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燈初上第1-8全集劇情解析、結局誰害了蘇?

華燈初上第1-8全集劇情解析、結局誰殺了蘇?

華燈初上第1-8全集劇情解析

華燈初上第1-8全集劇情解析:1988年,一群攝像部的學生們,走進一片禁止入內的森林。他們沿途探險拍照,突然在土堆上發現了一只裸露的人手,學生們驚恐逃離後就撥打了報警電話,敬察們立刻來到這片發現屍體的森林,經過現場確認。警方得知死者為女性,身份不詳,發現屍體的地方並不是第一現場,疑似被前幾日,由台風引發的泥石流沖刷到此處。現場經過勘察之後,刑事組組長阿成在死者附近找到了一個紅色的火柴盒,上面印著的正是台北一家名為「光」的日式酒館。

時間來到三個月前,夜幕降臨華燈初上,酒館的世界也即將對外開放。蘿絲作為店鋪的媽媽桑,她來到化妝間的門口,催促陪酒女郎們快些做准備。這時有人告訴她,阿蘇似乎還沒有出現,蘿絲一想便猜到發生了什麼,徑自來到一家餐廳,只見阿蘇和一個略顯稚嫩的男孩正相對而坐。蘿絲立刻拉起阿蘇想要帶她離開,但男孩拉住阿蘇的手腕。蘿絲見狀,略帶嘲諷的告訴男孩,不讓阿蘇上班的話,他身為一個窮學生,會完全養不起阿蘇。

說完,蘿絲強勢的拉起阿蘇離開,兩人來到一家小餐館填飽肚子,阿蘇一臉憂郁的說起剛剛的男孩,感嘆陪酒女郎的愛情是否都是如此坎坷,遇見的不是沒有情的有錢人,就是沒有錢的有情人,無論那一種都不能長久。蘿絲看不慣阿蘇喪氣的模樣,指責一個窮學生就能攪亂她的思緒,但阿蘇知道,蘿絲的感情最近也頗為不順。她的男友江瀚是個編劇,已經許久沒有與蘿絲聯系,蘿絲對阿蘇解釋著,江翰交稿前都會閉關,只要他一截稿,就會立刻聯系自己。

雖然在好友面前強撐著尊嚴,但背地裡,蘿絲一直在瘋狂的撥打江瀚的電話,一遍遍的對他留言,想要得到回應。但江潮卻沉浸在寫作之中,始終沒有理會蘿絲。陪酒女郎的無奈,就是每天都會面對各種三教九流的人物。這天,營業結束之後,兩個混混堵在了門口,原來一名叫做阿季的陪酒女郎欠下了高利貸,引得要債的人追到了這裡,幸好人脈頗廣的阿蘇前來解圍,憑借和黑道大哥的交情,讓混混暫時離開這裡。之後,洛斯找到阿季提出要將她辭退,這讓阿季十分慌張,她知道自己已經不再年輕,又沒有一技之長,如果蘿絲再將自己辭退,幾乎就要走投無路。

最終蘿絲在阿季的懇求下,心軟將她留了下來。阿季臨走前提醒蘿絲回家路上要小心,那群要債人不會這樣善罷甘休。果然,在蘿絲打烊後,回家的路上,一群人尾隨在她身後。正巧,身為刑事組組長的阿成及時出現,立刻嚇退了那群尾隨的人。但羅絲並不知情,她猛的沖出來將阿成暴打一通,立即飛快的逃走。經歷過驚險一幕之後,讓蘿絲更加想得到江翰的關心,但可笑的是,即使兩人交往已久,但蘿絲還不知道江翰家的地址。不得已,蘿絲只好找到了電視台,卻看到江翰正和一名女演員攜手離開,蘿絲的心被狠狠刺傷了,她一路跟蹤江翰來到他家,進門後便開始質問他與女演員的關系。但蘿絲的幽怨只換來了江瀚不愛了三個字,江翰顯得毫不在意,還提起她陪酒女的身份。說著這些愛恨離別只是家常便飯,何必如此在意!看著辜負自己的江瀚,蘿絲氣憤的將墨水灑滿他桌上的稿子。

夜晚,阿蘇來到蘿絲家中,與蘿絲的兒子打過招呼後,就抱著羅絲安慰,哭泣的蘿絲回想起剛認識江翰的時候,那時他還是個溫柔多情的才子,和如今絕情的模樣天差地別,不禁讓蘿絲感到心痛。但工作還是要繼續,這天上班之後,阿季因為想要爭奪另一名陪酒女愛子的賣酒抽成,兩人間鬧起了矛盾,最後愛子索性把錢都讓給阿季,諷刺著誰讓她有債務問題。愛子憤然離去後,江翰來到店裡他交給阿蘇一筆錢,那是他曾經欠下蘿絲的債務,兩人坐在吧台喝酒,有些微蘸的江翰趁著醉意強吻了阿蘇,被阿蘇狠狠推開。但吧台後似乎有個人看到了這一幕,阿成在遭遇蘿絲毆打的那天晚上,撿到她遺落的錢包,幾日後蘿絲收到警局的消息,來到失物招領處取回,同時也解除了誤會,知曉當天自己毆打的人其實是個警察。

