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奪命催眠太吸引人了,結局怎麼樣?(劇透)

電影奪命催眠太吸引人了,結局怎麼樣?(劇透)

最近,從吸血鬼故事到反烏托邦的兒童遊戲,Netflix上的所有懸疑電影在年底似乎都已經完成了。最近,Netflix最新電影《奪命催眠》(Hypnotic)將打破常規,為一個關於附魔和偏執的經典故事提供一種不同的視角。

這部電影的粉絲們很享受他們所看到的,但他們對電影的結局有很多疑問。以下是我們所知道的關於奪命催眠結局的一切。

奪命催眠結局解釋

《奪命催眠》由凱特·西格爾(曾出演《午夜彌撒》)飾演珍,一個焦慮的新單身年輕女子。為了緩解壓力,珍找來了心理治療師科林·米德(傑森·奧瑪拉飾),他是朋友吉娜(露西·蓋斯特飾)在一次聚會上認識後推薦給她的。

米德醫生建議她嘗試催眠療法,在經歷了一些阻力後,珍同意了。她醒來,一個小時過去了,但她什麼都不記得了,感覺好多了。珍開始參加每週一次的催眠治療。在她每週的一次治療後,她被鼓勵與ex-fiancé布萊恩(傑米·m·卡利卡飾)共進晚餐。晚飯前,她接到一個未知號碼的電話,然後昏過去了。珍發現布萊恩在浴室裡失去知覺,因為他吃了一種對他過敏的食物——芝麻。

影評《奪命催眠Hypnotic》心得:催眠醫生真牛,什麼是真實什麼是虛構?

當Jenn擔心她的昏迷是布萊恩生病的原因時,她試圖停止催眠治療,這是米德醫生強烈反對的。可疑的是,她發現了一張確認她購買了芝麻油的收據,並開始調查米德醫生的診所。珍發現了一個模式的婦女誰死後他的治療,並把信息帶給她的朋友吉娜和偵探羅林斯(Dulé希爾)。

Netflix電影奪命催眠攝地點在哪裡?我們有你需要的答案

珍試圖在她昏迷之前錄下他的聲音,以智取米德醫生,但當她處於暗示性狀態時,他哄騙她說出了信息。珍試圖提醒吉娜米德醫生的罪行,但他已經找到了她。偵探羅林斯試圖調查米德被他的另一個病人攻擊,最後在醫院。珍拜訪羅林斯,並轉向一個新的催眠治療師斯特拉·格雷厄姆博士(譚雅·迪克森-沃倫飾)。

通過米德博士的幻象,珍最終得知自己是澤維爾·沙利文(Xavier Sullivan)的兒子,沙利文在上世紀五六十年代參與了中央情報局的思想控制項目MK Ultra。珍決定去蘇利文家看看,因為羅林斯在被襲擊前捕獲的指紋似乎屬於一個叫朱利安·蘇利文的人,證實了父子理論。

偵探羅林斯試圖在為時已晚之前營救珍,但珍在沙利文的家中被綁架,並打扮成米德已故的妻子。珍只能看著米德和羅林斯決一死戰,但最終還是克服了她的催眠建議,坐著向別人開槍。當她醒來的時候,她意識到她殺的是羅林斯而不是米德。

幸運的是,羅林斯的情況並不嚴重,而珍在被釋放後,格雷厄姆醫生植入了一個故障保險短語:「my love」她用盤子打了米德,然後開槍打了他。電影的結尾透露了一個星期後布萊恩還在從中毒中恢復,但羅林斯已經升職了。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