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燈初上第三季》結局1-8全集劇情解析:花子為何要殺阿蘇,蘿絲和阿成後續

《華燈初上第三季》結局1-8全集劇情解析:花子為何要殺阿蘇,蘿絲和阿成後續

《華燈初上》第三季1-8詳細劇情解析

華燈初上第三季1-8全集詳細解析:上一季結尾江翰回到家,拿出了自己曾經遺落在蘿絲家的錄音機,誰知一打開播放,裡面居然傳出了一個女人的聲音。女人說著我不是故意的,她是死了嗎?疑似阿蘇被殺時的錄音。在去孤兒院還完演出道具後,江翰立刻趕去和羅絲見面,不料站在路邊時,卻被一輛疾馳而來的車撞飛,而這個肇事司竟是警察阿達。

蘿絲和江翰還在戀愛時,兩人在陰暗的房間裡,進行著關於死亡的感官訓練,那時江瀚發誓,倘若自己背叛蘿絲,就被汽車撞死。誰知這句情話一語成!

隔日,警察來到孤兒院進行調查,阿達自然也混跡其中。但他的取證更像是在打探,自己是否留下證據。果然,院長告訴阿成和檢察官兩個線索,其中之一就是關於阿達。昨晚院長聞聲而來,發現有個人剛好從現場逃走,但只是匆匆一鱉,院長也沒看清對方長相。另一個就是江翰臨別前曾說過,一會有人來接自己,他要去和蘿絲見一面。聽完院長的話,阿成眼神複雜,這起殺人案件又是和蘿絲有關。

很快警方就找到蘿絲家中,把她帶回警局審訊。面對檢察官的審問,蘿絲十分坦然如實相告,她昨晚去了某公園等待江翰,但對方失約了。這時檢察官丟出一枚,在事故現場找到的蘿絲的胸針,以此指控她就是殺人兇手。但蘿絲的關注點並不是對自己的指控,而是這起死亡事故。直到聽見檢察官明確說出,江翰在昨晚發生事故死亡,蘿絲瞬間沉浸在悲傷之中,對所有問題都不想回答。

這時身後的阿成走出來,拿出昨天蘿絲兒子表演的照片幫蘿絲洗白。照片顯示,蘿絲的胸針在拍照前後就已經遺失,剛好被江漸撿走也不是沒有可能。因為阿成提供的證據,蘿絲被洗去了嫌疑,在花子的陪伴下返回家中。被隊友擺一道的檢察官很不舒服,他故意詢問阿成是不是在和蘿絲交往,得到否認之後,檢察官還是提醒阿成,要注意和嫌疑人的距離。

另一邊,蘿絲的丈夫吳少強,生意上不太順利,又有兩個不速之客找上門,那就是阿蘇的媽媽和富豪男友朱先生。原來朱先生知道阿蘇的孩子,是被蘿絲夫婦撫養長大的,特地前來要回這個孩子。吳少強本就看不起朱先生對阿蘇做出的事,如今居然還找上門要回孩子,更讓吳少強感到不恥。但朱先生知道吳少強在生意上遇到了困境,提出只要他幫自己這個忙,生意上就幫吳少強度過難關。說到這裡,吳少強陷入了猶豫。

這天夜裡,愛子在下班後約見了客人,卻遇到了變態。掙扎之中打傷對方,兩人鬧到了警察局。媽媽桑寶寶和大學生接到通知匆匆趕來警局,最終在寶寶的周旋下,把這件事私了。原來光酒館自從蘿絲回歸後,就分走寶寶店裡大部分客源,為了挽回一些生意,他只好安排愛子私下陪同客人。今晚的遭遇讓愛子對寶寶越發不滿,兩人吵嘴過後不歡而散。大學生送愛子回家途中,也勸她換別的工作,但這句話引來愛子的反感。見狀大學生也不強求,只是讓愛子往後遇到困難,隨時都可以來找自己幫忙。

隔日,蘿絲來到孤兒院,翻看江瀚留下的照片。江翰從小在孤兒院長大,時常會回來看望孩子們,過去江翰帶她回到孤兒院的場景還歷歷在目,江瀚是個有遠大抱負的人,極度渴望用人生的一把爛牌,闖出一片光明的未來,這也是蘿絲最欣賞他的一點。正沉浸在回憶里,阿成突然出現在蘿絲身後。蘿絲感謝他那天在警局為自己說話,同時告訴阿成,那天晚上江翰約自己見面,說是發現了阿蘇被殺的線索,但具體內容需要見面談。可隨著他的死,這個線索也悄然斷線。

