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劇《金魚妻》結局1-8集劇情/評價:6位妻子集體放飛自我,尋找新的感情慰藉

日劇《金魚妻》結局1-8集劇情/評價:6位妻子集體放飛自我,尋找新的感情慰藉

這部Netflix最新日劇《金魚妻Fishbowl Wives》太狂野,丈夫們各個不正常,妻子們集體放飛自我,尋找新的感情慰藉。

金魚妻岩田剛典,回到爸爸集團裡面了嗎?

金魚妻春斗(岩田剛典飾演):關於春斗是否要回到爸爸公司的答覆,答案是他要繼續留在金魚店,並且要和櫻結婚。或許在父親這種成功人士的眼中,經營金魚店是毫無理想,逃避現實的做法。春斗承認,自己一開始確實是為了逃避,但在照料金魚的過程中,慢慢找到了這件事的意義,金魚會給許多人帶去安慰,見到自己飼養的金魚給他人帶來笑顏,這比任何事都有成就感。父親看到兒子的決心,便讓他照著自己的想法去做。

金魚妻1-8集劇情

日劇《金魚妻》1-8集詳細劇情解析:一開始映入眼帘的是一對夫婦-平賀和小櫻,他們是住在頂樓的有錢人。這天是太太小櫻的生日,她特地在家中操辦了一場隆重的生日會,只邀請居住在十五層以上的住戶。小櫻在會場忙著布置和招待,而平賀此時卻在家中和十八樓的人妻阿葉私會。兩人纏綿過後,阿葉還挑釁的拿起小櫻常用的香水噴在自己身上。

在這樣的高級住宅樓里,居住樓層通常都象徵著主人的財力和地位。被邀請的賓客們,羨慕著平賀和小櫻優越的生活,卻對他們展露出的塑料恩愛哩之以鼻,因為平賀私下裡經常和其他女人鬼混,已經是整棟樓里公開的秘密。

生日會期間,一名住在三十三樓的神婆正在為太太們答疑解惑,說到改善夫妻關係時,神婆建議可以試著養金魚,夫妻雙方一旦有共同飼養和關心的東西,關係就會變得親近起來。

神婆剛要談論出軌時,性感撩人的阿葉加入了談話,她對出軌完全持贊同的意見,說完便得意的看著小櫻。小櫻的表情明顯變得不自然,說著自己深愛著丈夫,但還是強顏歡笑,說著自己深愛著丈夫絕對不會出軌。實際上,小櫻心知肚明,平賀一直在和阿葉有染,她身上屬於自己的香水味,像是無聲的示威,但就算再屈辱,小櫻只能忍受下來,因為她和平賀的恩愛形象,已經成了商業符號,這是他們共同的事業,已經緊密捆綁不可分開。

果然,在生日會上,平賀宣布了自己的新理髮店開張,他的最終目的,還是藉由夫妻恩愛的幌子進行宣傳。散場之後,平賀催促著小櫻把兩人的合照上傳社交平台,除此之外,兩人再也無話可說。第二天,小櫻看見了一家專賣金魚的商店,她想起神婆建議養金魚的話,便走進店裡。

在店主的介紹下,小櫻相中了一條也叫做櫻的金魚,但她不敢做主,生怕丈夫不喜歡。回到家後,小櫻小心地詢問丈夫,但對方似乎一句話都不願和小櫻多說,匆勿丟下兩個字隨便。

平賀和小櫻一起從理髮店起家,慢慢經營成了規模龐大的美容院。但功成名就之後,平賀對小櫻越發的嫌棄,不但平日裡對她毫不尊重,在員工面前也不願給她好臉色。

這天,阿葉來到美容院,平賀光明正大的與她走進VIP室親熱,絲毫不顧及小櫻也在店裡。因為對平賀來說,他篤定小櫻不會離開他,即便自己再怎麼鬼混,她都不敢說話。

夜晚,小櫻便把金魚買了回家,順便幫助店主招待了一群外國人,這個機會讓小櫻回想起過去工作的感受。回到家後,她翻出自己曾經用於剪髮的工具,但她的手曾經受過傷,此後再也拿不了剪刀,誰知平賀看到這一幕,誤以為小櫻想在美容院裡重新工作,自立門戶搶走他的事業。平賀一氣之下摔爛了小櫻的金魚缸,小櫻連忙護住在地上掙扎的金魚,接著用一個器四裝著金魚,連忙找到店主進行搶救。

