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豬玀之王》大結局:校園霸凌很可怕一定不要沾上它

韓劇《豬玀之王》大結局:校園霸凌很可怕一定不要沾上它

韓劇《豬玀之王》大結局

韓劇豬玀之王結局:宗碩在抓捕景敏過程中,接到了他的電話,景敏直奔主題,讓宗碩選擇救眼鏡男還是弄死他。宗碩沒有回答,被景敏這麼一刺激,宗碩再次出現幻覺看到了阿哲的身影,這次宗碩沒有迴避而是直接朝他開槍,但幻影並沒有消失,兩人四目相對讓宗碩回憶起從前,阿哲改變自殺想法後跑去告訴宗碩,讓他配合演一齣戲,用假自殺嚇號全校師生,這樣霸凌者就不敢欺負他們。宗碩雖然嘴上答應但心裡並不認同,阿哲是超人是英雄是他心中的神,來拯救軟弱的人類,但現在他的內心有所動搖,變得和人類一樣優柔寡斷,這讓宗碩難以接受。

但阿哲並未發現宗碩的異常,還和他一起暢想未來,兩人約定好長大後當警察,這樣就有能力懲戒壞人。想到這裡宗碩看到阿哲離他遠去,宗碩不死心不停朝阿哲開槍,嘴裡嘟囊著他必須死,死後就可以誼咒那些惡魔,這才是神應該做的事,也只有阿哲可以做到。宗碩願意變成怪物,輔助阿哲戰勝那些狗崽子。宗碩一路跟著阿哲,不知不覺走到了信石中學,看著熟悉的地方往日的記憶重現,阿哲按計劃站上樓頂,本想做做樣子不料被宗碩推了下去。眼鏡男被殺一事曝光後,在網上引起軒然大波,他的另一個身份DP,也被警方公之於眾,有不少網友猜測,兇手的殺人目的是為了懲罰他。

另一邊,景敏拿著花去祭拜亡妻,妻子落得這般下場完全是因為景敏,當初景敏為了自己的復仇計劃,不惜拿活人練手,雖然是罪犯但他殺人是事實,之後他將經過告訴阿哲的幻象,不料被妻子聽到,妻子趁景敏不在家,翻看了他的私人物品,衣服上果然沾有血跡,妻子看到後難以接受,她沒想到景敏竟然會做出這種事。為了阻止景敏繼續瘋狂,妻子在醫生好友那開了幾瓶安眠藥,她已經做好打算,準備和景敏共赴鴻蒙。誰知計劃趕不上變化,景敏因耐藥中途醒了過來撿回一條命,而妻子卻永遠離他而去。現在一切都將結束,等他解決完最後一個目標就下去陪妻子。

景敏作案多起仍脫離法網,僅憑專案組調查遠遠不夠,署長經過多方面考慮,決定將此案公開調查,解散專案組成立特別搜查部,儘快破獲此案。與此同時,景敏拿著一大包錢來找阿哲母親,他沒有交代身份只說是阿哲的朋友,來幫阿哲盡點孝心,臨走前景敏向大嬸行了跪拜禮,也許這是他最後一次來見大嬸,他要去完成自己的使命。DP一案發生後,網上鬧得沸沸揚揚,警方因此召開記者會,對相關問題進行解答,發言人是特搜部組長,連環殺人案的負責人,當記者問到殺害DP的兇手時,組長直接說出了景敏的名字,至於動手原因警方仍在調查。兩人之間的關係無可奉告,話說一半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來,說兩人是同學關係,眾人聽後向門口望去,走來的人竟然是景敏。記者們看到他立刻蜂擁而上,景敏也對著鏡頭坦白,之前發生的幾起案子都是他幹的,那些人是校園暴力的加害者,死是罪有應得,而他來自首的目的,是為了揭露另一個真相。

