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局中人Blind》結局1~16分集詳細劇情/主演角色,懸疑緊湊無尿點!

韓劇《局中人Blind》1~16分集詳細劇情/主演角色與結局,懸疑緊湊無尿點!

韓劇局中人Blind第1集詳細劇情回顧

故事開始,幾個少年拼命想要逃離一座監獄模樣的地方。他們不敢懈怠,弟弟不小心摔下橋廊,大家也只能狠心丟下他。但只有哥哥一人出手援救成勛。大家並非冷血,只是迫切地想逃離這個地獄。

在身後追趕的不僅有敏銳的狼犬,還有一位名為瘋狗的男人。躲在橋廊下的兩兄弟連忙用泥土抹滿臉部,躲過了狼犬。其他的同伴穿過樹林來到馬路上,想要攔截過往車輛。沒想到直接被車輛撞死了其中一人,並把屍體帶回建築物里。瘋狗吹著口哨來到屍體旁,用手電筒照了照,從縫隙中照到了躲在地板下方的兄弟倆。兄弟倆面對這道死亡光線,哥哥害怕得渾身抖,而弟弟卻冷靜異常。

時間來到多年之後,女孩智恩在20歲這天被綁架,殺人者一邊吹那段口哨,一邊將她殺害。幾天後,一位老奶奶在垃圾堆里發現智恩的屍體,她的嘴角被撕扯成小丑的模樣。頭上插著代表奴隸的草標。

成俊是前來調查的刑警之一,因為查案時總是過於投入,他也有一個瘋子的外號。他第一時間就將自己裝進同款垃圾袋中,從高高的斜坡滾下來,模仿拋屍軌跡,但似乎沒有什麼收穫。

犯罪場景在成俊腦中還原,他確定兇手拋屍時沒有隨意亂丟,而是一步步將智恩帶去屍體發現地,讓屍體好好坐在地上。成俊疑惑的是,既然是拋屍,這樣多此一舉又有什麼意義?

檢驗科里法醫告訴成俊,智恩嘴上的小丑傷疤並不深,像是用短小而鋒利的刀所為,兇器就像手術刀。成俊回到警局和同事們開始分析智恩謀殺案的始末。報案人是她的父親,據說是生日那天退退未歸,電話也無人接聽,卻有一條謊稱不回家的簡訊發給了父親。父親然不相信簡訊內容,這才去報了。

警察們已經查出簡訊發出的通信地址,正是智恩回家的路上,而且距離家中已經不遠。成俊立刻來到這個小巷,卻看見周邊的監控都已被毀壞,他只好去調查更遠處的監控。這時路邊商鋪的外賣車路過,成俊像是想到了什麼,突然大喊著追著外賣車而去。

成俊抄了近道,順利攔下外賣車。用手機點出智恩的照片,讓外賣員回憶案發當晚是否見過她,但外賣員並無印象。不過成俊也不是毫無收穫,他發現外賣員的頭盔上有一部記錄儀。除此之外,還有一條重要的線索來自於智恩的朋友。

生日那天智恩和朋友們去了夜店慶祝,但由於派對上有一個瘋癲男人總是要讓智恩喝酒,還拿著小刀威脅。智恩和朋友這才不歡而散,早早回家。

成俊立刻來到夜店找人,正巧看見了這個瘋癲的男人在脅迫另一個女孩宥娜。成俊立刻上前阻攔,並將男人狠狠揍了一頓。宥娜看起來是個叛逆的女孩,審問結束後,她就擺著臭臉離開,對救下自己的成俊也沒有任何感激的話語。就在成俊拉住宥娜,想傳授幾招防身術時。恩琪走來,誤以為成俊在騷擾宥娜,口氣極為不善。恩琪自稱是宥娜的監護人,然而兩人並無血緣關係。恩琪只是一個社區福利人員,自願照顧宥娜這種被家庭放棄的孩子。

成俊將男人視為嫌疑人扣押,但不一會兒同事進門告知,已經找到他的不在場證明。男人大笑起來,終於等到報仇的時機,揚言自己的爸爸是大律所的律師,會告到成俊身敗名裂。沒抓到手的成俊本就心情不佳,被男人挑釁後更是越發煩躁,但他並沒有害怕。成俊狠狠地告訴男人,自己的爸爸是法院大法官,哥哥也是法官。

