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豬羅之王》EP1-2集劇情解析:卑微絕望的反抗故事,景敏復仇真帶勁

韓劇《豬羅之王》EP1-2集劇情解析:卑微絕望的反抗故事,景敏復仇真帶勁

超高人氣漫畫改編的韓劇《豬羅之王》講的是在校園暴力中,卑微絕望的反抗故事。20年前的摯友因為校園的暴力欺凌而深受其害,兩個朋友一人成為連環殺人犯,一人成為警察。雙男主這就很帶感了呀,加上韓國人氣男星金東旭,真是一把子期待了。

韓劇豬玀之王第2集劇情

韓劇豬玀之王第2集劇情解析:Dogpark的輿論鬧得沸沸揚揚,因宗碩的組長被調到總廳,然後自己一臉惜逼的升了個職,這不是得被挨罵的嗎,怎麼就升職當組長了,宗碩升職加薪還不好嗎,怎麼搞得像別人欠你錢似的,組長認為宗碩有能力擔當這個位置,讓他安心勝任,其他的他處理,並表示說底下的人都願意跟著宗碩,還說如果Dogpark的案件,沒有什麼進展的話,就多負責一個案件。可在小編看來,這怎麼看起來不像是好事呢,但是又說不來那裡不對勁,對談完畢出來宗碩對眾人說,最近要盯緊Dogpark,覺得Dogpark肯定不會就此作罷的,然後自己對那張照片的,字跡深思後出去找辰亞。來到信石運輸這邊,調查黃景敏,辰亞說從昨晚開始,CCTV就開始拍不到景敏,可能信石這邊會有新的線索,他們詢問管理所長,關於信石運輸代表黃景敏有幾項需要確認的內容。

管理所長表示自己的代表是,叫南基哲不是黃景敏這個名字,兩人震驚,拿出景敏的照片給管理所長,才知道用了假名,得知管理所長一個星期沒見到過景敏,也不知景敏出了什麼事,辰亞二人也沒有告知景敏此時的狀況,詢問了景敏有什麼外游的愛好,管理所長表示外出愛好廣泛,也不會常去一個地方,又得知景敏一年前收購,了快要倒閉的信石運輸,公司也不小,員工90多人,算是附近不小的運輸公司,但為什麼景敏要收購,快要倒閉的運輸公司呢,難道也在這裡被欺凌過。唉真是生活如此有成就,卻依然忘不了年少的陰影。

此時宗碩發現了一個可疑的司機,一直看著對方,但又說不出來哪裡可疑,記著這個有疤痕的司機,小編覺得後面劇情應該有他的戲份,辰亞突然問起宗碩是什麼時候認識景敏的,宗碩說從小學開始,那時候住一個區,也就玩到一起了,初二又分到一個班級關係也就更好了,說著回憶到過去,幼年的景敏特別希望跟宗碩分到一個班,希望跟他關係越來越好,而討厭的人能夠遠離自己,兩人還為此喝了點小酒慶祝,不勝酒量的他們加上是小孩子,自然也就喝醉了。後來同年的宗碩轉了學,而景敏則退了學,辰亞疑問說,不是男人的髮小是一輩子的嗎,為什麼你們後來沒有聯繫,但宗碩並沒有說是什麼原因,只是草草說道各自為了生活奔波,所以才會斷了聯繫,但辰亞還是想繼續問下去,說那你們的校園生活過的怎麼樣,宗碩表示不都是一樣無趣嗎,說著也回憶到過去,景敏開心可以不用跟討厭的人同班了,卻沒想到討厭的人,來到了自己班級,嘲諷景敏升初二了,弟弟有沒跟著長大,說著手還往景敏的下體摸去,並在全班人面前說,景敏你是不是上次在廁所自慰,沒有洗乾淨,還說當時景敏是當著他們面打的飛機,說趕緊去洗乾淨,別一股味道,景敏一臉尷尬,可是他能怎麼樣,只能笑著回答好。

無人出手幫忙,包括一旁的宗碩也給看愣了,他不明白為什麼景敏不反抗,也不知道是什麼情況,過後景敏跑廁所躲著痛哭,宗碩跟隨詢問,才知道景敏之前所說討厭的就是他們,景敏表示很絕望,為什麼不在同一個班級了,還是要被欺負,以後要怎麼辦,要怎麼熬下去,然後一直痛苦,而宗碩也是愛莫能助。