宗碩看到這一幕,拼盡全力擠進人群,對景敏實施抓捕,阻止他繼續說下去,但押送途中被特搜隊的人攔截,宗碩也不好違抗命令,畢竟現在負責此案的不是他。審問過程中,景敏交代了所有犯罪事實,唯獨有一件往事沒有說,而這正是他要揭露的真相,不過他要和宗碩單獨談。另一邊,阿哲母親收到錢之後,立刻聯繫了姜刑警,向她說明事情經過,姜刑警一聽就知道是景敏的手筆,說話間大嬸提起了阿哲的遺書,姜刑警如實告知不是阿哲寫的,至於其他姜刑警沒有透露,大嬸也不再逼問,只希望姜刑警能抓住真兇,給阿哲一個交代,至於這筆錢,大嬸讓姜刑警帶走她無福消受,因為景敏的要求,特搜隊找來宗碩進行審問,他進去後的第一件事,就是關掉審訊室的聲音,隔壁警察看到後不明所以,但也不敢輕舉妄動,他們還指著宗碩問出點什麼。景敏知道聲音被關後,勸宗碩把真相說出來,但宗碩還在裝傻不知道景敏什麼意思,其實那天發生的一切,都被景敏看在眼裡。

當時阿哲改變計劃後,第一個找的人是景敏,但他並沒有把自己的想法告訴景敏,而是讓景敏給他洗一張三人的合照,雖然阿哲沒有多說什麼,但景敏多半已經猜到,阿哲開始回心轉意不再想自殺的事。為了確認自己的想法,景敏偷偷跟著阿哲,發現他拜託宗碩做什麼奇怪的事,兩人談完之後,宗碩去了他們的秘密基地,景敏不放心跟著去看了一眼,結果就發現那封遺書,景敏不敢往壞處想,但為了保險起見,他第二天早上也去了頂樓,結果親眼目睹阿哲的死亡過程。宗碩埋藏在心裡的事被揭穿,情緒變得非常激動,但考慮到隔壁有人盯著,宗碩只好忍了下來,堅稱景敏說的都是謊話,景敏讓他不要再自欺欺人,承認錯誤才是他應該做的事,說到這裡姜刑警突然闖進,並順手把門反鎖,她拿出景敏的筆記本,裡面記錄了20年前發生的一切,包括宗碩如何殺害阿哲,看到宗碩還在辯解,姜刑警拿出那封遺書,已經做過筆跡鑑定是宗碩寫的無疑。2015年韓國泰完法出台一則規定,廢除00年8月1日後發生的殺人案公訴時效,阿哲是在01年死的,而宗碩當時又年滿14歲不屬於觸法少年,需要負相關法律責任,姜刑警知道僅憑這些證據很難起訴,但現在有目擊者出現勝率將大大提高,這時同事破門而入。姜刑警急忙收走證據離開了審訊室,看來她在給宗碩機會等他主動坦白,審訊結束後,組長跑來了解情況,看景敏有沒有交代什麼,宗碩故意告訴他們,還有人被景敏綁架並實施監禁,準確位置不知道,反正在宇知山附近,而且景敏提出由他親自帶隊過去,組長也批准了他的行動。出發前宗碩領了配槍將子彈裝好,剩最後一顆時宗碩猶豫了,最後還是裝進自己的口袋。景敏被帶去宇知山的事,傳到了朴所長那裡,給他報信的人是宗碩,朴所長立刻召集人手,打算幫景敏化解危機。

這次行動由宗碩親自帶隊,景敏完全被蒙在鼓裡,根本不知道要去哪。出發前宗碩給朴所長發了一條簡訊,如果想救景敏就走42號國道,這次行動一共有四輛車,宗碩和景敏同乘一個,其他三輛負責護送,確保行動順利完成,即將到達宇知山附近時,宗碩突然加速前進脫離大部隊視線,隨後跟來了一輛計程車,裡面的人是朴所長,身後警察發覺不對命全車迅速跟上。這時前面突然竄出三輛計程車,攔住了他們的去路,剩下就是宗碩和朴所長的較量,兩人互相別車誰也不讓著誰,宗碩找準時機一個猛撞將朴所長甩在身後,朴所長也不認輸加速朝他撞去,一次兩次三次,但宗碩完全沒受到影響。途中他看向一旁的汪洋大海,心裡萌生了別的想法,他打開車窗調整了後視鏡,之後猛打方向衝進了河裡,水不斷湧進車子很快沉入河底,宗碩掙脫安全帶看了眼後座的景敏,頭也不回的游向岸邊,留下景敏一人在水裡掙扎,很快便沒了動靜。

