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殭屍校園》結局1-12全集劇情解析:南拉變成喪屍殺手,李青山與校霸同歸於盡-Netflix韓劇

Netflix韓劇《殭屍校園》第1-12全集劇情解析+結局:南拉變成喪屍殺手,李青山與校霸同歸於盡

《殭屍校園》第1-12全集劇情解析

《殭屍校園》第1-12全集劇情解析:韓劇殭屍校園一開始,女生賢珠掃衛生時在科學教室睡著,醒來後聽到科學室內傳來響聲,賢珠走進查看,在一個箱子裡看到一隻倉鼠。賢珠蹲在地上,將手指深入箱子內逗倉鼠玩,卻被狂躁的倉鼠咬了一口。緊接著倉鼠變的易怒,瘋狂撞擊箱子。這時科學老師聞聲而來,賢珠本打算離開教室,卻被科學老師拉回關在教室內。說到這個科學老師,他的兒子在被同學欺負時,突然變成喪屍的模樣與對方撕打,不小心從高樓墜下,卻沒有死亡,被送到醫院。科學老師去看望兒子,對話時兒子逐漸喪屍化,老師拿起身邊的聖經書,忍看心痛一下下擊打著兒子的頭部。隨後,他將屍體放入行李箱帶出醫院,卻不想兒子並未死亡,在行李箱中不斷掙扎。

另一邊,面對怪異的科學老師,學生間也傳聞不斷,大家總是聞到他身上有屍體腐爛的味道,在他兒子處於失蹤狀態後,科學老師就變的異常奇怪,會在課士突然離開教室。畢竟這些只是傳言,學生們只當是茶餘飯後的談資,並未往心裡去。又是美好的一天,學生們匆匆來到學校,開始新一天的學習生活,班主任注意到一直聯繫不到賢珠,特意來詢問科學老師,科學老師裝作不知情的樣子。待班主任走後,科學老師再次回到科學實驗室,開始錄下自己的實驗過程。他發現賢珠被倉鼠咬後,第一時間為她注射了鎮定劑,但只是減緩了她能病時間,沒多久賢珠犯病,大力扭動著身體掙脫了束縛,她返回教室倒在了正在上課的班主任的懷裡,說著科學老師將她關了起來,見賢珠身體虛弱,秀赫自告奮勇背著賢珠來到醫務室,幾名同學跟隨在身邊照顧。

途中,賢珠垂誕著秀赫的脖頸,心中充斥著咬下去的衝動!來到醫務室賢珠逐漸進入發病狀態,在病床上扭動著身體,頭四處擺動想要咬人,留在教室里的學生們七嘴八舌地議論著。早前,賢珠也參與了欺負科學老師的兒子,眾人認為肯定是因為這點科學老師才監禁賢珠。安頓好賢珠,溫召的閨蜜丸子頭女生回到教室,跟大家講起賢珠身上的怪事,她體溫偏低卻總鬧著好熱,大家好心幫她蓋被子,還抓傷到了女生溫召。最重要的是她的身上有種腐屍味,與科學老師身上的味道一模一樣,很快賢珠被送往醫院。

溫召和秀赫一同往教室走,溫召一直暗戀秀赫,趁著四下無人將自己的名牌送給秀赫,代表著想和對方交往。秀赫還沒來得及給出答覆,青山突然到來,來查看溫召的傷勢。青山與溫召住隔壁,兩人總是同進同出,漸漸地他對溫召產生了感情,溫召的表白被青山打斷!溫召一臉不開心地離開開。

將賢珠送走後,科學老師被帶到校長面前,緊接著接到報案的警察到來,其中的宋警官與科學老師曾打過交到。另一邊,校醫在給賢珠注射鎮定劑時被誤傷,一段時間後她變為喪屍,攻擊著眼前的學生。就這樣一傳十十傳百,喪屍病毒席捲著校園,學生們四處逃命,一窩蜂地來到食堂,看到這一幕,在食堂吃飯的溫召被嚇的腿軟跌坐在地,青山見狀將她拉走,帶著溫召一路逃亡,邊躲避喪屍,邊尋找安全區域。與此同時,秀赫找到班長南拉,拉著班長逃離。

