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燈初上第二季》9-16全集劇情解析、結局誰開車撞了江瀚?

《華燈初上第二季》1-8全集劇情解析、結局誰開車撞江瀚?

華燈初上第二季9-16全集劇情解析

華燈初上第二季9-16全集詳細劇情解析:「光」酒館的媽媽桑離奇死亡,在追查兇手的過程中,背後的秘密和謊言也隨之浮出水面。在Netflix台劇《華燈初上》上一季結尾我們說到,被殺害的女子是阿蘇。說到阿蘇就不得不聊聊她和蘿絲相識的過程,1968年蘿絲和阿蘇還是高中生,阿蘇跟隨母親搬到蘿絲家對門,兩個女生成了鄰居,兩人的緣分還不止如此。

阿蘇很快轉校到蘿絲所在的班級,坐在蘿絲前面,那時的阿蘇低著頭不愛說話,健談的蘿絲主動搭話,還把飲料送給阿蘇喝。這讓剛轉來的阿蘇感到一陣溫暖,通過這次,兩個女孩算是互相認識了。阿蘇家庭情況複雜,她隨媽媽姓蘇,外界傳言阿蘇是私生女,她媽媽是情婦,被男人金屋藏嬌在這裡。聽著妹妹跟母親背地裡說阿蘇閒話,蘿絲不滿地將餃子餡扔在妹妹身上,不想再聽到她說阿蘇的壞話。

那時的蘿絲充當著阿蘇的護花使者,處處幫她出頭,學校女生嫉妒阿蘇被男生搭訕,想剎光她的頭髮。蘿絲及時出現,將口香糖按在女生身上,趁機拉著阿蘇就跑。這次之後,兩個女生逐漸熟絡,阿蘇也變的話多起來。兩人吃甜品時,蘿絲被帥哥小強搭汕,對方主動留下電話號碼,等待蘿絲的聯繫,他就是蘿絲日後的丈夫。

兩個女生成了最要好的朋友,但關係再好也有吵架的時候。一次,蘿絲帶著阿蘇翹課,兩人回到阿蘇家,隨著音樂擺動身體,沒想到阿蘇的媽媽帶著男人回到家,阿蘇急忙系上上衣扣子。蘇媽媽見自己的男人一直盯著阿蘇,蘇媽媽上去就是一巴掌,斥責阿蘇翹課。阿蘇跑出家門,將所有火氣發泄在蘿絲身上,把一切錯誤都怪在蘿絲帶自己翹課,還說要絕交。蘿絲氣不打一處來,大罵蘇媽媽是狐狸精,自己跟阿蘇做朋友是看得起她。生氣的阿蘇跑過來攻擊蘿絲,被對方躲過,最後阿蘇整個人摔在地上。見阿蘇受傷,蘿絲瞬間沒了火氣,上前查看朋友傷勢,兩人約定這輩子不吵架了,以一個擁抱結束今天的爭吵。

之後,蘿絲跟小強交往,約會也不忘帶著阿蘇。三人去酒吧蹦迪,被臨檢的警察發現,蘿絲的爸爸得到消息,一副恨鐵不成鋼的表情,叛逆的蘿絲根本不喜歡念書,父親讓她自己養活自己,氣頭上的蘿絲不肯服軟,父親直接讓她滾出家門。蘿絲與阿蘇告別,她決定遠離家鄉和小強去高雄打拼,姐妹兩人約定好是一輩子的朋友,絕對不會忘記對方。可如今,阿蘇卻先一步離去,躺在冰冷的太平間,蘿絲在旁泣不成聲。

警察阿成向蘿絲說明案件情況,屍體在今早被發現,遇害時間應該是昨天晚上,阿成詢問更多詳情,蘿絲回想起阿蘇向自己敬酒的場面,如實告訴阿成。下周,阿蘇就要隨客人去日本生活,昨晚是她的送行宴。阿成見蘿絲魂不守舍,親自送她回家,以借廁所為由來到蘿絲家,看到了她的兒子。阿成曾在蛋糕店裡見到阿蘇和兒子一起,蘿絲心知,阿成一直沒有離開是想陪自己聊聊天,分散下注意力。但此刻的蘿絲異常疲憊,委婉地下了逐客令,阿成只好離開。