警察這邊也遲遲查不出肇事車輛,導致阿成被上級狠狠地辱罵一番,整個警局都死氣沉沉,除了阿達和檢察官。這天下班阿達和檢察官秘密見面,原來兩人是違禁藥品商販在警局裡的內線。檢察官萌生一個想法,想把阿成也拉進他們的生意網。阿成他們在調查江翰車禍案,而檢察官這邊關注著馬天華暴力案,並推斷他跟違禁藥品案有關。檢察官說明了攻堅方案,一切準備就緒,警方突襲了馬天華的據點,一群混混匆匆逃竄。混亂中,阿成追上馬天華,兩人互相用槍指著對方,阿成並不想抓捕馬天華,而是和他達成合作,這一次幫他逃走,下一次輪到馬天華幫助自己查案。

由於情況緊急,追兵在後,馬天華便按照阿成的示意,對他的身上開了一槍。受傷的阿成拖住阿達不讓他繼續追,最終讓馬天華順利逃脫。但阿達察覺出阿成的刻意,在返回警局的路上,說出自己的懷疑。阿成沒有隱瞞,直覺告訴他,違禁藥品的來源和阿蘇的命案有關,他需要馬天華的幫助。而上次那批丟失的藥物,正藏在阿成家中。聽到這裡,阿達露出驚恐的神色,讓阿成也覺得他有古怪,似乎有事瞞著自己。阿達欲言又止,請求阿成給自己一些時間坦白。

江翰死去的第三天,光酒吧里整理出許多江翰未喝完的酒,不知如何處理。一向冷酷的百合馬上打開酒瓶,喝起江翰剩下的酒。她把酒杯遞給蘿絲,安慰到感情這種東西,勸人容易面對難,死掉的反而更快活。百合會有這種感慨,是因為最近她發現男公關出軌了,兩人的感情似乎也走到未路,而阿季也一直是感情中最不得志最受傷的那個人。說到動容之處,三個女人居然在化妝間放聲唱起歌來。曾經爭鋒相對的女人們,在這一刻借著祭奠江翰的機會,居然展露出難得的和諧一幕。

另一邊,寶寶的酒館裡,愛子依然生活在水深火熱里。因為總是被吃豆腐,愛子和客人發生衝突的次數越來越多。店裡的風氣變成這樣,都由於寶寶本來就不想經營正經的酒館,總想要打點擦邊球。這天被騷擾之後,愛子憤怒提出辭職,但寶寶是個精明的人,他不會讓愛子賺到了錢就拍拍屁股走人。

夜晚,阿成正在家裡休息,蘿絲和花子敲開他的門,顯得神色慌張,因為夜深了,兒子還沒有回家。最終在阿成的幫助下,蘿絲終於找到在路邊哭泣的兒子。原來吳少強經過心理鬥爭,最終還是選擇事業和金錢,他今天接送兒子回家,順便給蘿絲送來離婚協議。吳少強知道做出這個選擇就等於背棄了這個家,但他為了事業別無辦法。

兒子也從吳少強口中得知自己的身世,阿蘇才是自己真正的媽媽。但兒子的難過很快就被蘿絲撫平,畢竟在他的回憶里,不管是蘿絲還是阿蘇,都給予過他滿滿的愛。見到兒子的心情好多了,蘿絲也放下心來,只是在臨睡前,兒子告訴她,吳少強還說了一些自己聽不懂的話。阿蘇的媽媽似乎對自己有其他的安排,得知這是阿蘇媽媽從中作梗,蘿絲隔日憤怒的找到她對時,誰知對方理直氣壯,指責蘿絲不要做出主持正義的樣子,她才是阿蘇最恨的人。說完將阿蘇的日記本遞給蘿絲,讓她好好欣賞。

看過日記之後,蘿絲才知道,原來阿蘇一直以來對她的照顧,都抱著扭曲的想法,覺得是蘿絲的施捨和同情,就連蘿絲坐牢的三年,她接手照顧兒子,也是蘿絲的恩賜,她才得以當一回真正的母親。阿蘇即使面對所有人,都能展示優雅大氣的一面,唯獨在蘿絲面前,她感到自己卑微和醜陋。蘿絲的保護並不是阿蘇的愷甲,而是扎在心尖上的一把刀。

看完日記,蘿絲仿佛陷入深海,有一股重量壓在心上,她很無奈也很悲傷,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又覺得自己害阿蘇痛苦一生,或許人心本就是這麼複雜,連自己都搞不清自己的想法。花子發現蘿絲的失落,走上前來安慰,她對蘿絲一直都滿懷感激,若不是蘿絲,花子早在牢裡就活不下去。花子握住蘿絲的手笑中帶淚,她的人生里並不是只有阿蘇一個,還有自己。花子的安慰讓蘿絲再次振作起來。

