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超高跟》第五集劇情:難道詹姆斯是玉善的兒子

熱門韓劇《超高跟》第五集劇情:難道詹姆斯是玉善的兒子

韓劇超高跟第五集劇情解析

2022韓國影集《超高跟》第五集詳細劇情:海景酒店迎來第二天的曙光,社長從套房中醒來。昨夜他做了一個夢,又夢見了自己愛過的白月光惠淑,她死於十五年前,早在生前就有自我了斷的行為,像個定時炸彈,社長知道惠淑的情緒遲早會爆炸,他無法阻止。

今日的拍攝結束後,奇專務通知部門成員和社長一起聚餐,坐在豪華餐桌上每個人都十分拘束,畢竟同桌的人是最高領導社長。生怕一個不注意就會失禮,但社長顯得十分隨和,顯然他不在意其他人。

這頓晚餐更多的是為了見到禹賢而安排,落座之後,禹賢卻珊珊來遲。她在赴宴前收到一份禮物,對方送來一瓶香水讓禹賢噴上,因為那是惠淑喜歡用的味道。禹賢面無表情地噴灑在身上,她明白想要取悅社長就要毫不保留的變成他情人的影子。除此之外,禹賢還收到不少惠淑和社長的合照,為模仿惠淑提供學習參考。

打扮完畢之後,禹賢閃耀登場,一下就緊緊抓住社長的心。在開吃之前,大家舉起酒杯,希望這次禹賢的新節目能夠旗開得勝。女導演因為緊張,不停的喝著酒,期間目光不小心脲到奇專務。那日在馬路上,她無視出車禍的合作公司代表的畫面,再次浮現眼前。這時,社長屬下走過來提醒他是時候啟程離開,聽到這個消息,職員都在心中竊喜,畢竟社長走了他們才能放鬆享受美食。

社長也深知員工們的拘束,在奇專務的陪同下往酒店大門口走去。禹賢想了想,還是追上去,主動提出替代奇專務送社長離開。奇專務心領神會,立刻告辭。轉身時兩人有短暫的目光交匯,奇專務勾起笑容,不得不說,禹賢對社長的心思開始越發上道。告別前,社長終於聞到禹賢身上的香水,熟悉的味道讓他再次勾起對惠淑的感情。禹賢深知,自己已然成為社長對死去戀人的寄託。

奇專務剛回到餐桌,喝醉的女導演就開始不受控制,她站起來質問合作員工的車禍,是不是奇專務刻意為之。女導演的話讓整個餐桌上的人,都吸了一口冷氣,但奇專務依然面無表情,她並不會放下身段和女導演解釋,眼看氣氛無比尷尬,俊范只好連拖帶拽的把女導演拉到泳池旁,不料酒醉的女導演還在撒推搡,一個不穩就要掉進泳池,只不過她伸手把俊范也一起拉下水。被冷水澆灌之後,女導演終於清醒了一些,俊范則一臉怒氣,責罵女導演真是讓人失望後便匆匆離去。

不遠處,奇專務看著狼狽的女導演,對剛回到餐桌的禹賢說起,那些年輕人的模樣和過去的禹賢十分相似,她記得禹賢進入公司的第二年,曾因為商品質量出問題,義正言辭的拒絕推銷,但所有稜角都會有磨平的一天,禹賢不與否認,確實正義感只是年輕過的證據,除此之外沒有任何意義。

這天,玉善和兒子一起來到孤兒院探望,還帶來許多生活物資,他們是這裡的常客,玉善被孩子們稱為天使阿姨,孤兒院的管理人員,也十分感謝玉善母子的幫助,他們沒有什麼能夠回報,只能給玉善的議員丈夫投上一票。在給孤兒院做飯,清洗之後,玉善在晾曬床單時和院長躲到一旁,突然卸下臉上慣有的溫和笑容,讓對方謹記兩人的約定,絕不能讓某個人知道,他是孤兒院出身,然後塞了一筆錢給院長。玉善口中的這個人,莫非就是她的兒子?

