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flix韓劇《我是遺物整理師》影評:通過整理遺物的故事,突出了一系列廣泛的社會問題

由李帝勳和洪承熙主演的Netflix韓劇《我是遺物整理師》避開了浪漫的隱喻,剛開播就收穫了一片好評。

netflix韓劇《我是遺物整理師》影評 通過整理遺物的故事,突出一系列廣泛的社會問題

在韓國,孤獨終老也變得越來越普遍,因此,甚至有一個專門的術語:godoksa,如果一個人孤獨地死去,周圍沒有人注意,會發生什麼呢?誰來清理死者的後事,誰來記住他們的生活?

Netflix公司新推出的韓國影集《我是遺物整理師》於2021年5月14日上映,這部劇尖銳而優雅地解決了這些問題。這部劇的主角是一個20歲的阿斯伯格綜合症患者,他是一名遺物清理員,負責清理那些孤獨死去或在悲慘情況下死去的人的住所。《我是遺物整理師》沒有像大多數主流韓劇那樣使用浪漫的修辭和多愁善感的腔調,它展示了一定程度的社會意識,這在Netflix對韓國內容的投資之際是個好兆頭。

netflix韓劇《我是遺物整理師》影評 通過整理遺物的故事,突出一系列廣泛的社會問題 01

20歲的男主患有阿斯伯格綜合症,他有過目不忘的記憶力和高智商,同時他對日常事務有強迫症,難以控制情緒。這些特質讓他成為了他父親的幫手——家名為“무브 투 헤븐Move to Heaven”的遺物清洗公司的優秀助手。在父親的要求下,他還學會了根據逝者身後留下的東西來敘出逝者的生活故事,這一技能在劇情發展中會派上用場。

韓劇因情節公式化、過分關注明星和愛情而聞名。幸運的是,《我是遺物整理師》沒有遭受上述任何一種狗血劇情所吞噬。與其他netflix獨家韓劇《人性課外課/人文教育101》類似,這部影集也是隻有10集,而不是韓劇通常的16-20集(集數多的韓劇通常會導致節奏緩慢和漫長的狗血愛情情節)。

在這十集裡,《我是遺物整理師》探討了一系列與當代韓國相關,令人印象深刻的社會問題,並以一定程度的細微差別讓人落淚而不傷感。它給人的感覺更像是日本電視劇《深夜食堂》(Midnight Diner)。

《我是遺物整理師》的前兩集講述的是孤獨死亡——一個年輕男子在一次工作事故後在家病倒,另一個是老年婦女患痴呆症。憑藉他夏洛克式的過目不忘的記憶力和智慧,男主不僅整理了這些人的遺物,還整理了他們的情感和社會事務。他幫助並推斷出男人死亡背後的真實情況,並揭露了女人未實現的願望。

netflix韓劇《我是遺物整理師》影評 通過整理遺物的故事,突出一系列廣泛的社會問題 02

這些故事以一種通俗易懂的方式,突出了韓國社會非常真實的弊病。在年輕工人中過度勞作和收入不平等現象普遍存在,儒家思想的惡化(以及其他因素)導致更多的韓國老年人孤獨終老。諷刺的是,《我是遺物整理師》並沒有羅列出大量的統計數據,而是將這些悲劇生動地呈現出來。

然而,《我是遺物整理師》也強調了非孤獨的死亡,這是一個有趣的選擇。這個系列最初的靈感來自一篇名為《離開後留下的東西Things Left Behind》的散文集,作者是一位名叫金璽別的遺物整理師。據韓國媒體報道,金璽別似乎更關注精神疾病患者的孤獨死亡,表現為囤積等行為。

《我是遺物整理師》的創作者可能認為,只關注這些孤獨的死亡會削弱該劇的吸引力和創作潛力。不幸的是,該系列沒有深入探討精神疾病孤獨死亡。但這種與金璽別的原始文章的背離,總體上來講也是有收穫的。《我是遺物整理師》能夠突出一系列更廣泛的社會問題,如家庭暴力和LGBTQ歧視,並更好地加強人類所擁有的生與死的多樣性。

netflix韓劇《我是遺物整理師》影評 通過整理遺物的故事,突出一系列廣泛的社會問題 03

通過主角和每一位死者,強調“不同”可以是美麗的,不是糟糕的。主角由於阿斯伯格綜合症無法表達對死者的深切同情,他給了死者更好的東西:尊重。

與韓國其他娛樂業公司一樣,Netflix似乎也希望投資於那些多元化且日益成熟的內容作品。通過《梨泰院》和《人性課外課》等韓劇,Netflix的韓國影集已經開始著探討跨性別者和青少年欺凌等優秀內容。《我是遺物整理師》也加入這些系列,呈現出積極的趨勢。

Move to Heaven: 我是遺物整理師 무브 투 헤븐: 나는 유품 정리사입니다 預告片視頻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