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燈初上第二季劇評、誰是兇手終極分析推理

華燈初上第二季一上線我就迅速看完了全集,如果第一季導演帶著我們去猜被害者是誰,那麼第二季就是導演帶著我們去猜兇手是誰,更準確的說啊,是帶著我們挨個排除兇手不是誰。

先說華燈初上第二季結局,表面上看殺阿蘇的兇手是花子和阿達,那麼我們將提出並解答一系列細節的問題,來層層逼近抽絲剝螢來看看真相究竟是什麼。

華燈初上第二季誰是兇手,花子和阿達是不是兇手?

首先回顧結局,江瀚打開了蘿絲還給自己的錄音機,打開之後聽到了兇手說,她是死了嗎?我不是故意的。緊接著就是喊疵啦啦的聲音,然後江潮應該是給蘿絲打了電話,訴他那盤錄音帶有兇手的錄音,約蘿絲見面商議。然後就在路邊,等蘿絲的時候,江翰被阿達撞飛倒地。

那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呢,阿達怎麼會來呢?這個應該是第二季最容易推理的部分。江瀚給蘿絲打個電話,那麼有兩個可能性。

第一,蘿絲接了電話,花子在一旁聽到了,蘿絲可能會下樓順便叫著成哥一起去,但花子等蘿絲出門後立即給阿達打電話,告知錄音帶的事。阿達開車從自己家出發,比蘿絲先一步找到了江瀚。

第二種可能性啊,是江瀚給蘿絲打電話,但蘿絲不在家。花子接了電話,江潮因為太緊急,就告訴花子有兇手錄音,讓蘿絲一回家立刻轉達他來找自己。然後啊,花子知道之後就立即告知了阿達。我知道大家想說什麼,編劇啊太賊了,花子幾乎沒有殺人動機,更別說阿達了。那這第三季的劇情恐怕是要狗血了吧!這部分啊也是我們今天要探討的重點,我們放在後面詳細來聊。

華燈初上第二季中線索細節

華燈初上第二季劇評、誰是兇手終極分析推理

華燈初上錄音機

我門先來回顧,第二季中線索的細節,為什麼蘿絲還給江瀚的錄音機會有兇手錄音呢?這裡啊我敢說,至少90%的人應該沒觀察到,些重要的細節。這個錄音機啊,並不是蘿絲給江瀚的錄音機。對於華燈的編導我是打心底佩服的,一個畫面都有伏筆,沒有一個廢鏡頭。江翰被程哥帶去警局審訊的時候,他的外套和錄音機放在門口前台,而前台把他的東西放在旁邊的柜子上,就在江瀚出來之前,阿達從外面回來,掏出了自己的錄音機和外套,放在了江瀚的那一堆里。而江瀚出來的時候呢,外套肯定是拿,但這個錄音機他拿錯。因為是一模一樣的同款,他拿走的是阿達剛放下的那個錄音機。

那麼阿達為什麼要錄下殺人拋屍的過程呢?又把這麼重要的錄音機隨便丟呢,阿達是腦殘嗎?肯定不是!這一點我由衷的佩服導演,導演在華燈初上全篇的第一集開頭,就把這個問題給解答了。阿達的錄音機啊是有毛病的,按鈕是有點接觸不良的。

吳慷仁寶寶的證詞

現在再來看看吳慷仁寶寶的證詞,案發當晚,她對阿成哥說有個穿黃色風衣的男的來到了光,說還有個長得不如自己的女的也跟著進去了。當時成哥啊,只確認了這個黃色風衣的就是江瀚,而且加上目擊證人,成哥幾乎快認定江瀚就是殺人兇手了。所以忽略了或者說還沒顧得上去審視這個,跟著進去的沒有寶寶好看的女人,這個女人啊大概率就是花子。

我們來推測一下案發經過,案發當晚江瀚走後,花子來到光,和蘇發生爭執,不小心誤殺了蘇,然後慌亂之下通知阿達,阿達幫助花子清理現場並駕車拋屍。這應該啊,基本上是肯定就是第二季告訴我們的,案發經過。那麼一部頂級的犯罪懸疑片,最卓越的部分不是錯綜複雜的案情,也不是撲朔迷離的兇手,而是一個悲情故事背後人物的行為動機,案情清楚了,那這幾個問題..我們回答的了嗎?

第一,憑什麼就判定兇手是,花子呢?那錄音我怎麼聽著就像蘿絲呢。第二,花子為什麼殺蘇,動機是什麼。第三,阿達憑什麼幫助花子拋屍?我們只有回答了這三個問題,是真正看懂了。下面我們挨個來偵破。

兇手真的是花子?