如今的校園已經亂做了一鍋粥,喪屍瘋狂追逐著未被感染者,被咬傷的感染者轉變為喪屍加入撕咬的行列,喪屍的隊伍越來越壯大,未被感染的學生們都躲進了一間教室中。溫召和青山也來逃到裡面,暫時安全的學生們面面相艦,不知該如何是好。而在喪屍暴亂之前,科學老師因為非法拘禁學生被叫到警局接受審問,原來科學老師是美國細胞生物博士,在製藥公司工作過一段時間,後來到學校當老師。警察問起另一樁他兒子失蹤案,對方頓時陷入回憶,在得知兒子總是遭受他人欺負後,科學老師開始想辦法幫助兒子。在把老鼠和貓放進同一籠子中發現,有些老鼠因為恐懼會失去理性,睪酮急速分泌向貓衝去,他把那些老鼠分泌的荷爾蒙進行提煉,注射進兒子體內。本以為兒子的恐懼會轉化為憤怒,使其更加強大,沒想到卻發生了變異,兒子轉變為喪屍。

與此同時量,被送往醫院的阿朱醒來,開始胡亂咬傷身邊的醫護人員,在醫院掀起血雨腥風。學校內,躲在教室里的學生們在想辦法聯繫外界,大家無意間發現一位學生留下的手機,連忙撥通報警電話,表示學校有喪屍出沒,奈何警察並不相信對方的話,焦急的眾人不知如何是好。聰明的溫召聯繫消防局,稱學校發生重大火災,在消防局工作的溫召父親聽到消息心急如焚,帶著大批隊友們前往學校救援。剛報警完,教室逃進來一位男老師,進門就讓大家把門窗封好!男生們封門窗時,溫召的閨蜜丸子頭女生發現男老師有被咬傷的痕跡,連忙聯合眾人請老師離開教室,可話音剛落老師就發生變異四處咬人,一位位女生被其咬傷,同樣發生變異。

這下教室無法再待,幾位男生連忙上前欄住喪屍,掩護眾人撤退。男生們身先士卒攔住迎面而來的喪屍們,一位壯實的小伙更是以一當十為女生們開路,大家一路奮戰,終於在最後一刻,溫召利用消防水管砸開一間教室門,大家躲了進去。可不幸的是,秀赫因為保護眾人淹沒在殭屍中,不知所蹤,而唯一一部手機在混戰中遺落在外面。而在學校外面,射箭隊的小莉和隊員們乘坐大巴趕回學,沒想到在學校門口撞上喪屍,小莉和一名男隊員帶著弓箭進入學校,救下兩位與殭屍搏鬥的學生。與此同時班主任躲在廣播室,為大家播報學校情況,請學生找地方躲藏喪屍們。躲在教室裡面的眾人聽到播,一時間茫然無措,溫召緊緊握住丸子頭的手給予安慰,沒想到卻發現對方流出鼻血,原來丸子頭在剛才逃亡時被咬傷。丸子頭頓時倒地不起,轉化為喪尺襲擊眾!大家搏鬥間,丸子頭被撞出窗外,卻被溫召緊緊拉,青山連忙上前阻止並打掉丸子頭的手,溫召見丸子頭墜下教學樓,溫召哭著回憶起和丸子頭閨蜜在一起的美好回憶,頓時淚如雨下。

眼看呆在教室也不是長久之計,大家準備利用消防水管逃出教室,一位學生費勁心思拿到外面的水管打成繩結扔到窗,學生生利用繩索心下去時被廣播室的班主任發現,對方連忙把他拉進教室。得知樓下安全場,大家依次往下爬去。班長南拉離開前,還不忘寫下紙條,提示秀赫他們躲在廣播室,最後溫召在青山的幫助下安全撤離,就在此時喪屍們衝進教室,青山來不及跳跑,直接跳下窗外。與此同時,秀赫並未被殭屍咬傷,而是躲在美術室,趁喪屍襲來之前爬到窗口外。躲在窗外邊緣的秀赫正好看到青山跳下窗外,他的手裡住了消防帶,但他的腳被一隻喪屍抓住,看到這一幕秀赫縱身一跳,抓住消防帶一點點向下移動,抱住青山的身體,將下方的喪戶端走,兩人平安來到廣播室與班主任匯合。

片刻後,廣播室也變的不安全,一隻喪屍試圖通過窗戶進入廣播室,同學景修抱起機箱砸向喪屍,這才暫時脫離危險。面對危機,學生們的精神處於高度敏感狀態,娜妍看見景修砸機箱時被抓傷,擔心景修會變異傷害到其他人的安全,景修解釋只是不小心被刮傷,其他同學也不相信娜妍的話,只當她跟景修不合,故意針對對方而已。老師見狀發話,讓景修進入隔間隔離一小時,如果沒有發病,就代表他是安全的。很快,時間過去30分鐘,青山來到房間門口叫景修出來,可景修還在生娜妍的氣,一定要待滿一小時才出去。班主任讓娜妍進去道歉,眼看大家都目光灼灼的望著自己,娜妍只好來向景修道歉。進入房間後,娜妍用手帕擦拭著景修手上的傷口,接著立馬換上一副醜惡的嘴臉,死活不向對方道歉,甚至還大罵他低保戶,讓自己成為被其他同學攻擊的對象。