不久之後,男人家中果然託了關係找到成俊的哥哥成勛。男人吃了藥後才變得瘋癲,男人望成勛可以網開一面。但成勛是個十分公正的法官,果斷拒絕了求情。對方見成勛油鹽不進,說起成俊抓捕自己時,對自己進行了毆打。誰知成勛合上文件,爽快地讓男人去投訴成俊。直言自己會依法辦事,就算是自己的弟弟,他也不會有側隱之心。

說起成俊的家庭,他的爸爸是法官,媽媽剛被指名為福利部部長。然而他卻對這個家有一股望而生畏的感覺。父母雖然對成俊笑臉迎人,但字裡行間都在理怨他是個麻煩精。偏偏在自己即將聽證時,鬧出打人醜聞。父母都對成俊無可奈何,只能委託成勛辛苦幫忙收拾爛攤子。一席話下來,讓成俊的內心有些愧疚。

成俊想試著對哥哥解釋,自己已經對那個男人十分克制,只是看他欺負女生這才沒忍住。成勛只是一臉冷淡,因為他一直都知道成俊的本性。成俊從小對暴力十分迷戀,疼痛和鮮血都會令他更加奮。學生時代某天夜晚,成勛親眼看見成俊笑著打同學,那一刻成勛很擔心,弟弟這樣下去退早會成為殺人犯。直到成俊立志考取警察,這份顧慮才慢慢消失。只是這次的案子又讓成勛回憶起這份擔心,成勛甚至懷疑,成俊成為警察並非為了正義,而是有更隱秘的原因。

成俊和智恩父親見面,詢問她是否有結怨的仇家,抑或者朋友中是否有用刀的職業,類似醫生或是廚師。父親思索片刻卻否認,但媽媽卻想到一個名叫鄭某的人,他似乎就是用刀的職業。但父親卻匆匆把媽媽拉走,不願讓她多說。這一舉動讓成俊確定智恩父親有所隱。

成俊立刻調查了父親的背景,發現他是特種部隊出身。目前經營一家食品公司,地址就離智恩失蹤的小巷不遠。成俊立刻來到食品公司,發現裡面的員工人人都需要拿刀切割豬肉。成俊詢問負責人,是否有姓鄭的員工。不遠處一個工人露出心虛的模樣,不斷逃避著成俊的視線。成俊立刻鎖定他,下班後悄悄尾隨。果然發現工人躲起來,打電話偷偷給鄭某通風報信,稱有警察來找他。在工人掛掉電話後,成俊立刻現身將工人抓個正著。這時警方也得到案發地目擊證人的視頻,看見了兇手清晰的樣貌。工人確認這就是鄭某,並告知了他的躲藏地點。

成俊獨自來到鄭某的住所探查,卻遭到對方偷襲,爆發激烈地搏鬥,最終將鄭某逮捕。就在鄭某被押上警車時,不遠處智恩父親和食品公司負責人坐在車裡,靜默地看著他們一臉愁容。

鄭某被捕後拒不承認是自己殺人,還向法院申請陪審團審判。成勛相信國民審判的公正性,爽快地簽署同意。很快法院甄選出了九位公民組成的陪審團,這些人囊括了算命神婆,富家太太,工人以及公司代表等各行各界的人。其中也包括了恩琪。

在一個陰森的工廠里,一個神秘人將陪審團成員的照片分別掛在了牆上。第一次庭審開始,在一片怒罵聲中,鄭某被帶上了法庭。在開始辯護前,成勛提醒陪審團,他們的每一個決定都能影響著鄭某的生死,絕不能帶著偏見。面對律師的提問,鄭某隻承認自己拿刀威脅過智恩,卻沒有殺死她。原因是智恩的父親拖欠自己的工資。這時陪審團中有一個男人盯著智恩父親的臉,露出微妙的笑容,似乎認出了他。

鄭某陳述之後,表示自己有證據證明清白。那晚智恩在追趕之下,躲進沿途一輛車裡,開車的人正是成俊,他才是殺死智恩的兇手。此時旁觀席上的父親突然想起多年前的事。原來他就是當年那個吹口哨的瘋狗,當時躲在木板下方冷靜異常的男孩,似乎就是成俊。

韓劇Blind局中人第2集詳細劇情解析

面對鄭某的指控,成俊只覺得荒謬,並以自己的視角,重新聞述了對鄭某的調查。那晚成俊抓捕鄭某時,他手持器想要殺死自己,俏若成俊真的是兇手,鄭某為何還要痛下殺手,毀掉唯一能幫他脫罪的人?況且那晚鄭某就在計劃偷渡,成俊要是晚來一步,這會鄭某應該身在東南亞某個海邊享受生活,所以他的指控完全站不住腳。