金魚被及時搶救了,看著在大魚缸里盡情邀游的金魚,小櫻覺得或許把它留在這裡才是最好的歸屬。店主看穿小櫻有心事,便邀她一起坐遊輪逛街市,陪伴小櫻度過快樂的一天。臨別時,店主將一個金魚擺件送給小櫻,希望她能夠像金魚一樣,即使掉落地面也能堅強的活下來。

小櫻回到家,發現平賀居然準備了一桌美食,好言招待她坐下,突然示好必定有所目的。果然,平賀告訴小櫻,準備把新店交給其他同事管理,試圖阻止小櫻回歸職場,這讓小櫻不能接受,請求丈夫讓自己在店裡工作,當最底層的員工也行。誰知平賀再次暴走,狠狠地說著,小櫻你這種既拿不了剪刀,又不會生孩子的女人,我將你留在身邊當妻子,已經算對你不薄了,你沒有資格再提意見。

被平賀壓在地上的小櫻看著掉落一旁的金魚擺件,用盡所有力氣撿起砸向平賀,隨後衝出家門,在雨中瘋狂奔跑。就在這時,店主撐著傘來到小櫻身邊,將她帶回家清洗著腳下的泥,在店主溫柔之下,兩人吻在了一起翻雲覆雨一番。

第二天,小櫻和店主醒來,像一對年輕情侶般羞澀又快樂。小櫻穿上店主的衣服,吃完拉麵就來到店裡幫忙,小櫻還沉浸在逃離平賀的舒適中。但另一邊,豪華大樓的論壇上,居然有人拍下了小櫻和店主深夜回家的照片,直指平賀的老婆出軌。平賀原本對小櫻的離家出走毫不在意,因為他認為,小櫻離開了他,絕不可能獨立的生活下去,於是更加大膽的把女人帶回家中私會,誰知親熱時,女人打開手機論壇,給平賀看了小櫻和店主的照片。平賀這才提高了警覺,翻看起小櫻留在家中的手機,在相冊里,發現了一個金魚的擺件。

此時小櫻依然住在店主的家裡,沒有再回家,但她知道,自己總有一天還是會回到平賀的身邊。平賀以那隻金魚擺件為線索,調查到了店主的商店,一個計劃在他心中浮現。平賀撥打了一通電話,對方是居住在大樓三層的業務員,業務員一直都想和有錢平賀攀上關係,想利用他的影響力,售賣自己的產品,但平賀從來都看不起他,如今,平賀的計劃里,正需要一個言聽計從的小人物為自己做事。

次日金魚店主外出採購,他交待小櫻無論是誰敲門都不要打開,不一會兒,店鋪門外就傳來激烈的敲門聲,是業務員大喊著小櫻的名字,小櫻嚇得不敢出聲,直到店主回來之後,才恢復了正常。夜晚,店主帶小櫻爬上屋頂,看著天空的煙花綻放,這是小櫻第一次用這種角度觀看煙花表演,美麗的夜空和愉快的心情,今夜必定會讓小櫻永生難忘。

另一位住在大樓里的優香也是一名吃瓜的人妻,她在感嘆小櫻居然放棄富裕的生活出軌之外,還放大照片看,店主對小櫻的擁抱讓她十分羨慕。因為她和丈夫已經很久沒有親熱過,優香又十分想要一個孩子,她不理解,自己還未老去,風韻猶在,為何丈夫對自己毫無興趣。

這時優香的前男友突然打電話約她出去,看著呼呼大睡的丈夫,優香懷念起被男人愛撫的感覺,便鬼使神差的前去赴約。果然,前男友對著優香各種挑逗,兩人已經走到了旅館前,在最後一刻,優香還是守住了忠誠,甩開男友的手。轉頭優香看了生理期情況,轉頭優香看了生理期情況表,今天正適合懷孕,但丈夫卻以疲愈為由,再次拒絕了優香的親熱。

這一次優香抑制不住心中的失落和不甘,她和前男友見面,兩人來到酒店激情纏綿了一夜。優香並不是不愛丈夫,只是想利用前男友找回自己,證明自己還是有吸引力的女人。優香告訴前男友,今夜過後,兩人不要再見面。優香確實守住了承諾,再也不接前男友的電話。

