有貝蒂拉克美麗的妻子和一個醜陋的老婦人。貝蒂拉克說,你看,離新年還有兩天,離綠宮很近。你為什麼不和我呆幾天,等時間到了再赴約呢?加韋恩爵士覺得很有道理,就同意了。

在三天的等待中,貝蒂·拉克向高文提出了一個交易:我每天捕獵的獵物給你,你每天得到的給我。貝蒂拉克外出的第一天,貝蒂拉克的妻子來到了加韋恩。加韋恩品德高尚,所以她的妻子吻了加韋恩。當貝蒂拉克晚上打獵回來時,加韋恩給了貝蒂拉克一個吻,但沒有說那個吻發生了什麼。

第二天第三天,情況也差不多。他的妻子給了加韋恩兩個吻和三個吻,加韋恩也把它全部還給貝蒂拉克。只是在第三天,他的妻子偷偷給了加韋恩一條據說可以保護他免受傷害的腰帶。因為加韋恩只是擔心被斬首,所以他把它拿走了,沒有給貝蒂拉克。

三天後,加韋恩去綠色宮殿會見綠色騎士。綠騎士砍了三次。第一次是加韋恩退縮,第二次是綠騎士的誘惑,第三次是加韋恩拿起斧頭。但是,綠騎士只是輕輕劃了加韋恩一下,因為他一路上通過了考驗,只是因為他把腰帶藏起來了,所以還是給了他一些懲罰。

高文回到城裡,他總是戴著這條腰帶,作為他膽怯和虛偽的象徵,提醒自己要誠實和真誠。

可以看出,《綠騎士》故事的框架基本沿用了《加韋恩爵士與綠騎士》這首詩的結構,但詩中的加韋恩歷盡艱難最終失足,而電影中的加韋恩卻未能通過審判。

2.騎士的五種美德

在寫詩的中世紀,五角星是當時基督教的象徵。“五”代表耶穌受難時手、腳和左肋的五處傷口,象徵著瑪利亞的五種歡樂。在《加韋恩爵士與綠騎士》這首詩中,五角星的五個角分別代表了騎士精神的五種美德:慷慨、倫理、貞潔、虔誠和友誼。

需要注意的是,這首詩中的英文五角是這個詞最早的記錄之一。在詩歌中,沒有真正的嘗試去講述與這五種不同類別的品質相對應的試煉。只能說他在貝蒂拉克的城堡裡經受住了貞潔的考驗,卻因為怕死而失去了正直(我猜他可以歸為道德準則)。

然而在電影《綠騎士》中,加韋恩的五大美德基本上是輪流嘗試的。首先是慷慨,這顯然是他一開始遇到的年輕人的行為(這個年輕人的名字叫清道夫)。他的家人剛剛死於戰爭,他給加韋恩指明瞭一條路。然而,加韋恩沒有慷慨解囊,只是說聲謝謝就走了。即使年輕人向他要錢,加韋恩也只給了他一枚硬幣。

不管加韋恩是否沒有給青少年錢,也不管他的意圖是否惡劣,加韋恩的行為無疑沒有滿足騎士精神中的慷慨,所以他被拾荒者隊搶劫,失去了一切。

然後是倫理學,比較寬泛,但我們可以看到,加韋恩呆在溫妮弗萊德女士家,沒問就直接睡在別人的床上。最重要的是,當一個女人請求加韋恩的幫助時,加韋恩實際上想要一個獎勵,無私的幫助應該是騎士的美德,而加韋恩在這篇文章中顯然失敗了。

其實我遇到拾荒者的時候,拾荒者說他們兩個兄弟在戰鬥中犧牲了,加韋恩沒有迴應,甚至連招呼都不打,這已經不符合倫理了。貞操,自然是在貝蒂的城堡裡。面對貝蒂妻子的誘惑,她沒有抓住,所以她不能直接抓住。這一項也是負分。

奉獻可能是模糊的,我們可以理解為加韋恩對主的不忠。畢竟,他是一個聖誕節前每天都在酒吧和妓院閒逛的形象,對重要時刻沒有任何尊重。顯然,他也不忠於騎士精神。接受那條腰帶是死亡的鐵證。在原詩中的高文騎士眼中,這仍然是一個值得銘記一生的汙點。對於這部電影中的弱雞加韋恩來說,一點虔誠都沒有。

友誼是顯而易見的,那就是和小狐狸的友誼。最後,與狐狸的分別象徵著友誼的瓦解。而欺騙貝蒂·拉克爾和妻子一起出去玩,大概不能算作是重視愛和正義。當然,在影片的結尾,高文在窺見了自己的一生之後,決定從容面對死亡,這可以算是守護了騎士最後的榮耀。

3.母親和腰帶的保護

在《加韋恩爵士與綠騎士》這首詩中,有一個強大的女性角色。她是加韋恩母親的妹妹,亞瑟王的繼姐妹,梅林的徒弟。她是一切的導火索。在這部電影中,這個角色與加韋恩的母親融為一體。雖然影片沒有給出名字,但很明顯她就是摩根·勒菲比。

在《加韋恩爵士與綠色騎士》中,綠色騎士被摩根·勒菲比召喚,他想讓綠色騎士測試亞瑟王騎士的勇氣,並嚇唬亞瑟王的妻子桂妮維亞。

電影中,綠騎士顯然是被摩根·勒菲比召喚出來的。注意,還有一張梅林的照片。但是因為摩根·勒菲比在電影中成為了加韋恩的母親,她想做什麼?縱觀整部電影,我們可以猜測,這正是她對不值得的兒子的那種“啟發”。高文接受了挑戰,一年後,他翻山越嶺接受了綠騎士的反擊。之後,他可以帶著良好的意願凱旋而歸,繼承王位。

但是沒有什麼是沒有代價的。綠色騎士必須砍下他兒子的頭。作為母親,摩根·勒菲比自然有辦法。她編織的腰帶有保護她兒子免於死亡的力量。

但是這條腰帶在電影的前半部分被拿走了。然後被貝蒂·洛克的妻子莫名其妙地送回來了。這是怎麼回事?在原詩中,貝蒂·拉克的家裡有一個醜陋的老婦人。影片中,老婦人被矇住了眼睛,而影片中唯一被矇住眼睛的角色是加韋恩的母親,所以我們可以聯繫到這個老婦人就是摩根·勒菲比,她正在觀看兒子的冒險,並在關鍵時刻派出援助

那麼這條腰帶有多神奇呢?事實上,這隻能幫助加韋恩逃脫死亡。本來,他的頭應該被綠騎士砍掉。但因為有了腰帶,加韋恩保住了性命,但這把未劈的斧頭卻成了加韋恩懸在頭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為了自救,他不得不終生佩戴這條腰帶。這是一生的魔法和詛咒。

當加韋恩知道這一切後,他決定撕掉腰帶,接受死亡。他不知道作為母親的摩根·勒菲比在知道這一切後,會恨鐵不成鋼,還是會哀嘆兒子終於在14世紀和新世紀成為了一個負責任的年輕人?