回到家裡,景敏還一直在痛苦,把同學強迫他在廁所,當眾自慰的事情告訴媽媽,媽媽哭著說我們轉學吧,景敏卻說,沒用的,就算轉了學,這件事情不用多久也會被傳開的,自己想忍忍這一年,自然會變好的。母子二人抱在一起痛哭,我看了也覺得小景敏真的好可憐,校園欺凌真的是太可怕了,因為那幫人也是「孩子」,家長也沒辦法拿他們怎麼樣,可景敏一去上學,在教室還是得被正熙欺負,不止得給他包攬寫所有科目的作業,一言不和就被連扇巴掌。這時終於有個人稍微想要為景敏出頭,開口說大早上的安靜點,但這個人卻不是宗碩,而是一個叫姜敏的人,也是個混混,但成績卻超好,家裡也是有背景的人物,那他會是個好人嗎,他會對景敏拔刀相助嗎。而正熙只是個小羅羅卻敢一直欺負景敏,就在一邊打著景敏的,時候罵了一句死老書,讓景敏從他胯下爬過去,說你爸不也是對客人點頭哈腰的嗎,作為他的兒子不得像你爸爸一樣學習,景敏看了看宗碩,然後被迫跪地準備爬。

一邊的宗碩想要起來相助,卻被一邊的同學按奈住,勸說不要多管閒事,免得被欺負,正熙這不是東西的玩意是真的看得我好氣,怎麼就有這種怎麼混帳的孩子,還對一邊爬地的景敏。冷言嘲諷,畫面來到景敏回憶起之前來到了醫院,病床上躺著龜龜一息的爸爸,他一臉嘲諷地對著他爸爸說自己處理掉了,直言說爸爸的人生微不足道,沒人會為了他的死亡而傷心,還說了一堆莫名其妙的話,說什麼大家都開心地逃脫了,開心地死掉,應該都是喜喪才對,說是老天聽到他的祈禱開眼了。然後這好傢夥,直接把爸爸的氧氣管給拔了,為什麼我也覺得他爸爸活該被拔氧氣管呢,景敏天天遭受校園暴力也就算了,回到家還得受這老傢伙家暴,這真是驗證了一句話,你要小時候對我不好,長大了我就拔你氧氣管。拔完後景敏內心一度釋然,我看了也是一陣暗爽,景敏瀟灑離去,老傢伙一命鳴呼。

隨後他來到了修車場,停在外面看著一個死胖子在欺凌工人,然後他身上帶著注射針劑跟刀下了車,什麼情況,景敏是要殺了這個胖子嗎,路見不平拔刀相助嗎,沒這麼衝動吧,胖子殷勤接待景敏,畢竟景敏現在的身份也算是個有錢人,在修車場裡,景敏已經頻頻舉刀想要對胖子下殺手,卻因為胖子的一個電話,沒有下殺手,問胖子很在意家裡人嗎,胖子表示家裡人是他的全部,景敏一聽,說自己能不能去他家裡做客,說最近跟老婆吵架心情不好,想跟胖子喝一杯,順便看看胖子是怎麼生活的,胖子一臉高興說可以啊,反正正好今天老婆孩子不在家,明天才回來。

說完兩人收拾就起身前往胖子的家,到了胖子的家,景敏打量說胖子家境不錯,胖子說要想賺到錢就多跟有錢的人打交道,還說多虧是遇到景敏,是天賜的良緣,景敏說他也覺得是命中注定,說著回憶到之前怎麼碰上胖子的。原來胖子在沒認識景敏前是很窮的,只是一個窮修車的,是景敏後來提拔他,才有了他現在的成就,而景敏提拔他的原因,是認出來胖子就是年少欺凌自己的正熙,但我奇怪為什么正熙你這個死胖子怎麼沒有認出來景敏。

景敏一邊回憶著一邊看正熙全家福說,看來你過得挺幸福的,正熙沾沾自喜,拿著酒要敬景敏說喝一杯,景敏此時卻變臉說自己不跟狗雜種喝,但正熙卻不明白景敏說的,景敏說你知道希臘神話嗎,正熙說自己笨,不懂這些,然後景敏說當潘多拉打開魔盒時,裡面釋放出人世間各種邪惡,而潘多拉盒保存到最後一個的是希望,而人們都認為有了希望人生才有盼頭,但他認為希望是另一種災難的開始,所以我可以認為景敏是想讓胖子對生活有了希望之後再接受災難的來臨嗎,正所謂爬得越高摔得越疼。

一頓人生真理,把胖子正熙說得一愣一愣的,估計也知道景敏說的是什麼鬼,反正有錢人說什麼都對,然後景敏借著去廁所的時候,對鏡說那些地獄般的,遭遇不過是人家有趣的回憶,然後又人格分裂了,這怕是精分了吧,始終擺脫不了小時候的陰影。人格分裂說遺忘並不是,上天賜予人類的禮物而是沮咒,然後拿出七首,看來是準備要動手了,出來的時候卻剛好看到喝醉酒的正熙,正在看關於景敏跟他妻子的新聞,好傢夥景敏直接一酒瓶子摔爛電視,把正熙給嚇得一激靈,他不解信石運輸公司怎麼就在虧損了,怎麼代表人是姓黃,景敏直言到說,我叫黃景敏,不過為了給你一個潘多拉盒子,所以用了假名而已。