這天,優香和丈夫一起玩遊戲時,想起了神婆養寵物的建議,便告訴丈夫自己想養狗,但丈夫一口回絕,稱自己對毛髮過敏。無奈之下,優香只好考慮養一條金魚,她來到店主的小店裡,意外和小櫻撞個正著。詫異之中,優香叫住小櫻,請她和自己聊一聊。優香詢問小櫻對店主的感情,為什麼能放棄富貴的生活,和他待在這家小店裡。但小櫻也說不出具體原因,只是待在這裡,讓她感到很幸福。

優香也承認,自己前幾天出軌了,但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她還是會回到丈夫身邊,不管他再怎麼挑戰自己的自尊和底線,優香都會忍下去。小櫻聞言神色微妙,但她沒有對優香的婚姻生活多加評價,只是為她挑選了一條金魚帶回家。

回家路上,優香刪掉了前男友的電話,誰知對方下一秒就出現在了她身後,滿口的甜言蜜語再次哄得優香內心蕩漾,她還是沒能甩掉前男友,掉進他的溫柔陷阱。

這天業務員再次來到店裡鬧事,還把店主打傷,小櫻對此十分抱歉,甚至想要主動回去平賀身邊,但店主卻搶先一步說著,自己不會讓小櫻回到那個窒息又束縛的地方。

我們再說說另一位人妻朔子,她是大樓里一名公司職員的妻子,她溫柔賢惠,每餐都為丈夫準備美味的便當,可丈夫心中卻有一個想法,他想讓自己的同事和朔子嘿咻嘿咻……你們懂的。這個想法來源於一個更加荒唐的理由,原因是丈夫和朔子都想要一個孩子,但每次造人時,丈夫都感到力不從心軟趴趴,因此他認為,一定是自己和朔子的夫妻生活太過於平和,老夫老妻難以燃起激情,所以才想讓朔子給自己戴綠帽。在有競爭的情況下,或許會對朔子更有興趣。

在丈夫的不斷懇求下,同事半推半就的來到他家,賢惠的朔子煮了一桌子美食招待同事。就餐期間,丈夫露骨的說起,過去曾有一次,朔子當著自己的面對其他男人友好,他心中反而莫名興奮,那時便和朔子度過了火熱的一晚。說完,丈夫請求朔子和同事牽個手給自己看,朔子和同事勉強的觸碰了一下,誰知丈夫越發亢奮,丈夫要他們繼續親吻。同事已經被震驚的目瞪口呆,但朔子卻對丈夫的話言聽計從,把唇慢慢的湊上前,丈夫見狀,開心的離開客廳,給朔子和同事留下私人空間。

朔子和同事尷尬的相對而坐,她說起了和丈夫戀愛的往事,朔子天生就是照顧他人的性格,所以被丈夫提出各種要求,反而讓她十分滿足。男同事安慰朔子,不必為了其他人體現自己的價值,她本身就很迷人,兩人間的暖昧初露苗頭,丈夫立刻衝出來,感謝同事幫自己燃起了對朔子的興趣,一邊說著一邊把他請出家門。

第二天,朔子找到神婆訴說煩惱,因為她對丈夫古怪的瓣好十分不適,神婆在測算過後,告訴朔子,她要學會更自由一些。這天下班,丈夫照例再次把同事帶回家中,和朔子演練親密的前戲,但在親吻和撫摸中,同事和朔子仿佛都動了真感情,親吻的難捨難分,丈夫見狀立刻分開兩人,拉著朔子就衝進臥室,繼續接下來的事。同事仿佛工具人一般留在客廳外,心中感到強烈的不甘,因為他已經對朔子動了真心。

翌日,丈夫打電話給朔子,讓他送便當到公司,還說起同事今天請了假,這讓朔子產生了一個想法,她帶上便當來到了同事的家中。看著同事大快朵頤的樣子,朔子心中也燃起一股莫名的衝動。同事對朔子抱歉,他配合了丈夫的癖好,無形中卻在傷害了朔子,他以後不會再去朔子家中,誰知朔子猛地撲向同事,說著自己沒有關係。說著丈夫吃膩了自己做的食物,只有同事會發自真心的讚嘆,而朔子也有古怪的癖好,那就是被人需要時,會產生衝動。很快朔子就和同事滾起了床單,最激情的時刻,朔子的腦海里播放的依然是,同事滿足的吃下便當的樣子。朔子開心的說,自己未來要一直為同事製作便當。

另一邊,平賀來到金魚店,對店主亮出了自己的身份,走之前還買了一條金魚。小櫻在頂樓看見離去的平賀,心中十分不安,她知道平賀一定不會好好對待金魚。幾日之後,店主的妹妹來到店裡探望,小櫻不知怎麼描述自己和店主的關係,邊說著她是店裡的兼職,妹妹留意到,小櫻手上的結婚戒指。