第一兇手真的是花子嗎,這裡我想說編導水平都極其的高,他們的目的也只有一個,就是讓我們無論如何都推理不出真相結局。我只能說,花子殺蘇的可能性目前是99%,推理不能靠直覺,咱們得講證據。

首先,花子聽到蘿絲說蘇被殺的時候,表情十分不正常,自己的酒店媽媽被殺,首先應該是吃驚。但吃驚和感傷在花子臉上是看不到的,相反她好像若有所思!

其次大家在聊蘇死的時候,花子並沒有加入討論,而是心有所想,她在想什麼呢?然後,蘿絲和花子在家裡聊對蘇的恨意的時候,聊完之後,花子點了一支煙,蘿絲問他你不是戒菸了嗎?她說回老家的時候重新又開始抽了,這分明是謊言。

還有個細節就是蘿絲被成哥調查,蘿絲問花子是不是也認為她是兇手,花子反問蘿絲有沒有懷疑過自己,這就很耐人尋味!還有個非常小的細節,花子在叉燒店打工,老闆中間喊了他兩次才應答,明顯她邊工作啊,心裡想的有事情以上啊。

以上就是我認為花子殺阿蘇99%是真相的原因,那麼阿達呢,一個如此天真純良的小警察,竟然會協助花子拋屍,還敢撞殺江翰嗎。阿達藏的實在是太深了,這個藏的深不是因,為他情商高或者老江湖,而是導演刻意而為,不然我們的樂趣就沒了。不是兇手的就多露一下馬腳,是兇手的就滴水不漏。不得不說,華燈初上的編導這個度,拿捏的是不要不要的。

阿達是幫凶?

阿達露餡場景十分少,少到你得極度敏感才能發覺。我們來講一下,阿達到底怎麼回事?阿達第一次讓我懷疑他是第二季成哥,睡警局阿達陪成哥閒聊,他中間有聊到自己是有房有車的,我一下子就敏感起來了。注意啊,拋屍必須有車,第一季可能沒有透露阿達有車這個線索,第二季這麼刻意塞進來一番對白,導演想幹什麼我們就心知肚明了。

阿達和阿成哥分析兇器的時候,阿達說了玻璃杯啊酒瓶什麼的,唯獨沒說這菸灰缸。他是真的沒有想到,還是刻意偽裝避開真正的兇器,這是一種本能。還有就是葛檢帶人去蘿絲家搜查的時候,阿達和花子有一個默契的對視,耐人尋味。另外局長招成哥開會後,阿達追問是不是有什麼新線索,這裡就特別的不自然。

最後我們回到第一季,當阿達在聽到拋屍安案時候的表情,視線突然的移開。這是內心慌張的體現,拋屍嫌疑人非阿達莫屬。

華燈初上第二季阿蘇是自殺證據

第二季的回憶部分把蘇慶儀的身世交代的清楚透徹,離異的家庭,自私的母親,亂倫的繼父,無助的漂泊。蘇慶儀是一個迷失的靈魂,在被江瀚拋棄後,蘇慶儀對羅絲和江潮已經由愛轉而為恨,那麼蘇慶儀到底是自殺嗎?我相信編劇的審美高度,我堅信蘇是自殺!

那你們可能會說,你上面不是剛分析過,是花子殺蘇阿達拋屍嗎,這怎麼又說是蘇自殺呢?我想告訴大家的是這二者並不矛盾,蘇慶儀自殺的證據什麼呢,讓我們來一一羅列一下,這裡只聊第二季里的自殺證據。

首先阿蘇對何予恩說,你最好把我忘了,因為過了今天我們不可能再見面了。阿蘇先是和檜木探監時說的像是永別,再和何予恩講的如此篤定,感覺這是訣別呀,很簡單,蘇已經做了必死的決心。

菸灰缸並没砸向蘇

另外蘇在光的最後一日,他先用合同成功的激怒羅絲。大家有沒有注意,羅絲拿起菸灰缸砸向蘇的時候,她絲毫沒有避讓的意思,這裡我們穿插一個問題啊,如果何予恩沒在這個時候進來,羅絲會拿菸灰缸砸蘇嗎?我堅信不會。個場面導演設計的非常好,吵架衝動想罵人打人誰都會有,但是如果我是一個心智健全的人,對一個我非常在乎的人,就算我舉起了手,這一日巴掌也不可能打到他的臉上。這就是迄今前兩季,羅絲的性格塑造和人品三觀。

我表態一定是有證據的,第二季里啊有兩個場景,一個是羅絲去成哥家看到那個菸灰缸,用手啊就在摸著那個缺口,我就有過這樣的經歷。我一個朋友手燒傷過,我每次摸到他這個傷,都會有很多感觸,這是一種深情的觸摸。另外有一天,花子發現羅絲還留著監獄的被子,說著太不吉利了居然還不扔。大家想,一個什麼樣的人會把監獄經歷的鑑證還保留著,這是一個非常念舊無比深情的靈魂。羅絲媽媽遠不止表面的強悍的樣子,內心裡滿滿的都是愛和溫柔。所以我絕對相信,舉起菸灰缸的確是因為憤怒,但砸下去是絕對不可能的,無論何予恩進來與否。