成勳聽完成俊的自白,又想起關於拍到鄭某狹持智恩的視頻是如何得來的?成俊聲稱那是一個外賣員頭盔上的錄像。正好案發那天,外賣員發生事故,將視頻上交到了顧客中心。說完成俊還特意補充一包,這個視頻並不是自己發現的,而是警隊裡的精英姜刑警發現的。這句話顯然是說給成勳聽,只為了讓他更加相信證物的來源。

在成俊看來,鄭某殺人嫌疑證據確鑿,有視頻為證。襲擊自己的刀上還有智恩的血邊,更重要的是將死者嘴角劃開的手段,正是鄭某犯罪的標誌性手法。成俊從工人口中得知,除了智恩之外,還有其他的女人也是以這種姿態被鄭某所傷。成俊依照工人提供的信息,找到這位受害者,她是和鄭某同居的女人。期間遭到鄭某迫害,殘忍地將嘴角劃開,平日裡只能戴著口罩生活。

看著法庭上展示出的同居女和智恩屍體的照片,旁觀席上異常憤怒,陪審團成員也十分震撼。但最為驚的卻是鄭某本人,他瞪大了雙眼,再次為自己叫冤,把殺人者的矛頭指向了成俊,只是沒有人選擇相信他。

陪審團來到會議室裡做出第一次審判結果,所有人都不願再翻閱鮮血淋漓的案件卷宗,草率地寫下意見等待散會,只有恩琪一個人耐心地閱讀完資料上的每個字。等待期間,陪審團成員們開始聊天。一個穿著體面的老頭聲稱,鄭某必定就是兇手。這話得到其他幾個成員的響應,但值得注意的是,贊同的陪審員們,看起來都是中產階級的人群,這讓其他幾位衣著樸素的成員只能露出尷尬的神色。

這時恩琪開了口,她反而覺得鄭某否認殺人時的語氣是真心的。恩琪會這麼想,源於自己小時候的經歷。她幼年家貧,上學時每當有同學丟了錢,便會毫無緣由地懷疑到她頭上,根本原因只是因為恩琪貧窮。說完,恩琪指出剛才討論的幾位成員,他們懷疑鄭某的原因,其實也只是因為他是非法滯留者,才被打上偏見的標籤。

成勳得到消息,陪審團已經做出了判決,9位陪審員一致認為鄭某有罪,成勳立刻做出無期徒刑的決。聞言鄭某又開始喊冤,就連一旁的委派律師都讓他閉嘴,嘴裡還不滿地嘟曦著鄭某像個乞丐。這句話徹底激怒了鄭某,他操起鋼筆,一下刺中了律師,隨後直衝向法官席,想要對成勳下手。所幸關鍵時刻成俊上前將他制伏。

鄭某被帶走前,對著陪審團們放出威肋,聲稱日後他們的死亡,都是今日的錯誤選擇造成的。這番恐嚇讓陪審員們不寒而慄。法庭陷入一片混亂,然而只有一人永遠都不動如山,他便是智恩父親。成俊的媽也在家中收看著新聞,突然成俊媽媽看到智恩父親的畫面,露出驚訝的神情。看樣子她過去就認識智恩的父親。

成俊兄弟倆回到家,成俊十分關心哥哥是否受傷。但成勳一開口,卻是在質疑,智恩是不是他殺死的。成俊立刻紅了眼眶,哥哥對自己的不信任令他無比受傷。但成勳卻沒有被他委屈的樣子打動,只是淡淡地說著,自己對成俊唯一的要求,就是不要站上被告席。

押運車帶著鄭某前往監獄,他不動聲色地坐在椅子上,掌心攤開了一張紙條。此時一輛摩托急速前行越過押運車,故意製造了車禍,一聲劇烈撞擊後,押運車完全翻倒,警察們全都受了重傷動彈不得。這時鄭某掙扎著打開手鑄,潛逃成功。

警方很快趕到押運車事故現場,成俊調閱出沿途的監控錄像,發現鄭某逃脫後,就朝著法院所在的方向走去。成俊心中有些不安,立刻給成勳打去電話,提醒他鄭某可能返回尋仇,讓哥哥今晚不要亂跑。然而成勳此刻剛到法院門口,他有些警惕地環顧四周,最終還是沒有聽從成俊的話,大膽地走進了法院。