宗碩返回岸邊虛脫倒在地上,朴所長跑來拿走鑰匙,跳進河裡去救景敏,看到景敏一動不動,朴所長害怕他出事加快了手裡的動作,打開手鑄後朴所長帶他游出水面,放在岸邊做了急救措施,景敏很快就醒了過來,這時不遠處傳來警笛聲,朴所長立刻帶景敏離去,等宗碩發現時兩人已經走遠,他本想去追可兩條腿比不過四個軌糖,只能靠怒吼發泄心中不快,不過辦法總比困難多,沒車就當場攔一個,有槍在手誰敢不從,姜刑警得知此事後,立刻趕來事故現場,墜河車輛已經打撈出來,沒有發現被困人員,姜刑警返回事發公路,看到不遠處有安裝監控拍攝範圍15米,姜刑警找到相關轄區看了監控錄像,發現宗碩是故意把方向盤轉向江邊,目的是想除掉景敏,看出宗碩動機不純後,姜刑警命手下追查宗碩的手機定位,在朴所長的幫助下,景敏躲過警方追擊暫時安全。

景敏也沒想到,當初幫朴所長一點小忙,朴所長卻追隨至今忠心耿耿,但之後的路景敏想一個人走,朴所長還有侄女要照顧,景敏不想連累他,朴所長離開後,景敏開始了自己的計劃,他先是聯繫金老大,讓他履行一年前的承諾,把筆記本上的內容寫成報導,一字不落的發布出去,金老大沒有猶豫,這是他能贖罪的唯一方式,另外他在報導最後,附加了校園暴力的加害者名單,基本上都是他們班的學生,編輯完之後金老大以實名方式,發給了各個網站和媒體,其中有個叫「電子監獄」的網站,曝光了所有加害者的資料,此事一出這些人的日子恐怕不好過,在公司被同事冷眼相待,面臨解僱危機,有家庭的老婆孩子也跟著受罪,誰也不想一見到孩子就被他靈魂拷問,爸爸小時候是不是欺負過同學,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曾經犯過的錯,總有一天會報應到自己身上,朴所長和景敏分開後,拿著汽油來到地下酒吧,這裡是他和景敏的秘密基地,裡面放著各種調查文件,景敏的計劃已經進行到最後階段,這裡留著也沒用,還不如一把火來得痛快,搞完這些朴所長回到病房,沒想到在這裡碰見宗碩,宗碩不為別的就想知道景敏的下落。

朴所長衷心的很什麼也不肯透露,就連宗碩拿槍逼他他也沒在怕的,正好趁此機會,朴所長想問問宗碩,景敏去宇知山的信息是他發的,目的是為了引自己露面,他好趁機演一齣戲偽造事故加害景敏,宗碩沒有反駁,但他沒耐心和朴所長繼續糾纏,他拽掉朴所長侄女的呼吸機,逼他說出景敏的下落,朴所長出於無奈只好如實告知,姜刑警跟著手機定位找到了醫院,她勸宗碩就此收手,20年的事還能酌情處理,可如果繼續執迷不悟,閻王爺也救不了他,宗碩才不管這個,只要當年的事不被揭發,他願意再做一次怪物,姜刑警也是心軟對宗碩下不了手,放走宗碩後,姜刑警跑去質問朴所長,想知道景敏的下落,如果放任兩個人不管,還不知道會鬧出什麼事,姜刑警和宗碩不同沒那麼粗魯,更不會拿孩子威脅,女人嘛更擅長打感情牌講大道理,朴所長這麼堅定的人,最後都被姜刑警打動,坦白景敏去了信石中學,姜刑警越想越不對,她記得景敏曾經說過,自己會替阿哲完成沒做到的事,難道他說的是自殺,加害者名單公布後,景敏第一個找到崔老師,給他注射了麻醉劑,崔老師是這場遊戲的主要人物,沒他可不行,景敏帶著昏迷的崔老師,來到了信石中學,這裡是噩夢開始的地方,最後也該從這裡結束,景敏把崔老師推進辦公室,將他五花大綁在兩隻手腕上各劃一刀,因為是靜脈短時間內不會咽氣,崔老師被這場景嚇到,乞求景敏放他一馬。