蘿絲辦完手續正要離開時,天空下起雨來,阿成見狀上前遞給她一把傘,並和蘿絲攀談起來。他看見蘿絲使用的火柴盒上印著日式酒店光,想起自己最近正在偵查的一宗違禁藥品案,正好與這個酒館有所聯系。阿成便借口,要蘿絲對毆打自己的行為做出補償,約定了下一次光臨酒館,讓蘿絲請自己喝一杯,蘿絲爽快的答應這個要求。

而三個月後,警方在屍體邊上找到的證物,正是蘿絲使用的火柴盒。時間回到案件發生前,夜幕降臨,酒館即將開工時,服務生在吧台見到江翰的戒指,詢問阿蘇昨夜是否和他在喝酒。此言一出,陪酒女郎們個個臉上的表情顯得十分微妙,不一會兒蘿絲來到酒館中,她坐在一群電視台制作人的卡座裡,左右逢源的讓他們買酒,還拜托繼續關照江瀚的事業,絲毫沒有暴露出她與江翰早已分手,這是蘿絲身為陪酒女的素養。但離開熱鬧的風月場,蘿絲依舊還深陷在失戀的陰霾中。這時阿蘇交給她一疊錢,說這是江翰還給她的錢,蘿絲一邊數著錢一邊落淚,她知道江翰將這些錢歸還是為了擺脫自己,想要兩部相欠。但蘿絲心中不甘,為了發洩心中的怨氣,她來到一家專門為女性提供服務的酒館,看著取悅著女性客戶的男人們,蘿絲和阿蘇不禁感慨,這個世界還是錢最重要,只有錢不會背叛自己。

意外的是,兩人在這裡看到了店裡的陪酒女百合,她似乎對一個男人動了心,經過一晚的宿醉。翌日,兒子告訴他,舅舅打來電話,今天是外公的生日,讓蘿絲回家中祝賀,但蘿絲的心情卻很復雜,她對家中並沒有什麼感情,父親將所有心血都拿去培養長子,蘿絲的哥哥大學畢業之後就在美國工作,卻沒有盡到扶持家中的責任。而蘿絲曾因為被前夫牽連而入獄,與父母的關系也十分冷淡,這些年來,照料父母的重擔一直落在妹妹身上。聚餐之後妹妹告訴蘿絲,前幾天前夫來看過爸媽,他如今的生活看起來十分光鮮。

這天,酒館的常客約出阿蘇、阿季和花子一起打高爾夫球,期間告知她們,自己即將要返回日本,這讓阿季對他動了心思,對常客開始各種勾弓,卻被阿蘇插手阻止,被壞了如意算盤的阿季對阿蘇心懷怨恨,返回化妝間時,冷冷的對她說著,自己知道阿蘇做的好事,這讓阿蘇也感到心慌,覺得阿季看到江翰和自己接吻的畫面。當晚,阿蘇觀察著和蘿絲聊天的姐妹們,生怕這個流言會傳到羅絲耳中。

不一會,阿成帶著警察闖了進來,他亮出搜查令,表示酒館存在非法藥品交易,需要對在場人員進行搜身。這時叫百合的陪酒女匆匆來到洗手間,將手中的藥品沖下馬桶。阿成沒有搜出藥品,被上司狠批了一頓。隔日,阿蘇與江翰再次見面,將蘿絲拒收的錢又還給江瀚,期間江翰依舊停止不了風流的本性,對阿蘇多番挑逗,幾番溫柔攻勢後,阿蘇竟也握住了江瀚的手。

夜晚,之前與阿蘇戀愛的大學生來到了酒館,故意挑事一般,甩出一疊錢讓阿蘇招待。但阿蘇絲毫不把他放在眼裡,只是讓愛子收錢上酒,自己繼續回到其他卡座。大學生看著陪伴其他客人的阿蘇,心中的充滿嫉妒,一杯接著一杯把自己灌醉,最後淋著雨醉倒在馬路邊。下班後的阿蘇路過大學生,聽見他帶著醉意說著,自己知道她做了什麼。原來那天晚上,躲在吧台後偷窺的人正是大學生,看見阿蘇和江翰接吻、親熱。這讓大學生怒不可遏,他警告阿蘇,自己不是那麼容易就被甩掉的人,阿蘇沒有說話直接轉身離開。