次日,花子得知了阿蘇的死訊,瞬間呆在原地。很快,江翰也得到了消息,大腦頓時一片空白。陸陸續續,酒館的眾人知曉了阿蘇離世的消息,百合的反應最強烈,沉默地坐在那裡,年紀略長的阿季看得開,她更關心的是開業賺錢。而阿季身上還有一個秘密,客人向阿蘇求婚的戒指此刻正在阿季手中,見大部分員工情緒低落,蘿絲決定今晚暫停營業。百合第一時間找到男公關,擔心是對方因為違禁藥品而殺害了阿蘇。而蘿絲來到阿蘇家裡,她回憶著送行宴後,阿蘇曾單獨與她談話。在阿蘇眼裡,蘿絲總是搶著照顧別人,搶著替別人出頭,一副高高在上施捨別人的樣子,可時間長了阿蘇很反感,她覺得蘿絲這樣做只是在成全自己的優越感,也不管對方是否需要,是什麼樣的想法。蘿絲有些茫然,她以為阿蘇很享受被保護的感覺,阿蘇提出這次轉換角色,讓蘿絲感受下被人保護。

阿蘇拿出經營權轉讓書,把自己在光的股份全部讓給大家,走的徹徹底底。前半輩子,阿蘇一直在受蘿絲的照顧,下半輩子她希望有其他人頂替自己的位置照顧蘿絲,這就是阿蘇報復蘿絲的方式,讓她體會下自己過去的感覺。聞言,蘿絲生氣地拿起桌上的菸灰缸,而阿蘇的死因正是頭部遭到玻璃鈍物重擊,酒瓶、菸灰缸等都有可能。

事故發生後,警員把阿蘇死亡之事告知她的母親,母親一臉平靜的來到停屍房,看到女兒屍體的一瞬間,往事歷歷在目。當初母親主動和阿蘇斷絕母女關係,並把其趕出家門。之後,母女倆再也沒有聯絡,直到3年前母親提著大包小包來找女兒。這次她被自己男人趕出來,已經無處可去,想暫住女兒家幾天,畢竟怎麼說她也是阿蘇的親生母親。一聽這話,阿蘇怒氣上涌,直接拒絕了對方。當年狠心趕走自己的時候,並不記掛母女情,阿蘇關上房門,面露悲傷。回到現在,母親在警局大罵女兒狠心自私,自己開店當媽媽桑,讓自己過著苦日子。當年她來光找過女兒一次,生活艱難的她,以撒潑打譯,鬧事大罵阿蘇不孝順為代價,換取了女兒10萬塊。聽著對方的話,了解阿蘇的警察們一臉不信的樣子,卻也沒有多說,帶蘇媽來到阿蘇家中查看,沒想到迎面卻碰到早來到此處的羅絲。蘇媽媽一見蘿絲,立馬熱情的迎上去,一番哭訴,想得到蘿絲的電話和住址,可蘿絲一臉冷淡,不情願的告訴了蘇媽媽。兩人說話時,阿成查看了屋內,發現蘿絲似乎在翻找什麼東西,不止如此,他察覺蘿絲對蘇媽媽的態度有些奇怪,一點都不像對待閨蜜的母親。以蘿絲為嫌疑人,警方開始猜測她的殺人理由。阿成想起蘿絲曾問他有沒有過恨一個人,想把對方往死里打,但又控制不住想幫對方的感覺。阿成懷疑,蘿絲說的就是阿蘇,但一切只是猜測,當務之急是找到實質性的證據。

又是新的一天,蘿絲沒精神地躺在床上,花子來房間看望她,雖然阿蘇已經死去,但想起她曾經講過的話,還是讓人無法釋懷。當初花子被小混混侵犯,被蘿絲帶回家照顧,阿蘇私下來見花子,希望花子辭職。沒有一個客人會想看到被侵犯過的小姐,為了光的經營著想,她只能做壞人,親自趕走花子,讓她去一個新的環境重新開始。聽了阿蘇的話,花子才會從蘿絲家離開,回到老家。

阿成來到光酒館調查,想查看阿蘇的儲物櫃,可裡面早已被清理乾淨,裡面只放著一些無關緊要的物品,蘿絲回憶著每次營業前,阿蘇都會帶著一束鮮花最早到店裡,等財務到後兩人便開始對帳。接著,測試卡拉OK的音量,打烊後,她會把所有收拾乾淨,最後一個離店。阿成問起,案發當日阿蘇是否是最後一個離開,蘿絲坦白告知,結束營業後,兩人聊了一會兒。正說話時,蘿絲識相離開,把空間讓給兩人。得到了線索,阿成找到大學生,他頹廢地坐在床上自言自語,如果當時我沒有退縮和逃跑,留下我們的孩子就好了。

