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妮特》豆瓣影評: 這是一部歌舞片,一部喜劇和一部關於表演的電影

影評《安妮特》 這是一部歌舞片,一部喜劇和一部關於表演的電影

《安妮特》豆瓣影評

讓我們直截了當地說:《安妮特》 這是一部歌舞片,一部喜劇和一部關於表演的電影。當然,這些只是電影的幾個方面。這是一個複雜的組合。我們現在能做的就是從這些角度來描述它。

深入《安妮特》 在此之前,我們需要知道它的外部定義。這是利奧·卡拉克斯的第一部英語電影。同時,它也是一部“美國電影”,一部類型電影、歌舞電影。

當我們回顧歌舞電影的歷史時,我們會發現一個明顯的特徵:“在戲劇故事中,靜態和一維的角色表達了熟悉的社會衝突,顯然忘記了攝影機和觀眾的存在。在歌舞場景中,這些角色認識到自己是充滿活力的藝人,並直接向鏡頭/觀眾表演。”這顯示了歌舞片與其他類型電影的區別:當其他類型電影試圖隱藏其剪輯和相機時,歌舞片敢於讓觀眾清楚地意識到觀看和被觀看之間的關係。

這是歌舞片中的表演場景。歌舞電影存在於傳統電影的悖論之中。它既能激發觀眾的情感,又能面向觀眾。

《安妮特》 不僅如此。更激進。亞當·德里弗和馬裡恩·歌迪亞在床上做愛時還在唱歌。這是一幅好萊塢歌舞片無法中斷的畫面,再次強調了電影的表現。亞當·德里弗和馬裡恩·歌迪亞正在表演。

在這裡,還有另一個悖論,美國表演和法國表演(我們現在只使用這兩個詞)。

讓我們回到亞當·德里夫扮演的喜劇演員。他的衣著和拳擊練習讓人很難不想起那部著名的電影《憤怒的公牛》 還有羅伯特·德尼羅。德尼羅表現如何?答案顯而易見——衛理公會。在這一點上,我們不需要重複衛理公會表演在美國電影演員中的地位。如果《亞當·德里弗》是方法論的體現,那麼卡拉克斯試圖在電影中探索法國的內涵(主要是《亞當·德里弗》)。亞當·德里弗和馬裡恩·歌迪亞的表演被定義為“模仿”(這是狄德羅的表達)。或者亞當·德里弗和馬裡恩·歌迪亞正在模仿這兩部電影中的角色。

模仿給觀眾帶來了預期的效果,這與類型電影的內涵相似。類型電影互相模仿嗎?也許我們可以下一個是的。此時,表演和類型電影成了柏格森口中的自動機制,“因為現在在我面前是一個自動機制。這不再是生命,而是裝在生命中,模仿生命的機械動作。真有趣。”

亞當·德里弗扮演一個喜劇演員。

亞當·德里弗和馬裡恩·歌迪亞最終制作了一部真正的機械裝置“安妮特”,這是表演的精髓,也是歌舞電影的精髓。

當亞當·德里弗和利奧·卡拉克斯合二為一時,他們被困在美國電影敘事的牢籠裡——犯罪和邪惡的人會得到壞結果。最後,安妮特在敘述中“死了”。它變成了我們期待的真正的小女孩。也許我們可以說,它讓位於敘事本身。敘事不是歌舞片的目的。表演的精髓和歌舞電影(電影)的精髓都從獅子座的卡拉克斯身上消失了。

當利奧·卡拉克斯提到他參與美國電影的敘事時,他也在反擊《神聖車行》 對“獅子座卡拉克斯無法敘述”的批評留下了痕跡。我只是不知道他的批評者能讀到多少。

發佈留言