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靈古堡第一季結局:第二季應該是講傑德解救女兒的故事

惡靈古堡第一季結局:第二季應該是講傑德解救女兒的故事

惡靈古堡第一季結局解析

深陷困境的傑德將一瓶能夠吸引喪屍的特殊藥水砸碎,想不到藥效遠超預期。成群的喪屍來襲,眼見大片護欄被衝破,守衛士兵也越來越少,比莉氣得一巴掌將傑德扇倒在地,隨後立刻返回營帳取出操控無人機的電腦。她並沒有打算坐以待,而是選擇絕地反擊,比莉操控無人機射殺喪屍。

此時比莉突然發現傑德不見了,原來就在幾分鐘前,傑德剛從皆迷中醒來,幾乎只是一瞬間輕鬆幹掉身旁的守衛。她恰好看見大學組織的貨輪已經起航,正在緩緩遠離碼頭,她知道這是唯一逃脫的希望。兩腿加速穿過密集的喪屍群,飛快朝著碼頭方向跑去,好在上戶的目標只有一個,就是保護傘的營帳,沒有對傑德進行任何阻攔。

傑德通過繩索順利抵達貨輪,稍稍喘口氣後立刻跑到操作室勸說負責人金教授趕緊釋放終極武器。她知道比莉滅掉喪屍後絕對不會放過這艘貨輪,金教授考慮很久終於點頭答應。

想不到開啟終極武器如此繁瑣,居然要兩個人同時插入鑰匙才能彈出按鈕開關。傑德毫不猶豫的拍了下去,想不到所謂的終極武器,居然是一隻感染了T病毒的巨鱷。此前一直被鐵鏈固定在貨輪底部,當啟動開關按下的一瞬間,巨大鱷魚終於甦醒,身上的鐵鏈也自動脫落。此時的它猶如哥斯拉,全身上下散發出一種嚇人的壓迫感。

傑德遠遠望海岸線,估計比莉這回是凶多吉少了。倒敘也再次回到天災末日來臨前的那段時間,那時候的兩姐妹感情很深,一起努力挖掘出一些秘密,想不到養育自已多年的父親居然是個複製人,而且還得依靠她們的血液存活。她們的行動也被保護傘公司限制,需住在保護傘總部了。回到家中的姐妹感覺全世界都在欺騙他們,不如拋下一切離開。可她們還沒跑兩步,就被保護傘守衛發現。

也許是因為太過激動,比莉體內的病毒再次爆發,死死拖住黑人守衛,讓傑德順利逃進一旁的箱子中。可惜比莉感染病毒的事情終於暴露了,當公司負責人伊芙琳得知,比莉感染T病毒並沒有變成可怕怪物後,她強行抑制心中的激動,裝作無比真誠的模樣,表示自己可以治好比莉的病痛。

其實這也是比莉最大的心願,表示願意配合治療。伊芙琳笑得無比得意,其實所謂的治療只是個幌子,研究出抵抗T病毒的方法,才是她真正目的。可讓人沒想到的是,經過一系列的測試和藥物實驗後,比莉突然開始劇烈抽搐,隨後就跟變了個人似的。她用針扎破實驗人員的眼睛,對伊芙琳更是痛恨無比。

此時的比莉感覺一陣頭暈,眼前不斷出現幻象,顯然是要開始屍變了。好在關鍵時刻一名男子及時出現將她拍醒,恢復意識的比莉有些好奇,眼前的男子為何跟父親艾伯特長得一樣?經過一番溝通後才知道,對方居然是艾伯特的2號複製體。之前他一直被關押在保護傘的隔離間中,當伊芙琳和艾伯特1號,也就是比莉的父親決裂後,便重新啟用了艾伯特2號。