阿成自知得到一個大瓜,坐在一旁聽大學生訴說。有段時間,阿蘇一周都沒有聯繫大學生,她一直在思考,該如何向大學生說明懷孕一事。當聽到這個消息時,大學生的笑容凝固了,阿蘇明白他還沒有做好心理準備,所以率先約了醫生。她告訴大學生醫院地址,如果他出現,自己就不進行手術,兩人規劃未來。反正也算是大學生給出的答案,他不想要這個孩子,結果可想而知,阿蘇沒有等到大學生。幾日後大學生約阿蘇見面,向她解釋自己的處境,阿蘇願意接受他的道歉,卻不願與他複合。這時,叫走阿蘇回店裡工作。分手後,大學生努力挽回,買了禮物來到光酒館,卻正巧目睹了阿蘇與江翰親熱,但大學生並未向阿成提起兩人親熱一事,可機警的阿成從他話中察覺,兩人分手後,阿蘇很快有了新歡。

面對阿成的懷疑,大學生直言,當他知道阿蘇與江瀚在一起,當他知道阿蘇與江翰在一起,他恨不得殺了對方,但他真的不是兇手。大學生反倒懷疑蘿絲,他去酒館時,正巧看見蘿絲舉起菸灰缸,擔心阿蘇的他急忙出現,打斷兩人談話。聽了大學生的證詞,再聯想蘿絲將阿蘇物品收拾乾淨的舉動,阿成懷疑蘿絲因為感情問題殺害了阿蘇,而身為這件事的始作捅者江瀚,正與女演員牽手約會。當女演員問他,你愛我嗎江翰沒有回答,對此女演員提出兩人的關係到此為止。

這天,蘇媽媽找到蘿絲家中,恰逢只有兒子一個人在家,原本還在攀親帶故阿蘇媽媽,在聽說兒子今年十四歲後,臉上突然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不一會兒,蘿絲也回到家中,她對蘇媽媽顯得毫不客氣,立即下了逐客令。不管阿蘇媽媽如何解釋,蘿絲都認為她只是為了阿蘇的財產,才會裝出這副憂傷的模樣。就在蘿絲一路將蘇媽媽推出大樓時,蘇媽媽回頭質問她,兒子到底是她的兒子還是阿蘇的兒子,原來阿蘇被媽媽趕出家門,就是因為她和媽媽當時的同居男友發生關係,並且懷孕。阿蘇解釋,是對方硬來,但母親根本聽不進去。聽到蘇媽媽的話,蘿絲立刻否認,說著她不知道阿蘇有孩子,兒子是自己的親生的。

夜晚,蘿絲翻看著相冊,那些塵封的舊事又開始湧入腦海,當年被掃地出門的阿蘇只能去投靠蘿絲,彼時的蘿絲和丈夫小強,早早的輟學開始做生意,也經營起了一個小家。見到好友落難,仗義的蘿絲不但收留阿蘇,陪伴她去婦檢,在聽到阿蘇還想繼續讀書,不想被孩子拖累之後,蘿絲甚至決定把阿蘇的孩子當成自己的孩子養大。所幸的是,小強十分支持她的決定。

第二天一早,睡在警局的阿成就被上司叫醒,由於阿成還沒有找到住所,只能夜夜都在警局留宿。上級剛說完,限他三天內一定要找到房子,蘇媽媽便找上了警察局,只見她從包里拿出一疊阿蘇和日本客人訂婚的照片,斬釘截鐵的說著自己昨日去女兒家,並沒有找到阿蘇的訂婚戒指,兇手很有可能是為了搶走戒指而殺了阿蘇。說完還暗示阿成,昨天先他們一步抵達阿蘇家的蘿絲,具有重大嫌疑,雖然蘇媽媽極力的表現出悲傷,但還是難掩身上那股貪財的氣息,阿成只好好言安撫她先行離開。雖然蘇媽媽的目的不單純,一但訂婚戒指的遺失確實也個一個線索。阿成立刻交代屬下,查一查阿蘇死後,都有誰進過她的屋子,還有近期市場上是否有人出售大克拉的鑽刑。

這天,阿季一反常態,請了百合與會計還有服務生小豪一起吃飯,原來每個陪酒女郎都收到了阿蘇轉讓的股份。如今她們個個都算是股東,但阿季的野心卻頗為暴露,她想要當酒館的媽媽桑,這餐飯便是她的招安之計。席間阿季告訴眾人,殺死阿蘇的人很可能就是蘿絲,因為蘿絲和江翰分手,都是因為阿蘇的插足。說完後,阿季讓大家考慮一番,並表示今晚她就會將酒館重新開張,想要追隨她的人就可以過來上班,這天晚上,阿季以媽媽桑的身份開張營業,蘿絲聽到這個消息,在打洋之後帶著花子匆匆趕來,痛斥了阿季這番無恥上位的嘴臉,但阿季理直氣壯,稱自己得到了會計的股份,就算花子把股份交給蘿絲,她們也各持百分之四十,誰也無權管理誰,正當兩人爭執不下時,一位男士走了進來,原來他就是光的對面,新開酒館糖果的媽媽桑寶寶,寶寶雖然是個男人,但風姿綽約,絲毫不遜色任何女性,寶寶並不懼怕光這個競爭對手,反而還盛情邀請除了阿季之外的所有人,去光顧他的新店。