4.綠色騎士與自然的隱喻

有一件事之前沒有提到過,那就是在原詩中,摩根·勒菲比並沒有召喚綠騎士,而是她對貝蒂·拉克施了咒語,讓他變成了綠騎士,這也是為什麼綠騎士最終知道加韋恩收到了腰帶的原因(原詩中的腰帶可能沒有法力,但無奈生活的加韋恩卻盲目相信魔法寄託),這也是貝蒂·拉克的城堡離綠宮如此之近的原因。

和電影裡的綠騎士很像嗎?這些是來自世界上所有地區、文化和時代的圖騰。團結被稱為“綠人”。我猜這部電影明顯借鑑了這樣一個想法,把綠騎士的形象和綠人結合了起來。綠色人代表什麼?一般來說,綠色的人象徵著自然,自然中生命的循環,時代的變遷等等。

所以當我們帶著這一點再次回顧這部電影的時候,你今年砍了我的頭,我明年砍了你的頭的遊戲可以理解,人類對自然的過度索取,最終會導致來自自然的報復。這是簡單的環保意識。當然,原詩可能沒有這個意思,但在這部電影中,尤其是貝蒂拉克妻子的話,它清楚地表現了這種對自然敬畏的思想。

說到自然,電影中的巨人也令人印象深刻。原詩非常簡短地提到了巨人。在這部電影中,巨人的形象可能更能代表自然界中不可抗力、神秘而宏大的現象。高文試圖藉助巨人的力量前進,但巨人伸手時卻畏縮不前,這可能表現出人類面對自然時既渴望又害怕的某種心態。

5.烈士和狐狸

最後,我們來談談其他一些彩蛋。影片中,高在無人居住的房子裡偶遇的無頭溫妮弗萊德小姐,實際上是歷史上聖溫妮弗萊德的少女。她想當尼姑,但是當了尼姑卻不能結婚,這讓她的追求者很失望。沒有自然,她只能被毀滅。於是一個叫卡拉多的求婚者砍下了溫妮小姐的頭,她在某種意義上成為了烈士。

但是溫妮小姐沒有死多久,她的頭掉了下來,地上突然出現了一個可以治癒她的身體的水池。於是在另一位老人聖·貝諾的幫助下,溫妮小姐的頭顱被歸還原主,卡拉多自然受到了懲罰。在電影中,加韋恩幫助聖溫妮小姐打撈她的頭,而她的頭恰好在一個水池裡。

然後是狐狸。電影中的狐狸是對加韋恩“友誼”的考驗,但在詩中,狐狸出現在加韋恩和貝蒂拉克交易的第三天,貝蒂拉克在這一天獵殺狐狸(電影中也是如此),而與貝蒂拉克交換的加韋恩卻在奮力交出自己的腰帶,所以在詩中,狐狸有這一層含義。

狐狸經常出現在凱爾特傳說中,死後狐狸通常被用作靈魂伴侶或嚮導。影片中,高文吃毒蘑菇時,總是有小狐狸相伴。選擇狐狸為朋友應該考慮到這一點。

瞭解了這些背景,你覺得這部電影會更容易理解嗎?由於這些複雜的背景,在《綠騎士》中仍然存在一些進入壁壘。如果你不理解,你可以讀一個故事,但恕我直言,它真的不精彩。如果很多地方不理解自己的故事,就會又臭又長,這也是導演功底稍顯欠缺。

畢竟一個真正好的故事,不管觀眾有沒有背景知識,都應該能夠享受看下去。如果很多梗都要做功課去熟悉,可能會在小圈子裡贏得很多掌聲。對於大眾來說,無疑是太高太低的存在。

騎士之路:綠騎士劇情解析

在中世紀的傳說中,也許沒有什麼比英國的亞瑟王傳說更受文學和電影的青睞了。《綠騎士》作為亞瑟王傳奇系列電影,是少有的以娛樂換取作者藝術性的作品之一。如果你在期待綠騎士對戰亞瑟王或者加韋恩爵士,恐怕你會非常失望。可惜的是,這部電影雖然包含了很多奇幻元素和有趣的特效,但是它的動作劇,大概是零,節奏慢,敘事風格沉悶晦澀,會讓人覺得很酷,不酷。

但並不是說《綠騎士》完全失敗。《綠騎士》在視聽體驗上仍然是一件藝術品。導演大衛·洛擅長文學鏡頭語言。畫面灰暗,但色彩對比強烈。此外,使用了許多長鏡頭,使得電影氣氛奇怪而緊張。樓主在北美電影院看的,真的感覺沉浸其中。

《綠騎士》的故事在熟悉亞瑟王傳說的學者眼中非常細膩,但普通觀眾卻很難理解,因為裡面有很多隱喻和暗線,有一點解讀的門檻。改編自長篇敘事詩的《綠騎士》也是亞瑟王傳奇文學《加韋恩爵士與綠騎士》的繼承者。之所以被稱為繼承者,是因為亞瑟王的故事發生在6世紀,而《加韋恩爵士與綠騎士》最早出版於13至14世紀。這首原詩的最早創作者是文學史上的一個謎。然而,由於《指環王》的開山鼻祖J.J .托爾金的翻譯和推廣,原詩成為西方最著名的亞瑟王文學之一,影響了後世許多奇幻作品。

這部電影保留了原詩《加韋恩爵士與綠騎士》寓言般的故事梗概,但為導演的個人解讀增添了新鮮血液。這些解讀尤其體現在主人公加韋恩爵士形象和情感色彩的變化上。如果說原詩依然充滿了中世紀的宗教教條主義,那麼電影《綠騎士》對騎士精神的解讀則更具人文性和世俗性,凸顯了加韋恩爵士在奇幻冒險中的考驗和個人成長。下面,與原故事相比,我提供一些對電影中隱喻和暗線的分析,供大家參考和批評。

第一部分。起源:不速之客的遊戲

冬天,聖誕節。年邁的亞瑟王正在和他的圓桌騎士們舉行宴會,這時一個膚色奇特的闖入者闖了進來。這是綠騎士的樣子。除了亞瑟王的宴會發生在新年伊始之外,這部電影與原著大致相同。

原詩中的綠騎士是綠色的,高大威武。影片將綠騎士描繪成一個樹人,這似乎讓綠騎士的死亡變得更加自然。綠色作為一種自然的顏色,被世界上不同的文化解讀為生命力,象徵著綠色騎士擁有不朽的身體。綠騎士舉起的冬青樹枝意味著和平,這表明他來不是為了與亞瑟王發生衝突。

然而,綠色騎士挑戰了亞瑟王的騎士。在原詩中,它被稱為綠色騎士的遊戲:無論誰砍下他的頭,都可以拿走他的斧頭,但他將在一年後來到綠色騎士所在的綠色教堂,並從綠色騎士那裡得到同樣的反擊。