蘇為什麼要把戒指送給阿季

那麼蘇為什麼要把戒指送給阿季呢,這裡啊我敢給大家打賭,90%的人其實沒有完全看清。因為時間有限,我嘗試從這裡開始解析一下,蘇慶儀編織的復仇之網究竟是什麼?表面上阿蘇做好了自殺的準備,所以把戒指留給了阿季,猛一看合理,如果大家真的這樣以為,那麼大家是真的沒有走進蘇的內心啊。

第二季,有個徐若萱飾演的前任瓊芳媽媽登場,她對蘇有過一番評價,她看著蘇在這個行業里成長,她肯定是把蘇看的最透的人之一。後來蘇針對傲嬌的阿季更是說出了那句輸了你怪誰,作為一個童年青少年一路卑微長大的蘇慶儀,進入社會後她太明白輸的含義了。她好勝的性格,是從第一季貫穿到第二季的,而蘇送戒指給阿季的全過程有兩個層面的目的。

先說表面層面的,就是為了贏阿季戰勝阿季,把阿季踩在腳下。那大家會問了蘇有這麼壞嗎?注意了蘇再過分也不會這樣,蘇真正的目的並不在這。而是第二層面的真實目的,就是用尊嚴刺激阿季,進而逼阿季動手殺了自己,這也是蘇精心策劃的,網的關鍵內核。通過自己,對這幾個自己要報復的人的了解,用自己能拿出最狠的方式去擊對方,從而完成自殺。也就是說蘇的自殺不是自己殺自己,而是利用要報復的人殺自己。

了解到這一點,第二季的所有東西都迎刃而解了。因為阿季很懦弱,雖然嘴上很厲害,但是殺人你給他十個膽,她也不敢也不會,所以最後他卑微的拿走了戒指。而回頭看蘇的合同,也是出於同樣的目的來激怒羅絲殺自己。現在大家應該明白,她為什麼要向江瀚電視台,發那個毀掉他的信了吧,他的報復遠比殺死對方可怕,不但要在當下毀掉對方,還要讓所恨之人承擔殺掉自己的心理愧疚,這是何等的恨,何等的復仇啊。

那花子究竟是怎麼回事呢,目前只有兩句話,但這兩句話的信息量已經足夠大了,「她是死了嗎,我不是故意的」。花子一定在殺蘇現場,一定是他最後殺了蘇,一定是衝動誤殺,不是惡意仇殺,阿達應該只是協助拋屍。我們回到吳慷仁寶寶的證詞,一個黃大衣的男人進去之後,一個比自己丑的女的也跟著進去了,這個女的大概率是花子。那麼花子給警察說的是,當晚去看淹水了,這說明她有去戶外,鞋有沾泥,符合作案特徵。那麼花子為什麼走了又回去了呢?她回到光幹嘛了,這個暫時不清楚,可能性也有非常多,我們暫時假定他只是忘了東西,回去拿一趟,然後碰見了蘇。

這個時候蘇是什麼狀態呢,她連續嘗試用轉讓合同激怒羅絲,用中村的鑽戒激怒阿季,用曝光情書信激怒江瀚,那你覺得如果他碰見花子他會幹什麼?在回答這個問題之前,我們好像漏了一個人何予恩。那蘇為什麼沒有激怒何予恩來殺自己呢?蘇當然對何予恩一視同仁。還記得嗎,她告訴何予恩,自己其實根本沒有懷孩子,用了非常撲朔迷離的一番冷話來試探何予恩。要知道當初沒有要這個孩子,可是何予恩最大的心魔。蘇最了解了,這個時候告訴他,當初就是試試你,你覺得何予恩會怎麼樣。但是畢竟每個人品性不同,何予恩還是愛蘇的,他並沒有被蘇激怒。

我們回到花子,就知道蘇的套路,她一定會刺向這個人最大的痛點,最大的傷口,最不願去想起的東西,那如果我是蘇啊我會對花子說。「那天強暴你的人,是我通知他來的」,花子本來就對蘇,已經因為回老家的事點燃了恨意,如果蘇用類似的方法去刺痛花子,大家覺得花子會拿起菸灰缸砸下去嗎?要知道花子可是一個在壓力下,在黑暗中會拿起刀插向自己前男友的人。花子具備最充分的衝動前科,編劇安排他衝動殺蘇,可以說是十分合理。