另一邊,阿成的屬下找到一家當鋪,老闆曾收過一枚大克拉的鑽戒,而典當人就是阿季。這天,江潮和電視台的人員下班後,一起來到光喝酒,一進門阿季就熱情的迎上去,而蘿絲則是冷冷的說著,現在已經有了新媽媽,便逕自坐在一旁。不一會兒,他告訴蘿絲想要和阿季聊一聊,說完便把阿季帶上車,蘿絲和花子送到門口,不知發生了什麼事,心中升起不安。這時一個熟悉的聲音在對街酒館的門口響起,蘿絲和花子抬頭一看,居然是久未出現的愛子,她正在寶寶的酒館工作。

說起阿季對阿蘇的偏見,並不是從爭奪日本客人才開始,早在四年前,阿蘇從前任媽媽桑手中接過這間店鋪時,阿季就滿心嫉妒,對阿蘇冷言冷語,兩人的隔闖一直都存在,只是缺少一觸即發的火苗。而日本客人的出現,正好點燃了兩人間的戰火。當初日本客人第一次踏進酒館時,正是阿季接待的他,日本客人手腕上的金表,牢牢的吸引了阿季的目光,她立刻意識到這是一塊肥肉,一定好好好把握住。可誰知,接下來日本客人一來到店裡,就被阿蘇搶走,年輕漂亮又善解人意的阿蘇,顯然更吸引日本客人。漸漸的日本客人完全將阿季忘在腦後,對此阿季覺得十分憤怒。某次下班後,她等在大門口叫住阿蘇,指責她搶走自己客人的手段十分下作,但阿蘇卻反過來告訴她,如果阿季真的能留住日本客人的心,那麼任誰都搶不走。失去客人,是自己的問題,說完阿蘇莞爾一笑,給阿季留下一個勝利的背影。

阿季坐在警局中,看著阿成拿出的鑽戒,非但沒有驚慌,反而叫囂著這是她自己的東西。原來在日本客人對阿蘇求婚的那晚,阿季一個人在化妝間喝的爛醉,這時阿蘇走了進來,在聽到阿季說著,她最終還是成了勝利者後,阿蘇卻把鑽戒丟進阿季的酒杯里送給她。全世界都以為阿蘇成了人生贏家,但只有阿蘇自己知道,她是個徹底的失敗者,只能利用日本客人逃離這個傷心地。阿蘇知道阿季的不甘心,但也知道阿季負債的情況,所以就算送出這個鑽戒是對她的憐憫和嘲笑,阿季也沒有骨氣拒絕。阿季說完阿蘇贈送鑽戒的始未後,阿成卻不相信,還是認為阿季是為了搶走鑽戒將阿蘇殺害。這時阿季向警察們抖出了蘿絲,阿蘇和江潮之間的三角恩怨,還有阿蘇將股份平分的事,她始終認為蘿絲才是兇手。

離開警局之後,阿季告訴蘿絲,自己把這些話都告訴了警察,蘿絲顯得有些擔憂。總說紛紜難辨真假之下,阿成決定先帶著屬下在這條街上進行走訪,看看阿蘇死亡那天,是否出現過可疑的人或事。他們來到一家餐館時,老闆告訴阿成,那天晚上有一個出租司機半夜兩點才來吃飯,據說他載了一個客人,總是在不斷變更目的地。一來二去,雖然耗費了很多時間,但車費也跳漲了許多。由於阿蘇被害當晚是颱風天,阿成和屬下們都覺得,在颱風天還出門去了這麼多地方,肯定有可疑之處。他們記錄下老闆所說的地址,將其列為調查重點,隨後又走進了寶寶的店裡。妖燒的寶寶告訴阿成,那時候他的店鋪未營業,夜晚他來查看裝修進度的時候,見到一個穿著咖色風衣的男人走進光,身後還跟著一個女人。對附近的商戶走訪完畢之後,阿成一行人走進光酒館,他挨個審問過酒館裡的人員之後,輪到了蘿絲。阿成看著蘿絲面前缺了一個角的菸灰缸,問起她為何要隱瞞,那晚她曾拿起菸灰缸想要砸向蘇,但蘿絲覺得這個舉動並非什麼重要的信息。最後阿成拿起那個缺角的菸灰缸,帶回警局調查。