夜晚的酒館依然熱鬧非凡,阿成也來酒館和蘿絲一起喝酒唱歌,看起來十分恆意。但下一秒警車就停在大門口,原來阿達得知違禁藥品在阿成家中,立刻向檢察官上報這件事,當晚他們就從阿成家中搜出了藥物。之前,阿達向檢察官通風報信,檢察官就試圖拉攏阿成,卻遭到阿成的拒絕,這讓檢察官看清,阿成只能是他的對手,這才有了從他家搜出違禁藥物的一幕。

就在阿達要給阿成戴上手鑄時,阿成突然動起手來,打傷警員從酒館逃走。騷亂中百合看向檢察官的眼神有些微妙,因為她親眼見到,男公關和檢察官曾私下見面。這天下班男公關一路跟蹤百合,在甜言蜜語的攻勢下,百合再次與他和好。但她要求男公關不要再做違法的事,況且和檢察官那種人合作,稍不注意就會被推出去當替死鬼。男公關一口答應下來,做完這一票他就收手。

另一邊,蘿絲和花子回家時,看見檢察官還在阿成家裡搜查,但阿成本人卻躲進蘿絲的家中。他匆匆告訴蘿絲,自己被真正的內線栽贓,告密者肯定就是阿達無誤,但他一個人掀不起這麼大的陣仗,背後一定還有其他人支持。話說到一半,檢察官就帶人闖進蘿絲家中,懷疑她藏匿阿成,最後還是蘿絲強大的氣場把檢察官鎮住,沒讓他繼續翻找,發現衣櫃裡的阿成。

第二天,檢察官和男公關見面,兩人商量著把所有罪行都推到阿成身上。而在蘿絲的幫助下,阿成被轉移到新的秘密住所。蘿絲之所以冒險幫助阿成,除了兩人之間的交情外,她也想要知道,為何阿蘇會把違禁藥物放在自己家中,還對馬天華說謊,置自己於死地。先前阿蘇從百合處搜出藥品,警告了百合後,阿蘇將藥品沒收,後來阿蘇打算和客人回日本,她本想帶走兒子,可兒子一心想著陪伴在蘿絲身邊。阿蘇內心嫉妒,便把違禁藥品放入了要給蘿絲的箱子中。沒想到,違禁藥品被阿成搜出帶回了家,這才有了他被陷害的一幕。

此時,阿成正在潛逃,他和馬天華取得了聯繫,他信守承諾,把關於違禁藥物貨源的資料全都交給阿成。原來幕後老闆是個從泰國發家的商販,馬天華曾做過他的保銬,老闆的勢力龐大,警局有一半都是他的人,還包含了不少高階警察。交代一切之後,阿成應馬天華的要求,交給他離開的船票。臨別前,馬天華把自己的手槍送給阿成防身,並讓他一定要抓到兇手為阿蘇報仇。

酒館的店慶活動馬上又要到了,今年的主題由阿季全權負責,所有人都在準備明天的服裝。會計卻滿面愁容,她小聲的告訴蘿絲,自己無意間看見愛子在對面的酒館裡,在做私下陪客人的生意。確實不止愛子,寶寶為了應和那些客人,讓所有陪酒小姐都要出台,而且還把酬勞對半砍完再抽了三成佣金。

這天寶寶興致沖沖的分發店裡的宣傳單,他準備在光酒館店慶之前,舉辦一場泳裝派對,趁著這個機會把客人再搶回來。但早就想辭職的愛子,當眾給寶寶澆了一盆冷水,說出他剋扣所有陪酒小姐酬勞的秘密。寶寶雖然懷恨在心,但還是用憐牙俐齒暫時轉移話題,只是他意識到,愛子去意已決,所以越來越囂張,自己必須要給她一點顏色瞧瞧。寶寶立刻給糾纏愛子的變態客人打電話,稱今晚給他準備了禮物,他將愛子迷暈,再給客人送去,誰知蘿絲正好站在街對面送客,看見不省人事的愛子被拖上車,立刻聯想到會計告訴自己的事。

性格火爆的蘿絲立刻上前,想把愛子帶走,為此和寶寶一伙人發生了衝突。酒館裡其他人聽到動靜後,全都衝出來為蘿絲助陣,這條街上很快就成了女人們互撕頭花的現場,打的不可開交。直到打完架,愛子才緩緩醒過來,這才知曉,她們為了阻攔自己被寶寶出賣,兩家店大打出手了一番。曾經的同事雖然嘴上不饒人,但還是小心的照顧愛子,為她披衣端水,讓她中十分動容。