這時一把傘舉過大學生的頭頂,愛子走到他的身邊。一年前,大學生在生日當天,被男同學帶著來到了酒館,負責招待他們的正是阿蘇,溫柔知性的阿蘇立刻吸引了大學生的目光,那邊的愛子卻急忙躲進了化妝間,因為這群大學生正是她的同學。躲避的愛子遭到其他陪酒女的嘲諷,認為她出來當陪酒女郎就不要臉皮薄,於是愛子索性鼓足了勇氣,主動來到大學生的卡座陪酒。見到愛子之後,所有男生果然都露出詫異的神色,並對愛子的工作產生濃厚的興趣,打聽之余還提出玩喝酒脫衣的游戲。正在愛子面露難色時,大學生主動幫助愛子解圍,替她喝下大杯的酒。雖然只是一個小小的舉動,卻讓愛子心中充滿溫暖。從那一刻起,她就對大學生產生了別樣的情情。這時,大學生在男生的心煎,上台和阿蘇合唱了一曲,阿蘇成熟大姐的魅力讓大學生難以忘懷,當晚酒館打烊後,喝的爛醉的大學生倒在路邊,這時阿蘇蹲在他眼前,露出溫柔的笑,這個笑容慢慢溶化著大學生的心,他當場向阿蘇表白,並親吻了對方,兩人就這樣開展了戀愛。

可現在已經物是人非,大學生再次醉倒在酒館門口,得到的卻是阿蘇無情的背影。愛子只好拖著大學生回到自己家中暫住,愛子在照料大學生時,從他口中聽到了阿蘇破壞別人感情的內幕。另一邊一大早,阿蘇醒來,隨後洗掉了床頭的煙灰缸,那是昨夜她與江翰纏綿後留下的煙蒂。不一會,蘿絲來到阿蘇的家中,坐下之後蘿絲慣性點燃香煙,卻發現桌上的煙灰缸不見了,她知道阿蘇已經戒煙,便質問著她為何不說實話。這句話讓阿蘇的心中緊張起來,害怕自己和江翰的關系被蘿絲知曉,但所幸只是虛驚一場,原來蘿絲只是聽說,大學生昨夜來到酒館鬧事,所以認為阿蘇不堪其擾,心中煩悶又抽起煙來。阿蘇心中放下了大石頭,隨即配合的點燃香煙,並轉移蘿絲的話題,詢問她今年的生日要如何度過。但蘿絲卻露出了愁容。

這天,兒子一放學,蘿絲的丈夫就來學校接他,兒子知道爸媽的關系水火不容,雖然還沒有辦理離婚,但是已經長期分居。因此回家之後,他小心翼翼的告訴蘿絲,爸爸時常來找自己見面,但兒子知道這樣會讓蘿絲不開心,所以他讓爸爸往後不要再來找自己。但剛說完,蘿絲就接到警局的電話,丈夫開車撞到電線桿,但他卻說自己沒有錢,需要妻子蘿絲前來交付保釋金,一直對他避而不見的蘿絲只好來到警局。辦完手續之後,丈夫仍舊糾纏蘿絲,一旁的阿成見狀,便詢問蘿絲需不需要幫忙,這才把丈夫嚇跑。借此機會,阿成主動和蘿絲緩和關系,提出今晚來到酒館喝酒,但整晚阿成都在仔細觀察著酒館裡的所有人,他依舊記掛著上次的藥品案件,想要打入內部套取一些線索。這天晚上,百合迷戀的男公關找到她,原來藥品正是他交給百合的,但沉浸在溫柔陷阱裡的百合已經無法自拔。

愛子下班後回到家,大學生剛從昏睡中醒來,見到大學生清醒,愛子開始詢問他昨晚的醉話是不是真的,原來昨晚將江潮和阿蘇的私情全都抖了出來。聞言,大學生請求愛子為他保密。這天,江翰再次來到阿蘇家中,對她傾述著自己事業上遇到的煩心事,善解人意的阿蘇是個絕佳的傾聽者,讓江翰十分心動,正當兩人要親熱時,門鈴再次響起。阿蘇打開門發現竟然是蘿絲,她錯愣的讓蘿絲進門,背著她手忙腳亂的收起江瀚的衣物,趁著蘿絲在衣櫃翻找衣服時,江瀚離開了阿蘇的家。夜晚阿蘇一打開自己在酒館的儲存櫃,就發現有人在裡面放著一盒香煙,這個提醒讓阿蘇有些心慌,但她卻沒有被嚇到,只是當著全體陪酒女,用有蟑螂暗示那名背後威脅她的人,表示自己抓到蟑螂的話,一定不會放過。此時蘿絲走進化妝間,提出讓大家在自己生日那天,都要穿上同款的紅色高跟鞋。一邊說著,蘿絲展出著自己腳上的鞋子,這雙紅色高跟鞋,正是森林中屍體腳上的那只,而在發現屍體後,阿成爬上了屍體一側的山坡,在上面找到了遺落的另一只高跟鞋。他斷定這個山坡上才是拋屍的第一地點。