成勳來到辦公室翻出陪審員們的信息資料,卻發現其中半頁的地址已經被人撕去。成勳猛地記起,是鄭某在法庭上意圖襲擊自己時,扯去了這半頁信息。成勳立刻讓事務官傳來完整的地址資料,發現在鄭某手上有三位陪審員的地址。警方也通過交通監控,鎖定了鄭某騎上的摩托車,正往一個老舊居民區駛去。這個地址正是某個陪審員家的所在地。

此刻,陪審員們來到某位成員的餐廳裡聚餐,席間開始自我介紹,雖然職業身份不盡相,但相處氣氛還算和諧。只是其中一名網紅和坡腳男子,因為拍照的問題發生矛盾。男人警告網紅不要在自己身旁拍照,網紅雖然生氣,但卻強壓著怒火,諷刺著男人對鏡頭如此敏感,難保不是個在逃犯。

聚餐結束後,陪審員都收到成勳群發的消息,被告知鄭某中途逃逸的事實。恩琪也收到信息,但未及時回覆,她回到居住的閣樓,由於房屋老舊,各種傢俱零件時常出問題。今早恩琪出門時,大門就被鎖死,怎麼也打不開,然而等她回家時,大門卻成了打開的情況。由於恩琪交代過媽媽,讓房東來維修,便下意識認為是房東來過,並未過多在意。這時成勳打來電話,確認恩琪的安全。恩琪報平安後準備洗漱睡覺,在鏡面的映照下,她突然看見浴室閃過一個人影。恩琪小心翼翼地推開門,卻未見人影。等到離開後,一旁的簾布被拉開,背後站著的正是鄭某。恩琪就這樣成了人質。

隔天警方全都趕來這棟舊屋子,和鄭某各種交涉。但鄭某以房屋窄小的樓梯為阻礙,用障礙物堆堵,還放火不讓警察靠近。成俊也趕來現場,心急的他不等上級的部署,直接從隔壁樓頂慢慢靠近鄭某。就在成俊舉槍準備射擊時,鄭某卻拖著恩琪回到屋子裡,成俊只好換了另一個方位,來到對準窗子的方向。這時他認出了恩琪,就是那天晚上自己救下的女生宥娜的監護人。

此時屋子裡也發生激烈的打鬥,成俊意識到,這會正是營救的好時機。他飛身一躍來到了閣樓,撞破大門出現在鄭某和恩琪面前。在鄭某準備行兇時,及時開槍打傷他的肩膀。這槍十分精準,沒有致死卻讓鄭某一時無法動彈。成俊連忙解開恩琪身上的束縛,但沒想到鄭某再次掙扎著爬起,舉起刀刺進了成俊的背部。成俊立刻應聲倒地,但好在警察們也及時趕到,將成俊送去了醫院。

鄭某再次被捕,因為受傷被關押在單人病房。這天智恩父親和工廠負責人打扮成了醫生模樣混了進來。智恩父親此行就是為了給女兒報仇。鄭某十分害怕,生死一線時他求智恩父親讓自己說出實情。原來鄭某是收了錢辦事,有人讓他綁架智恩,之後的事都是那個人做的。鄭某還說出他的名字正是允在。

智恩父親回想著,突然靈光一閃,他記得這個名字,正是當年想從福利院逃走的小男孩之一。原來那個關著孩子們的可怕建築是一家福利院,曾經有男孩成功逃走,並找到警察幫忙。男孩以為自己得救,放鬆了警惕,卻不想這名警察也不管事,回頭就把他送回了福利院。

成俊在昏迷時,又夢到了過去的場景。一個小男孩躺在木板下方,身旁被犬吠聲圍繞,可怕的場景讓他猛地驚醒。成俊也是當初被瘋狗欺負的孩子之一,他是允在還是其他孩子呢?

韓劇局中人Blind第3集詳細劇情回顧

這間福利院是個可怕的地方,正關押著被抓來的孩子們,上一次出逃並且被派出所所長送回來的孩子,他心知自己免不了一場刑罰。但瘋狗居然手下留情,原因是妻子懷孕了。老來得子來不容易,妻子也叮他不要再作惡,辜負命運的著顧。就這樣,男孩被丟回了宿舍里,其他夥伴全都沒有睡著,守衛一離開就紛紛起床,圍在男孩身邊。雖然這次出逃失敗,但他聲稱已經找到了安全離開福利院的路線,並邀請室友們和自己一起離開。