夜晚,蘿絲和花子送愛子回家,二人都在勸她回到店裡工作,在寶寶手裡做出台小姐實在不值得,但愛子好似十分糾結,並沒有給出答覆。第二天蘿絲接到一通電話,原來是朱先生找上門來,他提供了和兒子的親子證明,想要把兒子帶走。看著坐在朱先生身邊的前夫吳少強,毫無疑問,兒子的檢測樣本就是前夫伺機拿到的,兩人蛇鼠一窩,居然想把兒子奪走。蘿絲當場撕毀所有親子鑑定書,不想再和兩人廢話,但吳少強擋住蘿絲的去路,請她不要意氣用事,倘若不能和解,要走打官司這條路,對兒子的傷害只會更大。沒等吳少強說完,蘿絲就氣憤的將他按在牆上,兩人爆發激烈的爭吵。他們年少時相愛,相約從家中私奔,組建小家庭,吳少強也毫不介意撫養阿蘇的孩子,或許在這場愛情的最初期,蘿絲和吳少強都過曾幸福過,直到那場牢獄之災,吳少強捲款潛逃,蘿絲替吳少強坐牢,徹底改變了兩人。蘿絲也在之前的訪談節目提到此事,節目播出後吳少強受到遣責,生意也不順利,吳少強一心想要彌補蘿絲,只好墊伏多年想把事業做大,但蘿絲因為他的背棄,已經喪失了所有的信任。

一旁的朱先生不願聽他們夫妻爭吵,他對蘿絲下了最後通蝶,給她一周時間考慮。如果不能和解,無論花多少錢打官司,他也要把兒子搶回來。這個選擇讓蘿絲心中十分煎熬,她捨不得兒子,但如果真的打起官司,絕對贏不了財大勢大的朱先生。花子想過讓她再上一次電視,曝光阿蘇和朱先生的往事,讓輿論給出壓力留下兒子,但這麼著無疑會給兒子帶來傷害。就算無法留下兒子,蘿絲也不想傷害他。

在經歷一夜的考慮之後,蘿絲決定放手。為了兒子能夠正常的長大成人,她寧願成為壞人。這蘿絲借著給兒子下廚的時機,讓他準備好行李,過幾天和朱先生一起離開。她養育了兒子十四年也累了,是時候放手。蘿絲背對著兒子說出這些絕情的話,但她的眼淚卻止不住的滑落。受傷的兒子奪門而出,坐在家門口的樓梯上,蘿絲不放心跟了出去,但兒子並沒有真的生氣,他怎麼會不知道蘿絲的性格,她根本不可能拋棄自己。雖然不知道蘿絲有何苦衷,但如果這是她希望的,那麼兒子就會照做,只求蘿絲不要裝出不在乎自己的樣子。

兒子的懂事讓蘿絲十分欣慰,她擁抱著兒子,或許只要兩人的心還在一起,多遠的距離都阻擋不住這份愛。兒子離開這天,抱著蘿絲向她承諾,等到自己二十歲時,一定會回來找她。直到朱先生的車子離開,蘿絲才繃不住情緒,掩面大哭起來。失去兒子的痛苦實在太過強烈,就連一貫堅強的蘿絲,也在晚上的店慶上突然淚崩,阿季只好把蘿絲帶回休息室,索性讓她放聲哭一場。同時,愛子也回到店裡,她終於解開心中的挖痞,願意回到店裡工作。

今晚店慶的生意十分火爆,打祥之後,向來樞門的阿季難得提出請吃宵夜,大家的盛情難卻,蘿絲只好打起精神,答應關門之後就趕去餐館,誰知剛走出門,就看見寶寶因為愛子的事遭到客人的打擊報復,被扒掉衣服綁在電線桿上。蘿絲不計前嫌,立刻上前把寶寶救下。見到雪中送炭的居然是一直以來的對手,寶寶感動的留下眼淚,感謝蘿絲的相助。

另一邊大學生最近在一家報社實習,因為主編需要挖出更多關於蘿絲,阿蘇和江翰之間的爆料,因此大學生來了孤兒院一趟,想要查看江翰的遺物。在這裡他發現了,江翰保留的錄音機。而在通緝阿成期間,檢察官開始布局其他的人證,勢必要把阿成的罪名錘死,以便一抓到他就能直接定罪。警局裡所有人都趕著倉促定案,只有女警還對阿成抱有信心,覺得帶領自己這麼久的上級,怎麼可能會是罪犯。

