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不可殺》結局解析:男主破除詛咒死去,相沄轉世與男主再次相見

韓劇《不可殺》結局解析:男主破除詛咒死去,相沄轉世與男主再次相見

韓劇不可殺結局

韓劇《不可殺Bulgasal》結局:被重傷丟進井裡的男主阿活喝下了權刑警的血液,再一次重新站了起來,他宛如涅巢重生的魔鬼,血紅色的雙眼充滿了殺氣。一千年前,在山洞中居住著唯一一對不可殺,他們相依相守永不分離,。對不可殺來說,在永恆的生命下,世間萬物都變得寂廖無趣。直到一天,一個躲避追殺的小女孩抱著還是嬰兒的弟弟誤闖進了山洞,被女不可殺相運救下,孩子們純真的臉龐和溫柔的觸碰竟讓相沄褪去了眼中的魔性,嘴角不自覺的露出了笑容。這一刻,她愛上了這兩個孩子,他們像是無恨洪荒中開出的兩朵花,帶著鮮活而又生動的色彩點亮了相沄蒼白的世界。

出於憐愛,相沄將兩個孩子送到山腳下的村子,讓他們被好人家收留,這個養母就是神婆最初的一世。時光飛逝,四季輪轉,相沄整日都站在山上,遙望著姐弟倆生活的那間村屋。即便如此牽掛,但她還是礙於不可殺的身份,始終沒有再出現在姐弟面前,但世事總有意外。

五年後,神婆帶著兩個孩子上山挖草藥時遇見了山中吃人的鬼物,眼看姐弟倆遇到了危險,相沄終於站了出來,用自身的氣息嚇退了鬼物。弟弟在對相沄道謝時,突然猛地咳嗽起來,姐姐這才說起,原來弟弟從小就染上了咳疾。聞言,相沄竟為他擔憂起來,她的心思瞞不過朝夕相處的夥伴阿活,阿活見相沄對人類的感情日漸濃烈,也開始擔心她終有一天會離自己而去。

果然,在一個夜晚,相沄忍不住對姐弟倆的關心,悄悄下山,給弟弟送來了咳疾草藥。但在離開時卻被養母和姐姐兩人發現,姐姐也記起,她就是小時候在山洞中救下姐弟倆的人。出於感激,相沄被留在了這個家中,與養母和姐弟三人一同生活。這樣的陪伴持續了十年,姐弟兩人都已長大成人,他們正是妹妹和小南的最初模樣。

這天,相沄照例陪伴姐弟倆上山挖草藥,姐弟倆卻無意中看見了阿泰的殺人現場,彼時他只是個官官之家不得志的大兒子,父親正是權刑警的第一世,阿泰出於嫉妒殺死了備受父親喜愛的弟弟。姐弟倆大驚失色,引起了響動,阿泰發現後把心一橫,索性想將他們也殺死,但相沄聞聲而來,很快就把阿泰制伏。這時阿泰看見了她金色的眸子,意識到眼前的人是個鬼物後倉皇逃跑。

另一邊,阿泰的父親很快就發現小兒子的屍體,為了掩蓋自己的罪惡,阿泰想了一招借刀殺人,他主動告知父親,自己親眼看見殺死弟弟的兇手正是傳聞中的鬼物不可殺,而不可殺此時正藏身在山腳下的農戶里。侍衛們很快就包圍了養母的家,他們粗魯的抓住相沄,阿泰的父親為了驗證她是否為鬼物,在相沄的身上您意的胡亂捅刺,但眼前這個年輕的女人卻怎樣也不會死去,她無疑就是傳說中的不可殺。但相沄一直在隱忍,她和姐姐有過約定,絕不對無辜之人下殺手,相沄信守承諾忍受傷害,可阿泰父親卻變本加厲,下令將她斬首分屍,深埋地底。在這危難之際,一個身影快速的沖向了他們,他就是留在山洞中的阿活。

相沄回過神時,周圍早已屍橫遍野,養母死在了血泊中,而她久違的夥伴阿活卻站在一堆屍體中,轉身邪魅一笑。獲救後,相沄並沒有感到任何慶幸,反而在火光中大哭起來,她辜負了姐姐的期望,違背了兩人的約定。帶著這股憤怒,相沄第一次揚刀刺向阿活。緊接著,現場還存活的姐弟,還有阿泰父親三人也都拿刀刺向阿活,這一刻,阿活體會到了深深的背叛感,失望和憤慨在他心中猛地爆發而出,他無比仇恨對三人施下沮咒。阿泰父親的手臂會被折斷,弟弟將會雙目失明,姐姐的孩子出生後註定會天折,這個沮咒將伴隨他們每一世輪迴。