景敏沒有理會撥通崔老師的電話,按了免提放在一旁,自己拿著另一部手機離開,在操場找個顯眼的地方,隨便扔了一堆書,然後將手機音量調到最大放在書的旁邊,誘餌已經就位就等魚兒上鉤,景敏用匿名信息,發給全班同學一封相同的郵件,大致內容是,信石中學操場有一些文件,足以證明他們不是校園暴力的加害者,如果想要請速來,沒過多久宗碩找上門,他一直想搞清一件事,景敏一年前到底看到了什麼,才會讓他瘋狂到如此地步,景敏的回答讓宗碩難以置信,阿哲的笑容就是景敏復仇的原因,阿哲下決心自殺那天,他們三個人拍了張合照,阿哲之所以笑得那麼燦爛,是不想兩個朋友因為他傷心痛苦,阿哲臨死前都在替他們擔心,可宗碩卻狠心殺害了他,事後還若無其事地活著,和那幫狗思子有什麼區別,宗碩一聽來氣了,上去就要和景敏干架,但他舊傷復髮根本不是景敏的對手,而此時同學們都已經紛紛到場,他們看到地上散落的書本,像餓狼一樣撲了上去,瘋狂尋找救命文件,沒人注意到一旁的手機,更聽不到崔老師的聲聲呼喚,明明近在思尺的東西,卻因為和自己毫不相關,連看都不看一眼,人到齊之後,景敏跟著阿哲的幻想,來到了學校頂樓,宗碩也緊隨其後,看著操場那些人著急的樣子,景敏仿佛看到了從前,事到如今他們絲毫沒有悔過之意,總覺得自己是無辜的,雖然他們當年沒有霸凌別人,但漠視往往比霸凌本身更可恨,哪怕有一個人站出來阻止,就不會是現在這種結果,話說一半宗碩突然朝他撲來,死死掐住他的脖頸。

在宗碩看來把景敏救出地獄的人是他,如果不是他殺了阿哲引起學校注意,他們可能會繼續遭受霸凌,殺了阿哲他也很痛苦,但這件事已經過去,景敏何必舊事重提,真相是什麼他不在乎,那些人過得怎樣他也不想知道,宗碩越說越激動,景敏眼看就要喘不過氣,這時不遠處傳來警笛聲,宗碩這才鎮定下來,可誰知他剛放手,景敏就把兩人拷在一起,一切還沒有結束,阿哲的心願還未完成,看著緩緩站上樓頂的阿哲,景敏讓宗碩做好準備,還沒等宗碩反應過來,景敏一個側翻懸掛在外,叫聲吸引那些人注意,如果不是宗碩苦苦支撐,恐怕兩個人早已經掉下去,景敏苦苦哀求宗碩,他們一定要一起去見阿哲,宗碩聽後有些猶豫,最後還是決定放手和景敏一同墜樓,等姜刑警趕到已經晚了,阿哲看到兩人也跟著跳了下去,這次他們終於可以在一起,不再讓阿哲孤單一人,事情發生後不久,姜刑警將照片還給阿哲母親,並交給她一本筆記,裡面有阿哲遇害的全過程,景敏作案朴所長是幫凶,理應受到處罰,至於崔老師人倒是沒死,不過能否醒來還很難說,直到最後,姜刑警也沒有揭發宗碩以前的事,反而說他抓捕逃犯有功,算是留給故人的最後一點尊重,《豬羅之王》的故事到這裡就全部結束了。

校園霸凌很可怕一定不要沾上它,活著已經很辛苦和諧相處莫欺辱,暴力真的不可取一味忍讓也不行,選好方法很重要這樣不會誤歧途。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