阿達第一次來到酒館那天,無意中在廁所聽到兩名陪酒女的對話,似乎在討論交易藥品,這讓阿達倍加留意,為了繼續跟進後續,阿達主動接近提出交易的陪酒女花子。第二天阿達和阿成埋伏在酒館門口,准備蹲守交易卻什麼都沒有發現。這時花子發現,拿著對講機的阿達覺得十分奇怪,阿達為了轉移注意力,提出約她一起去迪廳跳舞,這時蘿絲也給阿成發去了生日會請束,讓他到時候過來一起同樂。

夜晚打樣時阿季來到阿蘇面前,抱怨著今晚的抽成分配不均,阿蘇二話不說就丟給她兩張鈔票,並讓阿季將話講開,不必又是警告又是威脅。聞言,阿季坐了下來,原來她只是發現,阿蘇與她想要勾引的日本常客早有私情,阿季認為常客一直都是自己的客人,阿蘇的橫刀奪愛十分過分,但更過分的是,她和常客發生私情的時候,她正在與大學生交往。阿季鄙視的說著,自己恨不得殺了阿蘇。聞言阿蘇依舊保持著鎮定,並警告阿季,如果她不能殺死對方,受傷的很可能是自己。阿季知道阿蘇的人脈和手段,便也不再多說,只是在離開前說下狠話,表示自己不會和阿蘇和解,但也不會懼怕她的針對。這時阿蘇詢問,那她留下這包煙草作何用意,阿季不屑的回答,自己從來都不抽煙草,這並不是她留下的。

夜晚,阿季剛回到簡陋的家中,催債的電話就打來,阿季低聲下氣的應付完這些惡徒,抬頭看了看合照,那曾是她真心對待過的一位日本客人。但對方回國之後就再也沒有聯系過阿季,阿季掩面痛哭起來。而阿蘇拿著煙草回到家,思考著是誰把江翰愛抽的煙草放進自己的衣櫃,既然阿季不知道她和江瀚的事,那麼就剩下已經知道秘密的大學生。第二天,阿蘇來找大學生,旁敲側擊的打探是否是大學生留下的煙草,並勸告他放下這段感情,但大學生沒有妥協。回到教室之後,他被老師點名上交報告,幸好愛子及時伸出援手,幫他寫好了報告,大學生才避免了課業重修。下課後,大學生和愛子一起吃飯,愛子將他愛吃的荷包蛋放入大學生餐盤中,期間大學生告訴她阿蘇來找自己,愛子當讓知道阿蘇為什麼來找他,因為阿蘇衣櫃裡的煙草,正是愛子放進去的。她氣不過,為大學生報仇。聞言大學生氣憤的讓愛子不要多管閒事,卻被愛子反駁,並處慫恿大學生對阿蘇展開報復。

趁著空閒,蘿絲約丈夫辦理離婚手續,她在心中早已把丈夫當成前夫,但丈夫就是不願意辦理手續,他願意用余生來彌補蘿絲母子。另一邊,阿達在與花子接觸之後,終於等到了她和其他女人交易的時機,但卻發現花子口中貨,只是一堆賣給同行的避孕藥,阿達的行為讓花子十分心寒,原來接近自己只是為了辦案,阿達自知誤會了花子,再次來到酒館想對她賠禮道歉。正巧,今晚花子遇到騷擾她的客人,阿達便仗義出手幫她解圍,心情低落的花子夜晚來到蘿絲家過夜,兩人說起了在監獄中的生活,原來花子曾因為不堪男友的欺負殺人未遂,在獄中結識了蘿絲。蘿絲與花子在監獄裡時常互相照顧,因此在花子出獄後,蘿絲也將她帶入酒館工作,對花子有著知遇的恩情。

而對蘿絲有恩的人正是阿蘇,當年蘿絲出獄,來迎接她的只有兒子和阿蘇。之後,阿蘇邀請蘿絲一起創辦這家酒館,還讓蘿絲也成為老板之一,讓她忘卻過去的灰暗,重新開啟新生活。很快,阿蘇在家中擺弄著要送給她的生日禮物,兩人從學生時代相識至今,每年羅絲的生日,阿蘇都會送她一條絲巾,至今已經有10余年,仿佛成為雷打不動的傳統。這時,江翰把玩著蘿絲的生日禮物,隨後與阿蘇親熱起來,蘿絲完全不會想到,自己視若珍寶的禮物,竟會出現在朋友與愛人偷情的場合。