時間回到現在,成俊從醫院醒來,身邊是親人和上司。雖然成俊大難不死,但所有人開口第一句話,都在數落他的魯莽,媽媽更是直截了當,希望成俊能轉到後勤部門工作,不要再鬧出轟動的新聞給家人增添麻煩,畢竟父母和成勛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媽媽的自私讓成俊有些憤怒,他請眾人離開,想獨自靜一靜。

恩琪想來看望成俊,卻被護士們攔住詢問身份。此時成勛正好離開,和恩琪迎面撞見,便一起來到公園裡小敘。成勛坦白,成俊是自己的弟弟,並且告知了成俊的病房所在,臨走前他掏出一條絲巾,讓恩琪用於遮擋脖子上被鄭某劃傷的疤痕。兩人分別後,恩琪來到成俊的病房,送上了慰問品,在放置時她無意中看見餐盤上的水果刀,被劫持的創傷再次發作。成俊意識到恩琪還沒有走出鄭某帶來的恐懼,提醒她可以去警局設立的心裡輔導中心。但恩沒有應答,而是掏出自己的名片交給成俊,直言自己欠成俊一個人情,以後如果有事需要幫助可以來找自己,她什麼都能做。

恩琪回到家,過去熟悉的小窩已經不再有安全感,她每走一步都會回憶起鄭某的迫害,已經成為了陰影。媽媽她搬離這裡,順便再換個工作從此和自己一起生活。但恩琪並不想放棄目前的工作,她還在擔心著福利院的孩子們,接下去一段時間,恩琪會搬去福利院居住,等到心情平復後再回來。她安慰哭泣的媽媽,自己已經是個大人,會安排好自己的人生。

經過上次的威脅,鄭某已經完全被智恩父親拿捏。根據他的供述,智恩父親找到了一支被鄭某藏起的U盤。智恩父親聽完U盤裡的內容後,立刻找到當年的所長,請他幫自己尋找幾個人。20年前曾經有5個孩子試圖逃出福利院,其中一個名為允在的人,似乎就是殺害智恩的兇手。但時隔多年,所長並不想卷進麻煩事,但智恩父親提醒他,不要忘了他當年在別墅里欺負的女孩。自己最珍貴的女兒已經被殺,保不准允在的下一個目標就是所長最珍貴的孫子。這句話把所長嚇得不輕,他立刻來到孫子的幼兒園四處尋找,所幸孩子正在玩耍。但他手中提著一個袋子,聲稱是一個小丑叔叔交給他的。所長打開袋子,裡面的東西正是20年前,所長假意幫助允在時給他的食物。所長不寒而慄,這顯然是允在給自己的警告。所長用力將食物全都丟出去。此時保姆匆趕來,所長憤怒地質問自己的女兒去了哪裡。保姆戰戰兢兢地回答夫人似乎外出了。這讓所在突然回過神來,或許允在的目標並非是孫子,而是自己的女兒。

成勛回憶著恩琪遇襲那晚,他給陪審團成員們打去電話,確定對方的人身安全。其中一個人一直沒有接通電話,正是那名網紅。畫面來到那天夜晚,在鄭某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後,另一個穿著雨衣的男人,開始了對網紅的狩獵。網紅看見了成勛的來電,卻沒有機會接起,她被神秘男人帶到一個恐怖的密室,軟禁了起染。

隔天,警察在一個公園裡發現了網紅的屍體,而她正是所長的女兒。醫院裡的成俊聽聞這個消息,立刻穿上衣服來到太平間。他看見網紅的死狀和智恩一模一樣,都是被劃開了嘴角,以小丑的姿態慘死。成俊不解,具有殺人嫌疑的只有鄭某,但他那天找的人明明是恩琪。此時法醫給了成俊提示,網紅的死亡時間是審判結束的夜裡0點至2點,鄭某完全有時間先殺了網紅,再前往恩琪家中挾持。這個解釋完全說得通,成俊立刻闖進鄭某的病房,質問他是否殺了網紅。

鄭某再次面露驚,連忙解釋著並不是自己做的,他有不在場證明。證人就是恩琪,恩琪被傳喚到警局,又復盤了一遍當晚的時間路線。她很確定到家遇見鄭某的時刻是11點50分,鄭某沒有犯罪時間。對此成俊的同事提出,或許第二起案子是模仿犯罪。犯人記住了智恩的死狀,並對網紅施以同樣的手段。但見過智恩戶體的只有警察們,模仿犯總不可能是警察吧?但成俊提出異議,除了警察之外,那群陪審員也知道智恩案件的經過。同時也是最後和網紅在一起的人。