作為亞瑟王的侄子和王位的潛在繼承人,加韋恩爵士挺身而出。在電影中,他沒有使用綠騎士的斧頭,而是接管了著名的亞瑟王之劍。傳說這把劍是精靈鍛造的,年輕時被亞瑟王從石頭中拔出,削鐵如泥。加韋恩爵士雙手上下,乾淨利落。

加韋恩爵士和綠騎士的手稿插圖:綠騎士被斬首。電影中,傳奇魔術師梅林看到綠騎士後向亞瑟王擠眉弄眼,亞瑟王問加韋恩是否明白接受挑戰的意義。接受挑戰就是承諾一年後反擊,甚至死。加韋恩似乎給予了肯定。他準備和綠騎士決鬥,卻發現他蹲下來露出了脖子,而綠騎士在斬首後站了起來,這讓加韋恩更加驚訝。

加韋恩並沒有真正理解綠騎士的挑戰。他以為自己是在亞瑟王面前證明自己的勇敢。只要他殺了綠騎士一次,他一年後的承諾就沒有任何作用。

在原著中,加韋恩爵士接受挑戰時已經是一位受人尊敬的騎士,而在電影中,他卻自稱不是騎士。事實上,他很高興在平安夜和妓女的女伴愛索爾在一起,但是他不能承擔愛情的責任。他面對母親時不崇拜,也不是一個虔誠而忠誠的騎士。作為亞瑟王的侄子,亞瑟王在宴會上請他代替母親坐在自己身邊,但當亞瑟王問起加韋恩的事蹟時,他沉默不語,他覺得自己一無是處,感到愧疚。他只是個花花公子。

因此,當綠騎士挑戰圓桌騎士時,高文覺得是時候讓自己為騎士的榮耀而奮鬥了。就連綠騎士本人也被加韋恩的母親召喚,為加韋恩獲得榮耀鋪平了道路。

加韋恩的母親,和影片中的亞瑟、女王、梅林等角色一樣,並不清楚自己的名字,對不熟悉亞瑟王傳說的觀眾也不友好。然而,根據原著故事和導演的採訪,母親的名字是摩根·勒費伊,亞瑟王的妹妹,綠色騎士的召喚師和操縱者。在原著中,摩根·勒費伊不是加韋恩的母親,而是一個臉譜化的邪惡女巫。她召喚綠色騎士的目的是對抗亞瑟王的女王。但摩根·勒費伊在電影中有更深層次的動機。高文說,自己有大把的時間成為騎士,面對兒子的紈絝,母親沒有進步。她為了長大成為真正的騎士,冒險召喚了一個綠騎士。後來,母親送給高雯的綠色腰帶上有保護佩戴者的魔法,這也說明她不是送兒子去送死。

接受綠騎士的挑戰後,加韋恩爵士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尊重。他的故事很快成了木偶劇,被大家看了。然而,和綠騎士說再見,接受斬首,這是荒謬的。面對加韋恩的撤退,亞瑟王親自勸誡他。無論是信守承諾還是英勇就義,都是真正的騎士能夠做到的。如果加韋恩想成為一名騎士,他必須冒險尋找一名綠色騎士。

第二部分。外出之旅:騎士精神的考驗

作為加韋恩爵士臨行前的祝福,女王朗誦了一首詩,詩的結尾是:願騎士的五種美德照亮你的路。我們發現騎士精神的五種品質在這部電影中得到了體現。

虔誠

加韋恩爵士一出現在電影中,就違背了第一騎士精神——虔誠:他告訴母親,他沒有去教堂,也沒有為聖誕節做準備。母親很擔心,召喚了綠色騎士。勉強在路上,高文一路遇到了其餘四俠的考驗。

慷慨

加韋恩爵士第一次遇到一個在戰場上尋找親人屍體的男孩,他找到了自己的路,於是男孩要求賠償。加韋恩回答說,他的感激是回報。男孩調皮地說,對於一個騎士來說,他能提供的不僅僅是感謝。加韋恩不情願地給了男孩一枚破舊的硬幣。男孩對高文的吝嗇感到失望。騎士能提供的不僅僅是感激。加韋恩爵士沒有履行第二騎士精神,他很慷慨。就像他自己說的,這說明他還不是騎士。

加韋恩沒有經受住騎士精神的考驗,在電影中產生了直接的後果——這個男孩和他的同伴搶劫了加韋恩。加韋恩幾乎失去了一切,金錢、斧頭、皮帶和馬匹。他被綁在地上,絕望地看著男孩離開後消失的遠方。這時導演用了一個如夢似幻的長鏡頭:鏡頭旋轉了一下,躺在地上的高文變成了骷髏;再轉一週,加韋恩還活著,躺在原地。

有人說高文其實是死在這裡的,下面的故事是後人沒有等到高文歸來,為了講述他追求俠義的故事而寫的。但看過電影的觀眾都知道,類似平行時空的夢境在最後重新出現。所以,高文骨子裡的幻覺可能是導演為了理順結局而做的設定,也就是高文有時候能看到未來的幻覺。

善行(禮貌)

經過長時間的旋轉射擊,高文用劍割斷了繩子,但他身無分文。在絕望中徘徊,當他找到一所房子住時,他睡著了——直到他的女主人聖·威尼弗雷德的鬼魂把他叫醒。

聖威尼弗雷德沒有出現在原詩《加韋恩爵士與綠騎士》中,但一些學者認為加韋恩經過了威爾士的一個著名城鎮——霍利韋爾。霍利韋爾有一個以聖懷恩弗雷德命名的井池。傳說聖·溫弗瑞德不可能因為瘋狂追求者的愛而被斬首。她的斷頭掉在地上,變成了一灘水,被視為具有治癒力量的聖水。

威爾士聖懷恩弗裡德井。在電影中,聖威尼弗雷德請加韋恩爵士幫助他在水池中找到自己的頭。這是第三次考驗加韋恩的騎士精神和善行。也許加韋恩記得男孩白天要錢,他問:“聖·威尼弗雷德能報答他什麼呢?

