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獸獵荒原》解析、結局恐懼生物還活著嗎,還在跟著小男孩?

《獸獵荒原》解析、結局恐懼生物還在跟著小男孩?

獸獵荒原/荒原獸影》電影的設計讓人不禁讚嘆,它營造出一種憂鬱、陰鬱的氛圍,營造出一個沒有任何色彩的明亮世界。貧瘠的土地,破舊的房屋,讓人焦躁不安,給人一種腐朽的感覺。

恐懼怪是真的嗎?

西班牙電影《獸獵荒原》是一個緩慢燃燒的過程。導演David casademont想讓我們感受到這樣一種轉變:一個總是抱著一種漠然態度的女人,自從丈夫走後,內心開始變得越來越不安,她等待丈夫等得太久了。男孩迪亞哥看到了這種變化正在發生,母親的脆弱把他推入了一種進退兩難的境地。這一刻,他的理智占據了上風,但另一刻,對母親的愛和感情變淡了。

母親Lucia看到一個恐懼生物潛伏在周圍,於是用獵槍開了好幾槍。迪亞哥一開始就沒看到,他覺得這只是母親想念父親,不穩定精神創造的虛構想像。

這家人看到的生物實際上是一個人的恐懼和焦慮的化身。男孩迪亞哥在一開始就沒有看到,因為他沒有向焦慮屈服,而母親卻因為丈夫久久未歸而屈服。慢慢地,迪亞哥也開始感覺到一個超自然生物的存在,是母親在影響他,因為他相信母親,所以她的行為最終在男孩心中造成了恐懼。

電影獸獵荒原解析

19世紀的西班牙,國內連年遭受戰亂,戰火連天使百姓民不聊生,有些人為了逃避無情的戰火選擇了與世隔絕。電影主角的一家就是這樣,一家三口遠離喧囂,生活在無垠的荒野,他們固步自封自給自足,只為能安度餘生。家中小男孩迪亞哥剛好10歲,但是父親卻希望他能快點長大,他教他殺生,可是男孩下不去手,導致兔子逃走了。男孩跟著兔子一路追趕,可突然他又停住了,原來父母為了保護他特意在房子的周圍,設了一個安全區,有一些柱子圍著。

父母從小就教育小男孩,絕對不要離開安全區,因為外面的世界非常的可怕。男孩從小就沒見過第三個人,更別說外面的世界,腦子裡所有的知識全都是父母的言傳身教。他沒有老師,沒有同伴,最好的朋友是家裡的幾隻兔子。男孩跟媽媽非常的親密,她們朝夕相處如影隨形,而他的父親一天到晚除了幹活,就是對著天空發呆,他沉默寡語鈉口少言,或許戰爭曾帶給他難於磨滅的傷痛,才使他哀嘆時世悲天憫人。

這天恰好是男孩10歲的生日,他來到閣樓偷看父親,為他準備什麼禮物。只見父親在槍柄上刻下男孩的名字後,卻拿槍對準了自己,然後又移開了,他扶著槍桿若有所思。突然他發現了男孩,嚇得他急忙跑下樓,男孩還太小,不明白父親的這一舉動。

他又來到母親的房間,只見母親拿著一件紅色的連衣裙放在身前比了又比,男孩問母親為什麼從沒見過她穿這件衣服,母親說是她結婚時的禮服。男孩不知道,對於母親來說這件衣服是多麼的可貴,以至於平時根本就捨不得穿。

晚餐時間,男孩許完願吹完蠟燭以後,父親就遞上了他的槍,在這個戰火紛飛的時代,父親最想的就是教會兒子該如何保護自己。雖然他只有10歲,但他還是希望兒子能儘快學會,以便不時之需。母親則很不希望兒子過早的接觸這些殺人的武器,她甚至更不希望兒子能用到他們,她連忙拿出了她的禮物,用鐵盒做的傳話筒,的確男孩對這個禮物也更感興趣。