之後警察們便分頭拜訪陪審員們。成俊找到日料小哥,開門見山地詢問,案發那晚凌晨2點前在做什麼。小哥回答收拾店鋪之後,就在座椅上直接睡覺。小哥看出成俊的懷疑,便主動去調閱監控。見狀成俊又多問了一句,那天是否見到可疑的人。小哥點點頭,隨即說出電視台導演這個男人。當晚他全程都自光不善地著網紅。

成俊立刻來到電視台找到導演,得知那天晚上眾人離開日料店,導演和企業專務又去了酒吧。但導演覺得專務玩得太髒,自己無法同流合污,於是在1點時就離開了酒吧。與此同時,其他人的供述也相繼出爐,專務的妻子證明他玩到了凌晨五點才回家。眼鏡男表示自己回家後整晚和朋友在一起,還給出了朋友的聯繫方式。

成俊去拜訪神婆時,對方告知最後跟網紅在一起的人是恩琪和司機。但司機看起來不像是會殺人的面相。成俊留下名片,讓神婆如果想起什麼記得聯繫自己。就在神婆拿起名片的瞬間,突然像是被附身一般,在原地不斷抽搐,發出可怕的低吼。最後還用小孩的聲線說了一段莫名其妙的話,讓成俊不寒而慄,連忙逃離這個晦氣的地方。剛出門一條小狗就對成俊吠個不停,把他嚇得坐在地上呆了許久。雖然成俊已經記不起,自己為何害怕狗,但記憶深處,總是會有可怕的狗吠聲傳來。

回過神後,成俊接到恩琪的電話,她說出那天晚上司機送她和網紅回家時,曾顯露出兇狠的一面。他也是網紅死前,最後一個單獨相處過的人。成俊很快找到了司機,查看了他的後備廂,在裡面發現了一件雨衣。司機解釋這是以防下雨的備用,但奇怪的是他的行車記錄儀也被動過,裡面的內容並不完整。司機自知理虧,只好老實地對成俊解釋,自己真的沒有殺人。那天晚上網紅說要在公園下車,自己就放她離開,再也沒有見過面。成俊並沒有表態,只是在離開時,注意到司機手臂上紋著的蜘蛛圖案。對方表示是年輕時紋的,司機了撓著紋身的地方,似乎還隱藏著某些秘密。

成勛上班時瀏覽著網上對於這兩起殺人案的相關報導,鄭某在庭上指證成是真兇的言論,再次進入了腦中。他去拜訪了鄭某,希望對方能真誠地告訴自己,為何要指控成俊。但鄭某似乎有難言之隱,不願透露更多內幕。成勛只好自行調查,深夜他趁成俊睡著,拿走他的車鑰匙,在車裡四處搜索。竟意外地撿到了一個耳環,查閱資料後證實,這個耳環正屬於其中一名死者。

成俊其實沒有睡著,早已發現成勛私下調查自己。他醒來後思考了許久,突然拿出了一個帶血的塑料片,這正是網紅手指剝落的指甲片。

韓劇Blind局中人第4集詳細劇情解析

網紅在恩琪被鄭某綁架當晚被殺,人質恩琪巧妙地成了鄭某的不在場證明,讓他逃脫了嫌疑。因此警方將網紅的案子定為模仿犯罪。經過成俊的提醒,那群陪審員們是除了警察之外,唯一也接觸過智恩案件詳細的人,所以模仿犯在他們之中的可能性非常大。

經過第一輪走訪調查,警察們發現一個驚人的巧合。司機和智恩父親過去同屬於一個服役部隊,兩人應該是認識的關係。這時成勛來到警局,拿出自己那天給每個陪審員發去的信息,希望能給警察們的調查帶來幫助。成俊立刻想到,可以去追蹤每個人回覆信息時的衛星定位,這樣就能知道他們相應的時間都出現在哪裡,是否有對警察說謊。然而成勛最關心的,卻是成俊昨晚的行蹤動向,他暫時沒有詢問耳環的事,想要再觀察弟弟一番。成俊並沒有任何心虛地表現,大方地說起自己天的行動,還提到大部分時間有副手小金跟著自己。

