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孔雀都市》結局解析:俊赫成為最終候選人之一,在熙結局孤苦伶仃

韓劇《孔雀都市》結局解析:俊赫成為最終候選人之一,在熙結局孤苦伶仃

孔雀都市結局解析

韓劇《孔雀都市Duke City》結局解析,在熙參加候選人夫人的採訪時,居然對著鏡頭出其不意地說出是我殺了伊雪。早在拿到採訪稿時,在熙翻看著那些道貌岸然的回答,心中再次湧起了反感的情緒,她懇求俊赫放自己和兒子自由,並退出大選,否則在熙會對他進行打擊。

看著在熙仍舊糾結於過往恩怨,俊赫的心中也十分煩躁。他警告在熙,以後再說出這種話的時候,最好先謹慎的思考一下自己的處境。為了衝破壓迫在身上的桎梏,在熙決定故意鬧出事端,在直播採訪時承認是自己殺了伊雪。果然,在採訪播出之後,家族的所有人都大吃一驚,立刻採取緊急公關進行應對。婆婆更是立刻趕到美術館當面見在熙,但在熙滿臉從容,似乎很滿意婆婆為自己闖的禍奔走善後。

她告訴婆婆,自己的性格向來都無法接受輕視和看低,所以讓在熙永遠低著頭生活是不可能的,她想打起精神向世人揭穿婆婆的真面目。見到在熙已經完全放棄了體面和名譽,飛峨撲火般只想對自己報復,婆婆終於著手操辦起她和俊赫的離婚事宜,這樣的定時炸彈,絕對不能繼續留在身邊。在熙得知婆婆的意圖之後,所幸也帶走了兒子,與俊赫暫時分居。

在熙帶著兒子來到露營營地,與檢察官和男屬下見面。在照告訴檢察官,婆婆一直在利用他,當初承諾俊赫當上總統後,給予檢察官的職務,其實另有人選。知曉真相的檢察官怒不可遏,若不是為了這個職務,他是絕不可能服從於婆婆的。輕鬆策反檢察官之後,在熙說出自己的計劃,她不僅要找出婆婆殺死伊雪的證據,連同檢察官夫人和盧小姐的死,她也要一一查清。說完在熙拿出,藏在兒子玩具熊上的一個記憶卡,裡面有成真集團帳本里的有用資料。

夜晚,婆婆在觀看著助手錄下的完整自白視頻,竟發現助手重提盧小姐死亡一事。婆婆回憶起,自己是如何用盧小姐的事逼死檢察官夫人的,為了確保不惹上麻煩,婆婆讓秘書儘快找到助手,先行下手除掉他。另一邊,在熙也提出眼下最關鍵的是找到助手,讓他再次站出來闡明一切。她在節目上說出是自己殺害伊雪,也是為了向不知身在何處的助手傳達,自己還未放棄伊雪的信號。公公害怕癲狂的在熙會影響到俊赫的前途,提出索性公開兒子是領養的身世,用這個錯誤把在熙趕出家門,和她劃清界限。但俊赫沒有被說動,他想要自己解決在熙的問題。

這天,在熙約出了電視台記者,自從上一次為婆婆效命,陷害男屬下後,他就從記者榮升為主播,事業飛黃騰達。在熙十分理解男記者的心境,因為她過去也是這樣的人,一度背棄良心選擇前途,但在熙提醒著男記者,還是不要忘卻最後一絲初心。說完,她將包含成真集團賄賂資料的證據放在桌上,讓男記者自行定奪。之後在熙來到檢察院,接受了關於伊雪死亡的調查,這個新聞播出之後,一直在躲藏的助手終於被打動,主動聯繫了在熙,兩人在伊雪的舊居里見面,經過上一次電視台男記者的背叛,助手已經不敢再相信任何人,只是面對在熙近乎自我毀滅的誠意之下,助手還是答應了,幫助她調查伊雪以及盧小姐的死亡真相。在熙把助手交給男屬下,暫時作為庇護。同一時間,婆婆的屬下也鎖定了助手的行蹤,正伺機尋找除掉他的機會、。

另一邊,退休官員受到婆婆的示意,故意告訴俊赫,在熙曾經為了成功對自己獻媚,甚至差點被潛規則的往事。俊赫得知後,猶如受了奇恥大辱,他立刻約出了在熙,再一次懇求她對一切和解,回到自己身邊輔助,成為總統掌握權力之後,俊赫就能打造一個在熙所希望,沒有階級沒有羞辱的世界,兒子也不必背負著被領養的標籤長大。聞言,在熙卻含著淚,拷問俊赫認真去想一想,他執掌大權之後所要打造的世界,究竟是為了誰,那個掌控一切的人,自始至終都是身居幕後,卻一手遮天的婆婆。