大家得知娜妍拒不認錯,紛紛指責她,正說著說著,景修發生了變異,他情緒崩潰,接受不了自己變異的事實。景修忍住內心的恐懼,為了其他同學的安危,他願意離開教室,可還沒打開教室門,景修變為了喪屍。為了保護其他同學,青山將曾經的好友引到窗邊,之後景修墜入樓下。同學們沉浸在悲傷中,娜妍卻一臉輕鬆,這時班長出面戳穿了娜妍的狠毒。班長親眼看到娜妍用手帕擦拭了棍子上喪屍的血,接著又塗抹在景修的傷口上,聞言娜妍扔出手帕,任由班長檢查。班長讓她用手帕擦拭自己的傷口證明清白,娜妍拿著手帕一陣心虛,班主任上前阻止了她的動作,這已經證明娜妍的確害死了景修。

面對大家的指責,娜妍心灰意冷離開教室獨自遊蕩在走廊上。班主任叮囑孩子們,無論如何都不該把一個人逼死,不然生活將變地毫無意義,說完班主任離開教室,去尋找娜妍。另一邊,曾欺負科學老師兒子的校霸正藏在校廚房,為了保全自己,他多次把其他同學推出,暴露在喪屍眼前。廚房大嬸見他身處危險之中,招呼他躲在自己旁邊,沒想到校霸直接拉出大嬸,送給喪屍當食物。

除了學校,外面的世界也不太平,病毒已經蔓延至全國,青山所在高中的一名女生身體不舒服提前早退,離開學校後,她來到公園衛生間,在隔間裡生下孩子,身為高中生的她無力撫養孩子便把嬰兒放在廁所。但當她看到街上的喪屍時,第一反應是擔心自己的孩子,女生立馬返回廁所,抱走孩子。在逃亡的路上,女生被喪屍咬傷,為了孩子的安危,她來到一家餐廳將門鎖住,女生意識到自己即將變異,她急忙將自己束縛在門把手上,防止自己傷害孩子。與女生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政府官員,面對如今的情況,他們命令來救援的溫召的父親,優先為官員安排直升機離開,溫召爸不願屈服。按理來說,老弱者或急診病患應該優先撤離。

校園完全被病毒侵襲,青山的母親看了新聞,不顧自身安危偷偷翻進學校。看到在操場上遊蕩的景修,母親立馬上前詢問青山的情況,喪屍們聞到人的氣息紛紛撲向母親,母親絕望地看著遠方擔心著青山的安危。此時的校園有兩處是暫時安全的,一個是眾人所在的廣播室,另個是學校頂樓。兩個被校霸欺負的邊緣學生在頂樓聊天,其中的女生還被拍下小視頻裸照,她來到頂樓本想尋短見,被邊緣男生阻止,同病相憐的兩人在頂樓聊天,期待著學校滅亡。

再看看廣播室,氣氛降至冰點,長期呆在廣播室,眾人也面臨著一個現實的問題,想上廁所怎麼辦,外出去洗手間又不現實,大家只能在廣播室里做個簡易馬桶,搭個臨時衛生間,現在大家能做的就是儘可能撐下去等待救援人員的到來。在大家等待的時候,校霸從廚房逃離來到室外,本想騎著自行車離開,無奈卻被喪屍追逐,他手持利器與喪屍搏鬥,最後來到了校長室。除了他,一名主播也在與喪屍周旋,一名主播也在與喪屍周旋,主播為了賺收視率深入敵穴為粉絲們直播等等。路遇喪屍的他,本想找個安全地方躲藏,沒想到卻被小喪屍們追趕。

外界亂成一片,宋刑警找科學老師算帳,老師回憶起從前,他的兒子和其他幾名學生被校霸欺負,但學校不願聲張,最後以學生們之間玩鬧處理,科學老師無奈只能為兒子辦理轉學,可校霸等人陰魂不散。看著兒子一副狼狽的模樣,老師內心憤怒,最終選擇把兒子變成怪物。宋刑警詢問消滅病毒的方法,卻得到了否定的回答,病毒無法遏制。沒多久,警局內部也被感染,看著宋刑警與喪屍們搏鬥,科學老師的最後一絲善念被喚醒,他忍受著被喪屍咬傷的疼痛,交代宋刑警去學校科學辦公室拿回筆記本電腦,裡面有解決病毒的辦法。說完科學老師轉身攔住喪屍,為宋刑警爭取逃亡時間。