這次伊芙琳要研究的項目更加危險,居然是感染了T病毒的人類。艾伯特2號雖然答應,但心中不願。艾伯特二號得知了比莉的身份後,覺得比莉應該去救出自己父親,他是真正愛著兩姐妹的,否則不會默默付出這麼多。比莉終於被打動,可當她來到關押父親的房間時,發現姐姐傑德也在其中。原來姐姐從保護傘守衛的手中逃脫後,第一時間找到黑客同學賽門求助,希望對方幫忙救出妹妹比莉,因為賽門還有一個重要身份,那就是保護傘負責人伊芙琳的親兒子。

當賽門得知保護傘公司的種種罪行後,終於答應傑德的請求,利用自己的黑客技術以及身份權限輕鬆進入保護傘公司。無意中來到關押父親的房間,一家人居然在這裡團聚了。幾人準備立刻離開,公司的警報聲忽然響起,原來伊笑琳帶著眾多守衛趕到了。也許是過於緊張的緣故,比莉再次陷入狂化狀態,不受控制的將身邊的賽門咬傷。比莉感受到鮮血的滋味後,才恢復正常。

此時伊芙琳已經帶著守衛來到這裡看到兒子被比莉咬傷,居然拾起手槍直接扣動扳機射殺兒子。傑德頓時陷入無比悲痛之中,隨後逃進一間化學實驗室中,父親艾伯特1號已經想出應對辦法,用易燃液體澆滿地面後,他讓艾伯特2號帶大家先走,然後自己留下來對戰。

傑德姐妹再次感受到來自艾伯特的父愛,幾人離開沒多久,伊芙琳便抵達實驗室。艾伯特立刻點燃地面,整個實驗室頓時化為一片火海。此時姐妹已經順利逃出保護傘公司,在艾伯特2號的護送下朝著下一站目的地出發。傑德默默打開父親塞給自己的紙條,上面記著一個聯繫人,那就是位於日本的人。讓人意外的是,保護傘負責人伊芙琳並沒有在爆炸中喪命。就在消防人員極力搶救時,T病毒感染者的手臂突然伸了出來,傑德姐妹少年時期的故事就此告一段落。

惡靈古堡第一季結尾:第二季應該是講傑德解救女兒的故事

成年後的姐妹也將迎來最終結局,比莉操控無人機終於把喪屍全部殲滅,可比莉還沒來得及高興,地面忽然開始劇烈顫斗。一隻體型巨大的鱷魚從海底竄出,普通喪屍還能拼一拼,這麼大的怪物要怎麼辦?最終比莉隨手扔出一顆高爆彈,將鱷魚重新炸進海里,比莉坐上直升飛機離開。

萬萬沒想到的是,傑德的女兒沙拉也在附近,原來在貨輪離開海岸的時候,沙拉就聽從了母親的建議,獨自駕駛快艇離開貨輪來到海岸。剛好碰見了大鱷魚,讓人無比驚討的是,鱷魚並沒有攻擊莎拉的意思,舉止間似乎透露著幾分親近。

沙拉甚至伸出手準備觸摸鱷魚時,比莉駕駛著直升機又回來了,連續兩發高威力飛彈直接將大鱷魚射殺掉,沙拉並未受到傷害。

傑德在船艙房間中,一直找不到女兒的蹤影,發現逃生包不見了,立刻猜到她應該是登岸了,所以第一時間過來找人。想不到這麼順利找到岸上的女兒,可是比莉帶著守衛再次出現。比莉親眼看到沙拉和鱷魚的親密行為,覺得對方肯定有研究價值,必須帶回實驗室。傑德一聽立刻怒了,大罵比莉就是一個怪物,想不到對方不怒反而笑著說傑德才是真正的病毒,走到哪裡身邊的人都會遭殃!

比莉扣動扳機,傑德雖然沒有當場斃命,但也失去反抗能力,只能眼靜靜看著女兒被人帶走。

影集版《惡靈古堡》兩條時間線的穿插經常讓人脫戲,而且少年時期的劇情講了很久,卻講清楚喪屍病毒如何爆發,甚至連雙胞胎姐妹如何決裂都沒說清楚。從最後的畫面來看,下一季應該是講傑德解救女兒的故事。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