說自己就是信石中學二年五班的黃景敏,然後大聲吼說,就是被你一直欺凌的黃景敏,被你逼迫做著變態的事情,叫著老錦仔,而你看著那個場面,像個變態一樣嘻喀哈哈,難道你做過的這些事情,被下了藥的正熙一臉不可思議,也來不及反應,景敏直呼道,要不是為了切掉你那個玩意,我也不需要這麼大費周章,又伺機又是下藥的,還得來你家,這可把正熙給直接嚇到了,直呼混蛋,景敏要不是看你跟你家人這麼恩愛,在修車廠就想動手的了,說我媽媽因為你,備受折磨,我要你的家人也一樣,等他們回到家親眼看到四肢被撕爛,死狀慘烈的你。

然後正熙奮身而起搶奪景敏的刀,話說景敏的戰鬥力是真的不怎麼行,都下藥了,還打不過人家,直接被正熙一頓狠捧,還差點被反殺了。就關鍵時刻,景敏的第二人格又出現了,暗示致命點脖子。而宗碩與辰亞這邊正在吃飯,然後突然辰亞接到電話,說景敏又有狀況了,二人駕車前往,報警的是正熙的妻子,可能因為目前自己丈夫的死,狀然後自己報警後暈死送醫,小編看了也是想吐,真的是死的好慘,直接被割掉老二,還被釘在牆上,重點是牆上又寫下了宗碩的名字,說我們中學的時光,你還記得嗎。真是一對好基友好利友,這一幕把過來的宗碩看得目瞪口呆,景敏為什麼要瘋狂@宗碩,難道宗碩有做對不起他的事情嗎,場面一度噁心,但是看到景敏復仇成功,這觀後感是真帶勁啊。

韓劇豬羅之王第1集劇情解析

這一開局就讓身為耳機黨的我看得毛骨慷然,驚驚片嗎?不會吧,沒男朋友的趕緊拉一個一起看。男主黃景敏一股勁暴力,直接把一個身材姣好的美女活活致死後自己一頓猛吐,然後出現一個豬頭人,哈哈大笑說,你終於成為了真正的怪物。這是什麼鬼,同謀嗎,還是男主景敏的反社會分裂人格,這個也得到後面才能知曉了。

聽說這部劇人心比鬼怪還險惡,接下來女主辰亞來到的了兇案現場,話說為什麼不開燈,打著手電偵查,這是增加驚驚感嗎。辰亞打著手電來到了廁所,發現了藥物跟一堆嘔吐物,轉身來到房間又發現一本人體解剖書,發現現場有打鬥的痕跡,突然不知道誰動了窗簾。玻璃窗上寫一行字,像是認識男主宗碩,寫著:問宗碩好久不見過得好嗎,自己是景敏。這可把辰亞給嚇了一愣。

但是有了這線索也讓案件可以著手調查了,直接拍下玻璃上面的字跡後到保安室調監控。而宗碩這邊在故意拍暴力虐待視頻,還自己親身上陣,這疼痛看來是真打哦,把一邊原本該被打的人給嚇一機靈,都搞不懂這麼賣命要幹嘛,幾人把拍攝的暴力虐待視頻發到網上,直呼拍的好。

這邊宗碩接到辰亞的電話,但辰亞還沒來得及說玻璃上字跡這個事情,就被掛掉電話了,因為宗碩這邊正在等魚餌上線。本以為自己親身上陣演得這麼逼真,會信以為真,卻沒想被其中一人壞了大事,park發來了你們其中有一個是秀頭的,並發了該人的資料,然後就退出了聊天框拒絕見面,這可把宗碩給氣得,直言要給那個小嘍羅安個罪名抓捕起來,真是自己白白挨了一份疼,有勞無獲,回到家,把自己給累的,卻沒想到辰亞找到他的資料,直奔家來,問他認識景敏這個人嗎,然後說幾小時前,一對夫妻結伴自殺,死者的丈夫是景敏,而景敏自殺失敗後就逃跑了。