這天下班,女警剛跨上車,阿成就悄悄出現在她面前。阿成委託女警把警局裡的犯罪資料帶出來,有了這些自己就能洗清嫌疑。但女警不放心,還想把這件事告訴阿達,但阿成讓她保密。阿成通過女警帶出的資料,查到了撞死江翰那輛車的所在的處理,他威脅車廠老闆把阿達引出來。兩人在相見的這一刻,阿達就意識到自己已經暴露,他掏出槍對準阿成,但阿成並不害怕,他衝著阿達大喊,是誰在第一天成為警察的時候,信誓旦旦的告訴自己要鏟奸除惡,為什麼事到如今,阿達卻成了和罪犯同流合污的黑警?這拷問讓阿達逐漸崩潰,他胡亂開槍打中阿成後,快速轉身逃走。

《華燈初上第三季》結局1-8全集劇情解析:花子為何要殺阿蘇,蘿絲和阿成後續

店慶結束之後,百合沒有事先告知就回到男公關家中,正幫他收拾家裡時,突然聽見男公關和另檢察官相擁回到家,在床抱著翻來覆去。聽著兩人的動靜,百合躲在床底痛哭不止,原來男公關和檢察官是一對同性情人。

阿成受傷之後,再次回到秘密住所,讓蘿絲幫忙處理傷口。過後兩人點起香菸,互相聊起心事。阿成的堅強不輸蘿絲,這源於他很早就父母雙亡,若是自己不夠強大就沒辦法獨自活下去。阿成的經歷讓蘿絲無比感慨,她的家人雖然全都存活於世,但淡薄的感情讓蘿絲覺得自己像個孤兒。前夫吳少強是一個讓她負債坐牢的負心人,就連阿蘇也是個會用違禁藥品栽贓自己的朋友。蘿絲本來只有兒子一個親人,可造化弄人連兒子也被他人奪走。最後兜兜轉轉,她只能和阿成這個被通繩的警察坐下聊天。

這時蘿絲告訴阿成一個信息,他們店裡的小姐百合似乎和違禁藥品有關係,因為她曾在百合去過的地方搜出藥物。這天阿季不小心在店裡摔了一跤,去醫院居然查出已經懷孕,是已經離開的日本客人的孩子。阿季嘲笑自己的命運,她留不住愛人卻多了一個孩子,但是阿季還有很多債沒有還,她連自己都養不起如何養大這個小孩。可即便自己這麼狼狽,阿季還是捨不得打掉小孩,她知道自己這個年紀,如果錯過這個孩子,可能這輩子都無法當母親。蘿絲理解阿季的心情,只好盡力安撫她,讓花子留下暫為照看。

自從百合發現男公關的秘密後,一整天都心神不寧,但她不是軟弱的女人。男公關欺騙自己這麼久的感情,必須付出代價。她請假了半天去買了一個錄音機,準備對付男公關。這晚百合來到男公關家,把錄音機接上他的電話,她假意放出消息,自己在酒館遇到了一個大客戶,暫時還不能收手,還需要更多的貨物。男公關見到有送上門的財路,立刻撥通電話通知供貨商,再準備多點違禁藥品。男公關離開家之後,百合立刻起身聆聽錄影帶的內容。

轉天,犯罪集團大老闆,帶著男公關和警局的內線見面,阿達也隨著檢察官一同前來。百合知道這個信息後,隻身一人跟蹤他們來到酒店,伺機偷拍下這群人見面的照片。可就在他們離開時,男公關似乎發現一旁有個鬼鬼崇崇的女人,正要上前探查時,百合意外被阿成救下,逃過一劫。原來阿成也收到女警的情報,趕來這家餐廳,陰差陽錯的遇見了百合。隨後兩人連同蘿絲和女警,一起齊聚在無人的頂樓,通過百合的證據和阿成的親眼目睹,眾人終於確定了罪犯在警局裡的關係網,令人詫異的是,阿達居然也是其中一員。

百合雖然交出了證據,希望阿成能抓捕男公關,但們心自問,自己還是愛著他。即使男公關欺騙感情,違法犯罪,但百合仍舊希望能將他帶出這個泥潭,出獄後再一起好好生活。但蘿絲知道,百合的深情未必會得到想要的回報,最後受傷的還是她自己。

最後一群追債者又來到酒吧催阿季還錢,蘿絲考慮到阿季懷孕的情況,當即大手一揮寫下支票,幫阿季把簽下的債全都還掉。但阿季的臉上卻沒有感激或是開心的神色,反而痛哭起來指責蘿絲為什麼要施捨自己。蘿絲有些恍惚,這句話居然和阿蘇日記里的哀怨如此重合。與此同時,阿成拿著各種證據,悄悄找上了局長,威脅他答應自己的要求,否則就把這些證據發給沖銷量的小刊小報,直接讓所有民眾知道,警局高層和罪犯勾結的黑幕。