與成勛告別後,成俊來到智恩家中。家中還保持著她生日那天的裝飾,智恩媽媽已經陷入了瘋癲,整日對著生日蛋糕給看不見的女兒慶生。智恩父親端上茶水,成俊發現他的手臂上也有一個蜘蛛刺青,和司機的相差無幾。成俊問起智恩父親是否認識司機,父親如實告知,兩人是戰友之後又在同一個安保公司工作過。但他卻裝作不知道司機是這次的陪審員,故意露出驚訝的神色。然而事實上,在審判結束那晚,司機就找到智恩父親,告訴他自己在庭上看見了當初逃走的五個孩子之一,至於是誰等確定之後再告訴他。

成俊繼續詢問智恩父親關於司機的信息,智恩父親不想節外生枝,只是強調兩人已經二十年未見面。二十年前司機從安保公司辭職,是因為妻子離家出走。自此之後,他的性格就變得十分暴。至於當時的安保任務,並不是什麼重要的工作,只是看守一處建築物而已。

這天夜晚司機守在法院外,等著下班的成勛,提出去無人的地方聊一聊。成勛看了時間天色已晚,本想讓司機就在大門口說完,但司機卻回答自己的話若是被別人知曉,對成勛沒有好處。

網紅的葬禮上,大部分陪審員也到場弔唁。導演說起了警察對他們這些人的走訪,猜測著警方應該是認為,模仿犯就在他們之中。這句話讓所有人面面相,各懷鬼胎。突然司機留意到,照顧網紅孩子的女僕是個菲律賓人,他立刻追了上去,掏出一張照片詢問她是否見過。女僕直搖頭,但司機卻緊緊抓著她不鬆手,還好關鍵時刻恩琪走來,幫女僕解圍。一司機則轉身離開,不知去了哪裡。兩人離開期間,導演在餐桌上吹著風,提出司機是最有嫌疑的人。此時曾與網紅髮生過爭執的安某起身,他看起來十分厭煩陪審員之間的關係,不想和他們多待。看著安某的背影,導演又開始空口定罪,覺得他也很有嫌疑。這時所長落寞地走出靈堂,坐在路邊黯然神傷,突然網紅的帳號發來了一則視頻,正是她被殺死的過程。錄像的男子時不時還與所長隔空對話,告訴他網紅的死,都是因為他年輕時犯下的罪孽。

所長返回靈堂時,正好是警局的人前來祭拜。成俊看見網紅的兒子悶悶不樂,便留下陪他玩了一會,彎腰和兒子說話時,露出了脖子上的掛墜。所長見到掛墜突然一個激靈,因為他曾經在福利院的某個孩子身上,也見過這個東西。所長立刻想起智恩父親委託自己的事,幫他尋找一個名叫允在的孩子,莫非這個人就是成俊?

所長立刻讓人拿來成俊的檔案,但並沒有任何文件說明他是被領養的。所長開始疑惑,那他的項鍊又是從何而來,他讓心腹姜刑警去打聽這件事。成俊並無隱瞞,回答這是別人送給自己的禮物,對方是個已經死去的姐姐。姜刑警把打聽來的情報如實告訴所長,姐姐這個詞喚醒了所長遙遠的記憶。他幾乎確定,成俊就是允在,因為當年允在也有一個姐姐,姐姐的死和所長也有著緊密的聯繫。所長立刻打電話給智恩父親,告訴他自己已經找到了允在。

另一邊成俊被巡警叫來了醫院頂樓,原來是鄭某指明想要見自己。支開旁人後,鄭某哭著對成俊跪下,請他救救自己。說完便把事情的來龍去脈全都告知。鄭某的兒子患有腦瘤,急需一大筆錢治病,然而智恩父親一直拖欠工資。走投無路之下,鄭某接到一通電話,對方承諾會給他一筆錢,只要鄭某把智恩帶到自己身邊,接下來的事就和他無關。鄭某為了救兒子,只好答應了這個要求。之前一直不願開口,是因為電話那頭的人曾警告過,若是某天鄭某背叛了自己,就會對他的兒子下手。但如今鄭某被智恩父親脅迫,毅然交出了和神秘人對話的錄音文件,他整日心驚膽戰,擔心兒子會被對方殺害。

今日鄭某找到成俊,就是希望他能保護兒子。鄭某手裡還有通話文件的原檔案,只要成俊答應,他馬上就會說出原檔案的所在位置。成俊猶豫了片刻,終於鬆口答應下來,之後鄭某如約說出了文件的位置。說完後,鄭某翻過了頂樓圍欄,結束了生命。成勛正好來到醫院,目睹了這一切,他立刻沖向頂樓,在角落發現被襲擊的巡警。巡警說出鄭某和成俊見面的經過,只知道在成俊離開後,自己就遇襲暈倒,並沒有看清對方是誰。