看到阿活已然癲狂,相沄選擇將刀刺進了自己的心臟,要與他同歸於盡,這一刀,讓兩人都瀕臨死亡。接下去只剩下時間流逝,他們便會在重傷中慢慢死去。可這時,阿泰來到了這片修羅場,渴望力量的他將阿活帶走,乞求他把自己也變成如此強大的怪物。接著,阿活在臨死前取走了阿泰的靈魂,並對他施下胸口的沮咒,讓阿泰找到自己的轉世,再將他變回不可殺。

記起一切的阿活離開了井底,驚覺這個地方竟是一千年前他和相沄一起生活的山洞。正當阿活緬懷過去時,阿泰從暗處出現,說起阿活成為人類喪命後,阿泰接過不可殺的身份,與相沄一起活了下來。之後,相沄一直留在山洞中等著阿活,但此舉也只是想殺死阿活而已,避免他再去傷害妹妹和小南。直到此刻,阿泰依然沒有停止挑起阿活和相沄的對立,他無比渴望殺死相沄,和阿活作為新的不可殺搭檔永遠相守下去。但可惜的是,阿泰的深情從未打動過阿活,因為阿活永遠都會站在相沄的身邊,無論是身為不可殺,還是人類。

眼看真心付出卻沒有得到回報,阿泰氣急敗壞的與阿活撕打起來。此時相沄也加入戰局,為了保護相沄,阿活不得已上前狠狠撕咬著阿泰的脖頸,吸食他的血液,使其變得虛弱。趁著這個機會,阿活一刀刺中阿泰,解決阿泰之後,阿活立刻山洞,也往自己的心口狠狠扎了一刀,這讓相沄十分不解,她不明白阿活為何還要選擇同歸於盡,明明將阿泰封印在井底,他們的戰鬥就能圓滿落幕。阿活回答,這麼做是想破除一千年前自己對小南,妹妹和權刑警施下的沮咒。阿活輕撫相沄的臉頰,為一千年前自以為是的憤怒和誤會而道歉,他誤以為相沄離開了自己,還為此去傷害了相沄珍視的人。

生命在阿活身上不斷消逝,不可殺雖然永生,但卻沒有輪迴。相沄哭的聲淚俱下,乞求阿活一定要轉世投胎再來找自己,阿活卻笑了笑,這的確是個美好的期盼,只可惜無法實現。地獄的灰燼席捲了阿活和阿泰的身體,從此這個世界上再也沒有不可殺,在家中等待的妹妹接到相沄的電話,立刻帶著小南來到山腳下,身負重傷的相沄強撐著最後一口氣,握緊妹妹的手,讓她讀取了今天所有事情的經過。相沄讓妹妹記得帶出權刑警的屍體,並對自己不能陪她度過接下去的人生而抱歉。做完一切之後,相沄也死在了妹妹的懷裡。

料理完後世,妹妹和小南決定一生都守在這座小樓里,等著與逝去的親人再次團聚。時光飛逝,妹妹生下了孩子,小南也娶妻生子有了另一番天地,只有妹妹還是留在舊樓里,她不慌不忙,等待相沄出現的那天。

終於在五十年後,妹妹找到了相沄,一個雕塑工坊里。相沄的轉世收到了一封信,信中只有一張舊樓的照片和地址。看著照片,她不自覺的流下了眼淚,循著地址,相沄轉世找到了這間舊樓,樓里空空如也,但走廊上卻傳來一個男人的說話聲,男人聞聲回過頭,他竟有著一張和阿活一模一樣的臉,這讓相沄的記憶受到了衝擊。

相沄從男人身旁走過不小心一個跌倒,男人為了護住她割傷了手掌,鮮紅的傷疤仿佛又是一把記憶的鑰匙,男人也覺得相沄有些似曾相識,他略帶疑惑的問起,兩人是否見過面?如今已經沒有人能回答這個問題,但倘若他們仔細觀看桌面上的全家福,那曾經歡樂和幸福的一家人之中,也清晰著印著兩人的笑臉,有緣的人終究會再次相遇。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