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急/Emergency」結局解析:Kunle為什麼受到創傷,這部電影講的是什麼?

「救急/Emergency」結局解析:Kunle為什麼受到創傷,這部電影講的是什麼?

美國喜劇電影《救急/Emergency》的精彩之處在於,人們永遠無法確定這部電影會在哪裡結束。它本身並不是那種旨在傳達信息的電影,但它會給你一種不安的感覺。

當三個男人發現一個女孩躺在他們的房間裡不省人事時,一個本應很有趣的夜晚變成了一場災難。由於有警察暴力對待黑人的歷史,肖恩阻止了他的朋友昆勒撥打911。他們發現門是開著的,才知道那個女孩進來了,但他們不知道她是誰。兩名黑人和一名西班牙裔男子站在那裡,權衡著形勢,知道自己是多麼容易被人誣衊,尤其是因為他們的膚色。《緊急情況》是一部諷刺電影,討論了種族主義和處於槍桿子末端的固有恐懼。

《救急/Emergency》劇情解析:這部電影講的是什麼?

在春假前的最後一天,肖恩堅持讓他的朋友昆樂約他愛慕的女孩出去。他們計劃在最後一天參加在大學校園裡舉行的所有派對,成為第一個完成傳奇之旅的黑人。他們的照片會被掛在黑人名人堂里。這是他們創造一段隨時可以重溫的記憶的方式。肖恩喜歡吸電子菸和參加派對,昆勒則更專注於自己的學術興趣。他已經在普林斯頓大學獲得了博士學位,所有認識他的人都認為他是一個天才。

昆勒的父母都是醫生,他被隔離在普通黑人不得不面對的鬥爭之外。當他們的語言學教授在課堂上討論這個詞的含義時,肖恩很生她的氣,因為他知道她只是把它當作一個機會,說出這個詞,而不用承擔任何後果。昆勒試圖解釋在學術領域使用這樣一個詞的合理性,肖恩則宣稱這是不可接受的。他們所受教育的不同造成了他們世界觀的不同。這部電影不僅關注種族政治,也關注階級差異,以及它們如何影響一個人的政治和社會立場。

肖恩拿著一瓶他稱之為「死亡潘趣酒」的酒,為那個難忘的夜晚做準備,而昆勒則在研究他為論文培養的細菌。肖恩催促昆樂下班,這樣他們就可以開始他們的傳奇之旅了。昆樂把他的細菌放在冰箱裡,但忘了鎖。到達校園後,昆樂意識到自己犯了一個錯誤,他想回到實驗室。肖恩攙扶著他,當他們走向汽車時,他注意到他們家的門是開著的。他進去確認他們的室友卡洛斯在那裡,但他們卻發現一個年輕的女孩躺在地板上,不省人事。當卡洛斯忙著玩電子遊戲時,他沒有意識到一個女孩進入了他們的公寓。

三個人站在那裡想辦法幫助這個女孩。儘管昆勒想報警,肖恩知道這不是個好主意。他的表弟是警察暴行的受害者,他知道如果一個白人女孩被兩個黑人和一個棕色人種發現,他們會為此受到責備。昆樂建議帶她去附近的醫院,兩人同意了。他們帶她上了他們的麵包車,開車送她去了醫院。

與此同時,女孩的姐姐麥迪正在尋找她。她在派對上找不到她,於是請她的朋友愛麗絲和她的新戀人拉斐爾一起去。他們用定位軟體追蹤到了她。

為什麼肖恩會去他哥哥家?

昆勒注意到肖恩開得太慢了,他認為這是因為他從下午開始就喝了致命一拳,現在正處於亢奮狀態。附近有個警察檢查站,他們必須想辦法繞過它。他們選擇的替代路線比他們最初選擇的路線要長。他們從他們以為女孩離開的地方穿過派對。卡洛斯和肖恩都覺得帶她回去比在醫院容易。昆勒尋找一條清晰的通道,但就在他等待的時候,幾個白人大學生發生了口角。

昆勒以最快的速度跑上了他們的麵包車。當他們離開時,這些喝醉的男孩向汽車扔東西,把尾燈弄壞了。與此同時,女孩醒了,想小便。肖恩把車停在附近的一個白人社區,女孩被帶到一個空位上。他們注意到他們的尾燈壞了,這使他們很難不引起警察的注意而通過。正當他們在想辦法的時候,一對白人夫婦開始拍攝他們,指控他們在那裡販賣毒品。他們上了車,儘快離開了。

肖恩決定向他哥哥要他的車。當他們到達他家時,卡洛斯和女孩待在一起,而肖恩和昆勒進去拿鑰匙。肖恩對他哥哥撒謊,說他們想開車送昆勒的奶奶去醫院。與此同時,女孩處於半意識狀態,她說她的名字叫艾瑪,她是一名高中生。