玩夠了以後,一家人坐在火爐旁講起了故事,母親的那些故事男孩早就聽膩了。這時父親突然嚴肅的講起了一個他親身經歷的故事,他說世間有一個瘦長高大的怪物,專門以恐懼為食,它能嗅出人類的恐懼,從而吃了他們。他的妹妹就是被這種怪物吃掉的,講到這母親擔心孩子受怕,立馬把男孩帶回了屋內。睡到半夜男孩被惡夢驚醒,他害怕極了,甚至都不敢尿尿,他伸手摸著尿盆卻不小心把它打碎了,不得已他叫醒了父親,帶他去上廁所。男孩實在是膽子太小了,的確在沒有電力照明的時代,再加上教育的短缺,人們的世界不由得多了幾分恐懼。

有一天,他們寂靜的生活被打破了,一艘載著一名傷者的船飄到了這裡,男孩從未見過這樣的流血場面,嚇得他呼吸急促面如死灰。父親吩咐母親趕快把他帶走,而他則對傷者實施了救治,被救後的男人醒來後,突然拿起了地上的獵槍,將槍口對準了母子倆,母親趕快護在兒子的身前,只見「砰」的一聲後,是父親將他反殺了。

男孩看到了他生命中最可怕的一幕,這樣的經歷估計能埋在他心裡一輩子。父親處理死者的遺物時發現了一張照片,男孩半夜偷偷的查看,但被父親給制止了。他慢慢的來到父親的身邊,看見了他手上的傷口,這一夜他們聊了很久很久,父親希望他在以後的日子裡能夠直面恐懼,不要再這麼膽小,說男子漢就應該頂天立地保護家人。男孩似懂非懂地看著父親,還見到了他濕潤的眼眶。天亮時,父親將屍體裹好,放在了馬上,還將子彈填滿,執意要送屍體回家。母親知道自己攔不住他,她抱著父親說,請你記住我們在等你回家,我們在等你回家。她說了兩遍,眼淚早已注滿了她的心田。男孩掙脫了母親的懷抱,衝到了父親的身後,一遍遍的叫著爸爸爸爸,記得早點回家,他拉著父親的衣角,慢慢送出了安全區。父親留給他的最後一句話是,記得保護好媽媽。

看著父親漸行漸遠的身影,從這一刻起,男孩就開始期盼父親回家。男孩在木條上刻天數,一天過去了,十天過去了,半年過去了,直到木條全都被他刻滿,他開始發現媽媽不對勁了,因為她會躲在閣樓上,一個人偷偷的流淚。每一天男孩都會在心裡祈禱,望向遠處希望父親會回來的,但每一天他都是含淚而返。

母親變得越來越惟粹,她整天昏昏欲睡,似乎只想在夢裡與父親相見。母親生日這天,他親手為她做了一個蛋糕,雖然他燙到了自己,雖然味道不好,但他真的希望母親能快樂起來。他拖著母親玩遊戲,可突然她拿著獵槍衝出屋外,似乎看到了什麼東西,可是明明什麼都沒有啊,這讓男孩第一次感到母親是不是出了什麼問題。

又一個月過去了,在一個風雨交加的夜晚,母親的病似乎越來越嚴重,她拿著獵槍衝出家門,說看到了那個恐懼怪,然後對著荒野胡亂的開槍,嚇得小男孩不知該如何是好。天終於亮了,可是昨夜的狂風把他們家所有的農作物都給毀了,家裡沒有吃的,母親終於要對兔子下手了,男孩站在兔子窩前想做出抵抗,可在活命的前提下,他的抵抗是多麼的蒼白。他只能在恐懼和不安下為兔子祈福,孩子的心靈是多麼的聖潔,這時母親突然又犯病了,她指著遠方說那個怪物離得越來越近了,可是當看向遠處里時,真的什麼都沒有。

這天晚上,男孩和母親在屋內真的聽見了屋外的撞門聲,母親壯著膽子叫男孩開門,打開後她立刻開槍射擊。槍聲驚嚇了屋外的馬,母親看清了是她老公的馬,而男孩聽到後以為是爸爸回來,他衝出屋外大聲叫著爸爸,可是他叫了很久很久都沒有得到回應。這時他也看見了父親口中說的那個恐懼怪,他害怕得衝進了屋內緊緊的關上了大門。

