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超高跟》第七集劇情:玉善發現小三,想要搞死對方

韓劇《超高跟》第七集劇情:玉善發現小三,想要搞死對方

韓劇超高跟第七集劇情

韓劇《超高跟》第七集劇情解析:奇專務以升職的誘惑,讓俊范把禹賢從黃金檔的節目換下,她本以為這一舉能夠打擊禹賢,殊不知當晚的黃金檔,禹賢依然出現在屏幕前,原來俊范已經悄悄叛變。看著禹賢眉飛色舞的主持節目,在家中的玉善也露出滿意的笑容,節目結束之後,她立刻帶上兩束花趕往電視台,一束送給大明星禹賢,另一束則帶給奇專務。

玉善走進奇專務辦公室之前,小京才與她不快的解約,眼下奇專務的臉色並不好,但看見玉善,還是強行打起精神。玉善故作天真,一邊幫她把花束插進瓶中,一邊讚嘆奇專務的眼光好,挑選了禹賢這麼優秀的導購員,聞言奇專務只能發出一聲自嘲。這時玉善朝奇專務身後的相框走去,上面的合照正是奇專務和玉善年輕的時候。

三十年前兩人因課外輔導而結緣,當時為兩人拍下照片的人,正是如今玉善的議員丈夫,玉善故意強調著這句話,大聲的笑起來!奇專務為了感謝她的花,提出請玉善夫婦吃飯,玉善露出驚喜的模樣,開心的退出辦公室,但一關上門,她立刻收起笑容,一臉嘲弄的轉身離去!

俊范件逆奇專務的事在公司里傳的沸沸揚揚,女導演也知道,這一次俊范犯下的過錯,可比自己上一次質問奇專務嚴重的多,但他為何要這麼做也是一個迷。這時八卦達人女同事出現,她篤定俊范這種行為,絕不是一個正常導演想要保護導購員的心理,只能是一個男人想要守護愛人的決心。聽著身邊的人多口雜,女導演的猛地站起,帶上食物去關心俊范,但俊范看起來沒有一絲緊張,他知道自己一定逃不過懲罰,只是高層到現在還沒下發任何指令。但不管是流放或辭職,俊范都做好了準備。一邊說著俊范還衝女導演微笑,仿佛在討論其他人的事一樣。這時俊范突然接到禹賢的電話,整個人再次變得容光煥發,像是注入了新的能量。他雀躍的告別女導演,朝禹賢所在的地方跑去。奇專務走過轉角,看見禹賢和俊范正在熱切交談,她的心再一次狠狠繃緊,思索著要如何處置俊范。禹賢為了感謝俊范力排眾議,讓她繼續主持節目,專程請俊范吃飯,飯桌上,禹賢的態度始終都冷靜禮貌,可俊范卻掩飾不住激動的迷弟心情,仿佛根本不在乎公司的懲罰,只要能幫到禹賢就心滿意足。

席間兩人想要倒酒,手指無意間在酒瓶上觸碰,這一刻俊范的心中翻江倒海,差點就把喜歡禹賢說出口。吃完飯後,禹賢回到家中,一進門就看見丈夫正在往臉上抹著各種護膚品,他正在為出任美妝公司社長而努力,但禹賢卻沒有任何開心的感覺,畢竟她也不指望美妝公司靠丈夫的力量發展壯大。看見禹賢悶悶不樂,丈夫追上來請求禹賢的原諒,表示自己已經拉黑了婆婆和大哥,如今終於懂得禹賢對自己才是最重要的。但禹賢依然面若冰霜,丈夫的反省來的太晚,他在家中有困難時並沒有對自己雪中送炭,如今形勢大好,他的反省讓禹賢覺得很是可笑。

夜晚,玉善在漆黑一片的家中,查看著詹姆斯的社交帳號,突然聽到丈夫回家的聲音,她立刻走下客廳,讓丈夫選擇一天空閒時間,全家人和奇專務一起吃個飯。面對丈夫的百般推脫,玉善發揮了自己的溫柔知性,且不說當年兩人是奇專務最合在一起的,如今奇專務沒有家人,孤身一人,作為多年好友,偶爾陪她吃個飯也算是關懷。最終丈夫說不過玉善,答應了下來。

與此同時,奇專務剛下班,社長的車順道接她一起離開。坐在車裡,社長委婉的詢問了最近公司的流言,聽說奇專務本想要換下禹賢,成為黃金檔的導購員。對此奇專務從容的回答,她只是綜合多方考慮,想找到更適合的人選。這個理由看似出於工作考慮,但社長也不是容易被糊弄的人,他察覺到奇專務想阻礙禹賢的心思,便表露出自己希望禹賢能展翅高飛的心願,讓她往後不要隨意決定禹賢的去留,因為自己十分珍惜她。遭到社長警告的奇專務,心中開始慌亂,這種感覺像引狼入室,她本把禹賢當成工具,卻不料被對方反制。