第二天,眾人想到用手機向外界求助,唯一有手機的地方就是教務處,因為每天來到學校後,班主任會收走孩子們的手機放在教務處。青山和秀赫自告奮勇去尋找手機,他們剛一進入教務室,就看到被拍裸照的女生正在毀壞手機,原來校霸將他的小視頻設置為定時發布狀,心急的她這才來毀壞手機。青山趁對方不注意,想拿走一部手機,反被女生發現,吸引來其他喪屍。青山抓緊時間尋找完好的手機,只能從教務處正門逃跑。秀赫見狀原路離開,青山在校園內一路狂奔,來到了校長室,正巧撞見校霸對校長動粗,青山拍下了這一幕,校霸狠心殺害校長後,轉而向青山索要手機,一路追在身後。秀赫獨自回到教室,眾人紛紛詢問青山的下落,得知兩人分開後,溫召不禁擔心青山的安危,而此時的青山正被校霸追逐,兩人來到圖書館,面對眾多喪屍的圍攻,他們逃到書架上方。校霸為了拿回手機,緊追不放,上前撲倒青山。眼見下方喪屍虎視耽耽,青山拼死反抗,把校霸推下書架,一瞬間校霸被喪屍淹沒。雖然解決了校霸,青山還要面對眾多喪屍的圍攻,他四處逃竄,在最後一刻逃出圖書館,關上大門,把眾多喪屍封閉其中。

為了躲避喪屍,青山順著管道維修口進入管道內部。暫時安全後他開始撥打急救電話,卻發現沒有信號一直無法接通,原來軍隊早就掌管和封閉了市區的信號,為的就是不讓喪屍消息流出引起全國民眾的恐慌,對市區的所有電話,網絡實行管制,一切努力化為泡影。青山憤怒的打著管道,但一直躲藏在管道內也不是長久之計,他瑞開管道的封閉小門,躲著喪屍們來到一間教室。

另一邊,溫召擔心青山的安危,提出要去科學實驗室拿無人機查探對方的下落,有無人機飛行經驗的同學小眼鏡隨同溫召一同前往,順著繩索爬到實驗室,找到無人機後安全返回廣播室。小眼鏡操作著無人機尋找青山的蹤跡,終於發現了教室內的青山,眾人鬆了一口氣。這時,秀赫激動地抱住溫召,一旁的班長看到這一幕,尷尬地笑了一笑。確定了青山的位置,小眼鏡又駕駛無人機查看校外的情況,外界也已經一片狼籍,馬尾女生同學通過無人機,看到自己的父母被變成了喪屍,女生傷心欲絕。而無人機因為飛的過低,被喪屍拍落在地,與此同時,宋刑警和同事前往學校拿筆記本電腦,在路上被喪屍們圍追堵截,兩人一路逃到高中生女生生下孩子的所在的餐館,看到門口被緊緊束縛的高中女生,以及一旁哭泣不止的嬰兒,宋刑警頓時明白了什麼,連忙讓同事去找牛奶餵食嬰兒。

另一邊,校霸醒來了,雖然他被喪屍攻擊卻沒有成為喪屍,如今的他能夠自由在喪屍中間行走,同樣如此的還有被拍裸照的女生,她在遭到攻擊後,同樣沒有變成喪屍,也許他們就是誕生的新型喪屍,能夠繼承人類的思想。校霸已經完全適應了新的身份,他如今的目標就是尋找青山報仇。此刻青山正在教室中,另一個小房間裡的娜妍注視著他,然後悄悄關上了房門。再看看廣播室內,馬尾女生思念父母,趴在桌上哭泣,正好觸碰了話筒的開關,一聲尖銳的刺啦聲響起,班長靈機一動想到了一個好辦法,她建議用喇叭播放音樂,將喪屍吸引到一邊,然後眾人從另一邊繞道而行與青山匯合去往頂樓。調試好話筒,小夥伴通過廣播讓青山呆在原地,等著大家去營救他。校霸也聽到廣播,他向廣播室趕去,打算先解決掉一批學生。接著,曾有過廣播經驗的班長,播放了CD引導喪屍。