宗碩表示自己從初中,後就沒有跟景敏聯繫過,並且還是20年前,就算景敏站在他眼前,估計自己也認不出來他,宗碩一臉疑惑,什麼情況,20年不聯繫的人,一冒尖,就搞這麼大條的嗎,兩人出來到外面吃宵夜,邊聊案情,辰亞給出案情現場的圖片,說景敏夫妻二人同歲數,然後宗碩看到了玻璃上面,寫著對他問好的照片一臉震驚,辰亞說出了他疑問,說這可能是一種簽名,宗碩直言是連環殺人犯的一種炫耀嗎,辰亞點頭表示默認,宗碩疑問說不是說是一起自殺案件嗎,辰亞解釋他心中的疑問,因為死者的脖子有傷痕,可能是被迫自殺,宗碩震驚,詢問說難道他會是景敏的下一個目標嗎,辰亞表示道兇手也可能,是因為殺害的是自己妻子一時害怕,才寫下問候他的話。

但宗碩看著那些字有些不明白,為什麼20年沒聯繫的景敏會知道自己的身份,這也就證明了辰亞所想,這個事不簡單,需要等屍檢出來,兩人來到警局,法醫表示死者就是典型的自殺案件,吃大量安眠藥然後燒碳自殺,而辰亞對死者脖子的淤青不解。法醫解釋說如果是勒死,會出現較明顯的防禦痕跡,並詢問辰亞是不是覺得死者是被迫自殺,然後表示也不是沒有可能,因為死者身上有最近出現的損傷肋骨骨折,可能是被強迫性被強餵藥物失敗,為此被施暴,辰亞直接就聯想到了,施暴死亡現場,辰亞直言這一起自殺案件,百分之九十九就是兇殺案。

這時辰亞接到一通電話,兩人起身直接到精神科那邊調查,短髮女見到二人便哭哭啼啼的說,死者跟自己的關係很好,因為二人的關係,自己五年前就給景敏看病了,並說景敏的憂鬱症很嚴重,跟幼年時期的陰影有關係,表示景敏是長期在家庭暴力成長起來的,因為父親的暴力傾向,景敏一直希望自己的爸爸可以死掉,辰亞表示這個狀態下,景敏的婚後生活應該問題很大吧,但短髮女生卻說,不會,兩人生活得很甜蜜相愛,婚後,婆媳關係也很融洽,而敏珠也一直很愛景敏,但甜蜜的生活卻在某一天,景敏好像很害怕被知道過往,拒絕敏珠翻看自己幼年的照片。

在一個風雨的晚上,景敏翻看自己的照片,一臉沉思,卻突然被一個豬頭人給嚇到,媽呀,這個畫面著實也把我給嚇到了,短髮女生說因為這個,再次喚醒景敏的陰影,自己表示很愧疚,沒有及時給景敏治療,辰亞突然想到一件事,問短髮女生最近有給景敏開過安眠藥之類的藥物嗎,短髮女生一臉疑惑,說平常開的藥已經有助眠的成分了,但自己有給敏珠開過,辰亞頓時不解,為什麼反而是給敏珠開的安眠藥呢。短髮女說因為敏珠說自己睡不好覺,就給她開了幾個月的藥量,說著又哭著怪自己有錯,兩人見狀也就離去。辰亞很疑惑敏珠的死狀,接著又接到電話,調查到敏珠到多處醫院,開唑咕坦片這種安眠藥,一旁的宗碩問電話裡面的警員說敏珠死前去過什麼地方,聽到超市,兩人又趕忙趕過去調查,看完監控後,發現買碳的人是敏珠,宗碩問辰亞,現在你覺得景敏殺妻的概率有多少,這就真的很百思不得其解了。

畫面來到敏珠死前跟景敏一起吃晚餐,敏珠表示謝謝景敏一直很愛她,覺得敏珠不對勁,又說自己最近的憂鬱症好轉,兩人應該要感到開心才對,說著說著敏珠問一年前,景敏到底在那個倉庫看到了什麼,並勸說讓景敏別做那個了,這裡我就惜了,表示不解,不做那個是什麼呢,然後景敏喝著摻和安眠藥的酒就暈了,原來敏珠計劃自己跟景敏一起自殺,而敏珠身上的傷又是怎麼回事呢,原來是景敏長期吃,精神藥物對安眠藥已經產生耐藥性,所以先醒了過來,看到一邊的敏珠,他想搶救卻因為失去理智用力過度,導致死去的敏珠身體損傷,這樣也就跟前面屍檢對得上了,但為什麼敏珠要讓景敏跟她一起自殺,這又是為什麼,畫面來到景敏這邊,他一臉冷靜,把結婚戒指從手上取出來放車上,完全沒有一絲恐慌與後悔,只是一臉疲憊感,車上,景敏不知道是夢到還是回憶自己的童年,小時候的自己跟宗碩看起來關係不錯,可又想到一些自己一直被欺凌的畫面,他下車來到廁所換了一身衣服,卻看到一個男生正被兩個小子欺凌,完瀆子了我不敢想像,他拿著鐵管一頓揮打,卻沒想到這是他自己的心魔。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