局長知道這麼做的後果十分嚴重,讓阿成說出條件。阿成要求局長把自己洗白成臥底,再委任副局長,再者就是讓他犧牲幾個內線,為這件事擔下責任。很快男公關,檢察官和阿達都被抓捕,洗清嫌疑的阿成終於不必躲躲藏藏,他回歸之後第一件事就是邀請蘿絲吃飯,當成兩人的約會,蘿絲笑了笑沒有拒絕阿成的示好。

阿成特地定了豪華的大包間邀請蘿絲吃飯,席間對她表白了心意,但蘿絲委婉的表示自己心中還有江瀚的位置,暫時沒有給阿成答覆。但阿成有信心,他和蘿絲經歷了這麼多坎坷苦難,總有一天江翰會從她心中消逝,到時候就是阿成的機會。

蘿絲幫阿季還完欠債之後,為了不想讓對方和阿蘇一樣產生自己在施捨的心理,特地來到阿季家一趟,告訴她可以繼續留在店裡當媽媽桑,好好賺錢撫養小孩,自己的錢也不是白給阿季,等她以後賺到錢之後也要歸還。說完這番話之後,阿季心中對蘿絲反而更多了感激,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助人和施捨的差別或許就在這裡。

另一邊,阿成立下大功榮耀回歸警隊,而且馬上就要勝任副局長,但女警卻因為他沒有揭發局長而略有不滿,對此阿成有自己的規劃,他想先接近局長,弄清背後的關係網之後再一網打盡,但女警對他的話卻將信將疑。

阿達被捕後,交代了自己殺死江翰的動機,稱雨夜那晚江翰打來警局找阿成,說著他手裡有販賣違禁藥品案件的相關證據,阿達聞言,為了隱藏自己的身份,連夜開車將江翰撞死。與此同時,大學生為了寫出與江瀚相關的稿件,把他的遺物借回家慢慢翻看。他按下那個錄音機,一下就聽到關於阿蘇案件的對話。

阿成升官之後,就帶著局長來到蘿絲的酒館消費,蘿絲這才知道阿成當上了副局長。酒局中途,兩人在洗手間偶遇。阿成告訴蘿絲,殺死江翰的兇手已經找到,就是一直跟在他身邊的阿達。但阿成還是覺得,關於阿蘇的死,阿達還有事隱瞞。兩人正說著,對話被喝醉的花子打斷,店裡的人知道阿季懷孕之後,全都會主動為她擋酒。今晚花子就幫阿季喝了好多酒,來回吐了好幾次。

借著酒意,花子祝福蘿絲和阿成能夠走到一起。雖然她失去了江瀚,但身邊還有一個阿成。而那個唯一關心過花子的阿達,卻成了階下閃,花子掉下眼淚,或許她命中就沒有能相守的男人。花子的哀怨,讓蘿絲想起兩人在監獄相遇的場景,花子確實是一個容易被愛情沖昏頭腦的人,也為此吃了許多苦。當時的花子在監獄裡備受欺凌,每次家人寄來的信和物品都被獄霸搶走,花子上前素要還會遭受欺負,沒有任何一個人站出來為花子說話,除了蘿絲,她不惜得罪獄霸,也要為花子搶回父母寄來的物品。從此之後,兩人就成了監獄裡的好友。花子告訴蘿絲,自己是因為殺人未遂而坐牢,傷害的對象正是她的前男友。花子很愛他,甚至願意出賣自己供養男友,但她無意中卻發現,男友拿著花子的錢,還養著其他女人,不止如此,還侮辱花子的人格,這讓花子忍無可忍,最終在盛怒中傷害了前男友。

蘿絲十分同情她的遭遇,答應出獄之後一定會幫助花子。因為蘿絲比花子早些出獄,所以等到花子出獄時,蘿絲親自開車來接她,順便趕走了糾纏不清的前男友。最後經過蘿絲的介紹,花子來到光酒館,正式成了店裡的一員。對蘿絲來說,她也許不能幫助花子的愛情,但至少用自己的力量去拯救了她,讓花子在免受迫害的地方快樂的活下去。