學生們見喪屍向聲源方向移動,本以為一切都在掌握之中,但偏偏一隻殭屍停留在廣播室門口,不停地拿頭撞牆。別無他法,大家只好鏈而走險,小心翼翼地從他背後離開,卻不小心將杯子掉落在地驚動了喪屍,眾人急忙逃跑。不久後,校霸來到廣播室,看到桌上放著班長繪製的行動圖,向幾人追去。在幫秀赫解決掉攻擊他的喪屍後,校霸追問青山的下落,他要親自解決對方,秀赫察覺到異常,並未暴露青山的位置。見秀赫不合作,校霸對秀赫動手,眼見秀赫有危險,班長上前攻擊校霸,反被校霸咬傷被甩到一邊。秀赫見狀沖向校霸,將他撞到樓下。至於其他人,順利與青山匯合向頂樓進發。小隔間裡的娜妍聽到幾人說的話,也想向頂樓前進。可幾人剛離開教室,就被迎面跑來的秀赫告知,身後有喪屍追趕,趕盡躲回教室。

眼尖的學生發現班長南拉胳膊上有咬痕,秀赫連忙出面解釋,她是被校霸所咬並非喪屍。可青山親眼所見校霸被喪屍撕咬,這是怎麼回事?為了大家的安全,班長願意離開教室,可秀赫上前拉住班長手拉手對著眾人說,一旦班長變異,他會第一時間將班長推下樓。眾人就這樣等待著,班長的眼睛逐漸發紅,被秀赫跳動的脖頸吸引。見秀赫有危險,青山上前攻擊班長,反被秀赫和溫召制止。一瞬間班長清醒,她坦誠剛才一剎那,她真的很想咬秀赫,如今看來她已經被感染,離開教室才是最對的選擇。

面對班長的去留問題,同學們發生爭執,溫召執意留下班長,之前變成喪屍的學生手都是冰涼的,但班長的手很暖和。馬尾女同學堅持己見,想要趕走班長,為了讓大家安心,秀赫將班長和自己綁在一起,這樣一來即使班長發病也無法攻擊他人。

高中生們被關在教室,逐漸感覺到口渴,娜妍看著隔間裡的飲料,本想為大家送水,卻突然聽到眾人對她的埋怨。娜妍停下手中的動作,將門鎖住,忽然學生們注意到旁邊被鎖的隔間,想要暴力打開房門卻沒能成功。這時,馬尾女同學發現一台DV,學生們開始輪流拍下想說的話,溫召通過視頻告訴父親,她希望父親一切平安,哪怕不來救她也沒關係,但如果能來肯定是最好的。

與此同時,溫召的父親帶著政府官員乘坐直升機來到安全區域,被帶到小房間裡進行隔離。但溫召爸心繫女兒,打倒來送餐的警衛,換上他們的服裝想要離開這裡去救溫召,他翻越高牆逃到外面,卻被武裝人員發現。面對身後猛烈的射擊,溫召爸奪命狂逃,跳入水中,不慎被子彈射中,秉著對女兒的愛,他依然奮力向前,前去營救女兒。

孩子們用DV記錄下想說的話,溫召錄完把DV交給秀赫,但他與班長南拉都覺得如今已沒什麼好說的,班長南拉只是詢問秀赫,為何要如此冒險與自己捆綁,秀赫回答因為他一直喜歡班長。聽見表白,班長心中有些觸動,她舉起DV只留下短短一句話,秀赫我喜歡你。說完,班長轉頭給秀赫一個吻,或許生命不久後就會終止於此,但所幸兩人都在死前和喜歡的人表達了心意,得到回應的秀赫忍不住笑意,緊緊握住班長的手。

突然班長猛地回頭,原來她聽到了一陣古怪的異響,她來到牆邊,不知從哪傳來的嘔吐聲十分清晰,但整個音樂教室里除了班長之外沒有人能聽到這陣聲響。這陣聲響來自無德老師辦公室,原來是受霸凌的邊緣女走下了樓層,她被喪屍咬到後也沒有變異,而是覺得十分飢餓,在路過無德老師辦公室時,她記起了過去的仇恨,無德老師總是縱容校霸,絲毫不考慮被欺負的學生們,憤怒之下邊緣女開始啃食著老師,但吃完後又忍不住的嘔吐起來,班長聽到的嘔吐聲正是源自於此。