然而,所謂騎士的善行(禮遇),並不是為了回報。提供獎勵是接受者的品質,但幫助的騎士從不要求獎勵。聖威尼弗雷德生氣地說,你為什麼問我這個?加韋恩被這個反問弄得很尷尬,這再次證明他不是一個真正的騎士。

加韋恩意識到了自己的錯誤。他在奇妙的水下撿起了聖·威尼弗雷德的頭,並把它放回了房子裡聖·威尼弗雷德的遺骸上。威妮弗蕾德的斬首行動給高文留下了信息:綠騎士其實是你認識的人,這裡指的是高文的母親,她會出於關心的目的提醒你。然後所有的幻想都消失了,聖光湧入,聖威尼弗雷德的靈魂終於得到了安息。作為回報,被搶的斧頭回到了加韋恩。

貞潔

騎士精神的第四個考驗在加韋恩爵士和綠騎士身上體現得最為淋漓盡致。故事開始於加韋恩爵士被一個城堡的主人收留。這時,加韋恩離綠廳很近,城堡主人熱情地建議加韋恩在這裡休息幾天再出發。

加韋恩在城堡裡休息的時候,城堡的主人和加韋恩的紳士達成了一個協議:他白天獵殺的獵物在加韋恩回來的路上給了他食物,而加韋恩把他休息時得到的任何東西都給了主人。高文在城堡得到的,來自城堡女主人深v的引誘。

眼尖的觀眾可以發現《城堡女主人》和《加韋恩的妓女情人》的演員都是艾麗西卡·維坎德。埃塞爾出生於貧困之中。高文走之前,問她能不能做你的小姐。加韋恩沉默了。作為亞瑟王的侄子,他生來就是貴族,這使得他無法與埃塞爾結合。城堡的女主人有著高文所愛的人的樣子,但她優雅而博學。她能在合適的時候嫁回家,簡直就是勾引高文的最佳形象。

女主人對高文發起了猛烈的攻勢。她把的書以愛情的形式送給了高,向她求了一個吻,給她做了一幅畫像,甚至走到她的床邊用力鞠躬,這彷彿把送上了天空。加韋恩起初驚慌失措,但很快就投降了。

加韋恩爵士和綠騎士手稿插圖:女主人勾引加韋恩

作為俠義貞操,要求俠義不接受已婚女人的追求。加韋恩交出槍後,女主人變了臉,拿著針冷笑。你不是騎士。這也是加韋恩違背貞操的結論。

令人驚訝的是,女主人還帶回了加韋恩被掠奪的魔法腰帶。因為腰帶承載著母親保護加韋恩的魔力,它成為了加韋恩求生的退路。女主人勾引他,問他要不要皮帶。得到肯定後,加韋恩此刻對死亡的恐懼也意味著他不配做騎士。

因此,當加韋恩匆忙離開城堡,遇到城堡的男主人時,根據協議,女主人給了他很多應該歸還的東西。但是男主人在加韋恩驚訝的眼神中只得到一個吻。

這個沒有讓觀眾做好心理準備的吻,呼應了原詩《加韋恩爵士與綠騎士》的情節。在原詩中,加韋恩爵士作為一個真正的騎士,以極大的榮譽感拒絕了女主人,只接受了一個禮節性的吻,然後信守約定,將吻還給了男主人。電影中的吻是男主人禮貌地問加韋恩在城堡裡得到了什麼,這表明他知道妻子吻了加韋恩,甚至還有更多秘密。

然而在原詩中,女主歸還的腰帶因為高文答應保密而沒有歸還給男主,成為原高文唯一的敗筆,被脖子上留下抓痕的綠騎士懲罰。有意思的是,原詩中的綠騎士在結尾透露城堡主人被摩根·勒費伊的詛咒所改變,這個設定在電影中被導演拋棄。

友誼

在男主人送給加韋恩爵士的獵物中,有一隻毛茸茸的可愛小狐狸。電影裡的狐狸很早就出現了,在遇到男孩之前一直跟著高文。不管高文在風中睡覺,在外逗留,都成了他荒野探險的朋友。這是對騎士精神、友誼的最後考驗。

然而,當高文正要去找綠堂時,小狐狸開始聲音嘶啞地說話,他勸高文不要繼續尋找他的死亡。作為朋友,小狐希望高文能活下來。但是後來加韋恩經歷了騎士的考驗,重新燃起了成為騎士、追求榮耀的火焰。再加上運氣好,帶著魔法腰帶保護他,他揮舞著斧頭趕走了狐狸。

表面上,高文毫不客氣地把小狐狸當朋友趕走了。他沒有通過友誼的考驗。另一方面,在朋友面前鼓起勇氣,堅持自己,也是友誼的必修課。雖然高文並沒有真正成為騎士,但或許他並沒有在友誼的考驗中失敗。

這隻會說話的狐狸不僅是對友誼的考驗,也是影片中隱藏線索中最難的部分。小狐狸和加韋恩爵士的陪伴在影片中沒有明確的動機解釋,仍然是荒謬的。但如果考慮到誰會願意和高文一起冒險,我認為最合理的人選是高文的母親摩根·勒費伊。

綠騎士最初是被他的母親召喚來的,但是為了保護加韋恩,他的母親給了他一條魔法腰帶。尋找綠色騎士的旅程極其危險。作為一個女巫,她的母親由一隻狐狸陪伴,甚至幫助高文是合理的。

我們記得,當高把變成巨人時,他打電話給巨人要求搭車以緩解旅途的困難。但尋找綠騎士的冒險本身就是一種考驗,尋求捷徑是一種失敗。巨人轉身用一隻手捂住加韋恩,加韋恩退縮了,小狐狸或媽媽知道這不是善意。他號啕大哭,彷彿他的母親拋棄了巨人,保護了加韋恩,或者阻止了加韋恩誤入歧途。

巨人伸手去抓加韋恩

高文出發後,小狐狸幾乎全程跟著。在森林裡,強盜男孩遇見之前,他在聖·威尼佛雷德的水池邊撿了起來,不管是在黑暗中還是在陽光下。狐狸唯一不能靠近加韋恩的時候是加韋恩在城堡裡的時候。但我們記得,除了城堡裡的男女主人,還有一位失明的老婦人。失明是電影開頭母親施法時的裝飾,原著明確了老婦人就是摩根·勒費伊本人。影片中,可能是母親施法,遠程看著高文。老婦人靜靜地陪著加韋恩在城堡裡,以至於加韋恩被他的嚴重關切弄得極其尷尬。

加韋恩一離開城堡,他媽媽的小狐狸就回來了。這位想給兒子帶來騎士榮耀的母親,面對經常沒有通過綠騎士考驗的兒子,以及可能還沒有做好死亡準備的兒子,她選擇了開口阻止加韋恩。就連小狐最後一句叫高文回家的話,似乎也不再沙啞,反而透出一絲媽媽的聲音。

可惜綠騎士的遊戲已經超出了她的控制。金光直射加韋恩,彷彿鑲嵌了一層上帝的色彩。綠色騎士的重斧即將落下。即使戴著魔法腰帶,加韋恩也忍不住害怕被斬首。我們可以看到加韋恩選擇了逃跑。他跑回亞瑟王的城堡。所有人都認為他戰勝了綠騎士的挑戰。亞瑟王授予他騎士身份,並在他死後選舉他為新國王。