沒過多久妹妹再次登門,恰逢店主不在家,妹妹便對小櫻開誠布公,指出他們兩個是在交往,但小櫻必須離開店主,因為她是有夫之婦。妹妹的話讓小櫻陷入了為難,她醒悟過來,自己已婚的身份必然會讓店主被人議論。

夜晚她終於回到了平賀家中,平賀見到她,一如既往的高高在上,小櫻就像飼養的寵物般,在外遊蕩再久,都要回到主人身邊。但小櫻卻忙著給金魚換水,告訴平賀關於飼養金魚的注意事項,這讓平賀再次暴躁起來,但小櫻已經不會再懼怕他,她摘下了結婚戒指放在桌上,說著自己再也不會回來了。

小櫻端著平賀買的金魚回到了店裡,她溫柔的告訴店主,因為金魚不會逃跑,自己只能回去把它帶回來。看見小櫻的內心已經變得如此強大,店主含著眼淚上前抱住她,低聲說著歡迎回家。

另一邊,業務員的妻子阿早是個死氣沉沉的女人,整日在家酗酒睡覺。業務員為了賺錢處處夾起尾巴做人,忍受像平賀這種成功人士的羞辱,回到家中也不能得到妻子的安慰。但過去的阿早並不是這樣的,她也曾熱愛運動,還帶著著業務員一起跑步,她也有過笑庸如花,活潑朝氣的時候。業務員不知道為什麼,妻子會變成如今這樣,但他沒有放棄修復和阿早的關係。

這天,業務員意外得知一個馬拉松俱樂部,可以以夫妻的名義參加,他想起妻子原來喜歡跑步,或許這場活動能夠喚起她失去的活力。業務員回家把這個提議告訴阿早,說著希望能看到阿早再次跑起來,但跑步似乎是阿早的心結,她面露悲傷,指責丈夫根本什麼都不懂。說完又拿起一瓶酒,走回房間。這時,憋屈已久的丈夫終於爆發,大吼著自己在外辛苦打拼,賺錢買下這棟公寓全都是為了阿早,她究竟有什麼不滿足,為何會變成現在這樣。聞言,阿早含著淚,質問著改變的人只有自己嗎。

夜晚,阿早一個人躺在花圃邊緣哭泣,她想起丈夫買下這棟公寓後,便要求阿早辭去工作,專心當全職主婦。就連一起跑步的運動,阿早在帶著丈夫入門後,他越跑越好,慢慢甩開了阿早的腳步,甚至根本不需要阿早陪他一起運動。在很多潛移默化中,阿早都是被拋棄的那個人,但丈夫什麼都沒有意識到,阿早難過的哭了起來。

這時平賀出現在一旁,聽聞阿早不願回家,便把她帶回自己家中。在平賀家裡留宿一夜後,第二天清晨,阿早與平賀告別,平賀沒有放過勾搭人妻的機會,暗示阿早,自己的妻子出軌了,他很寂寞,如果阿早有需要可以隨時來找自己。

阿早回到家後,看著空蕩蕩的屋子,給丈夫打去了電話,但丈夫已經去參加馬拉松俱樂部,錯過了阿早的電話。阿早看到丈夫沒有接電話,心中越發失望,她想起了平賀的引誘,阿早心中的燥郁正需要發泄的地方,於是阿早來到了平賀家中,平賀立刻將她撲倒在床,熱切的親吻起來。

另一邊,業務員忙完之後,看到了阿早的電話,正在猶豫是否回撥。此時一個女人來到他身邊閒談,問起業務員愛上跑步的契機,他回答道都是因為妻子的帶領,女人接著詢問,如今業務員為何不和妻子一起跑步呢?這句話點醒了業務員,他瞬間明白,然後打電話給阿早。平賀和阿早再親熱時,業務員的電話響起,阿早接起來卻發現業務員跑得氣喘吁吁,原來他竟然從俱樂部營地徒步跑回東京。電話里業務員對阿早道歉,他終於意識到,是自己一直在拋下阿早,從今以後,他要帶著阿早一起奔跑。聽到業務員明白了自己的難過,阿早哭了出來,她不能再和平賀繼續犯錯,連忙起身匆勿回到家中。回想著過去兩人一起跑步時,互相扶持的樣子,阿早久違的穿上運動鞋,朝業務員回來的方向跑去,最終兩人在半路相遇。阿早哭著說,她不需要昂貴的公寓,也不需要很多錢,只想和業務員快樂的在一起。說完,業務員也紅著眼眶,將阿早拉進了懷裡。