另一邊,江翰和當紅女星的私情被她的金主發現,金主當場炒掉了江瀚,事業不順的江翰只好來到光喝酒,他點名要蘿絲陪酒,蘿絲只好坐在他的身邊,但始終神情冷漠。對此江翰一遍遍重複,自己是最後一次來到光,讓蘿絲能不能放下怨恨陪自己喝一杯。聞言,蘿絲這才端起酒杯喝了一口。夜晚,蘿絲回到家,但樓道燈卻怎麼也按不亮,黑暗中階梯上坐著一個陌生的男人,他無比兇狠的質問蘿絲為何要殺死阿蘇。說完還將她按在牆上,蘿絲拼盡全力抵抗,掙脫男人往樓下跑去,在大樓入口正好遇見了阿成,兩個男人立刻展開激烈的搏鬥,最終男人被阿成打跑。

蘿絲把阿成帶回家幫他處理傷口,這時花子回家,看到兩人在一起的氣氛有些暖昧。蘿絲沒有順著花子的話,也隱瞞了剛剛自己遇襲的事,包紮好傷口後,就匆匆出門要送阿成下樓。但蘿絲沒想到,阿成的家就在自己的樓下,原來阿成被上級勒令要找房子之後,就隨手找了蘿絲家樓下的出租屋。阿成邀請她進門一坐,兩人聊起那個男人的事,蘿絲表示自己並不認識他。翌日阿成來到警局調查男人的資料,得知他名叫馬天華,是個有著諸多犯罪前科的閃犯,現已假釋出獄。而阿蘇生前每個月都會去監獄看望他,得知天華和阿蘇有著不尋常的關係後,阿成一個人來到天華的幫會據點,天華出獄後就成了盤據一方的黑老大,得知阿成是要來談論阿蘇的事後,他並無抗拒,配合的告訴阿成,阿蘇是他的救命恩人。

天華一直把阿蘇當成親姐姐看待。而他昨晚襲擊蘿絲,是因為天華認為是蘿絲殺死阿蘇。就在阿成追問天華這麼認為的依據時,他說出因為蘿絲在私賣違禁藥品,而阿蘇知道這件事,蘿絲為了自保才殺死阿蘇。這一趟阿成又得到了新的線索,但他還是警告了天華,不要擅自去動蘿絲,一切交給警察處理。

實際上,天華的想法正是阿蘇親自向他灌輸的。就在阿蘇去日本前,最後一次探監時,阿蘇將蘿絲賣藥,請天華出獄後幫自己檢舉她的話寫在紙條上,並把自己偽裝成被蘿絲威脅的知情者形象,為了自保才逃去了日本。正是因為有這樣的鋪墊,阿蘇一死,天華便本能的就想到,一定是蘿絲將她殺害。

另一邊大學生在愛子的陪伴下,來到一家三流刊物編輯部。此前兩人就見過面,一起談論阿蘇之死的兇手,兩人都認為兇手就是蘿絲,在愛子的提議下,大學生來到編輯部,想要匿名檢舉蘿絲的罪行。自從阿季上任,光酒館在阿季的領導下,生意日漸慘澹,甚至要店裡全員出動,站在街邊發傳單拉生意。與此形成鮮明對比的是街對面的糖果酒館,整晚客人絡繹不絕,跳槽去糖果的愛子已經賺的盆滿鈦滿。這天愛子走進光,送來阿蘇葬禮的禮金,但店裡沒有一個人願意搭理她,自討沒趣的愛子只好離開。

夜晚,愛子走出糖果的大門,就看到大學生又一次醉倒在光的大門口。大學生想要去參加明天阿蘇的葬禮,他對自己曾經的軟弱和逃避感到無比悔恨,因為他是真的愛過阿蘇。他是在生日那天第一次見到阿蘇,當晚便借著酒勁對阿蘇表白,但阿蘇一開始只當他是喝多酒亂說話,因為年輕的大學生和酒館的媽媽桑,無論怎麼看都不是同一個世界的人。阿蘇原本帶著大學生來到酒店留宿,卻不料酒店當晚失火,阿蘇只好把他帶回家。翌日大學生醒來,他看著阿蘇充滿書香氣息的家,心中對於她的喜歡更加濃烈。相比小心翼翼的阿蘇,大學生表達愛意的方式直白而真誠,他承諾自己一定是會珍惜阿蘇的那個人,這句話最終撬開了阿蘇的心。