但我們知道這一切都是基於謊言。高文作為新王,帶走了愛索爾所生的孩子,拋棄了愛索爾,娶了一位奢華的貴婦,生下了新的孩子,卻在與愛索爾之子的戰鬥中犧牲。當他虐待人民時,他們背棄了他。戰爭爆發了,他的人反目成仇。他解開了母親在《兵臨城下》中給他的綠化帶。這一刻,似乎腰帶的魔力終於消失了,本該落地的他的頭終於和脖子分開了。

這是加韋恩逃離綠騎士的結局,也就是一個假騎士的結局。腰帶的魔力無法給加韋恩帶來真正的騎士榮耀。真正的騎士不會靠欺騙贏得綠騎士的挑戰,也不會靠膽怯逃避諾言。這時,時光倒流,加韋恩拿著斧頭回到了綠騎士身邊。原來一切都是加韋恩的幻覺,就像他在森林裡看到了自己的屍骨,看到了逃跑的結局。

所以他最終選擇了張開腰帶,接受死亡。綠騎士笑著說:“幹得好,我勇敢的騎士。現在……砍掉你的頭。”(很好,我勇敢的騎士,現在…斬首。)這時,綠騎士承認高文為騎士。

在綠騎士用手劃過加韋恩的脖子後,電影結束了。加韋恩是否真的被綠騎士斬首,仁者見仁,智者見智。原詩中的高文經受住了騎士精神的考驗,只是被一把斧頭劃了一下,並沒有被砍頭。不過,導演大衛·洛在採訪中也提到,在結尾留白有減少血腥場面的考慮,所以至少他最初的想法是,高文真的是在結尾去世的。

但是,考慮到電影的主題,高文是否倖存似乎並不那麼重要。重要的是,加韋恩爵士在電影的最後時刻實現了自我成長。當他選擇死亡時,他通過了整部電影對騎士精神的最後考驗。真正的騎士之路,不是靠欺騙亞瑟王來騙人贏得騎士身份,而是通過經歷一些經歷,散發出騎士精神來被認可。

選擇死亡是耶穌受難中最高貴的犧牲。這部電影宣揚的加韋恩爵士之死的結局帶有強烈的基督教隱喻。然而,與傳統的聖徒基督形象不同,加韋恩爵士直到最後才被承認為騎士。相反,他在電影中處處被描繪成不配當騎士。然而,這種待遇給了高巨大的自我探索空間,讓他的成長更有價值。這種世俗化在馬丁·斯科塞斯的電影《基督最後的誘惑》中也有類似的設定:耶穌基督也被描述為一個放棄榮耀的凡人,但只有在凡人獲得永恆的救贖後,他才能有最後一刻選擇成為基督的意識。

與耶穌基督救世主的形象相比,加韋恩爵士所追求的騎士精神具有普遍的自我實現感。作為中世紀歐洲有限的上層文明,騎士精神可以在這部電影中感受到導演的現代詮釋,比如弱化了宗教虔誠在故事中的比重。

但話說回來,以形而上的精神作為電影的主旋律,是一部抽象的作品。除此之外,導演為了營造氛圍而對朦朧鳥進行了數月的敘事處理,確實需要觀眾有足夠的耐心去研究和理解。

《綠騎士》被風格所迷惑的經典重建

影視改編文學作品從來都不容易。雖然這一次與以往不同,“文學小姐姐”(張愛玲的語言)現在在凌風,足以創造一個新的家庭。然而,它從未停止過從文學中尋找靈感和養分,繼承、發展甚至重新詮釋文本的價值。但所有這樣的創作要麼被原著所束縛,在敘事體量的差異和情節再現的需要中來回撕裂,將故事的“形象化”引向終點,淪為自成一格卻未完成的附庸;要麼大膽走出圈子,用“六經注我”的思想認知解構原有的代碼,然後構建新的視野。但經常會因為“魔改”的爭議而被詬病,陷入溺水,直到沒有站起來燒琴煮鶴,在國內露面的作品寥寥無幾。

以狄更斯的小說為例,無論是被羅曼·波蘭斯基簡化的《霧都孤兒》,還是阿方索·卡隆未能迴避的《遠大前程》,都只是有條不紊地再現了主要故事,遠遠沒有展現出狄更斯與我並行編織無數事件和角色的敘事技巧,更談不上廣闊的社會圖景和精彩的人物形象。然而,像《大衛·科波菲爾個人史》這樣的電影更多的是一個膚淺的笑話和一個新版本。雖然他們試圖取得突破,但因為實力而無能,但他們似乎不倫不類。

無獨有偶,也是改編自文學作品,由戴夫·帕特爾主演。《綠騎士》這部由《鬼故事》導演大衛·洛維拍攝的A24新片,在重構經典時似乎也被忽略了。雖然延續了原著已有的故事框架,但在人物和情節安排上做了很大的改變,輔以奇幻神秘的視覺設計,強化了時空的敘事風格,在電影的風格和形式上窮盡了它的技巧。但從其核心來看,採取相反的方式,以祛魅的姿態仰望騎士精神的表達路徑,展現一個人的成長,仍然只是一種考驗。其所謂的“原創理念”不僅未能對當下的復古敞開心扉,甚至被懷疑抄襲了馬丁·斯科塞斯的《基督最後的誘惑》(更不用說導演大談自己受到安德烈·塔科夫斯基電影《安德烈·盧比洛夫》的啟發)。在花越來越吸引人的風格表徵下,隱藏著價值和神秘困惑的敘事重構。

《加韋恩爵士與綠騎士》是英國詩體騎士風格的傑出作品之一,其文學地位相當高,可以代表中世紀英國北部韻文詩歌藝術的最高成就。不過這部屬於亞瑟王與圓桌騎士傳奇系列的經典小說,就故事本身而言並不複雜。主要講述了平安夜在卡梅洛特的前夜,亞瑟王在皇宮大廳與圓桌騎士一起慶祝15天的元旦時,一位綠色騎士前來挑戰圓桌騎士:他問誰敢當場砍下自己的頭,並要求他在一年後的聖誕節當天歸還斧頭。亞瑟王的侄子加韋恩爵士上前接受挑戰,砍下了綠騎士的頭。活體抬起頭,回到綠色教堂。一年後,加韋恩爵士踏上了尋找綠色教堂的旅程,以履行他的諾言。一路上經過多次考驗,他在綠騎士的斧頭下只受了點輕傷,順利歸來,為圓桌騎士贏得了榮耀。然而,令加韋恩和卡梅洛特的所有人驚訝的是,關於綠色騎士的一切都是亞瑟王同父異母的妹妹摩根·勒菲比夫人秘密設置的陷阱,目的是讓亞瑟王最依賴的圓桌騎士成為女神的綠色騎士。