班長南拉不僅能夠聽到百里之外的聲響,還能清楚的聽到教室里每個同學弄出的細微聲響,她有些意識到,或許被喪屍弄傷後,自己的聽力增強,但班長沒有說穿,而是提出這裡不對勁讓大家儘快轉移。但要如何才能來到頂樓尋求幫助呢,這時溫召突然靈機一動,他們身處的正是音樂教室,可以利用DV連接電視再次製造出巨大的音樂聲吸引喪屍,同時大家用座椅在教室後門搭建一個防護牆,被音樂聲吸引的喪屍從前門湧入,趁著被屏障阻擋的時間,大家就可以迅速離開教室。制定好計劃,溫召解開了班長和秀赫的捆綁,眾人立刻行動起來。電視的聲音配合各種樂器,果然吸引了附近所有喪屍,其中也包括校霸。

這個計劃進行的很成功,所有人都逃出教室,往頂樓跑去。而一直躲在天台的邊緣男,在地上擺出了求救信號,終於等來政府的直升機,邊緣男正在呼救時,頂樓的通道門突然門發出響動,是溫召一行人在求助。邊緣男剛想開門時突然想起邊緣女的話,身為學校里被排擠的人,無心會關心他們的死活,想到這裡邊緣男退卻了,他生怕好心救人,怕到最後自己卻被丟下,於是邊緣男告訴營救人員,學校里除了自己,再無其他人生還。

此時喪屍大軍已經匯聚到了樓梯口,屍群中校霸笑著出現,戰鬥力強勁的校霸仿佛喪屍王,不斷地對倖存的同學們展開攻擊。幸運的是,這群學生中同樣也有和校霸相同體質的南拉,她的能力絲毫不落下風,一擊就將校霸推下樓梯。這時,學校警備系統突然發動,天台的門鎖自動打開,原來邊緣女為了傾瀉對學校的怨恨,來到教師辦公室點燃了火焰,要把這個傷害過她的地方徹底付之一矩。而火災引發了警報,陰差陽錯的救下困在樓梯間的眾人,但遺憾的是救援的飛機剛剛離開,雖然失去了救援的機會,但頂樓暫時處於安全。

冷靜下的青山告訴秀赫,剛才出現的校霸和教務處見到的邊緣女仿佛被咬後,既沒有變異也不像個正常人,班長好像也成了這樣的不明生物。夜幕降臨,預樓的人點起一筷簿火,苦中作樂唱起了歌,互相聊起了各自的秘密和煩惱。

另一邊宋刑警和同事在趕往學校的路上,意外救下了一個為了流量挺而走險直播喪屍實況的男子,三人帶著嬰兒坐上了一輛大巴,誰知在半路上,竟遇見了逃出學校的邊緣女,此時軍方的人也發現他們,便以為他們全都是倖存者,全都帶回了安全營地。深夜,娜妍想起被自己害死的景修,還有一路保護自己,自願被關在教室外送死的老師,但老師並沒有責怪娜妍,只是在被咬之後強撐最後一絲理智,讓娜妍一定要找到同學並向他們道歉。想到這裡,娜妍有良心覺醒,她準備了一袋食物準備前往頂樓,誰知剛走出隔間就遇見了校霸,校霸直接咬向娜妍。

頂樓上,在暢聊的氣氛中,青山對著溫召表白,但溫召卻沒有接受,拒絕青山之後便縮在頂樓一角默默垂淚。這時剛殺害娜妍的校霸正順著管道徒手爬上了頂樓,落地位置正好在溫召身旁。見到溫召有難,青山立刻飛奔向校霸,但實力懸殊,所有學生見狀都上前幫忙。突然班長的身體關節發出詭異的扭曲和聲響,喪屍病毒似乎得到了某些進化,班長拿起一支火把就上前與校霸搏鬥,最終將校霸從頂樓推下,化解了這場危機。

另一邊宋刑警和同事對軍方坦白,學校里有一個關鍵的筆記本電腦,裡面記錄著如何解開病毒的方法,軍方得知消息後立刻派遣支援前往學校。此時,被救下的邊緣男和邊緣女又在安全營地見面,見她安然無心,邊緣男舒了一口氣,還把手中的便當讓給她。可邊緣女早已徹底黑化,說著自己不吃這些東西,她想吃的是邊緣男。

軍方直升機很快就抵達頂樓,讓等待的眾人看見一絲希望的曙光,但落地的特種部隊只是測了每個人的體溫,便讓他們在原地等待,因為軍方此行的目的並不止救人,還要去尋找筆記本電腦。特種部隊們持槍一路殺進了科學教室,連續的槍聲把喪屍們都吸引到了科學教室,依靠充足的軍火抵禦,部隊人員終於把筆記本內容傳輸完畢,接下去就可以帶著頂樓的學生一起離開。這時安全營地里發生了事故,邊緣男被咬死在角落,指揮立刻讓人調出之前的監控,邊緣女發作的畫面讓軍方所有人都無比震驚,喪屍群里竟然出現了無症狀感染的情況,這讓指揮擔心起學校這裡的救援情況。為了不讓隊員們再帶回無症狀感染者,指揮下令放棄帶回這批倖存學生,軍方這個舉動徹底讓所有人寒了心。青山一腳踢翻了簿火,怒吼著再也沒人會來營救他們。