外景拍攝結束後,禹賢剛回到家中,就收到丈夫想要和解的請求,想和她繼續好好生活。禹賢十分無奈,丈夫哪來的自信,覺得自己還能和他一起好好生活。不自量力的人除了丈夫,還有之前,拒絕過禹賢跳槽請求的隔壁公司代表,看見禹賢再次崛起,對方又舔著臉邀約見面,試圖讓禹賢跳槽來自己公司,禹賢覺得十分諷刺,上次見面還對自己極盡嘲諷的女人,這回還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般,邀請自己跳槽。

禹賢想都沒想就拒絕代表開出的條件,毫不客氣的下了逐客令,隨後記者緊接而來,對禹賢進行採訪,無可否認,如今的禹賢炙手可熱,已經不是其他公司開雙倍價錢就能高攀的存在。

這天奇專務匆匆回到家,迫不及待的拆出DNA鑑定書,看完結果之後,她只是把臉埋在桌面,不知是喜還是悲。女導演自從發酒瘋衝撞奇專務之後,心中一直十分志志,但她並不是懼怕奇專務,而是害怕面對俊范。回到公司之後俊范就拒絕和女導演對話,而那天她質問奇專務的話,早已被同事錄了下來,在部門廣為流傳,這下誰都知道女導演是個沒有腦子,冒犯上級的新人。這時被撞的合作公司代表給女導演打來電,她一反常態,對公司和女導演表達了感謝,這讓女導演有些不解,公司何時幫過她,詢問過盧姐之後。女導演才知道,在他們去海邊拍攝時,奇專務已經解決了合作公司的時裝積壓問題,還為對方支付了醫療費,這個轉折讓原本充滿正義感的女導演,突然有些帳然若失。

她找到奇專務再次求證這件事,奇專務坦然的告訴她,對方的最終目的只是要自己付出,這個抗議事件,從一開始就是單純的商業交易,與真誠或是愧疚毫無關係。女導演離開時眼中含淚,覺得自己的善良被利用,心裡十分憋屈。

這天,禹賢在遊樂場尋找女兒時,遇見了玉善,對方熟穩的問起禹賢這次戶外拍攝情況,還有她和奇專務之間的合作。原來一個月前,禹賢還在家中消沉時,玉善曾登門探望,不但帶來惠淑的資料,還送來一瓶惠淑喜歡的香水,仿佛有意在幫助禹賢接近社長。奇專務想不到,玉善居然是禹賢背後的軍師,玉善得知奇專務想邀請禹賢一起開拓事業,並沒有反對,只是讓禹賢謹記,想要的東西要自己去爭取。禹賢記著這句話,當晚就找到奇專務談判,提出自己想要一間彩妝公司,自己是招牌,讓丈夫成為社長。奇專務沒想到禹賢的胃口居然如此之大,奇專務出言威脅,如果禹賢認不清自己的位置,她也會公開禹賢的上位之路,比如陪社長在酒店過了一夜。

誰知禹賢大笑起來,那天她和社長在酒店裡什麼也沒發生,可奇專務不在意這個事實,只要兩人有過共處一室的經歷,要怎麼認為就是他人的想法。在八卦橫流的電視購物公司,禹賢絕不可能清白。誰知禹賢的態度十分強硬,倘若奇專務不願意接受要求,自己就會向社長告發她想自立門戶的心思。因為禹賢沒什麼好失去的,可奇專務不一樣,一旦禹賢自爆,奇專務不但不能建立子公司,還會失去社長的信任。立場一下就發生了扭轉,奇專務有些苦惱,看來現在不得不受制於禹賢。

禹賢能夠壓制奇專務,多虧背後的玉善指點。禹賢也好奇玉善為何要幫助自己,對此玉善只做出了模稜兩可的回答,她和禹賢是一樣的人。當晚受挫的奇專務再次給俊范發去酒店號碼,等待著小鮮肉的安慰,但俊范忙著處理禹賢的照片,竟拒絕了奇專務。

另一邊夜店裡,玉善也褪去溫柔知性的模樣,換上一身黑衣紅唇,點了男公關陪伴自己,原來,她之前去往丈夫的選舉辦公室,看見丈夫和別的女人有說有笑,那個女人似乎和議員關係不一般,玉善心中受到了刺激。這時,玉善收到一則消息,上面是奇專務拿到手的親子鑑定書,結果顯示,A和B存在親子關係,玉善不知是喜是悲,突然狂笑起來。奇專務也拍下了鑑定書結果,給詹姆斯發去消息,期待兩人能夠見一面,難道詹姆斯是玉善的兒子,如今奇專務想把對方騙回國,手握把柄的她想要控制玉善。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