第二天在熙和男屬下共同演出了一場高調的拘捕,消息立刻占據了各大新聞版面,身為總統候選人夫人,在熙在這個時候銀鐺入獄,無疑也給了俊赫一記沉重打擊。成真集團內部立刻亂成了一鍋粥,而檢方下一個目標,便是在熙供述中,主導一切賄賂手段的婆婆。婆婆找到俊赫商量,是時候放棄在熙明哲保身,但俊赫卻不敢惹怒在熙,因為擔心她會向檢方說出自己淫亂的私生活,讓候選人的形象大損。婆婆聞言對他的自私十分失望,但事到如今,無論俊赫的形象毀滅與否,他的大選之路可能都會就此天折。

由於在熙出事,選舉團隊的兩名官員,也嗅到了山雨欲來的味道,開始和婆婆保持距離。但在這個節骨眼神,最不能失去的就是政治上的勢力,於是婆婆的目光,又盯上了這兩名官員的醜聞檔案袋。而俊赫經過一夜的考慮權衡,終於在自私和前途間做出了選擇。

第二天俊赫便找到了檢察官,利用成真集團的權力和手段威逼利誘,最終迫使檢察官撤銷了對在熙的拘捕。在熙出獄之後,男屬下憤怒的找到檢察官質問,但檢察官也十分無奈,因為如今的俊赫已經完全背叛了在熙,和婆婆站在了一起。檢察官認為強行進攻,無疑是以卵擊石,不如暫時接受俊赫的提議放了在熙。接著俊赫利用了退休長官為這件事善後,對外宣稱是因為退休長官騷擾在熙,為了掩蓋醜聞,才指使檢察官拘捕在熙,將民眾的視線聚集在退休長官身上。完成這些事之後,俊赫開始著手與在熙的離婚事宜,他強迫在熙放棄對兒子的監護權,並對外大肆散播,在熙背著自己私下非法領養的新聞。在名譽和物質上,竭盡全力奪走在熙能擁有的一切。

不僅如此,關於在熙和男屬下擁有私情的新聞,也按照計劃曝光。而在熙唯一的希望,男記者和助手,一個在糾結過後,選擇站在成真集團這邊,另一個被警察抓捕。這一仗,俊赫取得了全方位的勝利,並在過後,炫耀般帶著全家人出席公公的生日宴,無路可走的在熙只好找到婆婆,再次發泄了心中的吶喊。

這時婆婆告訴她,在伊雪死去之前,曾來找過自己,她無比希望婆婆能夠放在熙和兒子自由,只要能讓在熙離開這個家,無論婆婆對自己做什麼,伊雪都不會責怪。伊雪在死前,心中最關心的依然還是在熙,而那時的在熙所想的,卻是嫉妒和貪婪,是害怕伊雪搶走自己家庭和孩子的恐慌。天下通往欲望的人心都是一樣的醜惡,俊赫也是如此,毀了他的不是婆婆,而是他自己的渴望。

說完,婆婆拿出一柄獵槍,稱在熙如今已經失去了一切,如果就此自殺,或許還能保持一些名譽。但在熙卻用槍打穿了婆婆書房裡的名畫,隨後被趕來的警察再次帶走。俊赫利用在熙非法領養的醜聞,用可憐丈夫的形象,再次斬獲了高漲的國民支持率,最終成為最終候選人之一。

而在熙經出獄之後,直接住進了伊雪曾經的屋子,在熙沒想到,自己終其一生努力得到的東西,在一夕之間就能蕩然無存,僅剩的安身之所,只有伊雪所在的地方。但伊雪家的這片社區,很快就要因為開發案的重啟而被拆遷。這天,在熙偶遇伊雪的鄰居阿姨,在阿姨的小食店裡,遇到了一個學生打扮的女孩,她也住在附近,正為了拆遷款的發放而憂心。

為了能接觸到政府高層,女孩險些走上了伊雪當年一樣的路,搭上了俊赫等人淫亂聚會的順風車,幸好在熙及時阻攔,避免再次釀成悲劇。看著滿載女孩的麵包車離開,這個阻止的舉動,卻成了在熙所能做出的最大努力。為了生存,在熙再次從底層開始工作。

這天,在熙回到婆婆的展館參觀,發現那幅幫助俊赫競選的名畫,擁有者已然成了檢察官。權力最終還是收買了所有人心,這幅本該代表底層困苦的畫作,卻成了上層人士勾結的象徵。正當在熙對著這幅畫出神時,昨天救下的女孩來到她身邊,對在熙伸出的援手表示感謝。女孩一臉笑容,身處底層卻依然對生活充滿希望,期待著改變現狀。在熙轉頭與她相視一笑,似乎看見了去世的伊雪,她們都是同樣的人,都想要改變如今的處境。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