阿達動機的三個可能性

那阿達呢,她是警擦,他為什麼要幫助花子拋屍呢,阿達在第一季到第二季的整體表現上,可以說具備了兩個鮮明的性格特徵。第一,年輕簡單傻憨。第二,喜歡並追求花子。那麼僅僅具備這兩個特徵,就能讓他不破案了,冒著生命危險前途危險去拋屍走上犯法道路?我認為啊,要解釋阿達的動機這裡有三個可能性。

第一當時是70年代,破案技術有限,很多案件肯定是破不了的。什麼麼案件破不了,阿達作為警察肯定最清楚,也就是他對拋屍案破不了是有一定信心的。第二也是我認為很關鍵的一個點,他覺得之前花子被強暴有他的責任,他因為沒有追上麵包車,而導致花子被強暴,所以當得知花子誤殺蘇的時候,他首先相信花子不是謀殺而是誤殺。其次結合第一點和第二點,他很可能會在倉促下做出拋戶幫助花子的決定,以彌補自己內心的遺憾。第三點暫時沒有證據支撐,但是阿達有房有車,這麼年輕錢哪來的?如果他敢拋屍,那他也敢販毒,所以他會不會是葛檢陣營里的黑警呢,這個暫時只是猜測。

目前只有一處模稜兩可的證據,那就是第一季里百合把毒品藏到了衛生巾里,丟到了垃圾桶里。當時進入女廁所的是阿達,他看了一眼垃圾桶,但是一帶而過。他到底看到沒看到毒品呢,我們不得而知。

書架上的書,夏目漱石的《心》

最後我挑戰一下大家的極限,自我否定自我推翻!羅絲放下菸灰缸,何予恩進屋之後,蘇對羅絲說,「回頭來日本參加我的婚禮」。另外蘇媽媽發現,蘇的日記里最後一句是這麼寫的,「子維我不能再失去你了」。敢問大家,你們真覺得蘇會自殺嗎?好像結婚的計劃還在進行,心裡也放不下自己的孩子,這樣的人會自殺?這裡啊,如果編劇真這麼寫,我想咱們喜歡這部劇的朋友真的得給編劇好好致敬。

日記是什麼,是死後的鐵證,羅絲的證詞是什麼,是蘇最好朋友的供詞。這些都會被作為蘇不是自殺的證據,因為蘇自殺,一方面她要激怒別人殺自己,另一方面她不要別人發現她是自殺。我真想說如果故事這麼進行,那麼蘇的內心世界真的是太鎮密了,這個姑娘真的是太可憐了,他是受了多少內心的煎熬和痛苦,才會如此啊。

大家可能會說這是蘇嗎,蘇真的是這樣嗎?讓我用一淺一深兩個細節來回答這個問題。

第二季片頭,羅絲姐姐八卦蘇慶儀,說那種私生女最會裝,那種又乖又安靜的女生內心都有病啊。這雖然是一句赤裸裸的偏見,但這正是導演對蘇慶儀內心世界,複雜的側面傳達,這是一淺。那一深呢,就是在第一季一閃而過,第二季導演生怕我們看不見,不停在你眼前晃的那本蘇慶怡書架上,夏目漱石的《心》。書裡面的K面臨好友的背叛,和失戀而對人生產生絕望,選擇了自殺。而k和蘇有著不少的共同點,比如一直被照顧,是友情里的被施捨者,最後失戀,失去摯友等等。所以我認為這是導演在致敬夏目漱石,蘇在最後的狀態就是絕望,一個被拋棄的逃兵。

華燈初上第三季腦洞大開的推測

關於華燈初上第三季,腦洞大開的推測。案發現場的女人未必就是花子,別忘了還有個愛子在第二季基本沒有存在感,還有第一時間就撇清關係的百合,百合沒有這麼簡單…

華燈初上第二季劇評

華燈初上 Light The Night》第二部分非常吸引人,我們會看到更複雜的背景故事和啟示,這肯定會讓你大吃一驚。不僅僅是因為你坐在那裡想誰殺了蘇,還因為蘇和羅絲精彩的故事絕。這個世界是如此偉大,以至於你無法不去感受它們。

角色的關係很複雜,而他們融入彼此生活的方式也非常獨特,現在可找不到這樣的友誼了。當然,事情會改變,這是顯而易見的。無論如何,隨著新角色的引入和新證據的發現,達到了一個美妙的高潮。

華燈初上2絕對是令人驚嘆的,如果你喜歡第一部分,我相信你一直在耐心地觀看第二部分,看看一切是如何發生的以及為什麼。另外,第二季中那些一開始沒有什麼影響的人會突然變得如此重要了。

《夜之光2》除了蘇和羅絲這對極其複雜的角色,一些小角色也很有深度,讓整部劇的每一步都充滿了驚心動魄和戲劇性的轉折。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