原著旨在重申騎士精神的理想,展現圓桌騎士中最優雅的加韋恩如何以浪漫的冒險克服困難和障礙,以超越的精神和勇氣證明“完美騎士”的高尚品格。但說到大衛·洛維的《綠騎士》,加韋恩不再是那個勇敢、正直、有禮貌的“白馬王子”(據說加韋恩是這個詞的來源),而是以一個不敬神、不守倫理、聲聲狗血、一事無成的紈絝子弟出現。在原著中,綠色騎士是摩根·勒菲比夫人設計的捕捉亞瑟王圓桌騎士的陷阱的一部分。在這部電影中,加韋恩的母親呼籲施法來推動她的兒子成長並做出貢獻。這種改編沒有錯。畢竟,在現代性開始後的故事中,人物“神性”的光輝逐漸褪去,“人性”的缺陷更加暴露無遺。如何與他們見面一直是這些故事的主題。

但似乎導演有意嘗試更徹底的解構,高文挺身而出迎接挑戰卻因為羞於平庸而被塑造成衝動的莽撞。當真正的挑戰在一年後到來時,他害怕再次前進。這時,高文已經騎虎難下了。為了成為真正的騎士,贏得自己的榮譽,他不得不咬緊牙關,踏上了尋找綠色教堂的旅程。原著中的高文已經是一個名聲很高的騎士了。他意志堅定,野心勃勃。他的任務是迎接挑戰,捍衛榮譽。電影中的高文就大不一樣了。本質上,他仍然是一個遊手好閒的人,仍然需要接受考驗來實現他的聲譽。最終,促使他下定決心出發的,不是來自於自我意識的重建,而是來自於母親給予他的具有保護作用的綠化帶。

而與通常的冒險片或公路片一樣,主角是通過逐漸改變旅程(心路歷程)的發展和延伸來獲得成長的,而《綠騎士》中的高文卻始終處於一種匆匆忙忙的狀態。從導演大衛·洛維的視角來看,高文如陷入了時間幻象的五里迷霧,徘徊在被顛覆的天地與搖擺的時空之間,難以克服當下的危險與阻礙,在經歷災難後未能獲得勇氣與信心。最直觀的是,說到騎士精神五大品質的考驗(加韋恩盾上的五角星),他已經屢敗屢敗。

從影片中的分段順序來看,首先是虔誠,加韋恩一出場就背叛了這種品質。他不像其他人那樣去教堂,只是想和妓女混在一起。因此,他的母親召喚了綠色騎士,並強迫他上路,以經受騎士的考驗。第二是慷慨。向男孩問路後,高文打算頭也不回地離開,在後者憤怒的質問下,無奈地扔出一枚硬幣作為男孩的獎勵。他考試不及格,被那個男孩和他的同夥搶劫了。其次是善行,加韋恩要求賠償無頭女鬼取回她的頭的要求,這讓對方失望。之後,他在妻子的誘惑下失去了童貞。最後,基於對榮譽的渴望,他與一直跟隨他的狐狸分道揚鑣,失去了友誼。

縱觀整部電影,高文總是以失敗的形象展現人,在灰暗的環境中無助,在絕望和恐慌的不安情緒中掙扎求生,在前進與逃離之間來回搖擺。然而矛盾的是,當加韋恩最終迎來綠騎士持斧相向的生死觀念時,他看到了自己的另一種可能:違背諾言逃回卡梅洛特假扮功勳,然後登上王位自稱孤獨。然而,它也預見到,當德國不在的時候,將會出現災難性的混亂。然後,通過這種“頓悟”,加韋恩竟然突然有了頓悟,並選擇了接受自己的命運。面對綠騎士的斧頭,他毫不掩飾地將其屠戮,練習從普通人到騎士的蛻變。

然而,這無疑是非常荒謬的。在導演強烈反對他的目的的生硬轉折下,解構原代碼的意圖和之前人物各種視聽方面和心理狀態的鋪設都是徒勞的。高文的旅程不是對騎士倫理的反撥,也不是對神話敘事的解構,而是試圖通過“生到死”的敘事匠心重構騎士的成長史。混亂是由混亂引起的。大大咧咧、膽小怯懦的文,為什麼要在一個可能被“爆料”的時期,認清自己,勇敢地承擔起自己的命運?他是死於精神成長還是絕望?特別值得注意的是,如果說這部電影是高文的成長史,那麼人物恐懼和惶恐的伏筆太多,讓高文的心路歷程顯得單薄,缺乏弧度。影片中,導演各種360度的圓形晃動鏡頭凸顯作者的本性,也脫離主題,至少是無關緊要的,淪為滿足個人興趣的視聽實驗。

大衛·洛維肢解了原作,但與此同時,他又因缺乏新的品質和獨創性而感到尷尬。他不得不盡力接受斯科塞斯《基督的最後誘惑》中的所有意圖,以達到重建古典、迴歸古典的目的。但他忽略了形式與內容的結合,沉迷於影像風格的自我迷戀,使得經典的重構被現有的視聽系統所迷惑,破壞了文本與意義的一致性,最終走向了“破”與“立”的困境。與原著《加韋恩爵士》和《綠騎士》相比,兩者的區別就像電影《綠騎士》中的綠騎士形象一樣:詩中的綠騎士是綠色而威武的,而電影版中的綠騎士則化身為樹人,外形上看似更加神秘詭異,令人恐懼,但實際上卻透露出一種搖搖欲墜的老態而不自知。這種差異不僅表現了創作者可以創作,卻無法駕馭作品的矛盾,還將成為文學作品影視化過程中一大難點的集中表現。

因為寓意太隱晦,這篇影評看起來像是廢話

這部片子總讓我想拿著小本子做筆記,彷彿每一幀的每一個像素都是重要的考點。遺憾的是,看完整部電影,我無法滿意地解讀一個比喻。我的腦海裡充滿了支離破碎的想法和靈感,就像拼拼圖一樣。

電影綠騎士第一部分

整個故事發生在卡梅洛特的平安夜。當亞瑟王和圓桌騎士們在皇宮大廳慶祝15天的元旦時,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在當晚的慶功會上,一位身穿綠色盔甲、威武高大的騎士騎進了大廳,所有人都驚呆了。只見綠騎士一手拿著冬青,一手拿著斧頭,揚言要挑戰亞瑟王的所有騎士,看到現場哪個騎士敢用斧頭砍自己的頭,要求砍自己頭的人第二年元旦必須去赴約,才能收到他的斧頭。加韋恩自告奮勇站起來,接受這位不知名的綠色騎士的挑戰。加韋恩迅速飛斧成功砍下了綠騎士的頭顱。當在場的人都很高興的時候,他沒想到綠騎士會因為被砍了腦袋而倒地而死。相反,他彎下腰,抬起頭,把頭指向加韋恩,要求加韋恩第二年元旦在格林教堂找到他,接受他的背部割傷。