這天,妹妹再次來到店裡,發現小櫻居然還沒有離開,氣急敗壞之下用各種過分的語言羞辱小櫻,幸好店主及時出面阻止。為了安撫小櫻,店主帶他來到海邊散心,兩人參觀海邊的玻璃工坊。從工坊老闆和店主的話中,小櫻意識到,店主和家人的關係似乎有些微妙,隨後在海邊散步時,小櫻提出想要更加了解店主,於是店主便說了自己和父母的故事。

他是一個想做自己喜歡的事,卻辜負父母期望的孩子,故事並無新意,但小櫻還是很開心,因為她知道了更多店主的事。實際上,店主的家族是一個有錢的財團。這天,一個人敲響了店主父親的家門,他正是平賀。

又一天,店裡來了一個漂亮的女人,她看起來和店主認識已久,原來女人是店主父親的律師。前些時候平賀登門造訪,正是為了對父親揭露,身為人妻的小櫻和店主的戀情。但父親說著,店主早在七年前就脫離了家族,他的行為和自己毫無關係,但平賀已經打定了主意,要利用這個醜聞對店主一家進行持續騷擾。

律師告誡店主,平賀和小櫻普是一對高調的夫妻,為了宣傳他們的店鋪,時常一起登上報紙雜誌。如果小櫻出軌店主的事被曝光,兩人一定會承受許多非議。律師說到,小櫻是過慣了好日子的貴婦,和店主在一起或許只是一時新鮮,但店主堅定的告訴她,小櫻和律師不一樣,她不是在意物質的人。

轉頭,小櫻外出買了一把理髮用的剪刀,親手幫店主剪了頭髮,她說起自己熱愛理髮師這個行業,因為有些客人是為了走出挫折,所以才來到理髮店改頭換面。每當看到顧客重拾信心,小櫻都感到十分幸福,但是因為一次意外受傷,小櫻的手變得不靈活,就放棄了理髮師這個事業。聞言,店主仿佛意識到了什麼,心中湧出巨大的愧疚,原來在小櫻受傷時,店主也在現場。

另一邊,大樓里的住戶慈子看起來是個古板的人,每次和其他太太聊天時,只要說到出軌等字眼,她都會感到劇烈的頭痛,從而避開這個話題。然而在某個下午,她卻莫名其妙的出軌了。

慈子正在溜狗,一不小心鬆開了狗繩,她一路追逐而去,發現小狗正被一個落魄的男人抱在手裡。慈子很詫異,因為小狗只讓自己的丈夫和兒子接觸,男人聽說慈子有丈夫,便問起他的丈夫是什麼樣的男人,這時慈子又感到了一陣頭痛,她搖搖晃晃的說著,自己的丈夫是個社長,經常出差不常回家,男人立刻將她帶回家休息。

看見慈子頭痛欲裂,男人立刻將她帶回家休息,男人聊起了自己,他過去也住在高樓里,但因為出軌被老婆趕了出來。聽到出軌等字眼,慈子再次痛苦的抱頭,這次直接昏了過去。當她醒來時,男人輕輕吻上了慈子,隨著情慾的進發,兩人親吻越發火熱。突然慈子看見一旁的寵物狗,及時醒悟過來,從男人家逃走。

這天,慈子和朋友們聚會,聽到她們說起小櫻出軌的八卦,慈子又開始頭疼,並一路跑到了隱蔽之處,腦海中開始回想和男人親吻時的畫面,心中產生了一絲衝動。雖然腦子裡一直在抵抗出軌,但慈子確實懷念愛撫的感受,她抑制不住心中的渴望,再次來到了男人家。

這次兩人一見面便激情相擁纏綿在一起,有了開頭之後,慈子和男人的約會就再也沒有停止。她一有機會就來到男人家私會,但同時,慈子的心裡感到十分罪惡,她找到神婆求助,神婆測算之後告訴她,頭疼是一個情緒信號,如果慈子繼續壓抑感情,問題就得不到解決。