《華燈初上第三季》結局1-8全集劇情解析:花子為何要殺阿蘇,蘿絲和阿成後續

大學生找到蘿絲,他拿出那個錄音機告訴蘿絲,裡面或許就是阿蘇被殺死的證據。大學生按下播放鍵,只聽有一男一女的聲音傳了出來,他們十分驚恐,像是剛失手殺死阿蘇的樣子。蘿絲一聽錄音便知裡面的女聲是誰,漸漸地真相浮出水面。這就要從花子和阿達的關係說起,阿達最讓花子心動的一點,就是他對自己的過去毫不在意,幾乎沒有任何一個男人在聽到花子出賣肉體,殺人未遂的前科之後,還能以平常心去對待她。只有阿達不同,阿達非但沒有看輕花子,還因為這樣對她更加憐惜想要保護花子。阿達說到做到,看見花子被惡霸欺負,阿達為她復仇,種種行為都讓花子十分感動。但阿達越是對花子好,花子心中就越發自卑,她何德何能,能夠得到一個剛毅正直的警察的愛。花子嘗試過當個壞女人,想要趕走阿達,卻被他一眼看穿,最終在阿達的追求之下,花子接受了這段戀情。

時間來到花子遭到惡霸欺負後,她暫時住在蘿絲家的那段時間。某天,阿蘇突然上門交給花子一筆錢讓她離開這裡,花子眼中含淚,雖然阿蘇的口氣極其委婉,但花子依然能夠感受到阿蘇深藏的嫌惡。阿蘇不喜歡花子,曾對蘿絲提出,花子不適合店裡,她的穿著打扮和品位全都跟不上阿蘇的眼光,況且還有一堆犯案前科,很有可能影響到店裡的生意。蘿絲知道阿蘇的顧慮,但還是強硬的保下花子,畢竟她是自己在牢裡唯一的朋友。

之後蘿絲來到花子的老家,再次把她接回台北時,花子唯一顧慮的也是阿蘇的態度。果然阿蘇看見花子歸來並沒有好臉色,但好在蘿絲在場,足夠幫助花子對抗阿蘇。兩人也是因為花子的去留問題,第一次撕破臉扯到了店裡的股權歸屬。蘿絲為了不受阿蘇牽制,願意買下所有股份,恰逢這段時間日本客人正在追求阿蘇,讓她萌生拋下這裡的一切,遠赴日本生活的想法,正好藉此機會拋售店裡的股份。阿蘇可以放下一切,和蘿絲的友情和江翰的愛情,但她無法割捨的是對兒子的親情。一個想法一直蒙繞在阿蘇腦子裡,她想要把兒子也帶去日本,往後由她這個真正的母親去照顧他。她將這些話都寫在兒子的生日賀卡上,並提前預定了兒子生日蛋糕,希望到時候,店家幫自己把蛋糕送和卡片送給兒子。在那之後,她要帶兒子一起生活。但因為蛋糕店臨時裝修,無法在預定的日期內送上蛋糕,便把卡片寄到了兒子家中,剛好被回到家的花子看見,如果阿蘇要帶走兒子,蘿絲一定會十分難過。

《華燈初上》第三季結局,花子為什麼要殺阿蘇

花子冒雨返回酒館,花子走進化妝間拿出那份生日賀卡,質問阿蘇是否把蘿絲當朋友?如果她們是朋友,為什麼要帶走蘿絲最在乎的兒子。阿蘇本就不喜歡花子,如今也不必因為蘿絲的面子對她客氣,她讓花子不必多管閒事,也不用以蘿絲的朋友自居。蘿絲之所以幫助花子,是因為花子足夠悲慘,能滿足蘿絲幫助別人的毛病,說到底花子更像蘿絲的一條狗,這句話激起花子心中的陰暗一面。因為那個把花子害慘的前男友也說過,花子只是他的一條狗。

眼前阿蘇的影子突然和前男友的影子重合,花子控制不住自己,拿起菸灰缸殺害了阿蘇,當花子清醒過來時阿蘇已經死亡。此時,阿達在警局擺弄他的錄音機,這台錄音不大靈光,有時會莫名其妙自動錄音,恰逢這時阿達看見下起暴雨,他揣上錄音機,開車來接花子回家。誰知一進門就看見阿蘇的屍體和驚慌的花子,他立刻冷靜下來,對現場進行破壞和清理。之後文帶著花子來到山林拋屍,花子想要自首,但被阿達勸下。他知道花子有過前科,再次入獄就沒那麼容易出來,況且他答應過要保護花子。

時間回到現在,蘿絲聽完錄音心情異常沉重,她怎麼會聽不出來,錄音里那個女聲就是花子。但蘿絲沒有當場說出來,她和大學生要走錄音機,謊稱想要回家好好聽一聽,因為蘿絲還想給花子最後一個機會。回到化妝間後,蘿絲詢問花子颱風天那天去了哪裡,花子隨口說了個地點,眼睛不敢與蘿絲對視,但蘿絲對她太過熟悉,一語道破花子露出這副表情,就說明她在說謊。