夜晚,酒館早已裝飾的十分喜慶,蘿絲送給大家每人一雙同款紅色高跟鞋,這時酒館的會計拿著上次陪酒女們,與常客打高爾夫球的照片回到酒館,蘿絲第一個拿過照片翻看起來,卻發現後面幾張,竟然是有人偷拍阿蘇和江翰約會親吻的照片,這一瞬間蘿絲喜悅的表情凝固在臉上。生日宴會上,阿蘇在台上訴說著她和蘿絲多年的姐妹情,這個場面與身在後台被照片震驚的渾身發冷的蘿絲,形成了諷刺的對比。這時輪到生日會的主人公蘿絲上台致辭,她只好調整了情緒來到聚光燈下,但無論蘿絲如何強顏歡笑,心思細膩的阿蘇還是察覺到了她的失落。致詞之後,蘿絲對著蛋糕許願,她將最後一個願望藏在心中,並扭頭別有深意的看了阿蘇一眼。

生日宴期間,蘿絲來到洗手間補妝,離開時遇到阿成。阿成也看出蘿絲的不開心,便隨口安慰到,誰惹她不開心,討回來就好,又不用爭當好人代表。這句無心的話卻讓蘿絲心中復仇的萌芽慢慢產生。在阿蘇的活躍下,陪酒女們和客人玩起了看腿猜人的游戲,這時江潮和電視台的人也來到酒館玩樂。還不知江翰與羅絲分手的電視台人員,不斷開著兩人的玩笑,還讓江瀚來猜。果然,江瀚猜中了哪雙腿是蘿絲的,但蘿絲也擠出笑容,招待著這群客人。這時,有人叫愛子來門口一趟,愛子一來到門口大學生就質問她,是不是拿走了自己拍下的照片。原來被蘿絲看到的照片,正是大學生跟蹤阿蘇和江潮所拍下的,隨後愛子來到大學生宿舍送飯時,無意中發現了這組照片,便將其悄悄拿走,塞進高爾夫球的照片中。大學生發現照片不見之後,立刻猜到是被愛子拿走。愛子果斷承認下來,但看著大學生對阿蘇舊情難忘,懦弱的模樣,愛子心中也燃起了無名火,怒罵了大學生後轉身離去。

卡座中,蘿絲和江翰緊緊坐在一起,依舊展露出情侶的模樣,還在電視台人員的起哄下,玩起同吃一根餅干的小游戲,兩人依舊親密無間,讓一旁阿蘇十分難受。一向左右逢源波瀾不驚的阿蘇,竟然失手打碎了一個杯子。這時音樂聲響起,蘿絲點了一首月亮代表我的心,這是她和江翰初見時結緣的歌曲,如今她要江潮唱給自己聽,隨後蘿絲趴在江瀚耳邊輕聲說著,就像這首歌對她的意義一般,人生中所有的愛和恨,自己都會永遠記得。

生日宴會結束之後,蘿絲無力的倒在化妝間的椅子上,送完了一個又一個工作人員後,她打開了衣櫃拿出阿蘇送給她的絲巾,眼淚開始不住的落下。另一邊,已經被嫉妒沖昏頭腦的阿蘇,在離開酒館後立刻和江瀚來到酒店纏綿,她要將今晚的不甘完全宣洩而出。激情過後,為什麼不直接宣布他和蘿絲已經分手,說到這裡,江瀚又露出了自己不激浪子的一面,語氣瞬間冷了下來。說著是否公開是自己的自由,說完便借口趕稿離開了酒店。臨走前,阿蘇說道,她感覺蘿絲已經知道了兩人間的私情。阿蘇回到家中時,大學生正守在門口,阿蘇以為他仍舊對自己糾纏不清,但大學生卻是來道歉的,自己拍下她和江潮約會的照片並被愛子拿走了。事到如今,阿蘇終於明白,一直在暗地裡威脅自己的人就是愛子。

這天,男公關找到百合,將兩包藥物交給她,男公關告發了藥物的供應上家,為了日後能獨吞生意,但這段時間他需要暫時避一避風頭,所以讓百合替他保管剩下的藥物。被愛情沖昏頭腦的百合答應了下來,並在夜晚,將這些放進了酒館的衣櫃。花子發現蘿絲最近的精神狀態很差,蘿絲將那組照片拿給花子看,花子立刻意識到事態的嚴重性,但她知道蘿絲和阿蘇是多年好友,還是勸說蘿絲去和阿蘇談一談。

這天下班後,阿蘇和蘿絲兩人獨自留在酒館,蘿絲終於卸下了強撐的假面,痛哭著問道,阿蘇為什麼非要選擇江瀚。阿蘇也紅著眼眶,說出自己的真心話,承認她很早就喜歡江瀚,但礙於他和蘿絲的感情,一直隱忍在心。直到蘿絲和他分手,阿蘇才敢和江瀚在一起,她自認為沒有插足蘿絲,只是在對的時間裡,勇敢去追求了心中的愛情,蘿絲沒有資格指責自己。

另一邊,花子下班之後並沒有回家,而是一直在酒館外等待阿達。自從上次阿達英雄救美,花子和他的關系便更進一步。終於阿達的身影珊冊來遲,但一輛面包車卻越過阿達,當著他的面將花子拖拽上車。車裡的人正是上一次,在酒館裡騷擾花子的客人,花子在車中飽受凌辱過後,被客人丟在半路倒在雨夜的馬路上。狼狽的花子想起了自己曾經作為妓女,那段毫無尊嚴的生活,但孤立無援的她只能慢慢的爬起來,躊躇地往回走。