再看看小櫻這邊,由於律師無法說服店主,父親便決定親自來一趟,他用當年店主離家出走時許下的承諾,絕不給家族帶來麻煩為由。指責現在因為店主的關係,家族公司的聲譽正面臨平賀的威脅,這件事店主必須負責。小櫻看見店主承受巨大的壓力,心有不忍,便主動上前對著父親承諾,自己會離開店主,讓一切塵埃落定。

當晚,小櫻就收拾了行李離開,店主沒有阻攔。妹妹見到兩人這麼輕易就被分開,嘲笑著他們果然只是玩玩而已的關係,但店主大聲的打斷了她,說著自己沒有資格留下小櫻。原來當年小櫻為了救下一個小女孩,用身體擋住了掉落的玻璃碎片,其中一塊深深的插進小櫻的胳膊,而她保護的那個女孩就是妹妹。當時店主被嚇呆在原地,什麼都沒有做,這樣軟弱的自己,有什麼資格留在小櫻身邊。

小櫻離開後,走過河邊,想起第一次和店主乘坐遊輪的場景,觸景生情。她拿著金魚擺飾,在江邊大哭了起來。小櫻離開店主之後,並沒有回到平賀身邊,而是來到鄉下一間理髮店當起小工,雖然在鄉下,但是平賀美容院的名聲在外,時常會有一些粉絲認出小櫻,詢問她為何會出現在這裡?每當這個時候,小櫻都十分尷尬,只能用沉默應對這些客人。

由於粉絲將偶遇小櫻的照片,發在了社交網絡上,平賀便依此找到了這家鄉下小店。但理髮店主夫婦十分善良,看見小櫻有意躲避平賀,便謊稱小櫻已經離職不知去向。而店主手裡也有一張寫著小櫻所在的地址,原來妹妹聽說小櫻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後,出於愧疚便拜託律師去調查小櫻的去向。店主對著地址沉思許久,最終還是沒有勇氣面對小櫻。

另一邊,慈子和男人的偷情仍在繼續,這天她和兒子吃飯時,兒子突然說了一句,自己知道她的秘密,慈子立刻笑著掩飾。可實際上,兒子真的跟蹤過慈子,隨她來到男人住所的樓下。兒子的懷疑讓慈子再次陷入了困擾,已經有所緩解的頭疼也再次襲來,最終慈子為了兒子,狠下心給男人打去電話提出了分手。可就在她為兒子收拾房間時,居然看見戲劇性一幕,拿起一張照片看,她的丈夫就是自己一直偷情的那個男人,這是怎麼回事?(偷情的男人和丈夫是同一人,解離症慈子患有解離症)

畫面一轉,兒子出現在男人家中,他冷靜的告訴爸爸,慈子或許是患上了解離症,那是經歷過創傷之後,腦子會自動抹去不愉快的回憶。正是男人之前的出軌事件,讓慈子變成一聽到出軌二字就會頭疼的毛病。兒子說著,慈子最近的頭疼越來越嚴重,爸爸為何不直截了當的說明真相,從病根上治好慈子的頭疼,爸爸立刻回絕,他知道一旦慈子想起自己出軌,會再次離開他。但兒子說著,自己想念一家人在一起的日子,希望爸爸能夠回歸家庭。

這天,男人看到家中的金魚似乎要死,連忙帶著魚缸找到店主,在店主的照料下終於搶救了回來。這時門口響起一個聲音,慈子居然也來到店裡,她帶著那張照片,想對店主求證,為何男人也會出現在照片裡?這張照片是某年夏日祭,男人和慈子帶著兒子來到店裡拍攝的。見狀,男人索性走到慈子面前,承認了自己就是他的丈夫。

他為自己的出軌道歉,請求能夠回到慈子身邊,雖然慈子還是沒想起任何事,但她知道自己的身體還記得男人,她喜歡每一次和他接觸的時刻,像一股暖風,撫平了她的疼痛。最終慈子決定遵循內心,接納男人回到家中。金魚店主送別慈子和男人時,順口提起時隔已久,兩人居然還能記得自己的店。這時男人和慈子表示,他們是在網上搜到了店裡的照片牆,所以才找到的這裡。但店主從未給店鋪建立照片牆,他好奇的上網搜索,發現這個帳號的運營者正是小櫻,她每天都拍攝照料金魚的照片,還把自己告訴她的養護知識,全都記錄在這個帳號中,這些圖片和文字,都讓店主感受到小櫻的堅強和努力。他曾說過不會讓小櫻陷入困境,如今又怎麼能夠放棄她。