在蘿絲的逼問之下,花子終於說出,颱風天那天是她殺了阿蘇,因為花阿蘇要帶走蘿絲的兒子,這讓花子十分憤怒,而花子也早就知道江翰是被阿達殺死的,阿達殺死江翰的目的正是為了保護花子,因為錄音里也錄進花子的聲音。一步錯步步錯,為了掩蓋上一個罪行,阿達只能殺死更多的人,把罪惡越走越深。但蘿絲知道,花子並不是個壞人,她也不願毀了花子的人生,所以最後還是選擇消除了錄音磁帶里的聲音。

蘿絲把錄音機還給大學生後,他也發現了這個異常,轉頭就找到了阿成,指出蘿絲一定是知道兇手是誰,故意選擇包庇。同時大學生口述出了錄音內容,阿成看著空白的錄音機若有所思,因為他之前曾在阿達的抽屜里,翻出了和花子和阿達的親密合照還有錄音機。但阿成記得,阿達明明和自己說過他沒有追到花子,兩人似乎是在默契的保持距離。

阿成決定分頭對花子和阿達釣魚,一邊告訴花子阿達承認自己殺了阿蘇,另一邊在試探阿達,稱江翰的錄音機錄下了花子殺人的證據。說著,阿成拿出兩台一模一樣的錄音機。案發當日,阿達的錄音機錄下了自己和花子的聲音。之後江翰成為嫌疑人,來到警局協助調查時,阿達把錄音機放在了江瀚的衣服上。結束調查的江瀚以為是自己的錄音機便拿走了,兩人錯拿了對方的錄音機。其實當日江翰打電話來警局,他說的是,他手裡有關於阿蘇被殺的證據,他懷疑現場有兩個人,阿達聞言才殺害江瀚。阿成故意詐阿達,想要播放錄音機里內容,他假裝要按下播放鍵,終於阿達心理防線崩潰,把事情真相說了出來。

而花子決定要自首,在此之前她請假回家看一眼父母,因為錯過這個時機,不知道未來還能不能見到家人。就在花子回家這天,阿成來到蘿絲家中,一見面他就說出了阿達和花子殺死阿蘇的真相,並指責蘿絲不要以為刪除錄音就能把真相掩蓋。蘿絲雖然很遺憾,但她確實盡力保護過花子,因為蘿絲知道,花子這輩子過的十分艱苦,不忍心她再次深陷泥潭。但阿成對蘿絲的包庇顯得有些失望,這樣不分是非對錯,不是他認識的那個蘿絲。蘿絲也不客氣的指出,阿成不是也包底了局長,換來副局長的位置,每個人都會有私心,在這一點上阿成沒資格說別人,說完就把阿成拒之門外。

不管花子曾經多麼不堪,她在鄉下的父母卻一直以她為榮,把花子從小獲得的獎狀小心的用相框放好,掛滿了整面牆。正當花子一家團聚時,蘿絲走了進來,兩人在村裡的小徑漫步。花子說起自己的願望只是當一個家庭主婦,每天能為丈夫拿出公文包,這樣就足夠了,但好像連這麼簡單的願望,自己也實現不了。聽到這裡,蘿絲終於忍不住哭出來。花子走過來緊緊的抱住她,或許人生就是這樣,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劫難,旁人無法伸手相救。阿成坐上高位之後,手下的女警也在某一天提出調職,她還是無法相信阿成。對此阿成無能為力,或許這就是他謀得權力的代價。

事後阿成發現,江翰的錄音機里有一段留給蘿絲的話,便把錄音機寄給蘿絲。江翰這輩子都不相信愛情,唯一一次離愛情最接近的時刻,就是和蘿絲在一起。但江翰的秉性,還是讓他沒有自信延續這段感情,或許在最愛的時刻抽身而退,蘿絲才能永遠記住他。但無論如何,江瀚都要感謝蘿絲,曾經無條件的相信過他。

花子最後一天在光酒館上班,上班前她向阿成自首了。在工作結束時花子邀請所有小姐上台合唱一首祝你幸福,花子唱歌時眼神帶著笑意直直的看著蘿絲,蘿絲知道那是花子最後對自己的祝福。如花子所唱,通往幸福的路需要浸染淚水和汗珠,雖然身邊的好友一個個離去,但蘿絲始一定能等到最終的幸福,說不定下一秒就會出現。此時酒館外,阿成聽見裡面傳出的歡快餘音,他抽完手上的煙轉身走進酒館,他與花子約定的時間已經到了。

Netflix華燈初上第3季1-8全集線上看Light The Night Part 3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