軍方指揮部很快就把邊緣女控制起來,發現她體內的病毒細胞若隱若現,狀態能夠在人類和喪屍之間切換。為了杜絕潛在危機,指揮下令將所有後來獲救的人都進行特殊隔離,其中也包括了議員和宋警官等人。深夜,天空突然雷電交加,下起了傾盆大雨,這場雨給積勞困頓的同學們帶來了水源,也衝去了一身的積鬱。青山提出他們可以趁著打雷聲行動,避免讓喪屍聽見聲響,與其等死不如孤注一擲,班長也說著雨水的沖刷和雨聲的嘈雜,會讓喪屍們暫時變得遲鈍,這是一個絕好的逃生機會。

大家在青山的帶領下,離開了頂樓,順利來到地面,這一次的目的地是學校的後山。當眾人都躲在車旁時,青山突然看見了變成喪屍的媽媽,媽媽欲要襲擊青山,同伴們幫忙擊退,但青山卻深陷情感中失了理智,為了保護變成喪屍的媽媽,上前推開同學並痛打他們,打鬥聲吸引來了更多喪屍。此地不宜久留,秀赫和溫召只好擦扶著青山艱難離開。逃跑過程中,一位短髮女生摔倒,向前方的馬尾女求救,看著身後追來的喪屍,馬尾女臨時退卻扔下同伴逃走。幸好這時,隊裡的一位男生出現撞開了喪屍,緊接著遠處飛來幾支弓箭,原來是射箭部的小莉,帶著同伴也正在逃亡的路上,兩撥人在此處意外匯合。而逃跑的馬尾女,她慌不擇路,與小夥伴們走散,被喪屍包圍,結果可想而知,她成為了喪屍的食物。其餘眾人一路跑到體育館碰上了喪屍,幾人臨時躲進了器材室。

另一邊,軍方觀看著科學老師的視頻,科學老師認為喪屍病毒變幻莫測,人類研究疫苗的速度根本不及病毒進化的速度。解決辦法只有一個,就是燒死所有病毒宿主,從根源上切斷病毒的傳播。現階段病毒傳染的範圍不斷擴大,為了不讓全國淪陷,指揮決定放棄最嚴重的疫區孝山市,也就是青山等人居住的城市,用火燒的方式毀滅病毒。

次日,秀赫突發奇想,把器材室里的置球車圍成圓形作為盾牌,眾人躲在圓心處也許能夠突出重圍。說干就干,眾人開始拼接道具,準備完畢,大家做好心理建設。秀赫和小眼鏡率先打開大門,秀赫先手出擊對付面前的喪屍,射手小莉在身後輸出,遠程擊退喪屍,其餘同學們迅速推出球車圍成一個圓形。喪屍們聞聲接種而來,圍住球車,使球車無法輕鬆移動,眾人攻擊著外圍的喪屍,小眼鏡為了救同伴,手被咬傷,意識到自己不久將會變成喪屍,小眼鏡毅然決然跳出球車,吸引喪屍為同伴們爭取時間。小夥伴們流著眼淚,拼盡全力推動球車,終於來到了一扇門邊,但門外被鎖住,溫召使勁撞門。忽然,門從外面被打開,來者正是溫召的父親,溫見父親來救自己,溫召撲進父親的懷中。

眾人離開體育館,跟隨溫召父親一路來到網球場,通過網球場附近的門去後山,可網球場四面圍滿了喪屍,為了確保孩子們的安全,溫召爸利用信號棒和口哨吸引喪屍們的注意,待孩子們離開網球場,溫召爸擋在門邊讓孩子們快跑,自己卻被喪屍啃食。眾人一路逃竄來到一處施工現場,工人們早已變成喪屍,孩子們只好先躲到工廠外圍,屏住呼吸保持安靜不被喪屍發現。

Netflix韓劇殭屍校園結局

Netflix韓劇殭屍校園結局

Netflix韓劇殭屍校園結局::溫召痛失父親,只能蹲在地上無聲哭泣,青山抱住她給予安慰。不一會,班長南拉突然犯病,一隻眼睛開始變異,這正是南拉漫畫裡獨眼造型的顯現,她陣陣飢餓感襲來,看著一旁秀赫的脖頸,她逐漸靠近對方想去咬,好在班長意志強大及時恢復神智,用噴傷自己來控制發病。秀赫察覺到異常,讓班長不必忍耐,頂多自己被咬後,變的跟班長一樣。