店主立刻找出那張小櫻的地址,連夜開車奔向小櫻所在的地方。平賀離開後,小櫻為了不給理髮店夫婦添麻煩,還是決定離開。夫婦對小櫻十分喜愛,讓她隨時都可以再回到這裡。就在小櫻回到出租屋時,平賀居然出現,平賀以死相逼,讓小櫻跟自己回去,沒了她美容店的運作也出現了危機,但小櫻只想和他離婚。這時店主及時趕到,強硬的帶走小櫻,兩人來到酒店暫住,小櫻謝謝店主救了自己。但還是規勸他不要和自己扯上關係,但今日,店主見證了慈子和男人解開心結,重歸於好之後,心中也備受感觸,他鼓起勇氣告訴小櫻關於當年那場意外的真相。

當時小櫻救下的人就是自己的妹妹,可是當意外發生時,身為哥哥的他居然什麼都不敢做,眼睜睜的看著另一個女人為妹妹擋下玻璃,更可恨的是,直到現在店主才知道,小櫻不得不放棄喜歡的工作。他實在無法原諒自己對小櫻的傷害,但小櫻卻反過來安慰店主,自己被迫放棄工作並不是因為他,讓店主不必如此自責。這時店主對小櫻表白,他喜歡小櫻的勇敢,堅強和美麗,希望小櫻能夠和自己在一起。聽完店主的話,小櫻低著頭,心中百感交集。

第二天,小櫻和店主一起回到金魚店裡,因為一味的逃避不能解決問題,只有回去面對,才能得到結果。兩人約定,待一切問題都解決之後,再開始屬於他們的未來。

這天店主剛想上門找到平賀談一談時,律師再次登門造訪,看見小櫻臉上的傷痕十分驚訝,詢問之後才得知她和平賀之間的恩怨,小櫻的遭遇也讓律師無比同情,她建議讓小櫻利用法律武器,收集平賀傷害她的證據起訴離婚。

說到平賀,讓我們想起住在大樓的阿葉,是平賀往來最頻繁的情人。和約會時的放蕩不同,平日在家中的阿葉十分卑微隱忍,需要恭敬的侍奉婆婆和丈夫,這陣子家中裝修,所有決定大權都在婆婆的手裡,婆婆還請了神婆來勘測風水。阿葉在上茶時,神婆指出阿葉在家中還是在外面,一直都在隱藏自己,沒有一刻能夠露出真實的自我。聞言,阿葉下意識伸手擋住劉海,原來她的額頭上,有一塊半大的胎記。那天,婆婆見到家中的裝修工人的頭上有一塊疤痕,隨口說了真噁心,阿葉十分在意這句話,在無人時找到那個工人,為婆婆的行為對他道歉,還撩起自己的劉海,稱她也有一個胎記。但工人卻說自己的疤是幹活時被砸中留下的,得知對方和自己不是同類,阿葉有些失落。

但幾日之後,工人居然主動找到阿葉,他想要請教遮掉身上疤痕的方式,原來他的身後有一個巨大的紋身,這個紋身象徵著木匠之神,是工人從事這個事業時立下的決心。如今想要遮掉是因為妻子不喜歡,一看到他的紋身就像見到了怪物。阿葉也說起了自己的家庭,丈夫雖然不在意她的胎記,但阿葉知道,丈夫一直都在可憐她,看低她,所以家中一切事物都由丈夫說了算。所幸這一次裝修,她終於為自己爭取到了一個單獨浴室,這讓阿葉十分開心。

阿葉一邊聊著天,一邊用化妝品幫工人遮掉紋身,誰知,當日婆婆突然發現了阿葉要一間單獨浴室後,立刻否決了這個要求。阿葉一時沒忍住難過,匆忙逃出家中,工人緊隨其後,拉住了哭泣的阿葉。兩人來到酒店乾柴烈火的親吻了起來,工人撩起阿葉的劉海,想看看她真實的模樣,阿葉褪去了妝容,工人親吻著那塊讓她自卑的胎記。得到工人的安慰,阿葉的心情終於平靜下來。阿葉回到家中,告訴丈夫沒有獨立浴室沒有關係,自己會慢慢適應。