電影綠騎士第二部分

不知不覺,第二年的冬天來了,加韋恩不得不服從與綠騎士的約定,去綠教堂接受他的挑戰。出發前,亞瑟王設宴款待騎士們,為高文送行,以慶祝他平安歸來。為了實現自己的諾言,加韋恩一路涉水翻山越嶺,不僅飢寒交迫,還面臨遭遇豺狼野獸的危險。不管遇到什麼艱難困苦,他總是堅持走下去。在去格林教堂的密林中,他發現了一座古老的城堡,在那裡他受到了主人和他妻子的熱情款待。加韋恩從他們那裡得知,他要去的綠色教堂離這裡不遠,他被暫時留在城堡裡。但是,主人對加韋恩有一個條件,那就是主人白天出去打獵,晚上用加韋恩的物品交換獵物,加韋恩答應了主人的要求。

電影綠騎士第三部分

當城堡的主人外出打獵時,城堡里美麗的女士等待著向加韋恩表達愛意的機會,但加韋恩立即拒絕了。晚上主人把獵物交給加韋恩時,加韋恩只回吻了主人一次,第二天又親了主人兩次。直到第三天,他的妻子給了他一枚非常特別的戒指,加韋恩拒絕了。然後他的妻子給了他一條綠化帶,並聲稱如果他戴上它,他將無堅不摧。加韋恩突然想起和綠騎士的約會,改變主意接受妻子的綠帶。晚上和主持人交換禮物時,高文沒有把綠化帶還給主持人,而是親了主持人五次。

電影綠騎士第四部分

加韋恩最終離開了城堡,在精靈嚮導的指引下,一路穿過雪地來到了綠色教堂。不管精靈嚮導怎麼勸阻,他都沒有效果,只能離開他。在綠色教堂的盡頭,他一個人走著,偶爾聽到前面磨斧頭的聲音。加韋恩俯身向著聲音,很快綠色騎士出現在他面前,當他提到斧頭時,他朝他的頭砍去。加韋恩害怕得把頭縮了回去,綠騎士看著他,激怒了他的膽怯;第二斧加韋恩沒有躲閃,讓他砍,但綠騎士沒有直接傷害他;然後第三把斧頭只砍了加韋恩的頭皮,而且只流了一點血。當綠騎士舉起斧頭砍向他時,加韋恩跳起來,要求綠騎士立即停止攻擊。這時,綠騎士露出了真面目,原來他是城堡的主人。主要原因是為了測試加韋恩是否遵循騎士的高貴方式。前兩把斧子沒有傷到加韋恩代表加韋恩在城堡的前兩個晚上,但第三把斧子傷到了他,因為他沒有交出第三天晚上妻子送來的綠化帶。回到卡梅洛特後,加韋恩如實講述了整個故事,隨後亞瑟王提議所有圓桌騎士和宮廷女性都應該佩戴綠帶,以紀念這一事件。加韋恩和卡梅洛特的所有人不知道的是,這一切都是摩根·勒菲比夫人為了讓亞瑟王最精銳的騎士成為女神的綠色騎士而秘密設置的陷阱。

可以發現,原著中施展法術創造綠色騎士的邪惡女巫摩根·勒菲比也是亞瑟王的同父異母妹妹,也是加韋恩爵士的月經,其目的是挑戰圓桌騎士,希望綠色騎士的會說話的頭會嚇死她的嫂子桂妮維亞女王。在電影中,施法者被改成了加韋恩的母親(或者加韋恩的母親被改成了摩根·勒菲比),這使得整個故事發生了變化。在加韋恩向叔叔亞瑟王承認自己沒有英雄故事可講後,綠騎士出現了,把它從一個反對亞瑟王和圓桌騎士的陰謀變成了一個自導自演的騙局,幫助兒子創造傳奇;不是門不會是孬種,而是精英有能力包攬後代。

高文尋找綠色教堂路上的奇遇都是原創電影,也是最具象徵意義的段落,也是最難解讀的章節。加韋恩爵士開局不利,被土匪騙進陷阱,走了幾步就丟了所有裝備。這一段可以看作是對精英的嘲諷,對騎士英雄的去浪漫化,也是對年輕天真的主角的體驗,是從男孩成長為男人的必經之路。這一段的一個有趣的部分是一個關於把森林拍成骷髏然後回頭的長鏡頭。通常,這樣的長鏡頭預示著時間的流逝。我曾經認為那具骷髏是加韋恩的。真正的加韋恩死在一片未知的森林裡。強盜男孩代替他完成了旅程,綠色騎士的挑戰反而成為了傳奇。後來我發現,我以為太多的骨頭是屬於前受害者的。這個細節可能只是為了表現土匪的殘忍,增加加韋恩的危機感和逃跑的緊迫感。

長詩中提到高文在旅途中經過霍利黑德,很多學者認為指的是霍利韋爾,傳說中的聖威尼弗雷德的地方。傳說中,聖·威尼弗雷德被不成功的求婚者卡拉多克斬首,他的頭捲成了一個有治療作用的彈簧。目睹這一事件的聖·貝努諾從泉水中撈出她的頭,幫助她起死回生,然後懇求上帝懲罰卡拉狗墜入地獄。這部電影把兩個世紀前的威妮弗萊德的故事轉移到了高文身上,高文的意義可能在於兩個關鍵詞:“改變”和“不求回報”。加韋恩和威尼弗雷德的第一次對話說他準備回家了,也就是說在被強盜搶劫後,他準備放棄尋找綠騎士完成一年的合同,但是在幫助威尼弗雷德找到頭後,他似乎找到了一點勇氣和理由,仍然踏上了去綠教堂的旅程。我沒有得到威尼弗雷德的承諾,找到頭會有回報,因此得到了綠騎士的斧頭,但我還是下水了。不禁想起金斧銀斧的寓言(這個解釋有些牽強。我自己先說的)。在這一幕中,狐狸正式出現。關於狐狸的身份和功能我也有幾個猜測,但是按No。

房子漏了一整夜,正好趕上下雨。在寒風冷雨中掙扎的高,從陡坡上滑了下來。吃了野蘑菇,不幸吃了毒蘑菇,突然進入《進擊的巨人》工作室。巨人出現在這裡究竟是吃蘑菇造成的幻覺,還是真實存在,我動搖了:一方面,原詩雖然沒有細說,但提到了高文遇到了食人魔。在我的概念中,它應該是像《指環王》中獸人一樣的生物。拋棄民間故事中的巨魔形象,不應該是無意的改編。電影中的巨人不像是邪惡危險的敵對生物,更像是自然奇觀。在反傳統的騎士英雄故事中,所有非種族都被描繪成邪惡的力量,顛覆了人類作為上帝寵兒對自然和其他生物與生俱來的優越感,以巨人的非凡壯麗映襯人類的渺小。我曾經說過,“也許加韋恩與巨人的相遇教會了他敬畏自然,謙卑自己”,但我覺得這與他要求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兜風的要求相矛盾(我不想放棄講這個笑話的機會:有資格的白人女性叫做kare,我們怎麼稱呼有資格的白人男性?-白人。)