時間來到阿蘇死亡當晚,大學生來到光之後,蘿絲便先行離去。面對大學生的挽留,阿蘇再次提起上次的事,她知道大學生這個年齡的人,根本不知道如何處理孩子的問題,很多事情都只能讓阿蘇獨自承擔。他們都不是對的人,最好就這樣彼此遺忘。第二天,阿蘇的葬禮現場,蘿絲作為主辦人,說了許多她和阿蘇相識的過往,兩人從小就是好姐妹,也不乏爭辯吵嘴,但無論怎樣最後總是會重歸於好。這場葬禮是阿蘇的心愿,她希望自己死後,能在一片純白的襯托下進入天堂,蘿絲要為她實現這個願望。

蘿絲剛說完,天華便帶著一群黑幫小弟大搖大擺走進葬禮現場,站在蘿絲面前。天華告訴蘿絲,自己不會鬧事,只是來送阿蘇最後一程。聞言,蘿絲退到一邊。天華帶著小弟們對著阿蘇的遺照鞠躬,承諾自己一定會幫她報仇,說完他掏出一疊紙錢撒向空中,隨即附在蘿絲的耳邊說,感謝她為阿蘇舉辦葬禮,日後自己一定會用更高規則的方式,去舉辦蘿絲的葬禮。葬禮結束後,阿成看見日本客人向大學生點頭致意,便好奇的問起,兩人莫非認識?日本客人答道,自己和阿蘇求婚之後,大學生曾來找過自己,告誡著阿蘇答應結婚並不是真的愛他。可日本客人卻十分豁然,他已經是個歷盡干帆的男人,中的愛恨並不像大學生這種年輕人一般濃,他也知道阿蘇並不愛他,但這又有什麼關係,阿蘇選擇了自己,他就會照顧好阿蘇,等待她被打動的那天。

隨後日本客人被請回警局,阿成拿出那枚求婚戒指,告知戒指曾被阿季拿去典當。但阿季卻堅持,戒指是阿蘇送給她的,聞言日本客人直呼不可能,阿季一定在說謊,因為這個戒指代表了他和阿蘇之間的感情,阿蘇不可能就這樣轉手送給別人。這時,日本客人想起之前阿季為了勾引自己,使出的那些下作的手段,提出兇手有可能是阿季,並讓阿成一定要查出兇手,還阿蘇一個公道。

這天夜晚,日本客人再次來到光,他當著阿季的面拿出那枚戒指,質問阿季究竟是如何得到的。見狀,阿季立刻辯解道,自己不可能會去偷這麼顯眼的東西,一下就會被阿蘇發現。日本客人反駁,或許阿季拿走時,阿蘇就再也無法發現。阿季意識到,日本客人是在懷疑自己殺了阿蘇,她只好紅著眼眶,表示自己雖然喜歡日本客人,但也知道感情不能強求,她早已說服自己,在心中祝福他和阿蘇。但這些美化自己的話,下一秒就被日本客人狠狠打臉。因為大學生告訴他,正是阿季找到自己不停的煽風點火,去離間日本客人和阿蘇的關係。聞言阿季也無法辯駁,日本客人失望的表示,自己再也不會相信阿季一句話。

大學生和愛子聯繫的編輯部,發售了蘿絲殺人案的雜誌報導。這本雜誌一經發行,街坊鄰居全都在私下討論著蘿絲,原來編輯為了增加這個故事的嗦頭,接連挖出了阿蘇,蘿絲和江潮之間的三角戀,還有蘿絲之前曾經坐過牢的內幕。消息很快也傳到了光酒館,阿季對此頗有怨言,指責蘿絲現在的名聲這麼臭,往後都不會有客人來光喝酒,不如趁這個時候把店鋪轉讓,每個人還能分一點錢。就眼下的情況而言,也不失為一種好方法!

愛子從糖果下班後,看到對面的光大門緊閉,眼前的蕭索讓她不禁想起自己剛來到光應聘的時候,當時是阿蘇說服蘿絲將她留下,並帶著愛子進行第一次陪酒,但如今一切都已物是人非。夜晚,愛子和大學生喝酒慶祝他們的目的達到,蘿絲得到的教訓,光也要倒閉。但大學生依然悶悶不樂,因為無論做什麼,他都永遠失去了阿蘇。看著大學生深情的模樣,愛子心中羨慕起已經離世的阿蘇。這天,兒子在學校里見到了江瀚,他成了話劇社的代表老師,原來被電視台開除之後,江翰為了生存只能四處打工。蘿絲曾見到他在餐廳當服務生,心中也明白了江翰的洛魂。

如今的光每日都沒有客人光顧,蘿絲也無力做出挽救,整日都在借酒消愁。見狀只有花子站出來鼓勵她,說起當初阿蘇剛接下這家店時也沒有客人,陪酒小姐見到生意不景氣,一個接一個的離開,最後還是蘿絲和阿蘇拋下面子打扮成藝使在街上拉客,這才讓酒館起死回生。花子告訴蘿絲,就算為了撫養子維和延續阿蘇她們的夢想,也不能眼睜睜看著光倒閉。收到花子的鼓勵後,蘿絲終于振作起來,但眼下的情況她只能另闢溪徑。蘿絲借用近日以來,坊間傳言她是殺人兇手的留言,直接做客一檔電視節目,她要在電視上對一切做出解釋。