小櫻那邊,店主接到父親的電話,原來律師把平賀和小櫻的事告訴了他,父親得知原委,對兩人的戀情似乎略有寬恕,他給了金魚店主回到家族財團工作的機會,父親提醒著,這時他回歸家庭的最後機會。平賀的美容院沒了小櫻的形象,生意開始每況愈下,贊助商一個接一個撤資,都是因為小櫻不在的緣故。平賀一時焦頭爛額,誰知這時律師又找上門來,對著平賀播放起他上一次對小櫻動粗的錄像,律師以此作為和平賀談判的籌碼,如果他公開金魚店主和小櫻出軌的照片,那麼集團也會公開他的視頻。到時候,平貿要承擔的壓力遠比集團嚴重的多,在律師的威嚇之下,平賀處認慫,律師宣布自己是小櫻的代理律師,之後會繼續前來商議兩人的離婚事宜。

原來這段錄像是那天夜裡,平賀進入小櫻出租屋後,她隱藏手機進行拍攝,那一刻小櫻意識到,有時候不採取措施的話,就不能走出困境,能夠勇敢斬斷自己和平賀之間的聯繫,也是另一種堅強。而平賀的美容院生意日漸慘澹,員工一個接一個的離職,這時律師收到了平賀寄來的離婚調解書,一般來說,走到這一步就代表著平賀不願離婚,這場離婚成了長久的拉鋸戰。但小櫻十分堅定,不管平賀耍什麼花招,自己都會堅持離婚。

夜晚平賀一個人坐在家中,看著他和小櫻創業時的照片,如今他幾乎失去了所有東西,唯一能緊抓不放的只剩下這場婚姻。金魚店主目送小櫻前去調解後,自己來到了父親家中,給出了關於是否回到公司的答覆,答案是他要繼續留在金魚店,並且要和小櫻結婚。

小櫻和律師來到調解室,但意外的是,平賀沒有在離婚這件事上糾纏不休,他完全同意離婚,只是用調解這個機會,想再見小櫻一面。他告訴小櫻,自己之前不停出軌,對小櫻打壓控制,都是因為太愛小櫻,生怕有一天小櫻會離開他,才會用極端方式去試探。調解結束,兩人順利離婚,但小櫻卻悶悶不樂,她知道平賀不是會說這些話的人,他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呢?

隔日小櫻再次回到大樓,剛來到門口就遇見了阿葉,阿葉告訴她,平賀的美容院已經倒閉,還不上貸款也賣掉了頂樓的房子。小櫻這才知道,平賀在自己離開後,遭受了如此大的打擊,但美容院也有自己的心血,她不能就這樣看著店鋪倒閉。小櫻開始各方奔走,試圖進行融資,並找回之前的員工,鼓勵平賀不要放棄,要把店鋪起死回生。但想要重振美容院,就代表著小櫻要告別金魚店,回到原來的位置。

這天晚上,她約上金魚店主一起去參觀期待已久的水族館表演,回家之後小櫻硬咽的說出了自己的決定,店主雖然十分難過,但他尊重小櫻的選擇。小櫻就是這樣一個溫柔,熱心,給他人帶來力量的人,店主愛著的就是這樣的小櫻。

日劇金魚妻結局

時間一晃兩年過去了,所有人都過上了更好的生活,優香終於懷孕了,只是不確定孩子究竟是丈夫還是前男友的。阿早和業務員颯太每日一起並肩跑步。慈子和丈夫和好如初,一家三口美滿幸福。阿葉和工人繼續保持著情人關係,在他面前,阿葉終於可以展露出真的自己。而小櫻和平賀離婚後,在幫助對方挽救了事業之後,她也開設了自己的店。

店員告訴小櫻,今晚在海邊有一場煙花表演,這讓小櫻想起,上一次店主春斗帶自己來海邊時,兩人曾立下約定,要一起來看煙花。下班後,小櫻就來到海邊,她捧著金魚擺件,期待著那個赴約的人春斗。此時天空綻放出第一朵煙花,小櫻不禁抬頭驚嘆,同一片天空下,金魚店主春斗也對著煙花露出了笑容。隨即回到車裡,繼續奔向小櫻所在的那片海邊。

日劇金魚妻評價

尺度大但不低俗,能治抑鬱症,享受故事下悄悄「發酵」的美味。依然是關於被禁錮在身份、自我和情慾中的聲音,以及公寓樓層的身份隱喻。魚缸能裝下我的真相,讓我看清自己。個人喜歡支線劇情,但情節很突兀,情緒不飽滿,台詞老套矯情。丈夫們最終得到了他們想要的,並把他們的妻子放在其他男人的床上,這很棒。劇中玄學占卜的成分,似乎當人們對生活失去希望時,他們總是要找到一些相信的東西。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