在途中攔了一輛車來到醫院,並打電話給了蘿絲,蘿絲和阿蘇來到醫院的同時,阿成和阿達也趕到,看到受傷的花子,阿達十分自責,大發了一通脾氣,勢必要抓到那群惡人為花子討回公道。看到有男人會為了自己的遭遇而生氣,這讓花子感動的流下眼淚。花子的突發事件,讓阿蘇和蘿絲彼此都冷靜了下來。除了情場糾葛之外,她們還有另一個身份,那就是酒館的媽媽桑,兩人之間如果鬧崩,並不利於店裡的生意。阿蘇希望蘿絲能調整好情緒,繼續經營她們的酒館。蘿絲將花子接到自己家中暫住,並為她請了幾天假,蘿絲煮好姜湯,卻發現花子在浴室中哭泣,她連忙推門而入緊緊的擁抱花子。抽泣地花子在羅絲懷裡,不斷的問著自己為何總是逃不掉過去的人生,她難道注定只能像過去那樣,留下一輩子都洗不掉的污點嗎。

很快,花子的遭遇也傳到了其他陪酒女的耳中,百合和阿季在背後議論時,被阿蘇抓到,阿蘇借著機會教訓她們兩人。走到愛子面前,有些人長得純真無害,內心卻十分陰毒,阿蘇的話讓愛子感到一絲不妙,今晚便想請假回家。在離開前,愛子被阿蘇攔下,阿蘇以過來人的口吻告誡愛子,即使喜歡大學生,也不要做出這種攻擊情敵的行為,因為這並不能贏得男人的心,反而會顯得自己毫無自信。愛子見事情已經曝光,索性承認下來,並指責是阿蘇自己行為不端,還好沒有讓蘿絲看見,否則難堪的只會是阿蘇自己。但剛說完這句話,蘿絲就從兩人身後路過,她上前幫助阿蘇說話,讓愛子不要因為自己的妒忌心,拿別人當槍使。她和阿蘇認識這麼多年,不會這麼容易被花子挑撥,看見阿蘇和蘿絲並沒有鬧翻,愛子只能自討無趣,蘿絲本想將她辭退,但礙於花子請假,店裡人手緊缺,阿蘇便將愛子留下繼續工作。因為蘿絲的仗義相助,阿蘇企圖和她修復關系。但下班後,阿成卻在酒館門口等待蘿絲,阿蘇便識趣的先行離開。在阿成的糾纏下,蘿絲終於同意和他來到台球館,蘿絲終於恢復了一絲活力,和阿成打起了台球。蘿絲用脖子上的絲巾綁住頭發,動作妖媚動人,阿成也不禁多看了幾眼。

花子在蘿絲家中居住了半月,卻在一次阿蘇拜訪之後,突然給蘿絲留言要返回老家,而阿蘇和江瀚的感情似乎也到了瓶頸期,她開始重蹈蘿絲的覆轍,幾日都見不到江翰,給他打電話永遠都是語音留言。另一邊,即將回到日本的常客拉住阿蘇的手向她求婚,這讓阿蘇十分為難,但心中更加難受的人是阿季,阿蘇搶走了她盤算好當貴婦的機會,只能終日乞求佛祖,讓她中一次大獎。這天,男公關找到百合,讓她在酒館交易藥品,百合便瞞著所有人和客戶暗地裡交易,卻不料阿蘇留意到店內電子秤周圍的白色粉末,對百合起了疑心。隨後,她將百合的藥品都換成了面粉,並對她攤牌,警告百合不要給酒館惹麻煩,如果有下次,阿蘇一定會報警。

驚恐的百合立刻打電話給男公關,但對方聽說她沒有交易成功,還被媽媽桑發現沒收了藥品,立刻露出本來面目,掛斷了百合的電話。夜晚,阿蘇下班回到家後,發現江潮在門口等待已久,見到情人,阿蘇立刻笑逐顏開,但江翰表示,他只是回來拿走自己遺落的外套。阿蘇雖然沒有蘿絲那般情緒激動,但她也開始懂得,自己和江瀚的感情已經漸漸式微。阿蘇願意和平分手,但想要一個分手的理由。對此江翰回答著,他原本以為,善解人意的阿蘇是自己的滿意伴侶,但相處之後才發現,原來阿蘇也會善妒也有控制欲,只是她一直不露聲色。如果說,讓江翰非要在蘿絲和阿蘇之間做選擇,那他還是會選擇蘿絲。這句話讓阿蘇徹底失控,她哭著抱住江瀚,卻被無情推開,受到打擊的阿蘇在恍惚中摔碎了杯子,拿起碎片想要自我了斷。