面對主持人的提問,蘿絲直接讓她拿出自己是兇手的證據,並指責主持人的開場白太過主觀,直指自己是兇手。對著鏡頭蘿絲髮誓,自己絕對不是真兇。主持人轉而提起那個男人江翰,蘿絲解釋,她們根本不是為了一個男人爭風吃醋,而是那個男人先甩了自己,再甩了阿蘇,兩人都是愛情里的受害者。對於阿蘇把股份讓給其他小姐,而不是全部送給蘿絲,已經很清楚的表達了阿蘇的想法。她不想把酒館拱手讓給蘿絲,蘿絲承認阿蘇對自己有恨,她自以為是的保護,在阿蘇看來反倒成了一種炫耀。

為了增加節目熱度,主持人問起蘿絲坐牢一事。蘿絲說起往事,在她28歲那年丈夫創立了公司,在合伙人的慫恿下,他向地下錢莊借了錢,後來公司倒閉,丈夫拋下蘿絲捲款潛逃,倒霉的蘿絲做了三年牢。在外人看來,蘿絲的過往的確悲慘,正應為她經歷過這些,才更不會為了一個男人殺害自己的好姐妹。蘿絲願意積極配合警方調查,但她不希望再有任何捕風捉影的報導傷害她的身邊人,如果再有人懷疑她是兇手,蘿絲歡迎對方來到光酒館,她會準備好雞蛋等著對方。同時她警告真兇,他這輩子註定要背條人命。

通過蘿絲這次的澄清,光酒館又恢復了往日的輝煌,更有媒體記者想要採訪蘿絲。看到酒館生意火爆,阿季也破天荒的露出了笑容。但同時,蘿絲上節目的行為刺激到身體不好的父親,一個情緒激動昏了過去,蘿絲帶著兒子回家。妹妹指責蘿絲,為什麼非要那麼高調,就不能安靜的生活嗎。正說著,母親邀請鄰居朱先生到家裡吃飯,這個朱先生就是蘇媽媽曾經的男人,也是蘿絲兒子的親生父親。蘿絲兒子與他同桌吃飯,喊著朱先生爺爺,著實有點諷刺。

另一邊,蘇媽媽收拾了女兒的物品,看著漂亮的衣服和珠寶內心欣喜不已,她偶然發現阿蘇的筆記本。在裡面看見蘿絲兒子的嬰兒照和出生證明,還有阿蘇白紙黑字寫著,蘿絲的孩子其實是阿蘇的親生兒子,在阿蘇割腕之後,也是兒子一直陪在醫院,守在她的身邊。最近光的生意死灰復燃,小姐們一直贊成光繼續營業,只有百合堅持要辭職,留在這裡繼續工作並不是她想要的人生。說完,百合來與男公關見面,到了約定地點,卻突然看到一名神秘男子。他其實就是葛檢察官,百合問起對方身份,男公關回答,他就是能罩著自己的人。只見葛檢察官上車後,將違禁藥物放在車內。

次日,兒子來到學校,好事的同學說著蘿絲是殺人犯,兒子氣不過與同學發生爭執,幸好江翰及時出現阻止了混亂的現場。蘿絲急忙趕到學校,身後的阿成緊跟其後,全天跟蹤著蘿絲。蘿絲一到學校就命令兒子道歉,不該動手打人。事情解決後,蘿絲來到江潮工作的餐廳向他表達感謝,而阿成坐在旁邊的位置偷聽兩人說話。江翰說著平日裡的生活,阿成聽後發現,跟案發當晚計程車司機載的男人去往的路線十分相似。當晚阿成找到江瀚,詢問案發當天他身在何處。如今,阿成已經掌握了那晚乘坐計程車到達多個地方的就是江翰,而寶寶看到的走進光酒館的咖色風衣男也是江翰。原來阿蘇得知江翰與女演員有一腿,故意把他寫給女演員的情書複印多份,寄給他的同事們,想要以此毀掉江翰的人生。

因為這封信,金主才會換掉江潮。在阿蘇一番刺激下,江潮將阿蘇壓在牆上威脅說,信不信我殺了你。而阿蘇卻主動吻上了江瀚,她只想用這種極端的方式表達她依然愛著江瀚。與此同時,葛檢察官帶著搜查令來到蘿絲的家中尋找違禁藥物,蘿絲轉而問起警察阿達,阿成在哪裡,今日的行動是葛檢察臨時組織的,阿成根本就不知情。