最後,我到達了綠色教堂前的最後一站。原文中,加韋恩好好休息,調整了幾天。城堡主人出去打獵了幾天,但他的妻子幾次勾引都失敗了。在電影中,這個過程被大大縮短了。這位漂亮的女士一邊給高遞皮帶一邊做快手。我想,不,不,他不會給城堡主人一份手工活作為回報。我在看什麼電影?因此,這個加韋恩是不誠實的。他不僅失去了他的腰帶,甚至連吻都被城堡的主人收回了。看到加韋恩直接跑了,失望之後我不禁緊張起來。在原文中,加韋恩未能歸還腰帶導致綠騎士第三次罷工砍了他的脖子,但綠騎士解釋說,接受並保留腰帶是情有可原的,因為加韋恩擔心自己的生命,所以他只割了脖子作為懲罰。但不知道這部電影中這份沒有回報的手作會發生什麼。另一方面,有人聲稱亞瑟王的一系列故事都有一個潛意識的同性戀主題。我猜導演和編劇也支持這個觀點,所以這種模稜兩可的筆法通過一個小改動就說清楚了。這一變化引起的連鎖反應是,加韋恩提前到達綠色教堂,而不是原文所寫的指定日期到達,以至於加韋恩不得不在綠色教堂坐了兩天。我無法用任何理論來壓制這一舉動的意義,可能只是因為電影太長趕不上。

原詩中的高文自始至終都是一個品德高尚的英雄,而電影中的高文卻從一個遊手好閒、不勇敢天真的浪子,變成了摘下魔帶,老老實實地與綠騎士踐行遊戲約定。在我看來,這個角色的弧光讓這個角色更有人情味,更有勇氣。至於綠騎士最後是否拋出致命一擊,我覺得已經不重要了。屬於高文爵士的傳說已經寫好了。

狐狸的角色:在原文中,狐狸在河邊攔住了加韋恩,這是城堡主人派往加韋恩的嚮導說的。因為城堡的主人是一名綠色騎士,所以他設置這樣的測試來動搖加韋恩的勇氣和決心是有道理的。然而,狐狸之前一直在引導和陪伴他,但在最後一刻,他說服加韋恩放棄了他的任命。這個矛盾的設定讓我覺得狐狸是高文內心掙扎的外向體現:狐狸出現的那一刻,是高文決定不中途回家,而是繼續自己的旅程,在野外孤獨害怕的時候,他作為同伴行走。當高文進入城堡放鬆身心時,狐狸消失了,當他告別好客的城堡主人時,他獨自上路時又出現了(原文中,城堡主人最後一天獵回了一隻狐狸,對應電影中被城堡主人捕獲的情景),很快面對綠騎士似乎是必然的。我的另一個猜測是,狐狸是母親召喚和庇護加韋恩的實踐的守護者,所以當加韋恩准備好面對綠色騎士而不滿足挑戰成功的條件時,他會大聲疾呼並阻止它。

強盜男孩怎麼了?綠騎士的斧頭可能伴隨著奪人心魄的魔法,所以在搶劫了加韋恩之後,他突然表示會幫助加韋恩完成約定的跑路。雖然他不知道加韋恩徒步旅行期間發生了什麼,但從加韋恩最終預見的未來場景來看,他似乎在恍惚中徘徊。我猜他是在聖斧被送回加韋恩後受到了魔法的影響。又或許他成功到達綠色教堂,被綠色騎士斬首,但他的頭並沒有因為佩戴了加韋恩母親編織的保護帶而脫落,而是會像加韋恩國王一樣一旦摘下保護帶就會被斬首而死,但影片似乎暗示綠色騎士在整整一年後才會從沉睡中醒來,所以我認為這個假設的可能性並不是很高。

電影綠騎士配色、攝影、色彩

很多對稱成分都很穩定。首先,不說別的,作為一個畫家。藝術在這裡絕對值四星。構圖和配色都是一流的槓槓。構圖充滿了形式感。這就像夏目的插圖。充滿隱喻和神秘。很多對稱的構圖都玩得很高很高。這張圖值得一看。黃色的圍巾騎在馬上,走在灰色的霧濛濛的群山中。繪畫的色彩也是同樣的原理。有明確的打法。許多道具和服裝的質感非常高級,充滿了夢幻般的色彩。斧滿紋,冠帶暈。帶細節的綠化帶。藝術是如此接近完美。而且都有明確的含義。真的很細緻。直接利用視覺,把人們帶到中世紀歐洲的神話中。就連踩在盾牌上的聖母和聖子也是中世紀的畫作。而且顏色更加現代大膽。每個細節都非常細緻。藝術就夠了,沒事。

電影綠騎士戰士的成長

這部電影改編自亞瑟王和原騎士的傳奇詩歌《加韋恩爵士和綠騎士》。故事講的是一個身穿綠色長袍的樹騎士神秘出現在亞瑟王的圓桌旁。他向每個人發出挑戰,並簽訂了合同。參加挑戰的人必須在一年後再次找到綠色騎士,接受他給的同樣的打擊。國王的侄子高文接受了邀請。他砍下了綠騎士的頭,但他安然無恙地站了起來,手裡拿著頭離開了,並提醒加韋恩,他將去教堂履行合同,並在一年後的聖誕節接受同樣的打擊。

電影中,亞瑟王沒有孩子。雖然高文是皇位繼承人,但他是一個遊手好閒的人,整天泡在酒吧和“花房”裡。他不敢面對他的責任,他的愛,和他的死亡。這部電影用極其晦澀的電影語言講述了一個非常簡單的故事,一個關於一個勇敢的人成長的故事。

一年後,雖然加韋恩出發了,但他不敢面對最後的結果。影片一直通過高文本人和其他人強調“我不是騎士”。一路上,他遇到了強盜、狐狸、巨人、鬼魂和卡塞爾夫人。所有這些元素都被刻意弱化了故事情節,對高文的影響非常隱晦,伴隨著一種非常詭異和緩慢的氛圍,阻止了電影成為一部普通的成長冒險片,同時也創造了一種類似詩歌的優雅神秘感,但也弱化了知名度。這部電影甚至沒有動作元素。

這部電影是由A24電影公司出品的,A24電影公司是近年來業內知名的後起之秀,非常擅長怪誕驚悚片,比如《女巫》(安雅·泰勒·喬伊)、《皮囊之下》、《基因厄運》。乍一看,這部電影非常接近《女巫》的風格,黑暗而詭異的緩慢,他們甚至有兩個一模一樣的演員。然而,這部電影最終過渡到了明亮的氛圍。各種美圖暖色宛如古籍中的插圖,清晰地闡述了影片的核心是一個鮮明的寓言

故事的最後,高文找到了綠騎士,但他不敢履行被斬首的約定。他在沒有對話的13分鐘幻境中逃離後,看到了自己的生活。他確實成為了國王,但最終失去了一切,包括他的頭。加韋恩終於勇敢地準備接受這個協議,但這時綠騎士笑著對他說。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