事實上,他們的車裡還有一個失去知覺的未成年女孩,這讓卡洛斯更加焦慮。為了給她補充水分,他給了她一瓶他認為有果汁的酒,但裡面有致命的潘趣酒。女孩又昏過去了,卡洛斯很困惑,進屋尋求幫助。肖恩的哥哥和他的朋友們顯然對家裡有一個昏迷的白人女孩感到不安。他的朋友們立刻離開了家,肖恩的哥哥讓他遠離這一團亂麻,說昆勒有足夠的錢擺脫它,但他不願意。三個人留在車裡了。為了避開警察,他們走了穿過樹林的路。突然,艾瑪恢復了理智,要求他們停車。她踢了昆勒和卡洛斯的臉,打開車門,跑向樹林。在他們尋找艾瑪的過程中,昆勒表達了他的沮喪,他責怪肖恩阻止他報警。他還說,因為他的傲慢和無所不知的態度,他們陷入了混亂。肖恩沒有生他朋友的氣。他知道昆勒有生氣的理由,而且他很欣賞昆勒為了改變而提高嗓門。三人後來在一棵樹上找到了艾瑪;她又昏過去了。

電影《救急/Emergency》結局解析:為什麼肖恩把Kunle和Carlos留在樹林裡?Kunle為什麼會受到創傷?

麥迪,愛麗絲和拉斐爾跟蹤他們到了樹林。他們撥打911尋求幫助,但麥迪想要確保她的妹妹在那一刻是安全的。她抓住一根棍子,向他們三個跑去。肖恩和昆勒注意到了她,他們試圖解釋。麥迪不準備聽解釋;在她眼裡,他們已經是施虐者,她攻擊他們。

當愛麗絲和拉斐爾趕到現場時,拉斐爾停止了打鬥,因為他注意到了他的表弟卡洛斯。愛麗絲和麥迪很驚訝,因為他們一直以為拉斐爾是白人。當孩子們解釋了他們要去的地方後,愛麗絲開始相信了,但麥迪不相信他們。在得知昆樂接受了醫療急救認證培訓後,她才給了他們一個機會。昆勒警告肖恩離開,因為艾瑪現在有人照顧她,但昆勒不能讓一個昏迷的女孩獨自離開。西恩騎著麥迪帶來的自行車回到校園。在離開之前,他提醒昆勒,白人是安全的。如果他們被警察抓住,只有昆樂要承擔後果。昆樂選擇逃避道德責任。

卡洛斯開車的時候,艾瑪的體溫開始下降。昆勒給她做了心肺復甦,但她的身體沒有反應。警察開始跟蹤貨車,要求他們靠邊停車,但昆勒知道,如果他們現在停車,艾瑪就會失去生命。卡洛斯以最快的速度開著貨車,而他們被警察跟蹤。他們開車進入醫院的急救室,四輛警車包圍了他們。所有在場的人下車時都必須舉手。女孩們和拉斐爾試圖向警方解釋誤會,但他們沒有理會她們的尖叫。

一名警察用槍指著昆勒的臉,讓他離開車。他被推倒在地,雙手放在腦後。那一刻,昆勒相信他會這樣死去:因為是黑人,因為害怕身為黑人的後果。麥迪和愛麗絲要求他們把艾瑪送到急診室,並離開昆勒,因為他沒有錯。在他們的一再要求下,警察將艾瑪送到了醫院,並取出了指向昆勒的槍。警察給卡洛斯和昆勒留了一個警告,讓他們如果發現有人失去知覺就報警。要是他知道身為黑人是什麼滋味就好了,知道不能這麼簡單地做決定是什麼滋味,知道害怕走錯一步,為自己的小錯誤而死是什麼滋味。

卡洛斯陪昆勒去實驗室檢查細菌。卡洛斯只能猜測昆勒正在經歷的情緒波動。他們進入實驗室,發現肖恩躺在地板上守著冰櫃。昆勒在顯微鏡下檢查了這些細菌,令他高興的是,它們都活著。當卡洛斯離開房間時,肖恩為在那個時候離開他而道歉。昆樂哭了起來;他現在知道了肖恩所說的創傷。他說得一點沒錯;事態的發展正如肖恩所想像的那樣。

儘管昆樂想要相信有一個更好的世界,但他不得不以最殘酷的方式面對現實。幾天後,昆勒和朋友們慶祝自己被普林斯頓大學錄取時,瑪蒂和艾瑪敲了敲門。他們為他們所經歷的一切向他們道歉,麥迪甚至開始讀她寫的一張紙條,上面寫著她如何努力成為一個更好的人。昆勒只是把她拒之門外,她是種族主義者,再好的道歉也不足以彌補她造成的傷害。如果她沒有把她上高中的妹妹帶來,並在一次大學聚會上拋棄了她,他們就不必忍受現在的創傷。最後,當昆樂在玩疊疊樂的遊戲時,一輛警車駛過的警報聲放大了他的瞳孔,表達了他現在內心深處的創傷。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