母親這時撿回了父親的行李,可行李上布滿了血跡,男孩檢查了所有的槍,全都沒有了子彈。這時母親知道,丈夫徹底的沒了,就連最後一絲希望也破滅了。她轉過身去心如刀絞,她用斧頭砍木條發泄心中的悲憤,此刻她的內心是崩潰的,是絕望的。她說要把家裡全部封起來,抵抗怪物,男孩在她封家之前,將所有的兔子都拿回到屋內。

母親徹底的瘋了,男孩也餓得不行了,一個好好的家,變成了這般模樣。她整天坐在窗前對男孩不管不顧,她的心已經死了,終於有一天她選擇了上吊,男孩發現後及時的救下了她,還將她綁在了床上,免得她再次尋死。男孩經歷了這些後漸漸地長大,他拿出了最後的兔子朋友,並敲死了它。他端著食物遞給媽媽,母親流下了眼淚,但是口中依然不斷說著怪物,男孩盡力的安撫她。

不知過了多久,傳話筒突然滾到了床下。男孩驚醒後,將傳話筒丟了出去,可突然它又滾了進來,而且發出了怪聲。男孩聽到怪聲後害怕極了,他立刻將媽媽的繩子解開,並扶著她離開了房間。他躲在桌子後面不敢亂動,不久後他轉頭發現媽媽卻不見了。他提著油燈找到了媽媽,可此時的她剃去了長發變得十分的可怕,還說父親就坐在另一頭等她。男孩為了解救媽媽,故意假裝要去廁所,可當打開門的一瞬間,母親卻突然把他推開,並關上了門。

獸獵荒原結局解釋,恐懼生物還活著嗎,還在跟著小男孩?

母親關上了門叫男孩快走,可男孩怎麼可能會捨棄媽媽,他用斧頭一次次的劈向了大門,終於打開了之後卻看見媽媽倒在血泊當中。一回頭他又看見了那個恐懼怪,而且正在一步步的向他們靠近,這一次他沒有退縮,他衝到媽媽身前保護她。他發出了歇斯底里的嘶吼,恐懼怪還真被他的勇敢給嚇退了,他點燃了房子,拖出了媽媽,把她背上了板車後,推著她艱難的往前走。

天亮時,男孩來到一個小河邊,他捧了一手水給媽媽喝,可是媽媽早已停止了呼吸。他站在原地,叫了很多聲的媽媽,可得到只有蒼天的回答。男孩把媽媽放進了水裡,說了一聲永別,接著他看了一眼成為男子漢的雙手,然後孤獨的走向了遠方。

根據電影中討論的故事,父親Salvador的妹妹也看到了這隻怪物後,因此死了。迪亞哥也擔心他的母親,但也有人透露,故事中的妹妹曾被父母虐待過,Salvador的妹妹一直抑鬱。據說,導致她自殺的不是怪物,而是她的精神狀態。

迪亞哥看到母親的境況一天比一天糟糕,感到十分驚恐。他看到她正走向死亡,他很無助,也沒有準備好獨自面對這個世界。

在最後的場景中,我們看到他獨自站在河裡,看著他母親的屍體。看到一個小孩子那樣做是令人痛心的。從他閃爍眼睛的反射,我們看到恐懼怪物仍然站在迪亞哥附近。也許父親經常看到野獸,但他知道自己不能向恐懼屈服,不能讓恐懼占據自己的生活,迪亞哥跟隨父親的足跡。

獸獵荒原評價

今天,世界正面臨著一場前所未有的危機,名為Covid-19,我不禁將《獸獵荒原/The Wasteland/El páramo》與當代聯繫起來。對看不見的敵人的恐懼,對未知的期待,沒有自由的幽閉恐懼症,生活本身的不確定性,這些都是這部電影與當今時代的共同之處。

看到一個因災難而成為孤兒的孩子,讓我想起了報紙上的幾篇文章,這些文章描述了在疫情中失去父母的孩子們。想像一個孩子,他肯定不會因太小而忘記恐懼,也不會因太大而無法處理它們。當你一直生活在封閉的牆壁里,你相信這就是生活的樣子,因為你從來沒有見過外面的世界,這對你有什麼影響呢?

影片一開始充滿希望,就是前面鋪墊太長。但是,它仍然給你留下了很多值得思考的東西。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