4年前,阿蘇和江翰在圖書館初遇,因為時常一起借書,兩人漸漸熟絡起來。一天阿蘇在圖書館睡著,直到夜黑被江瀚叫醒,眼前這名帶著書卷氣的溫柔男人,不但不慌反而雀躍的告訴阿蘇,今晚的圖書館是只屬於他們兩人的天地。江翰獨特的氣質從那時起,就深深吸引著阿蘇。但她不會想到四年之後,當自己真正擁有過江瀚,他暴露出冷淡無情的另一面,會把阿蘇的心傷的如墜冰窟。

不一會,蘿絲的兒子有事來找阿蘇,敲門無人應答後,他便從門口的暗格拿出鑰匙開門進入,卻發現阿蘇割傷了手腕,正虛弱的倒在地上。兒子立刻將她送往醫院,在救護車上阿蘇不停對著兒子道歉,說自己欠了他太多。此時蘿絲正在酒館開會,由於花子請假,愛子又和兩位媽媽桑鬧矛盾,店內急缺陪酒女,蘿絲便對會計提出,讓她轉為陪酒女的提議。會計雅雅表示會考慮,剛說完,蘿絲就接到兒子的電話,得知阿蘇出事,她立刻趕去醫院,蘿絲讓兒子先打車回家,隨即走進阿蘇的病房,阿蘇告訴蘿絲,自己被江瀚拋棄了。對方還說,如果非要在自己和蘿絲之間做選擇,那江潮會選擇蘿絲。看著阿蘇絕望的模樣,蘿絲勸她不必為了江瀚這種男人傷害自己。但阿蘇卻聽不進蘿絲的安慰,她輸給了蘿絲,所以無論蘿絲說什麼,此刻對阿蘇來說都像一種嘲諷,她請求蘿絲離開,不要留在這裡彼此折磨。

就在蘿絲乘坐電梯離開時,正巧遇上阿成在抓逃犯,逃犯走進電梯順手拿刀狹持蘿絲。在電梯抵達一樓時,阿成猛的推開逃犯,將蘿絲救下。阿成的手因為狠狠捧了逃犯而受傷,蘿絲便問道,把人往死裡打是什麼感覺?明明她前幾日,才恨不得把某個人打死,但一聽到那個人受傷,心中卻還是會心疼。阿成一聽便知道蘿絲所指的人是阿蘇,他開解著蘿絲,正是因為她們之間的姐妹情太深,所以愛恨都很濃烈,如果蘿絲想做什麼就去做,憋在心裡太久會生病。

今晚阿蘇住院,常客便落在阿季一人的手裡,阿季覺得這是上天給她的機會,便施展了渾身解數,想要拉近常客的心。她親自下廚,做了一盤常客亡妻生前最擅長的料理,熟悉的味道果然勾起常客一絲念舊之情。這時,阿季握住常客的手,說著自己願意成為亡妻的替代品,竭盡一生好好服侍他。但常客掙脫了阿季的手,謝謝她的好意。

蘿絲今晚沒有去酒館,而是敲開江瀚家的大門,告訴他阿蘇自殺未遂,正躺在醫院裡,希望江潮能回到她的身邊。聞言江翰雖然震驚,但他卻不能答應蘿絲的請求,他也紅著眼眶讓蘿絲不要對自己有所期待。見江翰態度堅決,蘿絲不再多說,憤然轉身離去。但蘿絲失望的背影,卻一直在江瀚腦中揮散不去。第二天,他終於鼓起勇氣來到醫院看望阿蘇,但阿蘇知道江翰的出現只是因為蘿絲找過他而已,心中更是不屑,認為蘿絲只是在可憐自己。

另一邊,羅絲來到花子的老家找她,與花子的父母打過招呼,蘿絲嚴肅的詢問花子,為何留書一封就匆匆離開?花子這才告訴蘿絲真相,是阿蘇找上門讓自己離開,這讓蘿絲有些氣憤。羅絲無視阿蘇的決定,再次把花子帶回台北。這天晚上酒館正在營業,愛子的媽媽突然闖進來大鬧一番,原來她並不知道愛子在酒館當陪酒小姐,直至收到一疊她陪酒的照片,才知道女兒正在風俗店工作,這讓媽媽覺得十分丟臉,當場把愛子趕出家門。這件事讓愛子記恨在心,認為這是阿蘇報復自己的手段,愛子當場辭職,並於夜晚潛入阿蘇家中。