隔日,奇專務叫來俊范,她一把將腿搭在辦公桌上,露出象徵地位的高跟鞋,質問俊范是否為犯錯做好準備。聽到這句話,俊范心領神會,立刻從口袋裡拿出準備好的辭職書,但奇專務沒有收下,反而把禹賢化妝品公司的事務,都交給俊范負責。經過社長的警告,奇專務就算再憎恨禹賢或是俊范,也只能暫時隱忍下來。

俊范臨時組建了一個策劃小組,討論化妝品公司的事宜,禹賢也把丈夫帶來了公司,丈夫信心滿滿,想要表現自己,卻又瘋狂出醜,他精心準備的產品介紹演講漏洞百出,很快就被同事們排擠在外處境尷尬。而看著俊范和禹賢相聊甚歡的樣子,丈夫也顯得心中不快。休息期間,丈夫來到洗手間,這時科長抓準時機,故意在他離開時,和同事調倪禹賢和俊范的暖昧關係,甚至說他們就是辦公室情人,頭腦簡單的丈夫果然一下就咬住了魚餌,此後再怎麼看禹賢和俊范,眼中都會戴上一層自己被綠的濾鏡。

丈夫開始擺著臭臉,質問禹賢和俊范的關係,面對丈夫的胡亂猜忌,禹賢覺得十分無語,不願和他多說,轉身去赴奇專務的約。禹賢一出現就顯得殺氣騰騰,強勢的宣布和奇專務解除合作,經過上次更換主播的行動,禹賢已經斷定,奇專務不值得自己信任,況且化妝品公司已經拿到手,奇專務再也不能給她想要的。聽著禹賢如此狂妄的發言,奇專務再一次提醒她,成大事不該如此心急,禹賢的依靠只有社長一個人,難保哪天社長厭煩了她就一腳踢開。但禹賢有侍無恐,炫耀著社長正邀請她見一面。禹賢起身趕去與社長見面,兩人坐在河邊的長椅上,保持著禮貌的距離,社長告訴禹賢惠淑的故事,那是他第一次違抗豪門家族愛上的女孩,只可惜最後還是沒能保護好對方,惠淑死後,社長便與現在的夫人聯姻,但失去愛人的遺憾和恨意依然籠罩著社長,於是他把這份黑暗的想法,轉移到夫人身上,以夫人的婚姻不幸,去彌補死去的惠淑。一對財閥夫妻,一場婚姻地獄,這就是社長如今的感情生活。聽完後禹賢指出,即便如此,社長在懲罰夫人的同時,他自己也不好過,其實婚姻大致都是這樣,彼此傷害又不能放手。這時家中的丈夫給禹賢打來電話,禹賢看來電卻沒有接通,丈夫剛放下電話,就收到一份快遞,快遞里是一疊照片,丈夫一張張翻看,臉上的表情越發憤怒。

今晚社長告訴禹賢,自己不再把禹賢當成惠淑看待,禹賢就是禹賢,是無可替代的女人。結束這場約會後,禹賢回到家中,丈夫正沉默的坐在沙發上,他希望禹賢能對自己坦誠一些事,至少尊重他身為丈夫的身份。兩人結婚時,禹賢曾說過她看中丈夫的善良,這就足夠,如今難道改變了嗎。的確改變了,禹賢冷冷的留下一句話,轉身走進房間。

今晚是玉善夫婦和奇專務的飯局,玉善特意帶來了兒子一起,奇專務雖然表面上並無波瀾,但心中更加思念遠在國外的詹姆斯。她走進家中為詹姆斯布置的房間,幻想未來的他就坐在書桌上,回頭對自己微笑。另一邊深夜,玉善打開藏在包里的錄音機,這是飯局時,她故意離開一段時間,留奇專務和丈夫二人獨處時的錄音,丈夫似乎對奇專務舊情難忘,懇求她偶爾和自己聯絡,但奇專務的態度堅決,讓丈夫忠於玉善不要對自己抱有期待。聽著丈夫對奇專務的渴望和依賴,玉善控制不住心中的憤怒,那個擠在她與丈夫中間的第三個女人,原來一直都是奇專務。已經發狂的玉善穿著睡袍光著腳,走到了電視台大樓,她闖進奇專務的辦公室,狂躁的把奇專務掀翻在地,指責她勾引自己的丈夫,讓她半輩子都處在恥辱之中。玉善拿起奇專務的名牌,狠狠抵住她的脖子,一心想要殺死對方。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