軍方為了消滅喪屍,開始尋找喪屍們的弱點,他們發現喪屍對24千赫的聲波反應強烈,會追隨著聲源。軍方決定利用發聲的無人機,將喪屍們引到指定的四個不同地點,再進行集中爆炸處理。完畢後,再派出地面部隊徹底清除剩餘的感染者即可。指揮下令,在實施前先在室內大肆播放疏散廣播,讓未被感染的市民有足夠的時間躲進防空洞。不久後,軍方通過直升機在城市上空播報疏散信息,聽力超強的班長聽到聲音,轉告小夥伴們即將被炸毀的四個地方,其中就包括他們的高中。

眾人聞言正準備尋找藏身之處,校霸尋著味道找到大家。校霸目標明確,專門對付青山,並咬傷了青山的胳膊。青山趁對方不注意,將校霸推下施工架。青山心知,自己沒多久就會變成喪屍,他扯下自己的名牌交給溫召,而青山也會好好收藏溫召的名牌,離別前青山親吻了溫召,並緊緊擁抱對方,然後轉身跑入建築吸引喪屍火力,小夥伴們趁機逃走。而墜樓的校霸恢復神智,回到樓上與青山單挑。

沒多久,軍方根據區域放出無人機,將喪屍們引到指定地點,目標集中後軍方投擲炸彈完成了轟炸任務。而被校霸樞掉一隻眼睛的青山,抱著校霸被大火吞噬。轟炸結束,指揮帶著沉重的心情回到辦公室,之前他觀看了科學老師的視頻,科學老師為了拯救被感染的妻兒,忍著心痛選擇燒死兩人。如今,形勢所迫,指揮不得不做出令人痛心疾首的決策,但這份負罪感讓他無法釋懷,在和家人通話後,指揮選擇飲彈結束自己的生命。

爆炸後的廢墟中一片狼藉,青山也在這場爆炸中死亡,存活下來的眾人強打精神繼續逃亡,大家在路上發現了溫召父親留下作為標記的黃絲帶,而溫召也發現父親掉落在地的手電筒,握著父親唯一留下的遺物,溫召哭的淚如雨下。暫時壓下心中的悲傷之後,大家順著黃絲帶來到街道,突然,班長感受到周邊奔涌而來的喪屍,連忙提醒大家趕快逃命。大家匆忙離開此地,一名受傷的同學摔倒在地,眾人只好放棄逃走正面迎敵,可奈何喪屍眾多,大家寡不敵眾,失去了一隊友。接著大家又奔向逃亡之路,行至半路,班長南拉忽然覺得肚中飢餓難耐,想要殺死前方的同學們,卻在最後一刻清醒過來,班長得知自己可怕的念頭後,認為已經無法在於大家同行,自己獨自一人離開。

秀赫與溫召發現掉隊的南拉,前去尋找,恰好看到在啃食喪屍的班長,在同學面前露出這樣一面,班長南拉內心無比難過,連忙逃走。秀赫和溫召回去與大家集合,眾人來到了軍方的封鎖線,經過這麼多磨難犧牲這麼多人,他們終於來到安全的隔離區。時間一晃過去了4個月,零星的喪屍們都被軍方所消滅,全市的封鎖也已經解除,但不確定病毒潛伏期是多長,所以市民們還是需要繼續被隔離。

一日,溫召利用繩索逃出隔離區,來附近祭奠逝去的同學們,離開時卻意外發現遠處燃燒的簿火。溫召忽然想起班長南拉曾說過,想要再次與同學們圍在簿火邊暢聊。她找到秀赫,想要晚上去簿火處查看是否是南拉,沒想到當晚,一起倖存下來的同學們都來了。大家一起離開隔離所,順著簿火的指引來到廢棄的學校,他們圍在頂樓的簿火邊,忽然遠處傳來南拉的聲音,她從黑暗處走來,眼睛已經完全恢復了正常。南拉這次想來看看大家,溫召邀請南拉跟大家一同離開,可如今南拉還有事要做,有不少和她一樣的倖存者還留在這裡,不管她身在何處,永遠都是大家的朋友。故事最後南拉的話意味深長,聽著像是留在學校清理那些半人半屍的邪惡同學,從此變成了一個喪屍殺手,看來一切的謎底都要等到《殭屍校園All of Us Are Dead》第二季再來揭曉啦!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