姜刑警照例對成勛進行詢問,對方告知幾日前司機曾找到他,聲稱自己和智恩父親有交情。這違反了陪審團的規定,屬於程序錯誤,若被揭發會影響到成勛的工作成績。司機想要用這個把柄勒索一些錢財,但鐵面無私的成勛根本不在意成績,今日來找鄭某也是為了說服他再次上訴,重新進行審判。成勛的說法並沒有矛盾點,姜刑警記錄完畢後順口告訴他,鄭某死前見的最後一個人就是成俊。有了巡警的證詞,成俊殺死鄭某的嫌疑立刻飆升。警方立刻搜查了案發天台,撿到了一顆紐扣。另一邊所有人都在聯繫成俊,但他就是沒有接通電話,警察們只好把他列為危險逃犯追蹤。

姜刑警來到鄭某的妻子家,一進門就發現家中一片狼籍,妻子倒在了血泊里。而站在屍體旁的正是成俊,姜刑警立刻舉起配槍。儘管成俊解釋,自己也是剛到現場,但姜刑警顯然不願相信。可眼下最重要的,還是去追蹤真正的犯人。成俊只好掙脫了姜刑警的糾纏開車離開,但車輛在半路被另一輛車逼停,成俊的頭被後座的神秘人蒙上了黑布。

負責成俊的吳組長被所長痛斥了一番,命令他下達通緝令,不惜一切代價將成俊抓住。消息傳到了父母和成勛的耳中,一家人都很著急,但父母急的是,後天就是母親的就任儀式,成俊偏偏在這個時候又捅了婁子,父母心急如焚,成勛只是一聲嘆息,一直以來他對弟弟唯一的要求,就是希望他不要殺人,不要站在被告席上,看來成俊還是讓自己失望。

成俊的頭上被蒙著黑布,被關在廢舊的房屋裡,突然耳邊又傳來了熟悉的口哨聲,正是瘋狗最喜歡的曲子。黑布被揭開,智恩父親看著成俊脖子上的掛,喊出他的名字允在。自己差一點就把殺死智恩的兇手當成了恩人。成俊不理解這句話的意思,智恩父親回答,現在所有人都把他當成了殺死鄭某一家的兇手,正在滿世界通緝,但警察只能見到成俊的屍體。眼看智恩的父親就要下手,成俊開始拼死掙扎,他逃出這棟建築物,跑向密林深處。眼看走投無路,他噴然從懸崖跳下,一路順著斜坡翻滾,直到傷痕累累失去意識。

韓劇局中人Blind第5集詳細劇情回顧

持續待更新中…2022 年 9 月 30 日

韓劇Blind局中人第6集詳細劇情解析

持續待更新中

韓劇局中人Blind第7集詳細劇情回顧

持續待更新中…2022 年 10 月 7 日

韓劇Blind局中人第8集詳細劇情解析

持續待更新中

韓劇《局中人Blind》1~16分集詳細劇情/主演角色與結局,懸疑緊湊無尿點!

韓劇局中人Blind第9集詳細劇情回顧

持續待更新中…2022 年 10 月 14 日

韓劇局中人Blind第10集詳細劇情回顧

持續待更新中

韓劇Blind局中人第11集詳細劇情回顧

持續待更新中…2022 年 10 月 21 日

韓劇局中人Blind第12集詳細劇情回顧

持續待更新中

韓劇局中人Blind第13集詳細劇情解析

持續待更新中…2022 年 10 月 28 日

韓劇Blind局中人第14集詳細劇情回顧

持續待更新中

韓劇局中人Blind第15集詳細劇情回顧

持續待更新中…2022 年 11 月 4 日

韓劇局中人Blind第16集詳細劇情解析

持續待更新中…2022 年 11 月 5 日

韓劇Blind局中人結局

2022 年11月5日播出結局後更新

韓劇《局中人Blind》主演角色

玉澤演飾演柳成俊:成俊是一名警察,是家裡的麻煩精。成俊的爸爸是法官,媽媽是福利部部長。成俊從小對暴力十分迷戀,鮮血都會令他加奮,可能是和小時候的經歷有關。

河錫辰飾演柳成勳:成勛是柳成俊的哥哥,是個十分公正的法官。

鄭恩地飾演趙恩琪:恩琪只是一個社區福利人員,為人正直,和男主演對手戲。

韓劇《局中人Blind》預告影片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