另一邊,阿成把江翰帶回了警局,讓他上交私人物品後,就走進了偵訊室。作為證人的鄰居大媽透過單面鏡指認了,江翰就是那晚威脅要殺死阿蘇的男人。阿成提出,是否因為阿蘇把江翰寫給女演員的情書寄去了電視台,導致他的事業整個被毀,所以江翰才對阿蘇起了殺心。面對阿成的提問,江翰顯得十分緊張,但他並沒有做出任何正面回應,只是堅稱自己與阿蘇被殺無關,如有必要自己會找律師捍衛權益。

見到江翰的反應如此過激,阿成也沒有再追問下去,隨後便讓他離開警局。這時,阿達匆匆找到阿成,告知今天警署接到通知,蘿絲家中疑似藏藥,進行臨時搜查。聞言阿成立刻找到負責這次行動的葛檢察,讓他下次不要這樣隨意行動。次警察的突擊檢查顯然也讓蘿絲十分氣憤,但所幸警察並未在她家中搜到藥物。這天,阿成來到蘿絲家中,頂著蘿絲的怒火,從口袋中丟出兩包藥物。見到違禁藥物,蘿絲也愣在了原地,阿成說著這是他這段時間以來,藉口來蘿絲家使用洗衣機時,在屋子裡搜查到的,幸好是被他先行找出,否則蘿絲還不知會落得什麼下場。阿成告訴她,藥物是在一個阿蘇還給她的箱子裡找到的,蘿絲自從拿回來後,就沒有打開看過。按照這種情況來看,這次藏藥事件,很可能是阿蘇刻意栽贓給蘿絲,而那個向警局告密蘿絲藏藥的人,很可能就是一心要殺死她的天華。

看到天華設計陷害自己,蘿絲索性鼓起勇氣,找到天華的幫派據點,質問他為何要栽贓自己。聞言,馬天華立刻跳起來,兇狠的說著是她先殺死阿蘇,正當兩人劍拔銬張之時,跟蹤蘿絲的阿成及時趕到。有了阿成護駕,蘿絲更是把心中的話全都一吐為快。她依然堅持天華是被阿蘇利用,因為沒有人能比自己更了解阿蘇。蘿絲和阿成回到車裡之後還是心有餘悸,阿成提醒蘿絲往後要小心一些。

經過被栽贓藏藥之後,蘿絲便對酒館裡的人都倍加留意。她注意到百合在營業時,總是會長時間的待在洗手間裡,讓蘿絲有些在意。於是她借著為會計慶祝生日,還有歡送百合離職,讓酒館所有人來到家中吃火鍋。趁著大家都在吃火鍋的間隙,蘿絲走到大家存放包包的房間,翻出了百合的錢包,在裡面果然發現了幾包藥物。

Netflix華燈初上第二季結局,誰開車撞了江瀚

蘇媽媽約出同居男友朱先生見面,隨即把蘿絲兒子的出生證明遞給他,告知這孩子其實是他與阿蘇生的。十四年前,阿蘇被媽媽的同居男友酒後侵犯,驚恐的阿蘇不斷求救,但蘇媽媽卻只能躺在床上,假裝沒有聽見。因為她必須要依靠同居男友生活,一旦鬧翻就失去了經濟來源,為了保全自己的生活,蘇媽媽只好犧牲了阿蘇。

兒子學校的話劇社進行演出,他們演的正是江瀚寫的劇本。蘿絲坐在觀眾席上,聽著兒子口中說出的台詞,像極了當初兩人分手的場面。秘密的真相光用雙眼是無法看透的,當時冷漠的江瀚,其實是在用這種方式讓蘿絲安心離開。如果蘿絲用心去傾聽,就會聽到江翰無情外表下心碎的聲音。表演結束後,蘿絲走到江瀚身邊,他們談論著這場舞台劇,一邊延展到了兩人的感情,無論蘿絲能不能看懂江翰的用意,這場戲都已經落幕。就像兩人再也無法回到過去,在告別前,江翰叫住蘿絲,對她說了一聲抱歉,蘿絲笑著與江翰的恩怨在此刻便已放下。

這天江翰回到家後,拿出了自己曾經遺落在蘿絲家的錄音機,誰知一打開播放,裡面居然傳出了一個女人的聲音,說著我不是故意的,她是死了嗎?疑似阿蘇被殺時的錄音!江潮立刻想要趕去和蘿絲見面,不料站在路邊時,卻被一輛疾馳而來的車撞飛,肇事者沒有下車查看,只留下一道冰冷的眼神。看眼神,像是警察阿達!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