阿蘇回到臥室後一打開燈,竟看見愛子拿著剪刀坐在角落,被嚇了一大跳。愛子說著,自己把她的照片洩露給蘿絲,所以阿蘇也拍下自己的照片給媽媽看施以報復,愛子雖然恨透了阿蘇但沒有動手,只是朝著阿蘇步步緊逼。說著自己相信只要作惡就會有報應,阿蘇遲早會獲得該有的懲罰。這時,門外響起鈴聲,來者正是常客,他沒有在酒館等到阿蘇,出於關心便上門看望。這時愛子也走出來,與常客寒喧過後就離開了阿蘇家。常客對阿蘇十分溫柔,還帶了食物前來,兩人坐下後,常客再次對阿蘇表達了求婚的意願。這一次,阿蘇思考片刻後答應了他,愛子繼被媽媽趕出家門,又從酒館辭職之後,也來到學校辦了休學手續,大學生聽到這個消息後,立刻來到愛子的出租房,詢問她到底發生了什麼?愛子賭氣地回答是自己不自量力,替大學生出頭去和阿蘇斗。現在她離開了酒館,又被媽媽趕出家門,身上沒有錢,連下一餐飯錢都不知道在哪裡。聽完後大學生只是默默的離開,但不一會兒,愛子家就響起了敲門聲,原來是大學生在門口放下了許多食物。愛子打開便當吃起來,大學生的關心讓她忍不住掉下眼淚。

次日,陪酒女們來到酒館上班時,居然發現化妝室遭到了打劫被翻的一團亂,百合沉默著看著滿地狼藉,這正是她和男公關的傑作。昨夜他們為了找到那兩包藥物,將化妝間翻了個遍,但依舊沒有找到。花子報警,阿成和阿達來到現場勘察過後,化妝間保險櫃裡的錢全都被拿走了,但酒館的各個出入口,並沒有被破壞過的痕跡。這讓阿成懷疑,是內部人士作案,但話一出口就被蘿絲懟了回去,她對自己的員工百分百的信任,所以並不喜歡聽到這種話。這時會計提出,店裡的阿季有欠黑道的錢,懷疑這群人是沖著阿季來的。

此時的阿季正提了一大袋食材,闖進常客家中,稱自己要做一桌子的飯菜為常客餞別。但實際上阿季卻心懷鬼胎,愛子之前曾在她面前煽風點火,讓她如果想抓住機會改變命運,就趁早和常客把生米煮成熟飯,不要總是擺出一副賢妻良母的模樣。這句話最終讓阿季決定孤注一擲,她將催情藥放進了煲湯中,在常客回家之後,殷勤的和他一起吃飯。果然在藥物作用之下,阿季和常客度過了一夜春宵。

但第二天阿季醒來後,迎接她地正是阿蘇。阿蘇告訴她,自己已經答應常客的求婚,會隨著他一起去日本。她今天來到這裡,除了請走阿季,還要幫常客打包回國的行李,賠了夫人又折兵的阿季只好灰溜溜的離開。但馬上又被阿成請到了警察局,阿季不耐煩的告訴阿成,該被調查的人不是自己,而是被辭退的愛子。但阿成始終沒有找到愛子,即使在森林女屍案之後,愛子依舊不見人影,連愛子母親都沒有她的消息。

而百合和男公關拿著從酒館裡搶走的錢逍遙快活,那天晚上他們沒有發現藥品,男公關為了偽裝成外部人員打劫的假象,把店裡的營業款全都拿走,但他仍舊還臨記著那兩包藥,認為既然不再酒館裡,那麼阿蘇一定是把藥品藏在自己家中。於是他和百合策劃著潛入阿蘇家中翻找。晚上常客來到酒館,當著所有人的面向阿蘇求婚,並為她帶上了閃耀的鑽戒。店裡的女人們露出不同的神情,除了驚詫歡呼的客人之外,還有沮喪失落的阿季和看戲的百合,蘿絲則是面無表情舉起酒杯,當作對阿蘇地祝賀。

華燈初上結局,誰害了蘇?

這是阿蘇在酒館上班的最後一天,正好遇到台風過境,風雨加交的日子裡生意是慘淡的。一群人百無聊賴的坐在酒館裡,這時服務生提議,今晚難得清閒,大家不如就此為阿蘇踐行。這時愛子走進酒館,也說著要來為阿蘇送行,阿蘇首先端起酒杯敬在場所有的人,希望她離開之後大家繼續把酒館經營下去。第二杯酒,她敬給羅絲,謝謝她對自己半輩子的照顧。羅絲並沒有說話,只是含著淚將杯中的酒喝下。此時小豪拿出相機,留下一張珍貴的大合照。

時間來到了案發當天,法醫給屍體做完檢查之後,判定死者的致命傷是後腦勺的重擊。蘿絲來到了停屍房,法醫掀開白布終於露出死者的真面目,蘿絲早已泣不成聲,躺著地正是阿蘇。究竟是誰殺了阿蘇?是因妒生恨的阿季,還是前來報復的愛子,抑或是尋找毒品的百合與男公關,誰都不得而知。只是在風月繚繞的華燈下,徒留阿蘇的一縷香魂,被埋葬在糾葛百味的人生中!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